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中国大转型障碍有三:一是利益集团障碍,即上上下下成群结队的大小老虎;二是反儒群体障碍。它们或信奉马列主义,或信奉民粹主义,反对和否定中华文化。最大最根本的障碍是意识形态障碍,即至今仍然窃据宪位的马学毛思。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结合,通过民粹实现和维系极权,是现代极权主义的共性。马学毛思将两者结合得特别紧密而圆满,其理论比纳粹更加圆满,所以其实践比纳粹更加成功而持久。


   
   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集体主义等等,都属于民粹主义的范畴。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相反相成,然有表里、本末、手段与目的之别,民粹是手段,极权是目的。世人对极权之恶容易明瞭,对民粹之恶则缺乏认知,很容易认恶为善,因为民粹具有似是而非的“道义性”和“人民性”。
   
   现代极权主义最擅于以人民之名义洗劫、压榨、奴役、迫害人民,极权暴政的罪恶,常常假人民之名义以行。所以,现代极权主义最富有煽动性,最方便愚弄、恶化、利用人民,绑架道义和民意,既是造反作乱的利器,又是维系极权暴政的佳具。
   
   一些人为现代极权主义和独裁暴君的罪恶辩护,理由之一是好心办坏事。因为是好心,所以应该被原谅。好心可能办坏事,但不会常常办坏事,总是办坏事,更不至于犯下滔天大罪。和平年代内斗不断,朝野各界自相残杀,按比例杀人,让无数人斗死饿死,反孔灭儒掘圣贤墓……任何一事都是滔天大罪!
   
   极权暴君被认为“好心”,是“为了人民”,其来有自。因为它的暴政暴行,无不打着人民的旗号进行,也确实得到大量暴民的支持。从打土豪分田地到文革,哪一次运动都是有民意基础的,都煽动裹挟了大量的民众。当然,还有大量知识分子煽风点火推波助澜。
   
   我早就指出,百年来中国最愚昧的群体就是知识分子,所谓的启蒙派。它们或反孔反儒,或崇马崇毛,倡导民粹,逢民之恶,或杂烩各种歪理邪说于一身。以盲导盲,举国俱盲矣。
   
   知识分子崇毛,最是不可救药,是对良知最严重的背叛。崇毛者丧失了五心:一丧失了疾恶之心,二丧失了是非之心,三丧失了羞耻之心,四丧失了恻隐之心,对死于毛氏的无数冤魂无动于衷,五丧失了责任心,自弃文化责任。崇毛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愚人,愚极而恶;一种是恶人,恶极而愚。
   
   极权与民粹,在毛氏身上结合得空前圆满,堪称马克思主义的巅峰。
   
   注意,极权和民粹相反相成,是因为两者貌似相反,本质上有一致性,极权是暴君暴政之恶,民粹是愚民暴民之恶,都是恶性的。两者结合,就是恶与恶相乘,恶被无限放大。
   
   暴君崇拜和人民崇拜亦相反相成。百年来民粹主义和极权主义勾搭成奸,人民一方面被虚化,一方面被奴化,一方面又被神圣化偶像化,在名义上却被抬举到至高无上的神坛上与暴君比肩而立,实质上饱受奴役,苦难深重。
   
   注意,相反是否相成,不可一概而论。如孔子与毛氏,一大善一大恶,一文明一野蛮,一光明一黑暗,一圣人一盗贼,截然对立,互为天敌,道德和价值上绝对相反,并不相成。如果说相成,那是作为事实,有大恶必有大善随之而来,有黑暗必有光明相依而起,盗贼不死,圣人不止。
   
   饱受诬蔑打压的圣人开始回归,其标志是儒经儒学开始回归。圣人的回归意味着盗贼的衰微。前不久的韶山祭孔就很有标志性和象征性意义。
   
   韶山祭孔是儒家的光荣,却是毛派的耻辱。虽然孔毛并立,其实胜负已分。毛氏仍据宪位,政治上名正言顺,但社会影响已趋衰微,毛派已经不成气候,并以被称为毛左、毛粉为耻。彼消此长,儒家名义地位上虽不如毛氏,但实际影响力却加速度增长,朝野人心开始向儒,各界开始以附庸儒家为荣。
   
   我很多年前就在海外发文指出,毛家没有未来,毛氏会成为暴君巨恶的代名词,毛派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是道德定律和历史规律。历史上所有反孔反儒的学派宗派和政权都非常短命,包括杨墨、秦法家和暴秦、拜上帝教等。唯道家例外,原因有三:一得乎坤,二出世法,三道家非儒反儒无恶意。
   
   儒家代表中国的希望和未来,杂时代终将迈向儒时代,中国终将走上仁本主义道路,即王道。不过,去毛弃马和归儒、实施王道礼制需要一个过程,因为人心变化、人性提升有一个过程。船大调头难,大转型不能操之过急。所以,我认为习思想比较适合这个时代,尊重现实而略微超前。与时偕宜,此之谓也。
   
   思想改良和文化转型,是政治改良、社会转型的前提和基础。在所有马家思想家和领导人中,习思想的思想、文化和道德含金量是最高的,最有正义性,最少极权性和民粹性。没错,是所有,包括李陈邓胡赵,也包括马恩列斯毛。根本原因在于,习先生有一定的中华文化修养,习思想有一定的中华文化垫底。
   
   纯正的儒家思想一时倒不太适合这个时代,因为一时难以让各界接受,还需要进行广泛深入的儒学启蒙和王道启蒙。这有赖于体制内外、国内外仁人义士共同努力。努力的程度与民心民意向儒的程度成正比,从根本上决定着去毛尊孔、弃马归儒这个过程的长短。
   
   注意,在对待马学毛思问题上,政治家与文化人有所不同。政治家可以妥协与折衷,文化人不能。政治家妥协与折衷,是政治智慧,是尊重现实,是为国负重,为民负责;文化人妥协与折衷,是善恶不分,不负责任,是苟同,是乡愿。东海对习先生有所认同,但自己坚决反毛,原因在此。2017-11-16余东海
   首发于外媒

此文于2017年11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