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品德和学问]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品德和学问

品德和学问

   一、子夏之言不中正有名家说,只要做人好,品德好,即使没学问也没关系,只要做人好,就是学问好。还引用《论语》中子夏的话为自己的观点作证。子夏说:“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论语学而篇》)

   子夏认为,重贤轻色,尽力事奉父母,尽忠公职,与朋友交往言而有信。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些,即使没有专门求学,也可以说是有学问的人了。

   子夏之言有失中正。

   儒家重视道德的修养和建立,以此为做人的根本。仁义为本,学问为末;道德为体,文章为用。然复须知,本末不二,体用不二。学问文章作为仁义道德的表现和作用,自有其重要性。就像一棵树,根基固然重要,枝叶也很重要。

   子夏扬本应该,抑末有偏。他自己以文学著名,能够重本重体,大好,但学者若不能善加领会,就会受到误导而产生轻视学问文章的流弊。正如《集注》引吳氏所说:“子夏之言辞气之間抑扬太过”,有“废学”之嫌。上一章孔子说:“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这就说得全面、到位,没有任何缺陷和瑕疵。圣言无漏,此之谓也。

   做人不好,学问最好也不行;学问不好,做人最好也有限。学问不好,一是学问有误,三观不对;学术不良,知见不正;二是学术无误,但学习不认真不努力,执德不弘 信道不笃,浅尝辄止,半途而废。

   二、善人所得很有限孟子将人分为五个等级:善人,信人,美人,大人,圣人。《孟子》记载,浩生不害问曰:“乐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谓善?何谓信?”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孟子尽心下》)

   孟子认为,值得喜爱叫善,自己确实拥有善叫信,善充实在身上叫美,充实又有光辉叫大,大而能感化万物叫圣,圣德妙不可知叫神。乐正子是在善和信二者之中,美、大、圣、神四者之下。

   善人、信人相当于士,美人相当于君子,大人相当于贤人,神是对圣德的形容。学问不好,智慧不足,可以成为善人信人,难以成就大德,成为美人大人圣人。

   关于善人,孔子也有一个定义。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论语先进篇》)孔子认为,善人不能遵循圣人的足迹,更不能入于圣人的内室。

   践迹,依据成法,效法圣贤,踩着古圣先贤的脚印走。入室,比喻学问道德进入高境界,登峰造极。要践迹,要入于圣人之室,必须通达圣人之道,具有正知正见正确的三观。

   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好古敏求,多见而识”,颜回“博之以文”,孟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孟子告子下》)《尚书说命》“学于古训”,《康诰》“绍闻衣德言”,都是践迹。当然,践迹也未必于室,孔门弟子三千,入室者也不多。但至少,能够践迹,入室的机会更多,概率更大。

   善人本质好,行事一本天性,不至于走上邪路。然而仅仅质美,终究不够。如果不能好古敏求,学而时习,纵有成就,也很有限。

   孔子说过:“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王者,指圣人而有位者,是入室者。王者制礼作乐道援天下,三十年可实现王道,达致太平;善人治国百年,才去除刑罚杀戮而已,不能制礼作乐,成就终究有限。

   道家就不能践迹,并对先王之迹持否定态度。《庄子•天运》记载:

   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钩用。甚矣夫人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也!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

   先王之道即中道,周召之迹即周礼。老子说,六经都是先王的陈迹,陈旧的历史遗迹,陈陈相因的东西,没有用。老子之言,似是而非,主要混淆了礼制精神和具体规范的区别,将六经统统视为陈迹而加以否定了,殊不知这样一来,也就否定了易经,否定了中道。《庄子》中,老子对六经和孔子,更是大肆否定贬低。

   三、知识的逻辑优先性儒家有知行之辨。学问属于知的范畴。知与智通用,知即指知识,也指智慧。正确的知识才是知,正确的知识就是智。

   知字,从口从矢。古人解释知字说:“識也,覺也。”觉就是觉悟,智慧。又说:“知理之速,如矢之疾也。”用现代话语说,知识是获得真理、通往智慧的捷径。知是矢和口的结合,意味着说话有的放矢,就是知。 理学常把知行问题表述为“致知”与“力行”的关系,指道德认知和践履。“致知”兼指格物致知,“力行”指对道德知识的实践、践履。

   作为一种认识论,知行观在中国哲学史上出现甚早,《尚书-说命中》中就有“知之非艰,行之唯艰”之语。自春秋至唐,知行观均以《左传》所倡知易行难为主。

   二程认为,在知行关系中,知识具有逻辑优先性,两者的关系在逻辑上可以概括为:知高于行,知先行后。程颐说:

   “君子以识为本,行次焉。今有人,力能行之,而识不足以知之,则有异端之惑,将流荡而不知反,好恶失其宜,是非乱其真,虽有尾生之信,曾子之孝,吾弗贵也。”(《程氏粹言•心性篇》)

   “须是识在所行之先。譬如行路,须得光照。”(《遗书》第三)

    “譬如人欲往京师,必知是出那门,行那路,然后可往;如不知,虽有欲行之心,其将何之?”(《遗书》第十八。)

   反命题是,不知则不能行。

   “学者固当勉强,然不致知,怎生行得?勉强行者,安能持久。”(《遗书》第十八。) 程颐说:“古之言知之非艰者,吾谓知之亦非易也。今有人欲之京师,必知所出之门,所由之道,然后可往。未尝知也,虽有欲往之心,其能进乎?后世非无美材能力行者,然鲜能明道,盖知之者艰也。”(《二程粹言》卷一) “问:‘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圣人不使知之耳,是民自不可知也?曰:圣人非不欲民知之也。盖圣人设教,非不欲家喻户晓,比屋皆可封也。盖圣人但能使天下由之耳,安能使人人尽知之?此是言人不能,故曰‘不可使知之’。”(注:《遗书》第十八。)

   朱熹继承了二程观点,认为知先行后:

   “义理不明,如何践履?”(《朱子语类•学三》)

   “知与行功夫须并列……然又须先知得方行得,所以《大学》先说致知,《中庸》说知先于仁勇,而孔子先说知及之。”(《语类》卷十四) “穷理既明,则理之所在,动必由之。无高而不可行之理,但世俗以苟且浅近之见谓之不可行耳。……理之所在,即是中道。惟穷之不深,则无所准则,而有过不及之患,未有穷理既深而反有此患也。”(《文集》卷四十一《答程允夫》) 先行后说,知行有先后轻重之分别,但两者不可分割,不可偏废。先知并非达到“知至才去力行”,而是在具体实践中“知行互发”。

   “论知之与行,曰:方其知之而行未及之,则知尚浅;既亲历其域,则知之益明,非前日之意味”。(《朱子语类•卷三》)“圣贤说知,便说行。”“中庸说学问思辨,便说笃行。”(同上)

   “论先后,当以致知为先;论轻重,当以力行为重。”(《朱子语类•卷三》)

   “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朱子语类》卷十四)

   程朱知行有别,并非割裂。后来王阳明在知行统一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出了“知行合一”说,将知行之间的区别进一步淡化消融了。

   王阳明提出“知行本体”的概念,这里的“本体”指本来意义,本义。就本义而言,知与行是相互包容的,知包含了必能行。“晓得当孝悌而不能孝悌”,知而不行,就是“未知”,就不是“真知”。

   所以,王阳明知行合一说有三句句重要表述。其一是:“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强调认识来源于实践。有句现代诗写道:“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不行不足谓之知,没有醉过没有爱过,就不能真知道酒浓和情重。

   其二是:“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这是从动态的联系来阐说知与行相互包容的关系,将意识活动视为外部行动的开始阶段,将行为视为思想观念的实现或实践。其三是:“知是行之主意,行是知之功夫。”强调没有脱离行的独立的知的功夫,也没有脱离知的独立的行的功夫。

   东海曾经借王阳明之言,表达自己的愚恶观:愚是恶之始,恶是愚之成;愚是恶之主意,恶是愚之功夫。

   四、儒家的一大特征知行关系,即言行关系。有一种错误的观点,认为“儒家价值不在多言”。余英时先生在《儒家价值的毁灭与重建》中说:

   “大陆官方和一部分学术界人士想恢复儒家价值,无论其动机为何,也不论其能否收效,就事论事,我还是愿意乐观其成。儒家价值最初是以‘治人者’和‘士’为对象的,要他们‘修己’然后‘治人’,最后这些价值才有机会传播到民间社会。今天提倡儒家价值的在位者和辅治者也必须先从自己做起。套用一句汉代的老话:‘儒家价值不在多言,顾力行如何耳!’”

   原话出自西汉儒生申公,是申公应汉武帝之召而说的一句话:“为治者不在多言,顾力行何如耳!”其实,言行不二,正言和力行相辅相成。中正之言,有助于行,有助于提升政治文明,弘扬儒家价值,多多益善。孔子说:“有德者必有其言。”又说:“我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可见孔子善言、多言,与颜回终日言,不嫌其多。荀子说:

   “君子必辩。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而君子为甚焉。是以小人辩言险而君子辩言仁也。言而非仁之中也,则其言不若其默也,其辩不若其呐也;言而仁之中也,则好言者上矣,不好言者下也。故仁言大矣。起于上所以道于下,政令是也;起于下所以忠于上,谋救是也,故君子之行仁也无厌。志好之,行安之,乐言之,故言君子必辩。”(《荀子•非相》) 荀子指出,君子必辩,必好言其善,乐言于仁。仁义之言,多多益善。言论、理论、思想、文章、知识、智慧等等,都属于学问的范畴。对于学问的重视,是儒家有别于佛道两家的一大特征。

   《周易•大畜》说:“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孔颖达疏:“多记识前代之言,往贤之行,使多闻多见以畜积己德。”多多了解、认识前代圣贤的言论行为,就是重要的学问,可借以积蓄道德。王阳明说:“夫以畜其德为心,则凡多识前言往行者,孰非畜德之事,此正知行合一之功矣。”(《传习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