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杯酒釋兵權”,習近平親手瓦解“太子黨”]
陈破空文集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杯酒釋兵權”,習近平親手瓦解“太子黨”

   縱觀中共十九大,人們注意到,習家軍全面上位,團派受到排擠,江派遭到重創。但人們沒有注意到,另一個政治派別的消亡。那就是,曾經在十七大和十八大全面上位的“太子黨”,作為中共黨內一個重要的政治派系,已經在十九大煙消雲散。
   
   回顧2007年的十七大,眾多“太子黨”人物開始上位,突出人物包括習近平(中共開國元老、前副總理習仲勳之子)和薄熙來(中共開國元老、前副總理薄一波之子)。
   
   到了2012年的十八大,更是“太子黨”群起接班的年代。在7名政治局常委裏,就有3名太子黨:習近平、王岐山(中共元老姚依林的女婿)、俞正聲(中共開國高官、毛澤東夫人江青的前夫黃敬之子)。還有出任政協副主席的陳元(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而在由11人構成的十八屆中央軍事委員會裏,就有4人是太子黨:習近平、張又俠(前中共開國高官張宗遜之子,任總裝備部張)、吳勝利(前浙江省委書記吳憲之子,任海軍司令員)、馬曉天(前解放軍大校之子、岳父曾為解放軍中將,任空軍司令員)。


   
   軍隊高層中,還有劉源(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任總後勤部政委)、劉曉江(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女婿,任海軍政委)、劉亞洲(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任國防大學政委)、張海陽前軍委副主席張震之子,任二炮部隊政委)等人,均為上將,手握重兵。也就是說,中共海陸空兵權,一度,幾乎都集中在“太子黨”手上。
   
   從十七大到十八大,“太子黨”與江派、團派形成三足鼎立之勢,三分天下。
   
   然而,到了十九大,在中共高層,太子黨人物僅剩下習近平和張又俠兩人。習近平是政治局常委會中唯一的太子黨,張又俠是政治局裏唯一的太子黨。張又俠升任軍委副主席兼政治局委員,僅僅因為,張又俠的父親張宗遜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曾經是戰友和好友。在戰爭年代,中共有一支軍隊,稱為“西北野戰軍”,習仲勳任副政委,張宗遜任副司令員。他們的下一代,習近平和張又俠,也成為好友。張又俠為人憨厚,沒有政治野心,是唯一受到習近平信任的太子黨人物。
   
   據傳,2015年,時任解放軍總裝備部部長的張又俠上將曾臨危受命,帶領38軍,闖進中南海,平息了中央警衛局的一場未遂政變,拯救了習近平。時任中央警衛局局長的曹清和副局長王慶被帶走,藉口是調職。習近平與張又俠、栗戰書聯手,對中央警衛局徹底清洗並重組。
   
   作為一個重要的政治派別,“太子黨”在十九大整體消亡,不是被江派鬥垮,也不是被團派鬥垮,而是被習近平親手瓦解。習近平解散“太子黨”,分三步實現:
   
   第一步,2012年,借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夜奔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事件,習近平與胡錦濤、溫家寶聯手,拿下了時任重慶市委書記兼政治局委員的薄熙來。薄熙來是太子黨人物中最有力的競爭對手,直接威脅到習近平的王儲地位。薄熙來被關進秦城監獄,遭判處無期徒刑。這一事件,標誌著“太子黨”的分化。這一戲劇性事件,也造成中共高層權力鬥爭格局的轉折:習近平與胡錦濤結盟,轉而與江澤民敵對。
   
   第二步,中共十八大之後,習近平成為最高領導人,通過人事重組和軍隊改革等措施,他先後讓一系列太子黨人物、尤其軍中太子黨人物,明升暗降、卸任、直至退休。包括劉源、劉曉江、劉亞洲、吳勝利、馬曉天、張海陽等太子黨上將,全都“靠邊站”。習近平重演了北宋趙匡胤“杯酒釋兵權”的大戲。
   
   第三步,中共十九大前夕,經習近平精心佈局,太子黨和紅二代,幾乎全部“落選”黨代表,也就是說,連人民大會堂的門都不讓他們進。他們中,包括:毛新宇(前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的孫子)、朱和平(前人大委員長朱德的孫子)、胡德平(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劉源、劉曉江、劉亞洲、吳勝利、馬曉天、張海陽,等等。
   
   習近平把眾多太子黨和紅二代人物阻擋在大會之外,就是要把他們阻擋在權力之外。習近平深知,相對於江派和團派,那些太子黨和紅二代,才是習近平權力的真正威脅。論紅色血統和紅色基因,習近平具備的,其他太子黨人物都具備。如果黨內反習勢力要推出取代習近平的人,首先就會在太子黨人物中挑選。這是封建專制王朝的傳統和慣例。被稱為“紅朝”的中共,本質上,仍然是封建專制王朝。“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是封建專制王朝的古訓。作為太子黨人物的習近平,深諳帝王術,也深諳宮廷厚黑學。
   
   為了實現自己大權獨攬,必須力阻其他太子黨人物染指權力,為此,習近平親手埋葬了太子黨。作為中共長年栽培的重要政治勢力和政治派別,“太子黨”從此退出歷史舞台。代之而起的,是“習家軍”。換言之,與江派、團派三足鼎立、三分天下的,不再是“太子黨”,而是“習家軍”。而且,與式微的江派和團派相比,“習家軍”還占盡優勢和強勢。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11月6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11072017103342.html
   

此文于2017年11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