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十九大:中共權力重組的幾個版本]
陈破空文集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九大:中共權力重組的幾個版本

   距離中共十九大召開,還有兩周,這個時候來談論中共權力重組的版本,頗有風險。可能猜不准,招致“浪費時間”的批評。但筆者認為,與其做事後諸葛亮,不如事先再做一次梳理。
   
   這猶如哥德巴赫猜想,猜測可能很費勁,答案可能很簡單,簡單到一加一等於二。因為,無論我們如何猜想,中南海裏的權力分贓已經大致完成,只等出場走秀,讓演員和道具各就各位,完成一次權力重組的豪華舞臺秀,五年一度的政治春晚。
   
   在此之前,已經傳出各種版本,都各有各的邏輯。筆者並沒有幕後台下的消息來源,只能借助事證分析和邏輯推理。


   
   第一個版本,過程很一般,結果無驚奇。仍然是七常委制,仍然是各派都有份。比如,前段時間,日本媒體報導的版本:三人出自習派,三人出自團派,一人出自江派。他們是:習近平、栗戰書、陳敏爾;李克強、汪洋、胡春華;韓正。
   
   這個版本的意義是,團派,無論從資歷到年齡,都積累到最成熟階段,尾大不掉,習近平無法回避、無法逾越,被迫與團派共治。而江派,無論從資歷到年齡,都已經沒落,無力回天。留下一個風派人物韓正,象徵派系平衡。
   
   第二個版本,富有一些戲劇性。七常委制,但王岐山留任,出任總理或國家監察委書記。第二個版本與第一個版本相比,象徵習近平權力更大,大到可以力排眾議,留下王岐山。如果是這個版本,最可能出局的是胡春華,因為習近平不喜胡春華。前幾天,黨報突然再次刊登習近平批評共青團的講話,並出版一本書,對胡春華而言,是一個不祥之兆。而孫政才的突然落馬,對胡春華而言,兔死狐悲,且大事不妙。
   
   官方出版《習近平關於青少年和共青團工作論述摘編》一書。習近平痛批共青團官員“高位截癱,四肢麻痹”,是“四化”幹部:“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 。”還有這麼幾句辛辣的嘲諷:“說科技說不上,說文藝說不通,說工作說不來,說生活說不對路,說來說去就是那幾句官話、老話、套話。”其實,其他派系,諸如習家軍,難道就沒有這些毛病?關鍵在於,誰壟斷了話語權?在人治的中共體制內,不是誰有資格指責和教訓別人,而是誰有權力指責和教訓別人。
   
   第三個版本,富有爭議性。主席制加常委制,一如毛澤東時代,或,復辟毛時代的權力架構。這個版本與頭兩個版本相比,顯示習近平權力更大,大到可以淩駕於中央,成為新時代的“紅色皇帝”。如果是這樣,除了習近平出任黨主席,最可能出任副主席的,包括王岐山、李克強、栗戰書。如果是這個版本,常委可能保持七人,也有可能增加人數,連同主席和副主席在內,常委可能增至9人或11人。多出的名額,大抵上,花落習家軍。
   
   第四個版本,可能出人意外。常委中,清一色的習家軍,“滿城盡帶黃金甲”。如果是這樣,習近平安插在各地方的習家軍諸侯,諸如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上海市長應勇等,都可能入常。而非嫡系的變種“習家軍”,諸如,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以及,現任中組部長、習近平的陝西老鄉趙樂際等人,也都有入常的機會。有“三代帝師”之稱、原本出自江派、但先後投靠胡錦濤和習近平的王滬寧,也如韓正一般,是風派人物,也不排除有入常的可能。這個版本,顯示習近平權力巨大,不僅可以支配地方和軍隊人事,而且可以支配政治局常委會和政治局的人事。
   
   綜上,無論哪一個版本,都已經寫好了劇本,排練好了演出。但,仍然可能出意外。就如同孫政才的意外落馬。事實上,習近平當局給孫政才送了六個罪名,其他中共高官幾乎全都具備。
   
   “毫無理想信念,背棄黨的宗旨,喪失政治立場,嚴重踐踏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二,“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和群眾紀律,講排場、搞特權”;三,“嚴重違反組織紀律,選人用人唯親唯利,洩露組織秘密”;四,“嚴重違反廉潔紀律,利用職權和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本人或夥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巨額利益,收受貴重禮品”;五,“嚴重違反工作紀律,官僚主義嚴重,庸懶無為”;六,“嚴重違反生活紀律,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
   
   這些臺詞暗示:中共官員黨員盡都喪失了理想信念,但孫政才們是“毫無”;中共官員黨員盡都違反,但孫政才們是“嚴重違反”。所以被下獄、治罪。這些臺詞,等於承認,作為一個執政黨,中共已經完全墮落,無可救藥。其存在價值,僅僅是死守權力和既得利益而已。具體到死守誰的權力、誰的既得利益?便可決定,誰能雞犬升天?誰會鋃鐺入獄。
   
   其實,孫政才反習,然後被習反掉,乃是因為,孫不滿習“斷後”:斷送其第六代接班人的夢想,轉而成為反習勢力的“共主”,並很可能涉及政變陰謀。習察覺後,驚懼而廢之。
   
   王岐山的去與留,一直是十九大的最大懸念。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指名要求會見王岐山,乃是探究後者留任與否;美國總統川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密會王岐山,不一定是王留任或卸任的信號,但卻留下一個類比:正如,無論班農留在白宮還是辭離白宮,都是川普的高級顧問,其政治影響力不減;同理,無論王岐山留任還是卸任,仍可能是習近平的高級顧問,習王之間的政治合作關係,或將長此以往。
   
   班農明言:“現在的中國就是1930年的德國。它正處在一個拐點上,它可以走這條路或者那條路。”十九大之後,習近平和習氏中共就是如此,面臨走這條路或者那條路的生死抉擇。比如,走納粹之路,必死;走美利堅之路,必生。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10月1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10032017161005.html
(2017/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