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郑恩宠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动用举国体制的709案件,当局似乎想轻轻落地。江天勇律师只被判两年,王全璋案至今没有个说法。当局对709案的处理并非理直气壮,在海内外舆论中并非占上风,在人心向背方面,对当局来说,不知是得分还是失分?阻止律师孩子出国就读,是没有自信心的表现。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7年11月20日星期一


   
    王宇、包龙军:思念李昱函大姐
   
   
    李昱函大姐被沈阳市检察机关批捕了,是2017年11月7日的消息。是她在被沈阳警方羁押了整整37天之后,也就是刑事诉讼法对警方羁押期限最长限制的最后一天,等来的检察院批捕决定书。
   
    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是震惊,还是愤怒?说不清楚。据说批捕的罪名还是那个“寻衅滋事”。但是,寻衅滋事罪的动机本是行为人为了满足“耍威风”、“取乐”等不正常的精神刺激或其他不健康的心理需要,进行的流氓滋事行为。原就是由流氓罪演化而来的。对于六十多岁、又是一名资深律师的李昱函大姐来说,扯得简直有点远;再一想,大姐难道是有幸中了两高新创设的那个什么“编造虚假信息”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寻衅滋事”?但近一时间里,没有听说过哪个地方的社会秩序曾被某一“虚假”信息严重扰乱啊?尤其没有听说李昱函律师曾参与其中啊?我们所了解的,倒是沈阳警方为了十九大维稳,采用欺骗的方式,对李昱函大姐实施了诱骗式抓捕。
   
    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沈阳警方怎么能采用这样一个下三滥的罪名指控一名品格优秀且有口皆碑的律师?而检察机关竟然还予以批捕了呢?用这样一个罪名对付一位较为知名的人权律师,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也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
   
    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李昱函大姐之所以被沈阳当局所嫉恨,起因是李昱函大姐曾举报过沈阳一黑社会头目,遂遭到其保护伞沈阳市和平公安分局的打压、报复。坚韧不屈的李昱函大姐没有被吓到,竟至走上了上访抗争的道路。也因此,她一直被沈阳当局以“上访户”维稳对待。每到两会、党代会等重大时日,她总会遭到沈阳地方当局的抓捕、看押,“敏感”时期一过,也就没事了。似乎,这已成了家常便饭。但这一次,在刑拘后,继而被批捕,颇让人感到有些出乎意料。人们纷纷推测,难道这是继709后对律师打压的继续?
   
    和李昱函大姐相识,竟是源于一条信息。
   
    记得那是14年的事,忘了是哪个微信朋友圈里发出的一条关于北京李昱函律师于两会期间在北京刘家窑附近被沈阳维稳办人员拦截控制的消息。当时还去探望,以致相识。其后才知,我们竟然都在一个办公区域内办公(李昱函大姐所在的敦信律师事务所和我所在的锋锐所于一间办公楼内办公)。过后,李昱函大姐竟然买了一个大西瓜跑到我家来探望我。让一个年岁比我长的老大姐大老远拎着一个大西瓜来看望,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过是在她遇难时看望了她并表示了一下鼓励,她却念念不忘,“你是帮过我的人”,她总是这样说。后来,我们一家三口在15年竟被抓捕,第一批勇敢的站出来为我们辩护的人里,就有李昱函大姐。所以,到现在我都在想,“你帮过我”这句话,论到底是该我说呢!
   
    大姐和文东海律师勇闯内蒙古来看望我一家时,还时不时提起这话题,竟至让我汗颜。
   
    那是在16年8月,我们一家被带回内蒙乌兰浩特市由公安实施“保护性监管”,和外界缺少联系,也少有信息了解。直到2017年5月,李昱函大姐通过种种方式,终于联系上了我们,并与文东海律师冲破重重障碍来到乌兰浩特市看望我们一家,我们方始与外界有了接触,终止了与世隔绝的日子。我们还了解到,在我夫妇被抓捕的那段时间里,是李昱函大姐一直在安慰我们的老人,关心我们的孩子,又是探望又是捐款,真情实意,让我一家永生难忘!特别是她在代理我的案件时,数十次到天津要求会见,和文东海律师多次发出法律质询函,控告举报天津警方的违法行径,使当局十分忌惮。这些,经历了709劫难的人怎会忘记?
   
    文弱的李昱函大姐常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话慢声细语,做起事来却执着、坚韧,如在武汉越战老兵高汉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中,她不顾年高体弱,多次奔赴武汉,向各个部门反映高汉成案的情况;在贵州胡自由信仰案中,她依旧不顾自己患病在身,坚持在偏远的贵州黔西南调查、取证、会见,我当时给她打电话,劝她休息,她说:“是啊,我真的感觉要垮了,真受不了了,可胡自由还没有自由呢,我怎么能休息啊!”多么善良的大姐!
   
    此次,我听说李昱函大姐在沈阳警方欺骗下被刑拘后,不但受到了虐待,还不给患有心律失常、房颤、冠心病等多种疾病的大姐服药,让我真的在感情上受不了了。她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律师说:“(李昱函律师)被带到北市派出所后,她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被拒绝,背铐也不打开,去洗手间几个男的竟要求进去看着她(这简直流氓到了极点),其中的一个人要她手机密码不成就恼怒的让人拽着已经浑身发颤的她来回在房间里拖来拖去,这个人(后来知道其叫魏琦)说,多折腾她几趟,死了也有正当理由,她有病啊。这样大概拖了她近二十分钟。”……“(李昱函)被抓后只给阿司匹林,到后来才给其他药吃。”这些让人震惊的描述,勾勒出一幅残忍的图画,画面中,一群毫无人性的禽兽在戏耍着一个女人、一个母亲!这让我们深深为大姐的安危担起心来,也让我们对沈阳警方的行径出离愤怒。
   
    这是怎样一个世界啊,善良正直的人为何总是运途坎坷而凄凉?这世道还有希望吗?
   
    文弱的李昱函大姐被构陷以“寻衅滋事”名义抓捕了,同样书生意气的文东海律师也被当地司法局施以处罚,昨天又惊闻河北卢廷阁律师在四川会理法院被法警殴打,一件件,一桩桩,让人压抑,让人绝望。
   
    但是,我依稀记起来鲁迅先生那句话:在这微茫的希望中,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2017/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