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再評 倪匡]
崖文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說 南懷瑾
·評陶傑中國式刁民
·評 陶傑罪過罪過一文
·評 倪匡笑談共產党
·再評 倪匡
·倪匡所言虛假
·亂邦不居(處)
·說維權律師
·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為第11名被告人
·大媽與中國節日
·第2次公開徵詢 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名被告人
· 不涉誠信
·公開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非禮與報案
·廉恥
·評 李柱銘DQ周庭是違憲的
·第2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第3次公開徵詢羅穎芝助理律師列為第11被告人
·第3次請 徐劉律師行列出訟費清單
·請 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 饒宗頤與季羡林
·第2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公開 第3次請10名律師解除所有押記令
·楊潤雄之言有感
·美國領事館遷到耶路撒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評 倪匡

   
   再評 倪匡

   
   湘西崖民 2017年10月14日

   


   
   倪匡是 香港知名「小說」作家。祖籍中國浙江 寧波 鎮江,在1936年5月30日出生於上海;因不滿 共產暴政,在1957年逃亡 香港,時年21歳。

   
   筆者在《維基百科》搜集資料後,對 倪匡的「階級成份」表示懷疑。

   
   倪匡自稱:「小時候家裏很窮,兄弟姐妹眾多(兩個哥哥、兩個弟弟、一個姊姊、一個妹妹);沒有甚麼娛樂,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書,中國幾本著名小說,他在十二歳前已讀過,那時最喜歡的書是《孟子》…。」

   
   根據 筆者在 香港所見的經歷,窮困人家生養子女特別多,當時沒有「節育」的調調,由於無法撫養,會把一、二個過繼作人家養子或賣到 南洋的星架坡。潮州人還會把女嬰放入尿缸浸死。而較年長的一級照顧幼細的一級,吃飯都成問題,根本沒有「錢」供書教學,就連「書」都難找一本,何來「中國幾本著名小說,在十二歳前已讀過。」特別是女孩子,12、3歳,很快就結婚,先收回一筆「禮金」;為父者,很有志氣,潑出去的水,拒絕女兒再來探望,免被疑心供養親家;年長聰穎的男孩會被師父收作「學徒」,有剪髮、裁縫、木工…,包食宿,每月有一、二角錢作零用,僅此而已;記得亦有拿個「擦鞋箱」作「擦鞋仔」;或是替乘「的士」的人開車門,討個錢…。

   
   早時,筆者與 倪匡見解相同,一党專政必然權力有腐敗;亦同意 中國必需走「美式民主」的「法治」之路。但,筆者近十年經過「官司」訴訟的實踐,完全改變對 共產党的態度。一千多年來,在孔、孟儒家思想為主導的「漢」及各少數民族,都是「教仁、教義、教忠、教孝…,」講的是「正面文化」。但,西哲自有歷史以來講的都是敵對、仇恨、分裂…;上帝對 阿伯拉罕說,把你的兒子殺了作献祭,據說這是「試探」,可見西哲以「宗教」為主導的思想,惟我獨尊,絕不信賴人;及至八百年的《大憲章》…都是抗拒,狡辯,虛偽,絕無 中哲「知恥近乎勇…,」反求諸己,推己及人的思維。全是為洗脫罪行,企求僥倖的「反面文化」。

   
   老毛不是 佛陀、耶穌基利斯督…。他是「政治家、軍事家」,甚至有人稱之為「哲學家」,有可能以「慈悲、博愛…」而取得天下嗎!明乎此,就不能不佩服 老毛。筆者讀 德明夜中學時,有一位 徐玺玲女同學篤信 基督教,給 筆者看一些《教刋》,內容有講述,外國牧師、傳教士…到內地傳教,被 共產党綁架、勒索而殺害的事件(未聞有強姦等情)。當時 美國政府稱此為「恐怖分子」,相等於今天的 伊斯蘭極端回教主義者;而 中國共產党亦不諱言,指責「傳教者」是「文化侵略」。今天,老美仍然延續屠殺,印弟安人、毛利族人、祖魯族人…的思維,並不是 耶穌基督為世人被針十字上的「無私」奉献者。

   
   冷眼看 伊拉克的「侯塞因」跪地乞憐,苦苦哀求,若然被殺,各「教派」必然大亂仇殺;老美沒有半點慈悲心,按著《聖經》一如香港人所謂「誓願當食生菜」。

   
   中國共產党在「經濟」上投降了 資本主義,但,在政治上,抗衡老美「核」訛詐,而今有自己的人造衛星、太空站、射電望遠鏡…,難保日後沒有「宇航船」。

   
   倪匡在1992年移居 美國是害怕 中共收回 香港,那時他說過「共產党不死光,他不會回來」。又言如今違背當初的誓言而回來,是因為太太不適應 美國的生活,所以他沒有辦法,倪匡說:「我晚節不保就是了!兒女情長一定英雄氣短。」

   
   「英雄氣短,兒女情長!」在不同的情況下,都可以有不同的解釋。

   
   筆者認為「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是指男、女任何一方,不單指「婚配」都要共同進退。彼此為其他一方的「承諾」作出「信守」。古代烈女比比皆是,節夫卻絕無僅有,「兒女情長」是用來勉勵臭男人的。讀中學時曾見一米舖老闆,在荃灣山嶺買了一塊山墳,筆者問何以一碑有二個人名。一個是我未得志時,為我辛勞而去世的愛妻,另一個等到自己去世時亦同埋一起。彼如此回應。

   
   倪匡既然說過「共產党不死光,他不會回來」就要信守「承諾」。但 倪匡卻違背當初的誓言而回來香港,(或者是其它的諾言)就應受全香港人的譴責,特別是自命民主派人士。在 往昔一如「秦檜跪像」受世人吐口水、擲石仔、諸多羞辱…;而今則受「人身傷害」各種保障。香港究竟有沒有一條「違反承諾」的《法例》值得斟酌。倪匡因為無法忍受羞辱,不能「苟且偷生」惟有「死畀你睇!」這就是「英雄氣短!」然後,為妻者亦為丈夫所承諾的「志向」而徇夫,這就是「兒女情長!」倪匡卻把「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整段「詞意」完全曲解。用欺世盜名「我晚節不保就是了!兒女情長一定英雄氣短。」毫不知恥地為自己解說。

   
   照 倪匡的說法。倪匡最能順從太太,由於太太「紅杏出牆」,倪匡「兒女情長一定英雄氣短」,於是惟有戴「綠帽」戴到落腳趾尾!倪匡的怪論等同 他的「小說家者言」。

   
   彈丸之地的 香港,大學之多為世界之冠,而留學「嚇窟」、「牛屎窟」…,取得中、西哲學博士者,大不乏人。亦未見「罵祖宗」孔教第幾世孫一類人物,去糾正、批判或罵一罵 倪匡的歪理、歪說,稱 香港為「污合文化沙漠」並不為過。

   
   倪匡在1936年出生,直到1949年 中國共產党取得全國政權,倪匡這13年是生活在上海,英、美、法…的租界,欣然嚮往「自由民主法治」的生活,相等於今天香港「讀壞番書生壞腦」的年青人,全無「國家民族」觀念可以理解,但 他又要批判 中國共產党就不應該。而最重要的後幾年,倪匡是在 汪偽政權的「中華民國」成長。老毛說「知識份子是資產階級」,因為有「錢」才能讀書。倪匡的祖代父輩未必不是,封、資、地、富、反…一類份子。老江是製作虛假事實,以革命烈士為養子之名,成就一党、一國之尊。而 倪匡有可能在「階級鬥爭」中,虛報貧下、中農「事敗」而「走得快好世界!」因此不譴責老江,就不能譴責倪匡。

   
   老毛說,「真理止有一個,視乎他的政治立場」(不翻書,大概如此)。基於 倪匡的父輩,實質是日寇汪偽時的「同路人」。倪匡亦在此接受較良好的教育,亦不是重慶老蔣一派內藏份子,他的「反共」態勢另有「日寇」一格。倪匡的遭遇並不比其他的党員慘痛,即如 老鄧的兒子被推落樓致傷殘。而相當多的 共產党員信守「革命」承諾,為「共產革命事業」而犧牲。當然「失誤」的,作為香港的中國人亦有理聲討。但,羞辱「人性」對社會「公平分配」的追求,視為被「洗腦」其幼稚可知。筆者認為,沒有針對 共產党某一「失誤」的事實,而罵 共產党的人,比較 共產党更可惡。

   
   倪匡的作品數以千計,都是不入「流」的「小說家者言」,(語似出自《太史公自序》。不翻書,沒有時間。)

   
   一個追求「美式自由民主」而不「信守承諾」的人,不配為 香港人。以至一個全無「國家民族」觀念的敗類,亦不應說三道四。筆者希望 香港特區政府把 星光大道 倪匡的手印或相關事物清除,以慰「香港義勇軍」的英靈。亦為 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英軍降兵雪恨!以彰顯社會公義。

   
   湘西崖民 時年七十二 康於屯門。鍵於佐敦

   
   
   
   

此文于2017年10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