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谢选骏文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谢选骏: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人们在卷入一个物质生活全球化的过程中,有没有可能迎来一个可以促成精神生活全球化的过程呢?
   
   如果可能,那么如何促成这一过程呢?


   
   网文《你的精神生活是怎样的?》说:
   
   (一)
   
   每个人都在不厌其烦的表达自己。
   
   打开朋友圈,可以看到每个人各色生活,美食旅游工作生活的一切细节都展现在你面前。
   
   遇到的每一位朋友聊的话题好像永远围绕着现实工作物质生活。这当然没什么不好。
   
   只是想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不再谈论精神生活了呢,仿佛只成为了自己的“不可分享”的秘密一样,耻于表达,因为一开口,好像就会收到你有房了吗?你有钱了吗?诸如这样的反击。
   
   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精神生活和精神追求是什么?你为此做了什么?你有没有不囿于世俗的独特追求,或者能很好的将精神追求与现实生活结合起来?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寻求精神生活的过程。个人觉得,精神生活就是不断修正自己价值观、世界观的一个过程。当外部的物质世界无法支撑你的时候,你自己能够有一份内心的力量来支撑你自己。这种精神需求的满足主要可以通过三个途径来实现:思考、对话、读书, 即自己与自己沟通(思考),自己与别人沟通(对话),自己通过窥探别人的精神世界以获取信息(读书)。
   
   很多人提倡冥想,这是一个自己与自己对话的过程。通过这样一种对话,更好地了解自身的真实感受,把自身的心路历程串联起来,从而更好地完善自身的价值体系。同时,这也是找寻自身问题所在的一个主要途径。
   
   精神生活这类事情,只能与二三人说。这个对象的条件是十分苛刻的,对方必须是一个足够了解你的人,能够知道你所处的现实境况。而且,对方的精神层次需要与你在一个不相上下的水平,这样对话才能够有推进下去的可能性。这个过程不仅仅是一个信息的交换,也是在认同中强化已有的观念,在矛盾中寻找新的思考路径。这是一项极其消耗脑力的活动,且这种对话往往是极其私人的。没有必要去宣扬自己的精神世界,每个人都有。但是每个人精神世界侧重的方向可能不太一样,遇到能够与之谈论的人是一件幸事。
   
   能够与之谈论的对象稀有,话题也是稀有,所以精神生活更多的是一项孤独的活动,自己与自己对话,自己同自己辩论。这个时候,窥探别人的精神生活成为一种更加简单的对话方式,也就是读书。在书里面,你能够去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当别人做出不一样的选择的时候,他们得到的将会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体会别人的思考方式,从而进一步地审视自身。
   
   然而精神生活不一定是令人愉悦的。当你找到共鸣的时候,你会是愉悦的。但是大多数时候是在观念的冲突中,自我怀疑自我否定,最后也许会发现,真实存在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美好的。这一切是痛苦大于快乐的。但是经历这个痛苦之后你所懂得的东西,是比你自以为你已经理解的道理,要坚定深刻得多。这些,就是能够支撑你走下去的东西。
   
   关于精神生活与现实生活的结合方式,抱歉我没有答案。如果我有足够的物质条件,我会选择一辈子待在世界一流的大学,学习一切关于哲学艺术等等任何我感兴趣的学科,去追求一种有意思但无意义的生活。但是我没有。如果我有足够的灵性,我愿意像毛姆笔下的Strickland一样抛弃掉一切物质的生活,去追求实现艺术的真谛。但是我没有。而我只是个普通人,我需要仰仗这个社会给予我的资源来生存,所以我需要努力地去工作,期望有一天能够有足够的物质条件能够来换取一点点肉体上的自由,来配得上我精神上的那一丝丝野。
   
   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都是个人选择罢了。
   
   (二)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过着一种双重生活。
   
   白天的我是银行职员,表面上是朋友们羡慕的金融白领,实则是体制大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没有自我,没有思考,没有掌控权。工作中的一切,按部就班,人际中的一切,中庸即可。
   
   晚上的我是心理学人,看心理学的书,做自我分析,在知乎上答答题,写写文章。不求多少粉丝和眼球,只求记录所思所想,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从心出发,我是规则的制定者,我也是玩家。
   
   这样的生活一度让我有些矛盾和难受。因为白天和晚上的我不得不遵循两种截然相反的原则来生活。
   
   白天的我需要将自己物化,忘掉个性,做一颗真正的螺丝钉去融入集体。而晚上的我,恢复自己的本来形貌,以一个“人”的身份去阅读和思考,欣赏和享受着自己的独特性和唯一性。
   
   这两者锻炼的是人性中毫不兼容的两个方面,就像技能树上最根部分叉的两根枝丫,有它没我,有我没它。我常常觉得自己像是奥德赛的妻子,每天都在织一件毛衣,到了夜里,又动手把它拆掉。
   
   在我有限的网游经验里,双修的号要不然就很渣,要不然就很强,但每个双修的人在初期都会很难升级,因为他们的技能点铺得太开,在两方面都比不上专精的人。这一点在我的职业生涯上也有明显的表现。
   
   因为在追求业绩上不够积极,只求温饱,我在银行的升级之路走得比同龄人要慢很多,也难很多。而在对网络身份的构建上,我又太过随性,与他人过分隔离,只做输出,不求回报,不结人脉,不谈受益。久而久之,输出的动力也就越来越小,更多是一个自娱自乐的事情,而非一项具有可持续发展性的东西。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大对劲,心很疲累。身边的一些朋友劝我,要择一而专,要么就跳出体制,投入网络咨询,将爱好和专长做成事业,要么就放弃心理,投入到金融圈的赚钱大军里,做个月收上万的职业银行人。
   
   而对于瞻前顾后的我来说,这两点都很难做到,因为心理咨询赚不到几个钱,银行工作又很讨厌。短时间内似乎没什么办法能解决我这个问题,除非哪一天我中了彩票大奖,可以无视现实条件选择职业。
   
   (三)
   
   我最近一直在想,是什么让我们自觉独特。
   
   是几首音乐吗,协奏曲、蓝调、后摇、脉冲?
   是一些诗文吗,意象、隐喻、通感、呼应?
   是一些到过的地方吗,林子、湖畔、无人的公路、异国的闹市?
   还是我们目睹的事实,生老病死、荒谬、无常、因果?
   一些感想?一些照片?一些座右铭?一些感悟?
   
   我们怎么分配我们的时间,我们怎么选择我们的栖身,我们怎么舍弃我们的过去?
   我们怎么思考我们的思考,怎么处理我们的关系,怎么实现我们的未来?
   
   在浴室的喷头下,忽然一个问题来到心上,我做的都对不对?
   侧躺在枕头上,一些昨日明日自顾自上演,我是否不该再奢望?
   在迎面而来的人流中穿梭,各自有自己的疲惫和奔赴,我的位置究竟如何?
   
   这是精神生活吗,审美、表达、思辨、交流?
   
   我的日常生活是,写稿,看几页书,进食一些质朴的食物,周末去有绿意的地方走走,做一些消费,见一些朋友,遇一些麻烦,等待稿费,做一下规划,与家人扯皮,头发长了便又修剪,还有几节琴课没上,还有一些约会可选。
   
   而我无法预料自己的精神生活,我的思维日复一日漫游,时而突变,料不到的念头,偶遇的成长,一些等待已久的顿悟。
   精神生活是最无法描述的,正因为它没有边界,充满可能,怎么去尝试描述它?
   
   我只能说我的精神生活是探索,今日探索文学、旧的街道、将爱未爱的人,明日探索雕刻、做账的技巧、自卑的解法、独处的可能。
   
   我希望的精神疆域一直扩张,哪有什么国界,还是一条到死才会见天日的隧道。
   
   “我的精神生活是仍对一切好奇,想再知道一些。”希望结识这样的人。
   
   谢选骏:“精神上,你的就是我的;物质上,我的就是你的”——用这样的方式,也许可以养育一个精神生活的全球化的过程。这就是我想体验的“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这是一种修道士的态度。
(2017/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