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谢选骏: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奥巴马政府巨额受贿证据确凿 通俄门逆转》2017-10-20报道:
   


   今年9月,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官员约见小特朗普,继续追咬特朗普“通俄门”昨日,美国政治新闻媒体国会山披露重大消息,“通俄门”剧情反转!紧追特朗普“通俄门”不放的奥巴马司法部、FBI“遗老”,原来自身才是通俄的主角。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收集了大量证据,足以证明在2010年奥巴马政府批准一项有争议的协议之前,美国官员收受了巨额贿赂、回扣,这项协议最终使俄罗斯的核工业控制了美国大量的铀矿。
   
   
   早在2009年,FBI在俄罗斯核工业内部工作的秘密线人,就收集到了当时美国“通俄”人士大量的财务邮件证据。FBI出示的法庭文件显示,当时美国一家铀货车企业违反“反海外腐败法”收受了大量贿赂和回扣。FBI早就有目击证人,以及板上钉钉的文件证据,表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慈善基金收受了俄罗斯核企业高达数百万美元的资金。作为回报,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利用其在政府机构职权,作出了有利于俄罗斯的决策。然而,美国司法部迟迟没有立即对希拉里的“通俄”采取行动。他们浪费了将近四年的时间调查该案件,并始终将美国公众和国会蒙在鼓里。这种事实上的包庇,使得奥巴马政府继续有“通俄”的机会,又做出了两项非常可疑的决定。
   
   涉嫌通俄却在调查特朗普“通俄”的FBI前局长罗伯特·穆勒——
   
   第一项是在2010年10月,当时希拉里领导的美国国务院和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了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接管加拿大铀壹公司,使俄罗斯控制了20%以上的美国铀矿供应。俄罗斯控制铀壹公司后,将大量现金转入了克林顿基金会,总额达到235万美元。
   
   去年,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中曾揭穿这项肮脏政商交易,希拉里的发言人辩解称,希拉里没有参与委员会的审查工作,处理该问题的美国国务院官员也“从未干预任何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决定”。或许这批通俄的美国官员正是从中获得了灵感,策划了特朗普的“通俄门”。
   
   今年9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面斥现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白痴!”并要求他马上辞职走人。
   
   第二项,是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批准了Rosatom旗下的Tenex子公司与美国有浓缩公司合作,将商业用途的铀出售给美国核电站。此前,Tenex根据上世纪90年代的“百万吨变百万千瓦计划”拆除苏联核设施再加工的铀,一直不被允许卖给美国核电厂。
   
   一名调查此案的线人透露,“美国核工业收受俄罗斯的回扣和贿赂,这些早就引起了国家安全方面的合理关切。但在奥巴马政府作出这些重要决策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官员通俄的证据获得公开。”由于担心美国官员的报复,他要求匿名。
   2015年以来,奥巴马政府批准Rosatom收购铀壹公司的决定,在政坛中就一直饱受争议。
   
   《纽约时报》报道了希拉里在美国批准该收购后,不久就前往俄罗斯莫斯科演讲,并收取了一家俄罗斯投资银行五十万美元的报酬;她的基金会先后获得了数百万来自协议各方的捐款。奥巴马政府和希拉里当时坚持辩解,称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俄罗斯人或基金捐赠者从事不法行为,也没有任何国家安全理由、任何委员会成员反对铀壹公司的交易。但是,FBI、美国能源部和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在委员会决策之前,FBI就有了实质性的证据,证明2009年开始,Tenex的公司高管Vadim Mikerin就开始向美国官员行贿。
   
   而调查和信息公开之所以受到阻挠,可能是因为当时的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本人,就是奥巴马政府派入希拉里领导的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多名美国政府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相关犯罪活动情况是否通报给了委员会成员,他们并不清楚,因此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司法部长的影响。
   
   霍尔德、希拉里和美国司法部的发言人至今没有发表响应。此次曝光的奥巴马政府“通俄门”牵连非常广。当时负责调查的是奥巴马政府的总检察长罗德·罗森斯坦,现在在特朗普手下担任副总检察长;而当时的FBI局长助理安德鲁·麦凯布,现在当上了FBI代理局长。
   
   安德鲁·麦凯布此前与特朗普公然叫板,称针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共谋”的调查“事关重大”,即便解雇了科米,也将继续调查特朗普“通俄”。两名自己涉嫌受贿“通俄”的官员,却在追咬特朗普“通俄”,无疑是一种讽刺。麦凯布目前已经在受国会和司法部的调查,因为在2015年弗吉尼亚州的议会选举时,他通过妻子收受了当时正在受FBI调查的特里·麦考利夫一大笔资金,特里·麦考利夫得以逃脱官司并顺利当选弗州州长。此外,还有一大批有严重通俄嫌疑的美国官员,都还逍遥法外。如特朗普“通俄门”专项调查组的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2009年奥巴马政府“通俄”开始时任FBI局长;又如早前被特朗普解雇的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2015年正是他结束了对奥巴马政府通俄的调查。
   这出精彩的“通俄”大戏不禁让人对美国政府大跌眼镜,难道任命这些人调查特朗普,是因为他们对“通俄”特别有经验?
   
   美国司法部和FBI都在此事件中名誉扫地。2014年,Vadim Mikerin曾被逮捕并起诉,但此事随后就悄无声息,直到一年后的2015年8月,司法部才发布了一个小小的新闻稿,表示被告各方已达成抗辩协议。虽然收集了大量罪证,但最后的罪名仅定为洗钱,而且没有任何美国官员因此获罪。一名探员在调查文件中提到,这个“通俄”腐败网,可能涉及到美国政府更高层的官员,“一路捅到上面去”,指的是谁,不言而喻。但此次披露的证据是能对奥巴马政府追责,还是再次受阻不了了之?不妨拭目以待。
   
   谢选骏指出:如果通俄门不仅涉及一党而且涉及两党,那就说明原来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如此,许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而现在正在发生的,无非是中国的资产者及其政府,与美国和俄国的资产者及其政府的进一步联合,以便完成全球秩序的构建。
(2017/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