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谢选骏文集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谢选骏: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废清洁电力计划? 麻州总检察官:提告!》(2017-10-10唐嘉丽)报导:
   
   麻州总检察官希莉(Maura Healey)9日联邦环保署长普伊特宣布将签署废除「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法案后,严厉斥责川普政府放弃清洁能源计划的决定「违法」。她说,就如他决定退出巴黎协议一样,「危及地球未来」。希莉指出,能源部必须解决现存化石燃料电厂、美国最大的碳污染源问题,以减轻气候变化对经济和健康的危害。麻州与有志一同的伙伴奋斗多年才制定现有法规,麻州将控告这个企图开倒车的政府,以保护清洁能源计划。


   「清洁电力计划」是欧巴马任内为限制煤碳发电厂的废气排放而制订。普伊特9日在肯塔基煤矿区指出「煤碳战争已结束」,「没有一个联邦机构能用职权向任何一部分的经济领域宣战」。
   
   谢选骏指出: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网文《殖民地时期的美国》指出:
   
   与英国的情况相比,生活在殖民地时期美国的人们处境就要糟糕得多,他们的家远没有英国同胞们的家那样神圣不可侵犯,因为法律上就已为政府强制执行英国海关的相关营收工作进行了明确规定。截止1750年,治安官手册中定义的唯一一种搜查令就是通用搜捕状。在这段被学者威廉·卡迪希(William Cuddihy)称为“通用搜捕状的殖民地瘟疫”时期里,殖民当局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来在任何时间对任何地点进行极少受到监督的搜查。
   
   马萨诸塞州律师詹姆斯·奥蒂斯抗议英国在北美殖民地使用通用搜捕状
   
   1756年,马萨诸塞殖民地颁布法案,禁止使用通用搜捕状。这相当于美国历史上首部旨在限制扣押权力的法律,其出现很大程度上源于引起公众强烈抗议的1754年海关法,该法给予收税官无限的权力,可以任意审问殖民地居民有关其使用的货物中涉及海关商品的问题。法案还允许收税官使用援助令状来对殖民地居民的住所进行搜查,扣押所有“禁止和未报关的”商品。
   
   1760年10月23日,英国国王乔治二世逝世,不过这个消息一直到同年12月27日才传到波士顿。由于所有通用搜捕状都会在国王去世后6个月内自动失效,必须有新国王乔治三世重新签发后才能继续有效,因此其死讯也导致了一场危机的爆发。
   
   1761年1月中旬,一组由律师詹姆斯·奥蒂斯为代表,总数超过50人的商家请求法院针对这个问题举行听证。在1761年2月23日举行的这场5小时听证中,奥蒂斯强烈谴责了大英帝国的殖民政策,其中就包括通用搜捕状和援助令状的使用。之后将成为美国总统的约翰·亚当斯当时就在法庭上,他将这一事件看作是“点燃美国革命的火花”。但是,法院最终作出了不利于奥蒂斯的判决.。
   
   奥蒂斯对搜捕状的强烈批评给他带来了广泛的支持,他接下来入选马萨诸塞殖民地立法部门,并协助通过立法要求法官只有在海关官员立誓保证的情况下才能发出特殊援助令状,并禁止继续使用其它搜捕状。然而,殖民地总督认为该法案与英国法律和议会主权存在冲突而将之推翻。
   
   1776年6月12日,弗吉尼亚殖民地议会通过了弗吉尼亚权利法案,其中明确禁止使用通用搜捕状。这一禁令也成为第四条修正案的先例:
   
   That general warrants, whereby any officer or messenger may be commanded to search suspected places without evidence of a fact committed, or to seize any person or persons not named, or whose offense is not particularly described and supported by evidence, are grievous and oppressive and ought not to be granted.[4]
   ●
   译文:为官员或执法人员签发一般搜查证或逮捕证,使其在未获得犯罪事实的证据之前可借此搜查可疑地点,或逮捕未经指名或其罪行未经具体说明且无证据佐证的人,这实属一种严重的错误和压迫行为,绝对不应签发。
   
   由约翰·亚当斯起草,1780年通过的马萨诸塞《权利宣言》是马萨诸塞宪法的一部分,其中的第十六条增加了所有搜查必须“合理”的要求,是第四条修正案文本上的另一个基础:
   
   Every subject has a right to be secure from all unreasonable searches, and seizures of his person, his houses, his papers, and all his possessions. All warrants, therefore, are contrary to this right, if the cause or foundation of them be not previously supported by oath or affirmation; and if the order in the warrant to a civil officer, to make search in suspected places, or to arrest one or more suspected persons, or to seize their property, be not accompanied with a special designation of the persons or objects of search, arrest, or seizure: and no warrant ought to be issued but in cases, and with the formalities, prescribed by the laws.
   ●
   译文:每个公民均有权利使其人身,住宅,文档,及所有的财产免于无理的搜查,扣押。所以,搜查或扣押授权(warrant)的理由或根据若没有事先得到誓言或代誓宣言的支持,是侵犯此种权利的;授权中给与世俗政府官员的命令,对嫌疑处所的搜查,或对嫌疑人的逮捕,或对他们财产的扣押,若没有特别指定搜查,逮捕或扣押的人员或目标:除依法律规定的情况外,此种授权令不得签发。
   
   到了1784年,已经有8个州宪法包括有对通用搜捕状的禁令。
   
   由此可见,革命与暴力才是立法权的来源。
(2017/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