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谢选骏: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莫斯科低调纪念十月革命百年》(2017年10月22日转载法广RFI古莉)报道:
   
   俄罗斯低调纪念10月革命百年。法新社10月21日发自莫斯科报道说,莫斯科不大张旗鼓纪念十月革命百周年,是不愿赋予“武装夺权”积极形象。十月革命是20世纪全球最大政治地震。十月革命百年活动负责人表示:举办活动不是为了庆祝,而是为了吸取教训。


   
   俄十月革命百年活动负责人之一,俄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Serguei-Narychkine)表示,革命总是带来流血,死亡,毁灭,灾难。而俄罗斯人知道稳定的价值。
   
   1917年正当俄国与中欧列强陷入战争之际,俄国发生了一系列革命,导致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当年三月倒台。7个月之后,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夺取了政权,杀害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和他的全家,并在1922年,在俄罗斯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苏维埃共和国。
   
   如今的俄罗斯反转过来:莫斯科在2000年给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昭雪。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将尼古拉二世封为圣人。而当年无情镇压东正教会的列宁至今还躺在红场陵墓中的水晶棺里。
   
   与前苏联时代举办红场阅兵和大游行纪念十月革命相比,今年莫斯科仅仅满足于举办展览会和讨论会。莫斯科当局还在公众活动上,强调国家团结与和解的重要性,避免触碰敏感话题。
   
   普京的谨慎,从“十月革命百年纪念委员会”的构成可见一斑:有独立人士,有批评当局者,有政府部长,有东正教负责人,但却没有俄共领导人和君主主义代表。
   
   据史学家托尔库诺夫(Anatoli-Torkounov)表示,将有几百场论坛,圆桌会议,展览会和活动来讨论1917年发生的相互矛盾的事件。活动负责人之一,谢尔盖-纳雷什金去年便定调说,举办这些活动,不是为了庆祝十月革命,而是为了吸取教训。
   
   谢选骏指出:苏联虽然解体,列宁还躺在水晶棺材里享受埃及法老一样的木乃伊崇拜(天主教的圣徒崇拜就是从埃及的木乃伊崇拜里发展出来的),没有随着王朝的结束而一同飘逝呢?(尽管列宁的铜像被拔除了不少,但红场上的根源还在。)这是为什么呢?在我看来,这是因为苏联完结后产生的各个“子政权”,依然是十个月革命的产物,是列宁同志的子子孙孙。十月革命创造了现代的成吉思汗。综合来看,布尔什维克主义虽然破产,但列宁依然是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人物,甚至与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拿破仑齐名的欧洲征服者希特勒,及其凯撒继承人自居的意大利独夫墨索里尼,也都是列宁的徒弟。其他的如格鲁吉亚野人斯大林、湖南村夫毛泽东以及各国独裁者就不必一一陈列了。这就是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蒙古帝国虽然灰飞烟灭,成吉思汗依然臭名远扬;苏联阵营虽然四分五裂,列宁主义(极权主义)还是阴魂不灭。十月革命创造了共产党第三国际的神话,就像成吉思汗创造了忽里台蒙古大会的传奇。而列宁对于十月革命的贡献,就像成吉思汗对蒙古帝国的贡献一样。列宁就是现代的成成吉思汗,他本人就有一半蒙古血统,就像第一任沙皇伊凡雷帝一样,难怪他号称“恐怖的伊凡”。
   
   (伊凡四世·瓦西里耶维奇,Ivan IV Vasilyevich,1530年8月25日-1584年3月18日,又被称为伊凡雷帝,俄罗斯帝国的开创者。留里克王朝君主,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1533年至1547年为莫斯科大公,1547年至1584年为沙皇。1530年8月25日,伊凡四世出生。他的母亲叶莲娜·格林斯卡娅是金帐汗国(1219—1502年)贵族马麦后裔,嫁给了年近50仍未有子嗣的瓦西里三世(Vasili III)之后,终于生下了继承人。伊凡四世出生时正好电闪雷鸣,因此被称为伊凡雷帝,但他这个名字恐怕更主要来源于后来一次次令人震破胆的大清洗。1533年,瓦西里三世死,遗诏由伊凡四世的母亲叶莲娜同七位大贵族组成摄政会议,在伊凡四世成年之前代理朝政。但叶莲娜很快就与许多大贵族水火不容,她废除了摄政会议,独揽大权。1538年,叶莲娜猝然离世,据传为政敌所毒死。叶莲娜死后,她的兄弟格林斯基击败政敌,继续控制了朝政。1547年,伊凡正式加冕。同年,格林斯基在一次大火灾引起的民变中被打死,伊凡四世正式走上了前台,以他恐怖手段统治莫斯科这个野蛮国家,并开创了俄罗斯帝国的传统。这是这个传统创造了列宁的共产国际。)

此文于2017年10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