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谢选骏: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当然,每个人的思想说的其实都是其经验与体验,所以没有人的思想相同。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也是一样,他们在最精微之处,是无法沟通也是无从类比的。但是,既然同为人类,就有共同之处。伊朗的昨天,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失民意者失天下 王朝覆灭前的世纪盛宴》(BBC,2017年10月13日)回顾:


   
   1971年10月12日至16日,自称“王中王”的伊朗国王巴列维举行有史以来最为奢华的大派对,庆祝波斯帝国建立2500周年。
   
   大沙漠中设计名师用37公里真丝建起豪华帐篷城;世界顶级餐馆巴黎的马克西姆停业两星期来准备珍馐美味;嘉宾来自世界各地,其中包括60多位国王、王后、总统。
   
   大规模庆典的目的,既是要展现波斯帝国的悠久历史、灿烂文明,也是要彰显当代伊朗在巴列维领导下取得的成就。巴列维希望借此舞台向世界宣告他的“伊朗梦”:在强大的领导人带领下实现经济腾飞,复兴波斯文明、重振帝国荣耀,赶超日本,栖身世界强国……
   
   但是,每一场派对都会留下宿醉,巴列维这次狂欢的后果不仅仅是头痛。他的极尽奢华震惊了在贫困中挣扎的广大伊朗民众,让反对力量更加坚定、团结。
   
   相比其他历史事件,大庆凸显了铁腕集权的“王中王”与他统治的伊朗人民之间的鸿沟。
   失民意者失天下。
   
   骄阳似火,荒野一望无垠。突然,波斯大沙漠中惊现一片绿洲:高大豪华的城堡,碧树亭亭,莺歌燕舞。
   
   此情此景,宛如《一千零一夜》。只不过,这是真的,是现代历史上最为奢侈豪华的一场盛宴的舞台。
   
   1971年10月12日-16日,伊朗国王巴列维请来世界各地的贵宾,共同庆祝波斯帝国建成2500周年。有数字估计,庆祝活动总计花销约为3亿美元。
   
   不过,对自称“王中王”的巴列维来说,钱是不成问题的。
   
   距离波斯帝国古都波斯波利斯遗址不远,新城堡由奢华的真丝帐篷组成,每顶帐篷内有卧室、客厅、办公室、大理石洗手间。一切你能想到的舒适、豪华用品一应俱全。
   
   帐篷城不远还专门建了机场,供私人客机起降;另外还修了1000公里的新公路,和首都德黑兰连接起来。
   
   大派对持续五天,活动多种多样:数千名官兵穿上波斯帝国的传统军装接受检阅;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21-486)宫前上演五光十色的灯光秀,他是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王朝第三任国王,在波斯帝国鼎盛时期登基;首都德黑兰还专门落成了“国王纪念塔”,成为伊朗地标性建筑……
   
   每一场派对之后都要有人忍受宿醉,这一场盛宴给巴列维留下的不仅仅是头痛。他的极尽奢华震惊了仍在贫困线下挣扎的伊朗人民,让反对力量更加坚定、团结。
   
   许多历史学家说,沙漠盛宴凸显“王中王”和他统治的伊朗人民之间的鸿沟,成为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导火索。
   
   1971年,伊朗是君主立宪制,穆罕默德-礼萨沙·巴列维是伊朗的沙阿——国王。他不仅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富豪之一,也掌握着是伊朗的绝对大权。他可以任命总理、解散议会;他控制着军队,可以宣战或者签署和平条约;他控制着媒体、宣传,反对声音没有存在的空间,异见者面临入狱、折磨、甚至更加惨痛的下场。
   
   有报道说,筹备盛宴庆典时,警察事先把可能“捣乱”的人监视起来、或者发送到外地。
   
   巴列维很独裁,但也很前瞻。那以前相当长一段时间,伊朗知识分子一直在提倡,伊斯兰信仰束缚了伊朗的发展,巴列维坚决要搞现代化,但同时他也坚持要留住伊朗的波斯根、复兴波斯文明。
   
   记者来鸿:浅唱低吟 说说伊朗那些事
   
   受伊朗丰富石油蕴藏的吸引,美国及其盟友加强对伊朗的支持,巴列维得以推广他的世俗化、西化计划。但是,伊朗的精神领袖霍梅尼可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伊朗必须首先是个伊斯兰国家。霍梅尼1964年被迫流亡海外,继续抨击巴列维政权。
   
   在伊朗内部,没有人敢公开反对巴列维。看看宴会来宾的名单,国际社会的领导人似乎也没有对巴列维有太多公开反对。
   当时来波斯波利斯的有国王、女王、王子、公主、总统、总理、外交官等许多国家、各个领域的重要人物。
   
   王室一边,来了埃塞俄比亚国王、摩纳哥瑞尼尔王子和格蕾丝王菲、中东王室的代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没有亲自去,因为皇室顾问担心无法保证女王在伊朗的安全和舒适,而且伊朗的庆典有点太俗艳。但是,女王还是派去了丈夫菲利普亲王和女儿安妮公主。
   
   政坛一边,来了南斯拉夫铁腕领袖铁托元帅和夫人、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美国总统尼克松派去了副总统阿哥纽,他肯定碰上了菲律宾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
   他们吃了、喝了、也聊了,意识形态有没有成为障碍?
   
   郭沫若的女儿郭庶英在《忆父亲郭沫若》一文中曾经写到:
   她爹像狗一样受命作为中国特使,赴伊朗参加波斯帝国成立2500年庆祝活动。她爹年轻时曾经翻译过波斯诗人俄默伽亚默的名著《鲁拜集》。如今,由《鲁拜集》的中文译者作为特使访问俄默伽亚默曾经生活过的国度,无论对于伊朗方面,还是对于父亲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是非常遗憾,狗爹因为前一段行程过于劳累,又在陪同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一世参观长城时受了凉,动身时声音就有些嘶哑。
   
   当飞机在乌鲁木齐停留,准备转乘其他航线时,郭狗的喉咙几乎发不出声音了。情况报告了周不理,决定改变原订计划,由驻巴基斯坦的张彤大使代替父亲前往伊朗;让父亲就地休息,然后返回北京。
   
   记者来鸿:探访神秘波斯帝国
   
   所有这些贵宾都住进了外国媒体所说的“百万富翁露营地”。
   营地的设计和装修由法国名家承担。中心是一座巨大的帐篷,68米乘28米,这是主宴会厅,有喷泉,有从法国凡尔赛进口的树。五条大道,四周分布着大约50顶帐篷,每一个都有两间卧室、两个卫生间、工作间、会议室,还有专门的侍从人员。
   奎恩(Sally Quinn)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当时曾前往报道。她说,那些帐篷“如同小别墅,非常精美,好像从装饰杂志直接搬下来的。”
   
   为了营造和平、和谐的氛围,巴列维还从外国进口了许多鸟。不幸的是,没几天好多鸟就一命呜呼了:受不了沙漠气候,白天最高40度,夜晚降到零度。
   
   这么多首脑、王室到场,外交礼仪估计也成了头痛,谁先谁后呢?
   
   总算围着餐桌坐好了,马克西姆厨师开始上菜。三天之内,他们运来了18吨食物,包括2700公斤牛肉、羊肉和猪肉,1280公斤各类家禽肉,1000公斤鱼子酱。除了鱼子酱,其他所有食物、甚至连香芹叶都是从法国进口的。
   
   来宾总计喝掉了2500瓶1911年的香槟、还有几千瓶上好的法国红酒、白酒、干邑白兰地……但是,宴会组办者之一里尔(Felix Real)曾向BBC透露,咖啡出了问题,最后只好上了大路货雀巢。好在客人没有注意到。
   
   记者来鸿:吃喝玩乐在伊朗
   
   流亡巴黎的霍梅尼愤怒地高呼,这些盛大的庆祝都和伊朗高尚的穆斯林人不相干。所有参加的人都是伊斯兰和伊朗人民的叛徒。
   世界各地的伊朗社区也有同感。在旧金山,伊朗领馆外夜间发生爆炸,大楼起火,造成严重破坏,但是没有人员伤亡。美国其他城市也都发生伊朗人的抗议示威。
   
   当时,一半伊朗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巴列维决定电视直播庆典、盛宴,也被解读为丝毫不懂百姓疾苦。
   
   现在英国的一位伊朗人回忆说,当年她在德黑兰上小学,和妹妹兴高采烈地看电视直播。妈妈铁青着脸走过来、二话没说就按了“关”。
   
   奎恩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伊朗怨声载道。百姓甚至没有钱送孩子上学、甚至吃不起饭,国王却这样奢华浪费。
   
   但是,巴列维一心一意地要巩固权位、让伊朗在国际舞台占据更显赫的位置。他在电视讲话中说,不管有没有外国的支持,伊朗都将复兴伟大的文明,重振过去的荣耀。
   
   荒谬的是,巩固地位、宣示雄心的豪华宴会、夺目庆典,最后却成了压垮骆驼背的那根稻草。
   
   1970年代后期,伊朗动荡不断,反国王的抗议示威一波接一波。
   
   1979年1月,巴列维被迫离开伊朗。随后,伊朗掀开“伊斯兰共和国”的历史新篇章。
   
   谢选骏指出:上述文章似乎在暗示中国读者——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当然,每个人的思想说的其实都是其经验与体验,所以没有人的思想相同。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也是一样,他们在最精微之处,是无法沟通也是无从类比的。但是,既然同为人类,就有共同之处。伊朗的昨天,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2017/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