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谢选骏文集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第二次内战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美国人厌恶台湾的血汗工厂
·中国只有一个发明——“以夷制夷”
·无神论者讳疾忌医、麻木不仁、只有自杀
·曾侯乙墓里的魔鬼崇拜
·以色列总理恶意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1989年阎明复的特务调停活动为何失败
·中国必须向苏联纳贡——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蚂蚁
·世界首富用马克思主义来消灭蚊子
·犹太大屠杀是马克思主义的反馈
·马克思的幽灵在美国使馆区游荡
·墨西哥左派总统会不会率众直接排队进入美国呢
·忧郁症患者才是清醒的人
·网友不懂美人计
·从悲剧到天国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中国人为何不能接受上帝
·希特勒仅仅是个圣女贞德吗
·一带一路只去那些不能透明的地方
·职务让人变成植物人
·达赖喇嘛承认喇嘛教不是佛教
·美国人为何蔑视憎恶满洲人
·缺乏救赎的中国人
·伊斯兰的阿拉安拉为何没有能力
·种族平权就是种族歧视
·CNN这是在中国培训妓女吗
·“后清人民共和国”可能长期统治中国
·美国每年X个航母编队沉沦
·美国正在模拟全球中央政府的职能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谢选骏: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当然,每个人的思想说的其实都是其经验与体验,所以没有人的思想相同。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也是一样,他们在最精微之处,是无法沟通也是无从类比的。但是,既然同为人类,就有共同之处。伊朗的昨天,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失民意者失天下 王朝覆灭前的世纪盛宴》(BBC,2017年10月13日)回顾:


   
   1971年10月12日至16日,自称“王中王”的伊朗国王巴列维举行有史以来最为奢华的大派对,庆祝波斯帝国建立2500周年。
   
   大沙漠中设计名师用37公里真丝建起豪华帐篷城;世界顶级餐馆巴黎的马克西姆停业两星期来准备珍馐美味;嘉宾来自世界各地,其中包括60多位国王、王后、总统。
   
   大规模庆典的目的,既是要展现波斯帝国的悠久历史、灿烂文明,也是要彰显当代伊朗在巴列维领导下取得的成就。巴列维希望借此舞台向世界宣告他的“伊朗梦”:在强大的领导人带领下实现经济腾飞,复兴波斯文明、重振帝国荣耀,赶超日本,栖身世界强国……
   
   但是,每一场派对都会留下宿醉,巴列维这次狂欢的后果不仅仅是头痛。他的极尽奢华震惊了在贫困中挣扎的广大伊朗民众,让反对力量更加坚定、团结。
   
   相比其他历史事件,大庆凸显了铁腕集权的“王中王”与他统治的伊朗人民之间的鸿沟。
   失民意者失天下。
   
   骄阳似火,荒野一望无垠。突然,波斯大沙漠中惊现一片绿洲:高大豪华的城堡,碧树亭亭,莺歌燕舞。
   
   此情此景,宛如《一千零一夜》。只不过,这是真的,是现代历史上最为奢侈豪华的一场盛宴的舞台。
   
   1971年10月12日-16日,伊朗国王巴列维请来世界各地的贵宾,共同庆祝波斯帝国建成2500周年。有数字估计,庆祝活动总计花销约为3亿美元。
   
   不过,对自称“王中王”的巴列维来说,钱是不成问题的。
   
   距离波斯帝国古都波斯波利斯遗址不远,新城堡由奢华的真丝帐篷组成,每顶帐篷内有卧室、客厅、办公室、大理石洗手间。一切你能想到的舒适、豪华用品一应俱全。
   
   帐篷城不远还专门建了机场,供私人客机起降;另外还修了1000公里的新公路,和首都德黑兰连接起来。
   
   大派对持续五天,活动多种多样:数千名官兵穿上波斯帝国的传统军装接受检阅;大流士一世(公元前521-486)宫前上演五光十色的灯光秀,他是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王朝第三任国王,在波斯帝国鼎盛时期登基;首都德黑兰还专门落成了“国王纪念塔”,成为伊朗地标性建筑……
   
   每一场派对之后都要有人忍受宿醉,这一场盛宴给巴列维留下的不仅仅是头痛。他的极尽奢华震惊了仍在贫困线下挣扎的伊朗人民,让反对力量更加坚定、团结。
   
   许多历史学家说,沙漠盛宴凸显“王中王”和他统治的伊朗人民之间的鸿沟,成为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导火索。
   
   1971年,伊朗是君主立宪制,穆罕默德-礼萨沙·巴列维是伊朗的沙阿——国王。他不仅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富豪之一,也掌握着是伊朗的绝对大权。他可以任命总理、解散议会;他控制着军队,可以宣战或者签署和平条约;他控制着媒体、宣传,反对声音没有存在的空间,异见者面临入狱、折磨、甚至更加惨痛的下场。
   
   有报道说,筹备盛宴庆典时,警察事先把可能“捣乱”的人监视起来、或者发送到外地。
   
   巴列维很独裁,但也很前瞻。那以前相当长一段时间,伊朗知识分子一直在提倡,伊斯兰信仰束缚了伊朗的发展,巴列维坚决要搞现代化,但同时他也坚持要留住伊朗的波斯根、复兴波斯文明。
   
   记者来鸿:浅唱低吟 说说伊朗那些事
   
   受伊朗丰富石油蕴藏的吸引,美国及其盟友加强对伊朗的支持,巴列维得以推广他的世俗化、西化计划。但是,伊朗的精神领袖霍梅尼可不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伊朗必须首先是个伊斯兰国家。霍梅尼1964年被迫流亡海外,继续抨击巴列维政权。
   
   在伊朗内部,没有人敢公开反对巴列维。看看宴会来宾的名单,国际社会的领导人似乎也没有对巴列维有太多公开反对。
   当时来波斯波利斯的有国王、女王、王子、公主、总统、总理、外交官等许多国家、各个领域的重要人物。
   
   王室一边,来了埃塞俄比亚国王、摩纳哥瑞尼尔王子和格蕾丝王菲、中东王室的代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没有亲自去,因为皇室顾问担心无法保证女王在伊朗的安全和舒适,而且伊朗的庆典有点太俗艳。但是,女王还是派去了丈夫菲利普亲王和女儿安妮公主。
   
   政坛一边,来了南斯拉夫铁腕领袖铁托元帅和夫人、罗马尼亚的齐奥赛斯库。美国总统尼克松派去了副总统阿哥纽,他肯定碰上了菲律宾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和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
   他们吃了、喝了、也聊了,意识形态有没有成为障碍?
   
   郭沫若的女儿郭庶英在《忆父亲郭沫若》一文中曾经写到:
   她爹像狗一样受命作为中国特使,赴伊朗参加波斯帝国成立2500年庆祝活动。她爹年轻时曾经翻译过波斯诗人俄默伽亚默的名著《鲁拜集》。如今,由《鲁拜集》的中文译者作为特使访问俄默伽亚默曾经生活过的国度,无论对于伊朗方面,还是对于父亲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可是非常遗憾,狗爹因为前一段行程过于劳累,又在陪同埃塞俄比亚皇帝塞拉西一世参观长城时受了凉,动身时声音就有些嘶哑。
   
   当飞机在乌鲁木齐停留,准备转乘其他航线时,郭狗的喉咙几乎发不出声音了。情况报告了周不理,决定改变原订计划,由驻巴基斯坦的张彤大使代替父亲前往伊朗;让父亲就地休息,然后返回北京。
   
   记者来鸿:探访神秘波斯帝国
   
   所有这些贵宾都住进了外国媒体所说的“百万富翁露营地”。
   营地的设计和装修由法国名家承担。中心是一座巨大的帐篷,68米乘28米,这是主宴会厅,有喷泉,有从法国凡尔赛进口的树。五条大道,四周分布着大约50顶帐篷,每一个都有两间卧室、两个卫生间、工作间、会议室,还有专门的侍从人员。
   奎恩(Sally Quinn)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当时曾前往报道。她说,那些帐篷“如同小别墅,非常精美,好像从装饰杂志直接搬下来的。”
   
   为了营造和平、和谐的氛围,巴列维还从外国进口了许多鸟。不幸的是,没几天好多鸟就一命呜呼了:受不了沙漠气候,白天最高40度,夜晚降到零度。
   
   这么多首脑、王室到场,外交礼仪估计也成了头痛,谁先谁后呢?
   
   总算围着餐桌坐好了,马克西姆厨师开始上菜。三天之内,他们运来了18吨食物,包括2700公斤牛肉、羊肉和猪肉,1280公斤各类家禽肉,1000公斤鱼子酱。除了鱼子酱,其他所有食物、甚至连香芹叶都是从法国进口的。
   
   来宾总计喝掉了2500瓶1911年的香槟、还有几千瓶上好的法国红酒、白酒、干邑白兰地……但是,宴会组办者之一里尔(Felix Real)曾向BBC透露,咖啡出了问题,最后只好上了大路货雀巢。好在客人没有注意到。
   
   记者来鸿:吃喝玩乐在伊朗
   
   流亡巴黎的霍梅尼愤怒地高呼,这些盛大的庆祝都和伊朗高尚的穆斯林人不相干。所有参加的人都是伊斯兰和伊朗人民的叛徒。
   世界各地的伊朗社区也有同感。在旧金山,伊朗领馆外夜间发生爆炸,大楼起火,造成严重破坏,但是没有人员伤亡。美国其他城市也都发生伊朗人的抗议示威。
   
   当时,一半伊朗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巴列维决定电视直播庆典、盛宴,也被解读为丝毫不懂百姓疾苦。
   
   现在英国的一位伊朗人回忆说,当年她在德黑兰上小学,和妹妹兴高采烈地看电视直播。妈妈铁青着脸走过来、二话没说就按了“关”。
   
   奎恩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伊朗怨声载道。百姓甚至没有钱送孩子上学、甚至吃不起饭,国王却这样奢华浪费。
   
   但是,巴列维一心一意地要巩固权位、让伊朗在国际舞台占据更显赫的位置。他在电视讲话中说,不管有没有外国的支持,伊朗都将复兴伟大的文明,重振过去的荣耀。
   
   荒谬的是,巩固地位、宣示雄心的豪华宴会、夺目庆典,最后却成了压垮骆驼背的那根稻草。
   
   1970年代后期,伊朗动荡不断,反国王的抗议示威一波接一波。
   
   1979年1月,巴列维被迫离开伊朗。随后,伊朗掀开“伊斯兰共和国”的历史新篇章。
   
   谢选骏指出:上述文章似乎在暗示中国读者——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当然,每个人的思想说的其实都是其经验与体验,所以没有人的思想相同。不同的国家与民族也是一样,他们在最精微之处,是无法沟通也是无从类比的。但是,既然同为人类,就有共同之处。伊朗的昨天,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2017/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