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赌博的精神意义]
谢选骏文集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赌博的精神意义

   谢选骏:赌博的精神意义
   
   在“吃喝嫖赌”里面,“赌”大概比较高级,因为这是动物看不懂的,只有人类才会有的行为。“酒色财气”里面,“气”大概比较高级,因为这气是建立在酒色财的基础之上的。
   
   《赌徒输钱也兴奋的心理分析》(克里斯?巴拉纽克Chris Baraniuk2016年8月10日)这样写道:


   
   没人喜欢输钱——这点同样适用于「骨灰级」玩家赌徒。但是,无论赢钱输钱,他们都孜孜不倦地不离赌桌。经常有赌上瘾的赌徒表示,即便他们在一直输钱,但是赌博带来的快感也会将他们一次次拉回牌桌或者老虎机旁。
   
   「我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一直不停地赌下去,」一名前赌徒于2013年对《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回忆说。「我爱赌——赌博让我High到爆。」
   
   最近,一名华尔街高管承认诈骗其家人、朋友和其它人士共计1亿美元巨款用来赌博。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想办法搞到钱,然后满足自己的赌瘾,」他对法庭承认。
   
   但是,要是某个赌徒一直输钱——甚至因为沉溺于赌博而丢掉了工作和房子——这种快感是否能够抵消失去一切的痛苦?
   
   这里需要强调的第一个事实是,人们不是单纯出于赢钱的目的才去赌博的。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学家,专门从事行为成瘾症研究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指出,赌徒会出于一系列动机去赌博。
   
   对5,500名赌徒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想「挣大钱」是赌徒最大的赌博动机,接下来的动机分别为「赌博很有趣」和「赌博让人情绪亢奋」。
   
   「赌博时,即便你在赔钱,你的身体也会不断生成肾上腺素和内啡肽,」他说。
   
   「这其实是在花钱买快感。」
   
   这一点已经为加州斯坦福大学研究者于200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所证实。研究发现,有高达92%的人为自己设定了「损失阈值」,如果损失没有超过此限度,他们就不会离开赌桌。然而,他们在赌场赔钱却不一定会影响到在赌场体会到的快乐。
   
   「人们会对小赢一把感到满意,同时对金额更少的输钱安然若素,」联名作者斯里达?那拉亚南(Sridhar Narayanan)说。「他们很清楚,从长远角度看,他们赔钱的概率比赢钱更大。」
   
   实际上,赔钱能够激发对于赢钱的良性反应,至少在短时间内如此。这是由于长时间不断赔钱会改变赌徒对于赢钱的期望。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学家罗伯?鲁特莱奇(Robb Rutledge)及其同事对26名受试者做了一项实验。实验中要求受试者做出一系列选择,与此同时扫描他们的大脑。做出选择后会得出确定或不确定的结果,后者和赌博并无二致。另外,每做两次或三次选择,受试者还要记给当前的心情愉悦程度打分。另外,该学院还通过智能手机App对多达18,000名受试者进行了类似实验(无大脑扫描环节),这次实验被称为「大型脑实验」(Great Brain Experiment)。
   
   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得到了一系列有趣的发现,例如,当受试者对于获胜的期望较低时,他们对于获得同等奖励的反应会增强。无论受试者自己的愉悦感受报告,还是磁共振成像扫描结果都证实了这一点。扫描结果表明,与多巴胺神经元有关的脑区域活动出现活跃。作为一种复杂的神经传导素,多巴胺在这一实验中可能导致了受试者情绪状态的变化。
   
   「如果人们不断答错,并因此降低了期望,那么当他们最终答对一次后,获得的愉悦感就会大增,」 鲁特莱奇表示。
   
   这会极大激发人的愉悦感。
   
   「要是你接连遇到坏事,你对好事的期望就会降低,这时要是你碰到了好事,就可能会感到非常高兴,」他解释说。
   
   「这时你可能应该立即走开。」
   
   赌博机等机器是否能主动操控?格里菲斯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描述了电子游戏机给玩家发出的暗示。尽管人们对于这些机器是如何影响玩家行为的细节仍然知之甚少,但是许多游戏机和赌场都采用红色等易于唤起人们欲望的暖色调。
   
   此外还有具有诱惑力的声音效果。格里菲斯想知道,一台模仿《辛普森一家》动画片的情节,对玩家冷嘲热讽的普通游戏机是否会引发玩家的对抗情绪。
   
   每次当玩家输了以后,游戏角色「史密瑟先生」都会大喊一声,「你被解雇了!」
   
   「根据挫折理论和认知悔恨理论的基础假设,这种设定会增强电子游戏机的吸引力,」格里菲斯在一篇论文中写道。
   
   任何形式的赌博是否具备成瘾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玩家下注的频率有多高。赌博能够提供多少下注机会与一个群体内的必须通过赌博解决的问题数量有关。格里菲斯说,对资深赌徒起到最大影响的因素在于潜在奖赏的数量,而非最终能得到的实际奖赏,甚至赌博的类别。
   
   游戏和赌博机往往在玩家输掉游戏后,通过向玩家提供替代性奖赏——例如额外点数或者提高下一次游戏中的奖励数额。
   
   「你要是连续不断给玩家一些小恩小惠,即便这些奖赏和钱无关,也会逐渐把玩家套牢,」格里菲斯说。
   
   有趣的是,为了得到这些潜在奖赏,有时赌徒还会训练自己的「伪技能」。格里菲斯举了一种英国游戏机为例。这种游戏机有自适应功能,在某些时间段内,游戏机吐出的筹码会多于它吃进的筹码。一旦这一「慷慨」时间结束,游戏机的设定就会恢复正常。为此,某些玩家试图找到隐藏有未开大奖的游戏机,希望在下一次「慷慨」时间内能大赚一把。
   
   所有这些事实都说明了一点:赢钱并非赌博的全部,很多赌徒进赌场的目的和赢钱几乎没有关系。赌博是一种自我打赌的过程——重要的是,赌博中那些会让赌徒感到愉悦的伴生要素。
   
   尽管赌博成瘾的原因很难简单说清,赌徒对赌博上瘾也会有许多理由,但是为何任何类型和结构的游戏都会对玩家产生这种病态的快感,对此很值得认真研究一番。
   
   尽管并非一种完全负面的诱惑,但是赌博依然对那些口袋已经空空的赌徒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你下次押红还是押黑?答案也许是两可,因为你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输赢。
   
   谢选骏指出:有人说信仰是一种赌博,有人说政治也是一种赌博。是的,政治不是岛民所说的骗术,而是赌博。赌得不好会进监狱(在和平时期),还会杀头(在战争年代)。但是大家还是乐此不疲,因为赌博具有“精神意义”,或曰具有“治疗精神病的功能”。政治家就是赌徒。毛泽东就是一个例子——当他赢的时候,他就会亢奋,并且发狂。当他输的时候,他就会偷吃老母鸡,变得痴肥。
(2017/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