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赌博的精神意义]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赌博的精神意义

   谢选骏:赌博的精神意义
   
   在“吃喝嫖赌”里面,“赌”大概比较高级,因为这是动物看不懂的,只有人类才会有的行为。“酒色财气”里面,“气”大概比较高级,因为这气是建立在酒色财的基础之上的。
   
   《赌徒输钱也兴奋的心理分析》(克里斯•巴拉纽克Chris Baraniuk2016年8月10日)这样写道:


   
   没人喜欢输钱——这点同样适用于「骨灰级」玩家赌徒。但是,无论赢钱输钱,他们都孜孜不倦地不离赌桌。经常有赌上瘾的赌徒表示,即便他们在一直输钱,但是赌博带来的快感也会将他们一次次拉回牌桌或者老虎机旁。
   
   「我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一直不停地赌下去,」一名前赌徒于2013年对《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回忆说。「我爱赌——赌博让我High到爆。」
   
   最近,一名华尔街高管承认诈骗其家人、朋友和其它人士共计1亿美元巨款用来赌博。
   
   「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想办法搞到钱,然后满足自己的赌瘾,」他对法庭承认。
   
   但是,要是某个赌徒一直输钱——甚至因为沉溺于赌博而丢掉了工作和房子——这种快感是否能够抵消失去一切的痛苦?
   
   这里需要强调的第一个事实是,人们不是单纯出于赢钱的目的才去赌博的。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心理学家,专门从事行为成瘾症研究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指出,赌徒会出于一系列动机去赌博。
   
   对5,500名赌徒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想「挣大钱」是赌徒最大的赌博动机,接下来的动机分别为「赌博很有趣」和「赌博让人情绪亢奋」。
   
   「赌博时,即便你在赔钱,你的身体也会不断生成肾上腺素和内啡肽,」他说。
   
   「这其实是在花钱买快感。」
   
   这一点已经为加州斯坦福大学研究者于200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所证实。研究发现,有高达92%的人为自己设定了「损失阈值」,如果损失没有超过此限度,他们就不会离开赌桌。然而,他们在赌场赔钱却不一定会影响到在赌场体会到的快乐。
   
   「人们会对小赢一把感到满意,同时对金额更少的输钱安然若素,」联名作者斯里达•那拉亚南(Sridhar Narayanan)说。「他们很清楚,从长远角度看,他们赔钱的概率比赢钱更大。」
   
   实际上,赔钱能够激发对于赢钱的良性反应,至少在短时间内如此。这是由于长时间不断赔钱会改变赌徒对于赢钱的期望。
   
   伦敦大学学院神经学家罗伯•鲁特莱奇(Robb Rutledge)及其同事对26名受试者做了一项实验。实验中要求受试者做出一系列选择,与此同时扫描他们的大脑。做出选择后会得出确定或不确定的结果,后者和赌博并无二致。另外,每做两次或三次选择,受试者还要记给当前的心情愉悦程度打分。另外,该学院还通过智能手机App对多达18,000名受试者进行了类似实验(无大脑扫描环节),这次实验被称为「大型脑实验」(Great Brain Experiment)。
   
   研究团队通过实验得到了一系列有趣的发现,例如,当受试者对于获胜的期望较低时,他们对于获得同等奖励的反应会增强。无论受试者自己的愉悦感受报告,还是磁共振成像扫描结果都证实了这一点。扫描结果表明,与多巴胺神经元有关的脑区域活动出现活跃。作为一种复杂的神经传导素,多巴胺在这一实验中可能导致了受试者情绪状态的变化。
   
   「如果人们不断答错,并因此降低了期望,那么当他们最终答对一次后,获得的愉悦感就会大增,」 鲁特莱奇表示。
   
   这会极大激发人的愉悦感。
   
   「要是你接连遇到坏事,你对好事的期望就会降低,这时要是你碰到了好事,就可能会感到非常高兴,」他解释说。
   
   「这时你可能应该立即走开。」
   
   赌博机等机器是否能主动操控?格里菲斯曾经写过一篇论文,描述了电子游戏机给玩家发出的暗示。尽管人们对于这些机器是如何影响玩家行为的细节仍然知之甚少,但是许多游戏机和赌场都采用红色等易于唤起人们欲望的暖色调。
   
   此外还有具有诱惑力的声音效果。格里菲斯想知道,一台模仿《辛普森一家》动画片的情节,对玩家冷嘲热讽的普通游戏机是否会引发玩家的对抗情绪。
   
   每次当玩家输了以后,游戏角色「史密瑟先生」都会大喊一声,「你被解雇了!」
   
   「根据挫折理论和认知悔恨理论的基础假设,这种设定会增强电子游戏机的吸引力,」格里菲斯在一篇论文中写道。
   
   任何形式的赌博是否具备成瘾性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玩家下注的频率有多高。赌博能够提供多少下注机会与一个群体内的必须通过赌博解决的问题数量有关。格里菲斯说,对资深赌徒起到最大影响的因素在于潜在奖赏的数量,而非最终能得到的实际奖赏,甚至赌博的类别。
   
   游戏和赌博机往往在玩家输掉游戏后,通过向玩家提供替代性奖赏——例如额外点数或者提高下一次游戏中的奖励数额。
   
   「你要是连续不断给玩家一些小恩小惠,即便这些奖赏和钱无关,也会逐渐把玩家套牢,」格里菲斯说。
   
   有趣的是,为了得到这些潜在奖赏,有时赌徒还会训练自己的「伪技能」。格里菲斯举了一种英国游戏机为例。这种游戏机有自适应功能,在某些时间段内,游戏机吐出的筹码会多于它吃进的筹码。一旦这一「慷慨」时间结束,游戏机的设定就会恢复正常。为此,某些玩家试图找到隐藏有未开大奖的游戏机,希望在下一次「慷慨」时间内能大赚一把。
   
   所有这些事实都说明了一点:赢钱并非赌博的全部,很多赌徒进赌场的目的和赢钱几乎没有关系。赌博是一种自我打赌的过程——重要的是,赌博中那些会让赌徒感到愉悦的伴生要素。
   
   尽管赌博成瘾的原因很难简单说清,赌徒对赌博上瘾也会有许多理由,但是为何任何类型和结构的游戏都会对玩家产生这种病态的快感,对此很值得认真研究一番。
   
   尽管并非一种完全负面的诱惑,但是赌博依然对那些口袋已经空空的赌徒具有致命的吸引力。你下次押红还是押黑?答案也许是两可,因为你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输赢。
   
   谢选骏指出:有人说信仰是一种赌博,有人说政治也是一种赌博。是的,政治不是岛民所说的骗术,而是赌博。赌得不好会进监狱(在和平时期),还会杀头(在战争年代)。但是大家还是乐此不疲,因为赌博具有“精神意义”,或曰具有“治疗精神病的功能”。政治家就是赌徒。毛泽东就是一个例子。当他赢的时候,他就会亢奋,并且发狂。当他输的时候,他就会偷吃老母鸡,变得痴肥。
(2017/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