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文集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四川男子病逝留下38万债务,法院:其妻儿父亲承担偿还责任》2017年9月30日报道:
   
   “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作为妻子,理应承担还款责任,作为遗产继承人,死者的父亲、儿子也要承担债务!”“死者借款用于生产经营,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人都不在了,还追什么债?”法庭之上,双方各执一词。日前,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欠债人死亡引发的借贷纠纷案。究竟是人死债消,还是夫债妻还、父债子还?


   
   借债人病逝,妻儿老父被告上法庭
   
   今年7月24日,梓潼县三泉乡某村的余某兵将家住江油市三合镇某村的余某蓉和她的两个儿子及八旬公爹告上了法庭,要求归还40万元借款和利息。余某兵说,他与余某辉是朋友关系。2015年7月28日,余某辉向他借款40万元,他通过银行将借款转入余某辉的账户。2016年12月,余某辉因病去世,其遗产由余某辉的妻子余某蓉和两个成年儿子以及老父亲继承。余某兵认为,这笔债务是余某辉及其妻子余某蓉的共同债务,因此,余某蓉应承担还款责任。余某辉的父亲和两个儿子继承了遗产,也应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还款责任。
   ?
   儿子老父应在继承遗产范围内偿还
   
   江油法院8月15日开庭审理此案时,余某蓉答辩说,该借款被余某辉用在了生产经营上,没有用于家庭,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余某辉的儿子也在答辩中说,父亲在世时,并没有跟他们提起这笔欠款,他们并不知情。庭审中,被告认为,自古以来都是人死债灭,既然余某辉已经病逝,债务也应当消失。余某辉病逝,生前治病也用了不少钱,被告无力还款。
   
   法院经审理查明,余某辉2015年7月28日向余某兵出具借款金额为40万元的借条一份,同日,余某兵通过他人的银行账户,向余某辉的银行账户转款38万元。
   
   8月17日,江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借款38万元真实有效。被告余某蓉与余某辉系夫妻关系,借款产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余某蓉应当向原告余某兵归还借款38万元及利息。而余某蓉的两个儿子、老父则应当在继承余某辉的遗产范围内,对38万元借款及利息承担偿还责任。
   
   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债务
   
   对于民间“人死债消”的说法,本案法官说,债务人死亡且无遗产会导致债务的消灭,或者债务人死亡后遗产无人继承,债的转移是以继承遗产为前提,如果不继承遗产,也就不存在还款义务。但人死了,多少都会留点遗产。
   
   父与子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父债与儿子无关。按照我国继承法的有关规定,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但应以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出部分,继承人不负偿还义务。从这个意义上说,“父债子还”在法律上是有依据的。
   
   民间有“人死债灭”的说法,但也有延续数千年的“欠债还钱”“父债子还”的传统观念。从情法通融的角度出发,继承法也规定了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超出遗产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法律也没有限制。现实中,也有不少子女在没有继承遗产或继承的遗产没有债务多的情况下,自愿替父还债。作为一种优良传统,这种“父债子还”应予支持、提倡。?
   
   谢选骏指出:上述新闻过度强调“父债子还”,这就证明,中国社会现在依然是家族本位的,而非个人本位的,家族主义在政治上商业上也有同样体现,那就是“红二代富二代”现象。甚至在医疗问题上,也是如此,病人的重要病情,竟然是首先通报给家属而不通报给本人的!甚至还向病人本人隐瞒重要病情——这是典型的家族主义社会而非个人主义社会的做法。这样的二代社会导致二世而亡就并不奇怪了——所以说在中国“富不过三代”。即使那些政治上灸手可热的人物如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也熬不过三代的!按照这上的判例,贪官污吏们死后,其直系亲属还需要为其承担各种各种的责任。
(2017/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