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文集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四川男子病逝留下38万债务,法院:其妻儿父亲承担偿还责任》2017年9月30日报道:
   
   “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作为妻子,理应承担还款责任,作为遗产继承人,死者的父亲、儿子也要承担债务!”“死者借款用于生产经营,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人都不在了,还追什么债?”法庭之上,双方各执一词。日前,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欠债人死亡引发的借贷纠纷案。究竟是人死债消,还是夫债妻还、父债子还?


   
   借债人病逝,妻儿老父被告上法庭
   
   今年7月24日,梓潼县三泉乡某村的余某兵将家住江油市三合镇某村的余某蓉和她的两个儿子及八旬公爹告上了法庭,要求归还40万元借款和利息。余某兵说,他与余某辉是朋友关系。2015年7月28日,余某辉向他借款40万元,他通过银行将借款转入余某辉的账户。2016年12月,余某辉因病去世,其遗产由余某辉的妻子余某蓉和两个成年儿子以及老父亲继承。余某兵认为,这笔债务是余某辉及其妻子余某蓉的共同债务,因此,余某蓉应承担还款责任。余某辉的父亲和两个儿子继承了遗产,也应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还款责任。
   ?
   儿子老父应在继承遗产范围内偿还
   
   江油法院8月15日开庭审理此案时,余某蓉答辩说,该借款被余某辉用在了生产经营上,没有用于家庭,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余某辉的儿子也在答辩中说,父亲在世时,并没有跟他们提起这笔欠款,他们并不知情。庭审中,被告认为,自古以来都是人死债灭,既然余某辉已经病逝,债务也应当消失。余某辉病逝,生前治病也用了不少钱,被告无力还款。
   
   法院经审理查明,余某辉2015年7月28日向余某兵出具借款金额为40万元的借条一份,同日,余某兵通过他人的银行账户,向余某辉的银行账户转款38万元。
   
   8月17日,江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借款38万元真实有效。被告余某蓉与余某辉系夫妻关系,借款产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余某蓉应当向原告余某兵归还借款38万元及利息。而余某蓉的两个儿子、老父则应当在继承余某辉的遗产范围内,对38万元借款及利息承担偿还责任。
   
   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债务
   
   对于民间“人死债消”的说法,本案法官说,债务人死亡且无遗产会导致债务的消灭,或者债务人死亡后遗产无人继承,债的转移是以继承遗产为前提,如果不继承遗产,也就不存在还款义务。但人死了,多少都会留点遗产。
   
   父与子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父债与儿子无关。按照我国继承法的有关规定,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但应以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出部分,继承人不负偿还义务。从这个意义上说,“父债子还”在法律上是有依据的。
   
   民间有“人死债灭”的说法,但也有延续数千年的“欠债还钱”“父债子还”的传统观念。从情法通融的角度出发,继承法也规定了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超出遗产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法律也没有限制。现实中,也有不少子女在没有继承遗产或继承的遗产没有债务多的情况下,自愿替父还债。作为一种优良传统,这种“父债子还”应予支持、提倡。?
   
   谢选骏指出:上述新闻过度强调“父债子还”,这就证明,中国社会现在依然是家族本位的,而非个人本位的,家族主义在政治上商业上也有同样体现,那就是“红二代富二代”现象。甚至在医疗问题上,也是如此,病人的重要病情,竟然是首先通报给家属而不通报给本人的!甚至还向病人本人隐瞒重要病情——这是典型的家族主义社会而非个人主义社会的做法。这样的二代社会导致二世而亡就并不奇怪了——所以说在中国“富不过三代”。即使那些政治上灸手可热的人物如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也熬不过三代的!按照这上的判例,贪官污吏们死后,其直系亲属还需要为其承担各种各种的责任。
(2017/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