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谢选骏: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梁启超曾经预言:中国革命一旦爆发——必将延续百年以上。
   
   在这种特殊的时代压力下,我们被迫立着、蹲着、倚着、甚至趴着——以各种可能的姿势以及基于这些生存方式的“思想”方法 写下了这些文字。为了保持思考的能力,我们不得不活下去,为了活下去,我们不得不象晏鼠一样工作着、发掘着……这就使我们的心快乐。充满着灵性的遐想。我知道,最令人苦恼的:不是这类艰难的书写;而是坐在豪华、舒适的桌边,却写不出一行字来……


   
   我所以能写下这些费解的东西——多少还要感谢:心理上的殖民统治给中国造成的空前破坏。精神界的破坏和物质界的破坏……社会的破坏和中国国家生活的断裂和中国文化生活的消灭——恰恰成为这思想探险的刺激素……和出发点……
   
   有一些神奇的精灵又象我辐集而来、奔踊而且……我几乎支撑不住它的重荷——不禁要跪下来写了。跪下来写这种神差鬼使的“传灵文字”——出许并非一桩见不得人的事?
   
   我的精灵悄悄语:你的辛劳不是徒然——那些乱七八糟的“文言”、“黑话”;混杂不堪的“怪象”、“改革”——还能在中国苟延其残存五十年吗?五十年对于个人诚然可观;但对于一个民族、一种文化的历史,不过瞬间。
   
   “不过尔尔”——这一切令人窒息、令人颓废的“见闻”到头来只能激起“他们更为强烈更为执着的努力。他们将带来愈益焦灼的渴望和似乎“盲目”的信仰,等等……
   
    笼罩在中国头上深不可测的失望情绪——被“他们”一脚踢开、堕入西天的“乐园”跌进犹太人的“理想社会”里去了……
   我的灵思从未如此沸腾;我的情绪从未如此高涨——但愿这不是“自觉不济”的异样表现。尽管我把感人至深的希望寄寓在“他们”身上……
   
   乱世中的精神“流浪”算什么?因疲劳而起的擅抖又算什么?难道这二者不是陷于混乱时代的我们衷心祈盼和倾心爱好的吗?难道我们不是从心灵深处背受着苦涩的“它们”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害怕这些本来无伤大雅的“名号”呢?
   
   多少年来——被生活在流离之世的好奇心驱使:养成了这一癖好:对于飘流的、不安定的生活的癖好。也许,是出于对日常刻板生活的一种反抗?也许是中国民族新一轮的游牧生活、新一轮“民族大迁移的征侯?总之,它使我们感受到一种真正的休息;一种真正的放松。
   
   在这之前是极度的虑抑、极度的厌倦;在这之后是极度的振奋、极度的灵感奔腾:这就是中国民族流浪生活的奇妙概括。
   
   四次大旅游(辛亥革命、北伐革命、抗日战争、文化革命……)——每一次都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民族的心理。分化了中国民族的思想,净化了中国民族的思绪。改变了中国民族的作风与气质……
   
   每当中国民族感到难以忍耐的时候,它便以精神大旅游式的革命来摆脱困境。民族性、社会性的紧张状态——这是潮流就要转向的神圣前夜……
   
   他们,就要承中国之衰而起。
   
   他们,就要在我们已经失败的地方——建立起自己的胜利纪念碑。
   
   1981年10月10日
(2017/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