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谢选骏: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双十冒雨演奏 首席提琴家忿离席》(2017年10月13日)报道:
   
   台东县政府国庆日举办烟火晚会,气象局早已预报会下雨,县府却坚持不搭棚,害乐团冒雨演出,导致乐手为护琴,离席中断演出。当天乐团首席、台湾知名美女提琴家冯楚轩事后在脸书po文指,当天为了保护大家的乐器,只好当机立断率先离席,质疑“有千万(台币)经费放烟火,没三万搭遮棚?”让人忍无可忍。对此,台东县府则解释,怕雨棚遮挡烟火视线才未搭建,虚心接受批评。


   
   台北苹果日报报导,留法小提琴家冯楚轩,16岁就到法国深造,取得法国巴黎音乐院、马尔梅森音乐院等五所音乐学院的文凭,在台湾音乐界拥有一席地位,国庆日当晚与台东回响乐团合作,以乐团首席身分参与国庆音乐会活动,因不舍乐团冒雨演奏,伤害珍贵的乐器,离席抗议,引发热议。
   
   对于各界力挺离席,冯楚轩昨晚透过脸书表示自己心力交瘁,身心俱疲,强调她只是单纯要保护意大利琴才离席,并没有其他想法,她的小提琴被雨淋湿后已经脱胶送修。
   
   据报导,国庆日当晚,台东县府在台东森林公园举办“焰火晚会暨热气球光雕音乐会”,活动从下午5时开始,当时没下雨,晚上6时开始下雨,7时雨势最大,台东回响乐团成员站在舞台后方,急忙拉着一张蓝白帆布躲雨,主持人说:“乐器很贵啦!先躲一下”。
   
   几分钟后雨势稍歇,乐团成员急忙摆乐器及谱架,并开始演奏。但不到五分钟又开始下雨,乐团首席冯楚轩突然起身离席,几名成员本来也跟着站起来,但迟疑几秒又坐下,随后因雨势太大,团员只能中断演出,匆忙离开舞台。
   
   报导指出,冯楚轩po出团员躲雨照片,心疼说:“我们唯一的遮蔽处是克难人肉柱子帆布。”并说乐器不能晒太阳和淋雨,再慢一点灾情会更惨,“没想到国家级的活动搞成这样!这就是我们庆祝中华民国生日的方式?真的是了不起!有千万经费放一直重复图案、了无新意的烟火,没三万搭遮棚?”她还说:“我很少抱怨或生气,这件事情真的让我很忍无可忍,我也不会写出来。”
   
   官员:搭棚影响看烟火
   
   台东县政府则回应,搭棚架恐影响民众观看烟火,一开始就未考虑在表演舞台上搭帐棚,各界批评指教会虚心接受。内政部筹备国庆活动的官员也说,台东县府本来就没有要搭棚,突然来了一阵雨,加上沟通疏失,绝非有钱放烟火,没钱搭棚子,未来会提醒地方政府注意。
   
   台东回响乐团团长廖逸芬表示,乐器是每一位乐手的第二生命,“我支持冯老师作法,当天团员应更早离席才是。”
   
   小提琴业者说,职业小提琴家惯用的琴与弓,至少百万元台币起跳,甚至上千万元。台北艺术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苏显达指出,弦乐器是木头打造,太热会龟裂、太湿会脱胶,“若是我也会选择离席!”
   
   谢选骏指出:这不是搭棚不搭棚的问题,也不是几把提琴的问题,而是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所遇到的尴尬。贱民时代的大庭广众,怎么能够使用室内乐的家伙呢?大众时代,最适合的就是,使用打击乐器来演奏军乐或是——黑人音乐。
(2017/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