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谢选骏文集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谢选骏: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出任俄石油公司高管 与普京交情极深》2017年9月30日报道:
   
   普京和施罗德交情极深,德国前总理施罗德9月29日宣布,他将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董事会主席。


   
   俄罗斯石油公司当天举行股东会议,施罗德当选为董事会主席。施罗德会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感谢所有人对我的信任,我将用我的经验……为公司更好发展服务。”
   
   路透社报道,俄罗斯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戈尔·谢钦在股东投票前说:“施罗德是著名政治家,长期致力于推动德国及欧洲与俄罗斯之间的战略合作,改善俄德关系。”
   
   俄罗斯石油公司是俄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政府掌握50%股份,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受乌克兰政治危机影响,该公司被欧盟列入制裁名单。这家公司自2014年起被禁止在欧盟购买特定的石油生产技术和服务,也被禁止获得长期贷款。
   
   施罗德1998年至2005年担任德国总理。今年8月,他拟出任俄罗斯石油公司高管的消息传出,德国总理默克尔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说,施罗德的做法“是不对的”。默克尔说,当她不再担任德国总理后,将不会在商界谋求职位。
   
   施罗德反对制裁俄罗斯,并回击说他的批评者想把德国推入一场新冷战。
   
   对于施罗德来说,为俄罗斯“做事”也并非首次。卸任总理职位不久后,施罗德于2005年12月受聘出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旗下俄德天然气输送管道建设项目董事会主席。此后,他还曾出任北欧输气管道建设公司监事会(股东委员会)主席,该公司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两家德国公司共同建立。
   
   谢选骏指出: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因为充当俄罗斯独裁者普京的走狗而得以俄罗斯石油公司高管,证明他是一个真正的卖国总理——“卸任总理职位不久后,施罗德于2005年12月受聘出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旗下俄德天然气输送管道建设项目董事会主席”,恰恰说明他是在接收在任期间卖国行径的事后贿赂。那么,施罗德这厮的个人行为,又和“德国人的卖国情结”何干呢?在我看来,施罗德的行为不是孤立偶然的,而是德国人的一脉相承。近的有总理勃兰特1970年代在波兰的下跪求饶,远的有各邦王侯1870年向斯拉夫化的普鲁士王国俯首称臣。当然,更远一点,还有日耳曼人在拿破仑的胯下集体卖国求荣,甚至歌德与贝多芬也去阿谀奉承。

此文于2017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