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谢选骏文集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谢选骏:《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特朗普时代有可能演变为一场持久性危机》(2017年10月12日 转载金融时报)说:
   
   在尝试理解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总统任期时,莎士比亚(Shakespeare)戏剧作品《麦克白》(Macbeth)中的一句话不停地闪现在我的脑海中:“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这句话有一天有可能成为特朗普白宫岁月再合适不过的悼文吗?在美国传统权力掮客(共和党人、民主党人都包括在内)之中,一定存在一种深切的渴望,即相信特朗普时代只是一段最终可能“毫无意义”的暂时失常。


   
   在最近对美国建制派堡垒——包括华尔街、华盛顿以及哈佛大学(Harvard)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走访中,我看到的是一种谨慎乐观的态度,即特朗普现象可以被遏制,同时不会对美国造成永久性伤害。乐观的理由很有趣,但我认为现在乐观还为时过早。
   
   持乐观态度的人士指出,早先对于特朗普将旋即破坏美国民主的担忧已经消退。特朗普的行为仍反复无常,且常常令人错愕,但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要颠覆民主制度的前后连贯的计划。正如曼哈顿一家媒体所言:“特朗普缺乏成为法西斯独裁者的那种自律。”这句话一半带着庆幸一半带着轻蔑。
   
   美国各机构也纷纷奋起迎击这一挑战。法院推翻了特朗普签署的含有违宪内容的早前版本旅行禁令。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被解职直接促成了一名特别检察官的任命,后者正在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的关系以及相关联的其他许多问题。在追踪特朗普政府不当行为方面,美国媒体一直都毫不留情且效果显著。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汤姆·普赖斯(Tom Price)在被曝光花费100多万美元公款用于包机出行后,成为最新一位被迫辞职的特朗普任命的官员。
   
   如果这事发在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治下的土耳其或者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制造麻烦的记者很可能被解雇或遭监禁。但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他们可以自由地继续从事自己的工作。很难看到这种自由会出现倒退。
   
   所有这一切都在鼓励人们相信,美国的制度将遏制并最终摒弃特朗普主义。在某一时刻,美国政治将回归正轨。长期为美国实力持久性辩护的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在最近一篇文章中表示:“如果特朗普避免了一场大战,如果他没能获得连任,未来的学者回顾他的总统任期时,可能会认为这只是美国历史曲线上一次异常波动。”
   
   但是,正如奈教授承认的,“这些假设后面都跟着大大的问号”。它们也并非仅有的假设。除了爆发灾难性战争以及特朗普连任的风险,我还要提出一点,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什么认为特朗普主义不会对美国造成永久性伤害还为时过早。这一点就是,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可能已经唤醒和煽动起美国内部深刻的不满和分裂,其影响将在朗普本人卸任总统后继续存在,并将演化为一场持久的极右政治运动。
   
   这三种假设都值得单独考量。与朝鲜爆发战争——甚至是一场核战争——的风险,目前是华盛顿大多数官员最担心的。传统观点认为,特朗普身边的将军们将阻止他们的三军统帅采取鲁莽的军事行动。一位前高官辩称,即便特朗普下达了攻击命令,军方也很可能通过拖延和泄密的策略进行敷衍。但特朗普那些不着边际且与总统身份不符的言辞——包括威胁“完全摧毁”朝鲜——增加了爆发意外冲突的风险。如今,他正在发出打算采取军事行动的强烈暗示。因此,爆发战争的风险仍高得令人不安。
   
   特朗普的低支持率以及未能兑现关键的选举承诺,让华盛顿许多人士得出结论,认为特朗普不大可能获得连任。但他2016年的胜选表明,美国建制派对公众情绪的解读极为不准。阿拉巴马州最近举行的共和党党内预选(言辞火爆的激进派候选人罗伊·摩尔(Roy Moore)击败了共和党建制派候选人)的结果显示,许多选民仍受到极端分子的吸引,这些人带着破坏建制的任务被选民派往华盛顿。
   
   特朗普实际上支持摩尔的对手的事实也表明,还有空间容纳比特朗普主义更右的主张,比如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那种身份驱动的民族主义。这意味着,班农式民族主义有能力发展成为一场比特朗普总统任期更持久的运动。
   
   特朗普颠覆美国制度的能力受到的制约之一是他根本找不到人手。特朗普主义是一场如此新型的运动,以至于没有足够的有能力、有决心的官员来填补华盛顿的高层职位。结果是,白宫中多数关键决策者仍来自传统建制派,且秉持相当传统的观点。
   
   但是,如果特朗普主义演变为一场持久的政治运动,它将制造出一批坚定的理论家和政治马前卒。届时,特朗普总统任期早期的无计划状态或许将转变为一种更坚决、也更危险的行动。
   
   谢选骏:《金融时报》所担心的,正是我早在十个月之前指出的“第四美国”的出现(参见《第四美国的诞生·The Birth of the Fourth United States》作者谢选骏,Xie, Xuanjun
   出版发行者Lulu Press, Inc.地址3101 Hillsborough St.
   Raleigh, NC 27607-5436 USA 2017年2月第一版 February 2017 First Edition 谢选骏全集第八十一卷 Complete Works of Xie, Xuanjun Volume LXXXI)。不过还好,虽然晚了一点,但这些金融编辑们的大脑终于还是开始苏醒了过来。尽管还没有完全苏醒。
(2017/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