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谢选骏文集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谢选骏: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我与刘晓波往事》(刘水,2017年9月30日)这样写道: (此文文图版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7/10/201710041449.shtml#.WdTvv8B97VR)

   这封电子邮件通过民主中国网刊的公共电子邮箱来往。原由是我投稿《街头政治家刘祥章》给民主中国,未被采用。随后,我致信该刊创始人、主编刘晓波,询问退稿理由。于是,他回复这封邮件,邮箱自动显示时间是2007年12月15日。我咨询的目的是试图抛开以前的个人成见,就事论事。显然,他曲解了我作为作者的权益。

   (图1,原始邮件截图,时间显示2007年12月15日。)

   为便于内容看得清晰,照录如下:

   刘水:

   这篇稿子不是我审的,但不管是否我审,编辑都有权决定是否采用。你这样投稿,很有点兴师问罪的的劲头,这样有意思吗?

   笔会内的分歧,我从来不会与编辑民主中国混淆,你的稿子,我们也不是没有用过。包括阿海在内的许多笔会“反对派”的稿子我都用过。

   既然如此,我还是想跟你说几句私人的话。我觉得你的心态不平衡,内心深处充满怨恨,这样的心态如果不调整,对你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我自以为是个客观、大度的人,包括你在内的一些人对我的批评,都不是建立在客观事实(基)础上的。做了四年会长,我之所以不怕批判和攻击,就在于我自己知道我都作了些什么。

   如果你能调整心态,再看看你所参与的那些笔会内部之争,究竟有多少是建立在事实上的。

   我们的编辑人员只有两人,不可能答复每位作者为什么不采用或为什么采用的的理由,请原谅。欢迎你继续来稿。

   尽管你来信的开头用了“刘晓波主编”,但我已(依)然把你作为会友。

   晓波 上

   原邮件有两处错漏,我在括号内予以更正。

   我做过10年报刊编辑、记者,在南方都市报,是记者、编辑(采编)同时干;也做过杂志主编。先后在八家大型报刊、杂志工作。从大学时在校刊蜡版刻字,手持蜡滚印刷,到当报刊编辑,在版样纸画版、铅字印刷;再到激光照排,电脑排版。报刊社的所有职位——记者、编辑、校对、印刷、发行和广告,除印刷和发行没有做过,但也了解,其它职位我都干过。我或非优秀编辑,但知悉流程。

   1991年,我出狱失业大半年,进入甘肃一家文化公司主办的报社当记者兼编辑,重新捡起大学文学社当编辑的业余爱好。报社一位资深编辑教会我,如何审阅稿件,如何手书回信作者,如何画版样、校对。他说,一篇文章变成铅字,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编辑必须回信作者,提出编辑意见,不能简单地通知作者采用/退稿就完事。我也恶补新闻采访和写作书籍,扩展知识结构。此后,新闻人、写作者成为我一生的职业。

   此次诉求主编刘晓波,我所为合乎职业流程。

   采用或退稿理由,也即编辑对来稿的处理意见,可长可短,短者数句,长者可很具体。这是编、作双方正常平等的互动方式,当然也是尊重彼此。

   编辑拥有来稿决定权,自是无疑。刘晓波当主编不专业,也罢;而他把自己的不专业,十分霸权地理解为作者“兴师问罪”,连带诛心“这有意思吗?”明显,他将我此前在笔会批评他的个人情绪,带入了公共职位的主编身上,尽管他在邮件中予以掩饰。

   “编辑人员两人”,所以未给出编辑处理意见。这个理由不能成立,可见前述。当然,刘晓波说“请原谅”,态度诚恳。同时可见,他没有受过编辑专业训练,不懂编辑职业和编辑流程。写作与采访、编辑,这是不同的专业。普通人会错以为,有文化就会写作,会写作就能当编辑;写作的细分门类很多,编辑也均有规范。譬如,政论时政文章,其学术思想、知识点、文体结构、价值立场、文笔语言、事实论据等等,编辑可从这些方面提出用稿或退稿理由。

   海外中文异议媒体,大多获得西方基金会等资金支持。民主中国网刊,获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金支持,目的是推动中国民主进程。刘晓波当主编定期领薪水,更应该按照基金会要求以专业水准运作该刊。

   《街头政治家刘祥章》一文,是2006年4、5月间,我在昆明老街偶遇一位上访维权者,先后两次与他在街头交谈所写。这次西南地区流亡旅途,国保步步紧逼、毫无浪漫可言。在投稿民主中国时,我特意附上当时为这位乞讨维权者拍摄的一幅图片,以便编辑核查事实。

   民主中国拒发此文后,议报主编张伟国先生采用。(原文链接http://blog.boxun.com/hero/2007/liushui/44_1.shtml)

   (图2,访民刘祥章手拿收集的一叠贪官报道向围观者展示,口中不停大骂“共匪”。昆明,2006年5月。)

   邮件里提及的“阿海”,即轰动天下的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主角桂明海。阿海北大毕业,留学瑞典,定居德国,是一位诗人和自由出版人。2015年10月,他被中共特工从泰国绑架回国,隐秘关押至今。阿海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在笔会内部论坛对会长刘晓波多有公开批评。

   刘晓波提及的我的“怨恨”和“批评”,实则是针对我批判他在“余王排郭事件”中,偏袒余杰和王怡,给笔会带来负面影响,作为会长而不出面公开澄清的作为;其次,他作为著名异议人士和写作者,也曾数次被官方“因言治罪”,而他居然在笔会“因言治罪”开除会员高寒,高曾批评笔会管理层、监督笔会财务和修改笔会章程。流亡美国的高寒,为此将笔会告上美国法庭,迄今仍未结案。刘晓波逝后,高寒不计前嫌参加了纽约追悼会。

   这是我对“余王排郭事件”的一篇评论:

   《在余杰王怡的伤口上撒把盐》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24_1.shtml

   2006年6月,我作为发起人之一,专门起草了罢免余王笔会职务的联署信,依照笔会章程在笔会内部征集签名。

   《独立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32_1.shtml

   因笔会管理层不配合和网络小组摄于压力而不作为,联署信在笔会内部论坛被雪藏,部分会员未能看到和收到此信,为此被迫延长签名时限。

   《独立笔会会员罢免副会长余杰副秘书长王怡的联署公开信不定期延长公告》http://blog.boxun.com/hero/2006/liushui/36_1.shtml

   此次罢免活动因笔会管理层阻挠,最终流产。

   我的批评建立在事实之上。余王排郭事件,我是社会公众;开除高寒,我是笔会会员。两起公共事件,我均有义务提出建议和批评,捍卫笔会荣誉。我与余杰、王怡,特别是郭飞雄和高寒,均无私人交往,不存在利益关联,完全出于公心。直至2012年,我与首次出狱不久的郭飞雄见过几次面,忘记提及因声援他而招致刘晓波“怨恨”这档事。

   我们追求自由与民主,当以公正、透明的民主规则行事,这是基本道义伦理。否则,我们与所反对的中共有何区别?

   此文内容是访民乞讨维权,吻合民主中国刊物主旨。还在于主角刘祥章是医学专业人士,拿着贪官报道批判当局,有理有据;更在于他,长年盘踞繁华街头,以非凡的勇气,揭批当局。实话实说,除开八九民运期间,我没有刘祥章长期坚守街头的批判勇气。

   刘晓波回复的这封邮件,让我大怒。怒在非他不专业,而是带有极端个人成见,并乱扣帽子——将自己作为主编的不专业,以一种臆测思维和傲慢指责,强加给作者。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因此,我在回复他此封邮件时说出:“我当主编比你更专业。”和“假如有一天你当选总统,我照样会批评你!”他勃然怒骂:“你不脸红吗?”;我以“脸红的应该是你!”回击。

   两人从此再无来往。一年后他被重判入狱。

   (二)

   我依然对刘晓波抱有基本信任,他是值得尊重的同道。原本期望等刘晓波凯旋出狱后,有机会与他继续探讨,未料生死永隔。

   刘晓波是我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的介绍人之一。在我2004年第四次入狱时,他曾两次撰文,为同道呼吁和声援,还曾委托律师代向我问好。在出狱后,他协助我出国,虽然最后未能如愿。就事论事,不涉私情,这是处理公共事务应抱持的基本立场。异议组织及领导者的公共权力,同样需要监督。何况“余王排郭事件”,我判断是当事双方出于观念、品行和行事方式不同的非常对峙,远未到利益之争。

   这些个人情谊,我记取在心。尤其在政治环境残酷的中国大陆,异议者情谊更来自不易。更须警惕私谊的圈子化,防止演变为党同伐异的工具。私谊与公共事务,各有边界,我自认分得清。我批评的刘晓波,是担任公职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和民主中国主编的刘晓波。就批评权利而言,我仍将坚守。至于批判恰当与否,各位读者依据上述事实,可自行判断。

   权力需要监督,对于异议民间组织和民选会长,更应带头践行民主原则。而作为专制的反对者,却不愿接受监督,甚至滥用开除权力,有违民主底线。如果将公共监督和批评等同于个人“怨恨”,那的确是他的狭隘。这两起公共事件均已公开披露,当事人均在,自有公论。

   瑕不掩瑜。我对刘晓波的敬重,非与他的个人情谊,也非他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而是他作为知识分子的担当——敢言不屈,屡次入狱,拒绝流亡,直至被谋杀。一个思想者、反抗者,在黄金年龄莫名而逝,这是残暴专制者向每个良知者举起屠刀,也是施加于异议者集体的莫大人格谋杀和巨大侮辱。

   美国知名汉学家、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先生,2017年9月8日,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举办的“刘晓波与中国未来”纪念研讨会上发言:“我们不该把他的人生写成一部圣徒传。他的英雄主义在于他在回顾人生时为过去的错误懊悔,纠正它,克服它,之后才成为一位民主铁人。”

   林教授眼中的刘晓波不完美,但更鲜活、真实:“他是个叛逆的孩子,五兄弟中排行老三,他的与众不同在于,11岁学会了抽烟,也因此学会了撒谎和偷窃——偷爸爸的烟,骗父母的钱。”(原文见9月9日VOA,再祭刘晓波:民主铁人是如何炼成的)https://www.voachinese.com/a/how-liu-xiaobo-was-tempered-20170908/4021649.html

   刘晓波的命运,实则就是六四以来,坚守在中国大陆,披胆沥血,推进国家民主化的所有持不同政见者,最勇敢、最决绝的表达。但是,由于遭受长达二十多年的封杀,他的人生不为中国人所熟知,他的著作和文章不能出版发表,他的思想不能得到传播。他的一生就像一股风潮,荡起几圈涟漪,却未能荡涤堤岸,就复归平静。这并非他个人之不幸,而是所有中国人的损失。他的价值将在未来逐渐被人们所汲取。

   (三)

   刘晓波年长我10岁。平心而论,他对我的思想成长没有直接影响。1989年6月3日,他等“四君子”绝食当日,我和同学冒着枪林弹雨,出现在长安街抗争现场。当年正逢我大学毕业,当夜我与部分兰州高校同学匆匆撤离广场、北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