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谢选骏文集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谢选骏:“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中国推行“好人法”鼓励民众伸手助人 可行性成关键》(博讯2017年10月1日)转载:
   


   中国10月1日开始推行“好人法”,以保障民众在帮助他人后毋须承担民事责任,从而鼓励见义勇为。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星期六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的第184条经3次修订,最终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此条例被俗称为“好人法”。11年前,南京市民彭宇因为帮助摔倒的老人反被告上法庭,最终需赔偿4万多元人民币给予受伤的对方,这一事件令中国民众变得不敢再伸援手。对于此次国家实施“好人法”,有公民认为法例可以保障救助者、鼓励伸出援手,但亦有人质疑该法的可行性。
   
   谢选骏指出:俗话说“山东的驴子学马叫”,中国的驴子也要学马叫(西方的真理、马克思主义叫唤)。维持社会秩序,本是政府责任,否则,政府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否则,祝福就没有必要收税了。但是这类的“好人法”,却转嫁政府责任给普通纳税人,却不把政府权力转移给普通纳税人,这样的政府太损人利己了。
   
   好撒马利亚人法
   
   《好撒马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law),在美国和加拿大是给自愿向伤者、病人救助的救助者免除责任的法律,目的在使见义勇为者做好事时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担心因过失造成伤亡而遭到追究,从而鼓励旁观者对伤、病人士施以帮助。该法律的名称来源于《圣经》中耶稣所做的好撒马利亚人的著名比喻。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例如意大利、日本、法国、西班牙,以及加拿大的魁北克),好撒马利亚人法要求公民有义务帮助遭遇困难的人(如联络有关部门),除非这样做会伤害到自身。德国有法例规定“无视提供协助的责任”是违法的,在必要情况下,公民有义务提供急救,如果善意救助造成损害,则提供救助者可以免责。在德国,必须有紧急救助知识,才能获取证明文件。
   英国戴安娜王妃发生死亡车祸后,当时跟踪她的记者被调查是否违反了《好撒马利亚人法》。
   
   来源
   它来源于《圣经·路加福音》十章25至37节耶稣基督讲的寓言:
   “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躺在路边。曾经有犹太人的祭司和利未人路过,但不闻不问。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路过,不顾隔阂,动了慈心照应他,在需要离开时自己出金钱把犹太人送进旅店的故事。所以被称为好撒马利亚人。
   ”
   美国
   虽然好撒马利亚人法的法律细节在联邦和各州有各种各样的司法变化,不过一些特点是共同的:
   总则
   除非“照应提供”关系(譬如父母孩子或医生患者关系)在病症或伤害事前存在,或“好撒马利亚人”对病症或伤害负有责任,否则任何一个人不被要求提供受害者任何援助。
   任何急救的提供,不能用以交换任何奖励或财政报偿,作为结果。医疗专家当执行急救是由于与他们的就业相联时,是不受好撒马利亚人法保护的法律典型。
   如果援助开始,援助者不能离开现场,直到:
   召唤需要的医疗协助是必须的。
   与援助者相等或更高的训练到达接管。
   继续提供援助是不安全的(例如在未有足够的装备下接触潜在的疾病)。援助者永远不应使自己处于危险中帮助其它人。
   援助者只要在同样的训练水平、于同样情况下作合理的反应,法律上不需对受害者的伤残、死亡或毁形负责。
   同意
   作出回应的人,不应该在未经受害者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帮助而使人受伤害。
   默许同意
   当病人陷入昏迷状态、受错觉影响或中毒──或有合理理由相信是这样──的情况下,则可视为病人已默许回应者的帮助。在法律拟制下,人遇上危难时会愿意接受其他人援助("peril invites rescue"),故法庭宣判时常会较宽容,若病人不被视为成年人(无论病人声称如何),当未能联络上病人的父母或法定监护人,也可视为病人已默许。
   父母同意
   若受害人不是成年人(请注意:有多个定义),必须先得到病人的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的同意。但是,若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不在场、陷入昏迷状态、受错觉影响或中毒时(如前述情况),也可视为默许同意。但若有虐待儿童的嫌疑,特别的情况也可出现。
   只保护急救员
   在一些司法管辖区,好撒马利亚人法只会保护从美国心脏协会、美国红十字会、美国安全及健康所(American Safety and Health Institute)或其他健康组织接受基本急救训练和取得证明的人。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只要回应者的行动合理,都受到此法保障。
   加拿大
   在加拿大,好撒马利亚人法是属于省司法权,例如:
   安大略 - 好撒马利亚人法案
   艾伯塔 - 紧急医疗救助法案
   不列颠哥伦比亚 - 好撒马利亚人法案
   新斯科舍 - 志愿服务法案
   安大略 – 好撒马利亚人法案给出典型的加拿大法律的例子:
   第二部分:保护免受责任:自愿和没有报偿或奖励的期望提供服务不对因于人的疏忽(行动或不行动)的损伤负责, 除非损伤由人的重大过失造成。(2001 年)
   同美国相似,大多数省规定公民没有义务对紧急伤病者提供援助。
   但魁北克有例外,“义务法案”规定公民有义务对紧急伤病者提供援助,违者有法律责任。魁北克并且是唯一的省会补偿一位好撒马利亚人遭受的伤害或其它损失。
   欧洲
   义务协助处于危险中的人是近年来起源在法国和比利时的趋向。并扩展到高度均一的欧洲法律之中。根据欧洲大多数国家民法,不协助在紧急状态的个体是一个刑事罪。有趣的是,根据古罗马法典,它却未必要求人对陌生人提供紧急援助。
   欧洲好撒马利亚人法要求每个司机当遇到事故或事件时,并基于安全的情况下,停车和提供援助。
   中国
   目前尚无全国性法律。部分地区定有相关规定,如2015年7月27日北京市14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次会议审议的“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 条例(草案)”给予救助者相关保障,2013年8月1日正式生效的《深圳经济特区救助人权益保护规定》,以及2015年11月3日杭州市人大常委审议通过的《杭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
   2017年10月1日,中国的“好人法”以中国民法总则第184条形式颁布实施。
   台湾
   台湾目前有类似的法规(刑法、民法、紧急医疗救护法),自民国102年《紧急医疗救护法》修法后,已鲜少有非义务下进行救命急救反遭起诉赔偿之案例,但仍受法学者及医疗工作者认为其免责定义不够明确,质疑在司法判决中法官有过多的空间,应可更加完善。
   《紧急医疗救护法》第十四条之二:“救护人员以外之人,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险,使用紧急救护设备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适用《民法》、《刑法》紧急避难免责之规定。救护人员于非值勤期间,前项规定亦适用之。”
   《民法》第一百五十条:“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上急迫之危险所为之行为,不负损害赔偿之责。但以避免危险所必要,并未逾越危险所能致之损害程度者为限。”
   《刑法》第二十四条:“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体、自由、财产之紧急危难而出于不得已之行为,不罚。但避难行为过当者,得减轻或免除其刑。”
   
   谢选骏指出:好人法不仅转嫁政府责任,还盗窃了耶稣基督的名义强词夺理,殊不知,耶稣基督提出的是一个良心问题,批判了犹太人的缺德,但是并没有授权政府推行这样的法律。
   

此文于2017年10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