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谢选骏文集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谢选骏: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汪达尔人(Vandals)为古代日耳曼人部落的一支,曾在罗马帝国的末期入侵过罗马,并以迦太基为中心,在北非建立一系列的领地。
   
   西班牙的省份“安达卢西亚”(Andalucía)的名字可能来源于北非穆斯林摩尔人对汪达尔人的土地的称呼,汪达尔人在入侵北非前曾在那里居住。


   
   汪达尔人公元429—534年在北非建立一个王国。455年曾洗劫罗马。此后他们的名字就成了肆意破坏和亵渎圣物的同义语。
   
   5世纪初,他们为了躲避匈奴而逃往西方,曾侵入并蹂躏高卢的一些地方。
   
   409年定居西班牙。罗马联军把西班牙境内的锡林汪达尔人及阿兰汪达尔人都驱散之后,阿斯丁汪达尔人在国王贡德里克(Gunderic)成为占支配地位的集团。
   
   429年,贡德里克的兄弟和继承人盖塞里克(Gaiseric, 428~477年在位)领导下人民在北非定居,435年成为罗马的联邦。
   
   4年后盖塞里克摆脱了罗马宗主权,占领迦太基,建立一个独立的专制政权。他们牢固地统治着今天的突尼斯北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地区,进而占领了撒丁岛、科西嘉岛和西西里岛;他们的海盗船队控制了地中海西部大部地区。
   
   455年6月入侵意大利并攻陷罗马城,历时半个月,有计划地洗劫该城和将许多珍贵艺术品抢掠一空。
   
   汪达尔人宗奉阿里乌教义,在非洲对天主教的迫害有时非常残酷,在盖塞里克的继位人亨奈里克(477—484年在位)统治末期尤甚。
   
   533年,拜占庭军队在贝利萨留统率下攻入北非(533—534年),摧毁了汪达尔王国。从此以后,汪达尔人在历史上不再起作用。
   
   汪达尔人的历史大致可以概括为起源、发展、建国、强盛、衰落和灭亡这六个历史阶段。
   
   “汪达尔人”一词的原意是“流浪者”,他们是在公元前2世纪上半叶,从波罗的海沿岸迁徙到今波兰西南部的西里西亚地区的。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它都是附近强大民族的附庸,时而追随哥特人,时而为马考曼人卖命,真可谓朝秦暮楚。
   
   公元前72年,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随同施瓦本王阿里奥维斯特入侵高卢,最后于公元前58年被恺撒全部歼灭了。还没有从这次毁灭性的打击中完全恢复过来的汪达尔人,很快又被他们的新盟主马波德国王拖入了西日耳曼内战的泥潭,损失十分惨重。但马考曼王国在战后的衰败,也使得他们从此过上了一段独立自主的好日子。
   
   大体上,公元1世纪的汪达尔人可分为两个主要部落:阿斯林人和西林人。
   
   西里西亚之名就来自于后者。由于此处山林密布,平地较少,又没有出海口,所以汪达尔人没有像其它东日耳曼民族那样重点发展畜牧业和渔业,而是主攻手工业,兼营农业和狩猎。
   
   当时,日耳曼民族之间的贸易是相当活跃的:在格皮德人控制的维斯瓦河三角洲,有一座盛产琥珀的岛屿,惹得四面八方的商人都定期前来拜访,逐渐成为了整个东北欧的期货集散地,近水楼台的汪达尔人更是此处的常客。考古发掘证实,他们的陶器远销丹麦的日德兰半岛,皮革制品、石雕、木雕和金属首饰在周边地区也广受欢迎,它们往往带有浓郁的凯尔特艺术风格。
   
   公元1—3世纪汪达尔人住在奥得河中游两岸。
   
   335年作为罗马帝国的同盟者迁入潘诺尼亚。
   
   5世纪初因匈奴人袭扰,汪达尔人和非日耳曼族的阿兰人越过莱茵河涌入高卢地区,他们又一路劫掠,于409年越过比利牛斯山,占领西班牙半岛西部和南部的大部地区。但时隔不久,来自北方的西哥特人又夺取了西班牙大部分地区,使汪达尔人不得不退守西班牙半岛南端和西北一隅。
   
   公元429年,汪达尔王盖塞里克(428—477在位)审时度势,率8万汪达尔人和阿兰人从西班牙半岛渡海迁往北非,439年攻陷罗马在北非的首府迦太基, 并以该地为首府建立汪达尔王国。迦太基的陷落对西罗马的打击最为严重,切断了它在非洲的财政来源。
   
   442年,罗马终于承认汪达尔王国对北非大部分地区的统治。
   
   汪达尔人建立汪达尔王国后继续在北非扩张领土,并征服西西里岛西部、撒丁岛、科西嘉岛和巴利阿里群岛等西地中海岛屿。
   455年,盖塞里克乘罗马混乱之机,率舰队渡海,攻陷罗马城,纵兵焚掠两星期(6月2日—16日)。罗马古文物遭到严重破坏,“汪达尔主义”也就成了毁灭文化的代名词。汪达尔从此一跃成为地中海的强国。
   
   在汪达尔王国的统治下,北非城市衰落。汪达尔贵族没收罗马大地主的土地而成为封建大地主。在盖塞里克统治时期,汪达尔人信仰基督教的阿利乌派,对罗马教会进行迫害,教会财产被没收。其子胡内里克(477—484在位)统治时期,对罗马教会的迫害加剧。
   
   王国末期,柏柏尔人崛起,占领了努米底亚南部和毛里塔尼亚等地。胡内里克之子希尔德里克(523—530在位)对外屈服于拜占庭镇压柏柏尔人,终被军队所推翻。
   
   533年拜占庭帝国 查士丁尼一世出兵北非,534年末王盖利默(530—534在位)被俘,汪达尔王国灭亡。
   
   汪达尔人从此在历史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历史上一般认为汪达尔人是在北非的汪达尔王国灭亡后同化于当地土著及后来的阿拉伯人了。但又有发现表明至少有一部分汪达尔人后来没有跟大队人马向西南方迁徙,而是一直留在中欧的西里西亚原地生活着。
   
   公元1875年,一个德国农民在山脚下挖出了好几袋罗马帝国金币,其铸造时代涵盖了到东西分治为止的几乎整个罗马帝国时代,显然是在此期间为罗马帝国充当雇佣兵的汪达尔人所获的报酬。
   
   后来这里的考古发掘越来越频繁,汪达尔人当年的大批陶器作坊、房屋、坟墓、器皿纷纷出土。
   
   公元1934年,即希特勒当选德国总理的第二年,兹伦斯山附近的布莱斯劳大学人类学研究所的师生们在当地进行了一次很有意思的调查。他们首先测量了在此出土的、于公元1—3世纪死亡的所有人类骨骼的大小、长短、比例情况,然后又在西里西亚800个村庄的现有居民中作了同样的调查,接受测量的共有67000名成年人。在几年后,他们公布了令人震惊的分析结果:西里西亚的现住民中,竟有相当一部分与此地公元1—3世纪的原住民(即汪达尔人)长得一模一样!
   
   汪达尔人的外貌特征很容易辨认:他们个头很大,骨骼粗壮,头骨较长,颅骨和颧骨较高,鼻翼较窄,和其它日耳曼民族及后来的斯拉夫人都有明显的区别。这个发现雄辩地证明:至少有一部分汪达尔人后来没有跟大队人马向西南方迁徙,而是一直留在西里西亚原地生活。
   
   向来不肯买德国人帐的英国报刊以嘲讽的标题报导此事说:《在西里西亚发现了活化石》……不久,该研究项目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中止,此后再也没有恢复过。
   
   可惜,二十一世纪在西里西亚已经没有几个汪达尔人的后代了:在二战之后,苏联为了把波兰东部据为己有,将包括西里西亚在内的德国东普鲁士地区作为报偿划给了波兰,大部分德意志原住民都被赶到奥德河西岸,布莱斯劳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去了千里之外的美因兹大学。
   
   谢选骏指出:对历史研究富于意义的,不是这些留下来变成了活化石的汪达尔人,而是那些横扫罗马帝国的汪达尔人。这些汪达尔人征服者后来竟然融入了穆斯林群体,无异于注释了“伊斯兰教的兴起具有很多的层面”。并且在此之前,汪达尔人对罗马帝国的猛烈打击和长期消耗,就为伊斯兰教的兴起提供了一个前提。汪达尔人的野蛮精神,显然注入了穆斯林群体。
(2017/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