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谢选骏文集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谢选骏: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汪达尔人(Vandals)为古代日耳曼人部落的一支,曾在罗马帝国的末期入侵过罗马,并以迦太基为中心,在北非建立一系列的领地。
   
   西班牙的省份“安达卢西亚”(Andalucía)的名字可能来源于北非穆斯林摩尔人对汪达尔人的土地的称呼,汪达尔人在入侵北非前曾在那里居住。


   
   汪达尔人公元429—534年在北非建立一个王国。455年曾洗劫罗马。此后他们的名字就成了肆意破坏和亵渎圣物的同义语。
   
   5世纪初,他们为了躲避匈奴而逃往西方,曾侵入并蹂躏高卢的一些地方。
   
   409年定居西班牙。罗马联军把西班牙境内的锡林汪达尔人及阿兰汪达尔人都驱散之后,阿斯丁汪达尔人在国王贡德里克(Gunderic)成为占支配地位的集团。
   
   429年,贡德里克的兄弟和继承人盖塞里克(Gaiseric, 428~477年在位)领导下人民在北非定居,435年成为罗马的联邦。
   
   4年后盖塞里克摆脱了罗马宗主权,占领迦太基,建立一个独立的专制政权。他们牢固地统治着今天的突尼斯北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地区,进而占领了撒丁岛、科西嘉岛和西西里岛;他们的海盗船队控制了地中海西部大部地区。
   
   455年6月入侵意大利并攻陷罗马城,历时半个月,有计划地洗劫该城和将许多珍贵艺术品抢掠一空。
   
   汪达尔人宗奉阿里乌教义,在非洲对天主教的迫害有时非常残酷,在盖塞里克的继位人亨奈里克(477—484年在位)统治末期尤甚。
   
   533年,拜占庭军队在贝利萨留统率下攻入北非(533—534年),摧毁了汪达尔王国。从此以后,汪达尔人在历史上不再起作用。
   
   汪达尔人的历史大致可以概括为起源、发展、建国、强盛、衰落和灭亡这六个历史阶段。
   
   “汪达尔人”一词的原意是“流浪者”,他们是在公元前2世纪上半叶,从波罗的海沿岸迁徙到今波兰西南部的西里西亚地区的。在此后的很长时间内,它都是附近强大民族的附庸,时而追随哥特人,时而为马考曼人卖命,真可谓朝秦暮楚。
   
   公元前72年,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随同施瓦本王阿里奥维斯特入侵高卢,最后于公元前58年被恺撒全部歼灭了。还没有从这次毁灭性的打击中完全恢复过来的汪达尔人,很快又被他们的新盟主马波德国王拖入了西日耳曼内战的泥潭,损失十分惨重。但马考曼王国在战后的衰败,也使得他们从此过上了一段独立自主的好日子。
   
   大体上,公元1世纪的汪达尔人可分为两个主要部落:阿斯林人和西林人。
   
   西里西亚之名就来自于后者。由于此处山林密布,平地较少,又没有出海口,所以汪达尔人没有像其它东日耳曼民族那样重点发展畜牧业和渔业,而是主攻手工业,兼营农业和狩猎。
   
   当时,日耳曼民族之间的贸易是相当活跃的:在格皮德人控制的维斯瓦河三角洲,有一座盛产琥珀的岛屿,惹得四面八方的商人都定期前来拜访,逐渐成为了整个东北欧的期货集散地,近水楼台的汪达尔人更是此处的常客。考古发掘证实,他们的陶器远销丹麦的日德兰半岛,皮革制品、石雕、木雕和金属首饰在周边地区也广受欢迎,它们往往带有浓郁的凯尔特艺术风格。
   
   公元1—3世纪汪达尔人住在奥得河中游两岸。
   
   335年作为罗马帝国的同盟者迁入潘诺尼亚。
   
   5世纪初因匈奴人袭扰,汪达尔人和非日耳曼族的阿兰人越过莱茵河涌入高卢地区,他们又一路劫掠,于409年越过比利牛斯山,占领西班牙半岛西部和南部的大部地区。但时隔不久,来自北方的西哥特人又夺取了西班牙大部分地区,使汪达尔人不得不退守西班牙半岛南端和西北一隅。
   
   公元429年,汪达尔王盖塞里克(428—477在位)审时度势,率8万汪达尔人和阿兰人从西班牙半岛渡海迁往北非,439年攻陷罗马在北非的首府迦太基, 并以该地为首府建立汪达尔王国。迦太基的陷落对西罗马的打击最为严重,切断了它在非洲的财政来源。
   
   442年,罗马终于承认汪达尔王国对北非大部分地区的统治。
   
   汪达尔人建立汪达尔王国后继续在北非扩张领土,并征服西西里岛西部、撒丁岛、科西嘉岛和巴利阿里群岛等西地中海岛屿。
   455年,盖塞里克乘罗马混乱之机,率舰队渡海,攻陷罗马城,纵兵焚掠两星期(6月2日—16日)。罗马古文物遭到严重破坏,“汪达尔主义”也就成了毁灭文化的代名词。汪达尔从此一跃成为地中海的强国。
   
   在汪达尔王国的统治下,北非城市衰落。汪达尔贵族没收罗马大地主的土地而成为封建大地主。在盖塞里克统治时期,汪达尔人信仰基督教的阿利乌派,对罗马教会进行迫害,教会财产被没收。其子胡内里克(477—484在位)统治时期,对罗马教会的迫害加剧。
   
   王国末期,柏柏尔人崛起,占领了努米底亚南部和毛里塔尼亚等地。胡内里克之子希尔德里克(523—530在位)对外屈服于拜占庭镇压柏柏尔人,终被军队所推翻。
   
   533年拜占庭帝国 查士丁尼一世出兵北非,534年末王盖利默(530—534在位)被俘,汪达尔王国灭亡。
   
   汪达尔人从此在历史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历史上一般认为汪达尔人是在北非的汪达尔王国灭亡后同化于当地土著及后来的阿拉伯人了。但又有发现表明至少有一部分汪达尔人后来没有跟大队人马向西南方迁徙,而是一直留在中欧的西里西亚原地生活着。
   
   公元1875年,一个德国农民在山脚下挖出了好几袋罗马帝国金币,其铸造时代涵盖了到东西分治为止的几乎整个罗马帝国时代,显然是在此期间为罗马帝国充当雇佣兵的汪达尔人所获的报酬。
   
   后来这里的考古发掘越来越频繁,汪达尔人当年的大批陶器作坊、房屋、坟墓、器皿纷纷出土。
   
   公元1934年,即希特勒当选德国总理的第二年,兹伦斯山附近的布莱斯劳大学人类学研究所的师生们在当地进行了一次很有意思的调查。他们首先测量了在此出土的、于公元1—3世纪死亡的所有人类骨骼的大小、长短、比例情况,然后又在西里西亚800个村庄的现有居民中作了同样的调查,接受测量的共有67000名成年人。在几年后,他们公布了令人震惊的分析结果:西里西亚的现住民中,竟有相当一部分与此地公元1—3世纪的原住民(即汪达尔人)长得一模一样!
   
   汪达尔人的外貌特征很容易辨认:他们个头很大,骨骼粗壮,头骨较长,颅骨和颧骨较高,鼻翼较窄,和其它日耳曼民族及后来的斯拉夫人都有明显的区别。这个发现雄辩地证明:至少有一部分汪达尔人后来没有跟大队人马向西南方迁徙,而是一直留在西里西亚原地生活。
   
   向来不肯买德国人帐的英国报刊以嘲讽的标题报导此事说:《在西里西亚发现了活化石》……不久,该研究项目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中止,此后再也没有恢复过。
   
   可惜,二十一世纪在西里西亚已经没有几个汪达尔人的后代了:在二战之后,苏联为了把波兰东部据为己有,将包括西里西亚在内的德国东普鲁士地区作为报偿划给了波兰,大部分德意志原住民都被赶到奥德河西岸,布莱斯劳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去了千里之外的美因兹大学。
   
   谢选骏指出:对历史研究富于意义的,不是这些留下来变成了活化石的汪达尔人,而是那些横扫罗马帝国的汪达尔人。这些汪达尔人征服者后来竟然融入了穆斯林群体,无异于注释了“伊斯兰教的兴起具有很多的层面”。并且在此之前,汪达尔人对罗马帝国的猛烈打击和长期消耗,就为伊斯兰教的兴起提供了一个前提。汪达尔人的野蛮精神,显然注入了穆斯林群体。
(2017/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