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文集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反优生学的列宁是安乐死还是自杀
·铁杆汉奸毛泽东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却纳粮救济苏联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有人说,卑贱者最聪明,有人说,奴隶创造历史……
   
   那么,奴隶怎样创造历史呢?


   
   《埃及木乃伊基因组首破译:与这些人最亲》(2017-06-26 15:28:53)说:
   
   由于现存方法学上的问题,迄今有关埃及木乃伊基因的研究并不多,但近日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首次成功破译了埃及木乃伊的完整基因组,这将有助于人们更深入研究埃及历史。
   
   埃及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交会地带,因此一直是相邻地区人民密切交流的舞台。由德国、英国和波兰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通讯》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分析研究了古埃及人的遗传关系,并与现代埃及人进行了对比。
   
   研究团队首先从来自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400年间的151具木乃伊身上提取了组织样本,然后成功重组了其中90具木乃伊的线粒体基因组和3具木乃伊的全基因组数据。
   
   通过对比基因数据库中的记录,研究人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与当时中东地区居民最为亲密,与新石器时代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人以及欧洲人也有很近的血缘关系;而过去1500年中,南部的非洲人基因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
   
   研究人员解释说,尼罗河畔居民流动性增加、撒哈拉以南地区与埃及间频繁的贸易往来以及约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可能是造成这种基因流动的原因。同时,研究人员在分析古埃及人的遗传连续性中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结构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表明,古埃及人的基因相对未受到域外势力,如亚历山大大帝对埃及统治的影响。
   
   谢选骏指出:看来,奴隶创造历史就是通过委身奉献,来传播自己的基因。相反,统治民族却不容易做到这一点,例如2300年以前开始的亚历山大大帝的手下对埃及的几百年统治,并未明显改变埃及人的基因,倒是南部的非洲人也就是黑人的基因,反而通过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这可能由于统治民族高高在上,不愿与民同乐,逐渐腐化、人丁稀少,而下层人民走投无路,只有拼命生仔。
(2017/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