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文集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谢选骏: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有人说,卑贱者最聪明,有人说,奴隶创造历史……
   
   那么,奴隶怎样创造历史呢?


   
   《埃及木乃伊基因组首破译:与这些人最亲》(2017-06-26 15:28:53)说:
   
   由于现存方法学上的问题,迄今有关埃及木乃伊基因的研究并不多,但近日一个国际研究团队首次成功破译了埃及木乃伊的完整基因组,这将有助于人们更深入研究埃及历史。
   
   埃及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的交会地带,因此一直是相邻地区人民密切交流的舞台。由德国、英国和波兰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通讯》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分析研究了古埃及人的遗传关系,并与现代埃及人进行了对比。
   
   研究团队首先从来自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400年间的151具木乃伊身上提取了组织样本,然后成功重组了其中90具木乃伊的线粒体基因组和3具木乃伊的全基因组数据。
   
   通过对比基因数据库中的记录,研究人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与当时中东地区居民最为亲密,与新石器时代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人以及欧洲人也有很近的血缘关系;而过去1500年中,南部的非洲人基因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
   
   研究人员解释说,尼罗河畔居民流动性增加、撒哈拉以南地区与埃及间频繁的贸易往来以及约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可能是造成这种基因流动的原因。同时,研究人员在分析古埃及人的遗传连续性中还发现,古埃及人的基因结构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这表明,古埃及人的基因相对未受到域外势力,如亚历山大大帝对埃及统治的影响。
   
   谢选骏指出:看来,奴隶创造历史就是通过委身奉献,来传播自己的基因。相反,统治民族却不容易做到这一点,例如2300年以前开始的亚历山大大帝的手下对埃及的几百年统治,并未明显改变埃及人的基因,倒是南部的非洲人也就是黑人的基因,反而通过1300年前开始的跨撒哈拉奴隶贸易,对当代埃及人基因的“贡献”逐渐增大。这可能由于统治民族高高在上,不愿与民同乐,逐渐腐化、人丁稀少,而下层人民走投无路,只有拼命生仔。
(2017/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