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谢选骏文集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谢选骏: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将“猎巫行动”进行到底》2017年10月19日转载《纽约时报》: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指控性侵之后,不是别人,偏偏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站出来发表了这样的看法。他本可以什么都不说,但他却对这个被视为连环强奸犯的家伙表示同情;并且指责长期以来保持沉默、如今站出来声称自己遭受性侵的女人们,说她们制造了一种“猎巫迫害的气氛”;他还非要发表一个愤怒的后续声明,不但不道歉,相反却重申,他替韦恩斯坦感到“难过”,因为韦恩斯坦“有病”。他可真不该这么说话,不知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我是开玩笑的!艾伦为什么会发表这样的声明,原因很清楚——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如下惊人的坦白,声称:“没有人来找过我,或者认真严肃地告诉我,发生了这样恐怖的故事”。这是在暗示的确有人跟他说了韦恩斯坦的事;然而他本着极富之人与生俱来的、诡异的全知,判定他们不是当真的。艾伦还说,即使他相信那些“恐怖的故事”,他也不会感兴趣,更不用说去关心这种事;因为他是一个严肃的男人,忙着搞他那些严肃的男人艺术。他为什么敢于这样说,而不担心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后果,原因也很清楚。他说,不管怎样,人们不会费心来找他,因为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你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你只对拍自己的电影感兴趣。”(实际上,最后一部分是公平的。如果我被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了,我最不会做的事就是向伍迪·艾伦求助。)
   
   原因很明显,正是令艾伦可以自在地发表这种声明的文化缺陷,造就了艾伦和韦恩斯坦:那种令人窒息、充满妄想、拥有极大特权的强大男人。
   
   艾伦和其他男人担心出现“猎巫迫害的气氛、塞勒姆女巫审判的气氛”,然而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只是期待他们的言行中表现出关切和深思熟虑,期望他们可以留意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们其他人称之为基本的专业精神,以及对普遍人性的尊重。你可以说我歇斯底里,但我不愿意再拐弯抹角了——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一些男人来说,一个白人男性遭到解雇才是世界上最不自然、最荒诞的不公平现象。
   
   我们掠夺成性的最高领导人唐纳德·特朗普就是这样,他似乎把贝拉克·奥巴马当选总统视为一个白人男性被夺去了总统职位。为了报复,他和他的支持者不惜让整个世界受到煎熬。这个灾难性的文化时刻诞生于同样的特权思想,那是特朗普不老实的双手和韦恩斯坦敞开的浴袍,那是古老的虐待循环,它在暗中说出了特朗普竞选的真正口号:如果我不能拥有,那别人也不能。
   
   抛开历史上真正的猎巫迫害中固有的性别力量差异(我相当确定,塞勒姆事件不是强奸受害者们聚在一起烧死市长),以及男人们那种可悲的厚颜无耻——几千年来他们一直像对待猎物那样对待女人,如今却觉得自己被猎巫迫害了——这一次我就随你们的意。是的,如果你们一定要这么说,那么这就是一场猎巫行动。我是女巫,我要狩猎你们。
   
   过去三天,我的社交媒体反馈中充满了各种遭受屈辱、在工作场所被骚扰以及强奸的故事——人们使用标签#MeToo(我也是)来展现性骚扰惊人的广泛性和普遍性,发言者大多数是女性,也有非二元性别和男性受害者。特朗普的《走进好莱坞》录音带曝出之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很多人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此外还有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遭到指控,以及2014年埃利奥特·罗杰(Elliot Rodger)的大规模谋杀案(他明确表示要惩罚那些在性方面拒绝他的女人)之后引发的一连串事件。
   
   在过去五年中,有一大批受害者站出来发声——这个庞大的数字背后,不仅有不必要的触摸或侮辱人格的贬低所造成的严重创伤,还有无形的丧失信心、辞去工作与事业停滞,显示出女性影响力的减弱与男性权力的根深蒂固。
   
   我一直在想,如果使用“我也是”这个标签发言的,不是那些经历过性骚扰的人,而是那些经受过性骚扰并且目睹他们的骚扰者受到惩罚的人(职场处罚、法律制裁,甚至是私人惩罚都算),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使用这个标签的人会非常少,会被Facebook的算法忽略不计。
   
   所以,艾伦先生以及其他先生们,我知道你们讨厌八卦和谣言作坊,但不幸的是,它们是我们能诉诸的唯一手段。我们也希望事情有所不同。在一个公正的体系中,韦恩斯坦第一次换上浴袍,要求一个目瞪口呆的女人给他按摩的时候,就会面临足以毁灭其职业生涯的社会后果与职场后果。在一个公正的体系中,这种虐待行为不会在数十年间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而他可以在这期间自由自在地玩弄一代又一代尚未成名的年轻女演员。韦恩斯坦的生活就像科斯比一样,不是一个悲惨可怜、身败名裂的故事,而是一个人逃脱这种可悲下场的故事。
   
   猎巫行动来了,但不是猎取你的生命。我们的目标是你们留下的传奇。身为哈维·韦恩斯坦要付出的代价,是他将不再是哈维·韦恩斯坦。司法制度对我们不利;我们没有体制内的权力;我们没有大量的金钱或总统职位;但我们有我们的故事,我们将会不断讲述这些故事。万圣节快乐。
   
   谢选骏指出:“万圣节”其实就是“鬼节”,在“万圣节快乐”的“祝福”声中,新的猎巫时代开始了。不过这是一次“逆向猎巫行动”,不是男人狩猎女巫,而是女人狩猎男巫。这些男巫,就是像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和现任总统这样“左拥右抱”的大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万圣节快乐。
(2017/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