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谢选骏文集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思想主权论067
·思想主权论068
·思想主权论069
·思想主权论 Sovereignty of Thought
·思想主权论070
·思想主权论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2 & 071Sovereignty of Thought & Thought of 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3&SovereigntyofThought&ThoughtofSovereignty
·思想主权论074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 of Thought and Thought of Sovereignty
·0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谢选骏: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将“猎巫行动”进行到底》2017年10月19日转载《纽约时报》:
   
   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指控性侵之后,不是别人,偏偏是伍迪·艾伦(Woody Allen)站出来发表了这样的看法。他本可以什么都不说,但他却对这个被视为连环强奸犯的家伙表示同情;并且指责长期以来保持沉默、如今站出来声称自己遭受性侵的女人们,说她们制造了一种“猎巫迫害的气氛”;他还非要发表一个愤怒的后续声明,不但不道歉,相反却重申,他替韦恩斯坦感到“难过”,因为韦恩斯坦“有病”。他可真不该这么说话,不知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


   
   我是开玩笑的!艾伦为什么会发表这样的声明,原因很清楚——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如下惊人的坦白,声称:“没有人来找过我,或者认真严肃地告诉我,发生了这样恐怖的故事”。这是在暗示的确有人跟他说了韦恩斯坦的事;然而他本着极富之人与生俱来的、诡异的全知,判定他们不是当真的。艾伦还说,即使他相信那些“恐怖的故事”,他也不会感兴趣,更不用说去关心这种事;因为他是一个严肃的男人,忙着搞他那些严肃的男人艺术。他为什么敢于这样说,而不担心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后果,原因也很清楚。他说,不管怎样,人们不会费心来找他,因为正如他所描述的那样:“你对这种事不感兴趣。你只对拍自己的电影感兴趣。”(实际上,最后一部分是公平的。如果我被哈维·韦恩斯坦性侵了,我最不会做的事就是向伍迪·艾伦求助。)
   
   原因很明显,正是令艾伦可以自在地发表这种声明的文化缺陷,造就了艾伦和韦恩斯坦:那种令人窒息、充满妄想、拥有极大特权的强大男人。
   
   艾伦和其他男人担心出现“猎巫迫害的气氛、塞勒姆女巫审判的气氛”,然而在这样的气氛之下,人们只是期待他们的言行中表现出关切和深思熟虑,期望他们可以留意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们其他人称之为基本的专业精神,以及对普遍人性的尊重。你可以说我歇斯底里,但我不愿意再拐弯抹角了——在某种程度上,对于一些男人来说,一个白人男性遭到解雇才是世界上最不自然、最荒诞的不公平现象。
   
   我们掠夺成性的最高领导人唐纳德·特朗普就是这样,他似乎把贝拉克·奥巴马当选总统视为一个白人男性被夺去了总统职位。为了报复,他和他的支持者不惜让整个世界受到煎熬。这个灾难性的文化时刻诞生于同样的特权思想,那是特朗普不老实的双手和韦恩斯坦敞开的浴袍,那是古老的虐待循环,它在暗中说出了特朗普竞选的真正口号:如果我不能拥有,那别人也不能。
   
   抛开历史上真正的猎巫迫害中固有的性别力量差异(我相当确定,塞勒姆事件不是强奸受害者们聚在一起烧死市长),以及男人们那种可悲的厚颜无耻——几千年来他们一直像对待猎物那样对待女人,如今却觉得自己被猎巫迫害了——这一次我就随你们的意。是的,如果你们一定要这么说,那么这就是一场猎巫行动。我是女巫,我要狩猎你们。
   
   过去三天,我的社交媒体反馈中充满了各种遭受屈辱、在工作场所被骚扰以及强奸的故事——人们使用标签#MeToo(我也是)来展现性骚扰惊人的广泛性和普遍性,发言者大多数是女性,也有非二元性别和男性受害者。特朗普的《走进好莱坞》录音带曝出之后,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很多人站出来讲述自己的故事;此外还有比尔·考斯比(Bill Cosby)遭到指控,以及2014年埃利奥特·罗杰(Elliot Rodger)的大规模谋杀案(他明确表示要惩罚那些在性方面拒绝他的女人)之后引发的一连串事件。
   
   在过去五年中,有一大批受害者站出来发声——这个庞大的数字背后,不仅有不必要的触摸或侮辱人格的贬低所造成的严重创伤,还有无形的丧失信心、辞去工作与事业停滞,显示出女性影响力的减弱与男性权力的根深蒂固。
   
   我一直在想,如果使用“我也是”这个标签发言的,不是那些经历过性骚扰的人,而是那些经受过性骚扰并且目睹他们的骚扰者受到惩罚的人(职场处罚、法律制裁,甚至是私人惩罚都算),那么会是什么情况。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使用这个标签的人会非常少,会被Facebook的算法忽略不计。
   
   所以,艾伦先生以及其他先生们,我知道你们讨厌八卦和谣言作坊,但不幸的是,它们是我们能诉诸的唯一手段。我们也希望事情有所不同。在一个公正的体系中,韦恩斯坦第一次换上浴袍,要求一个目瞪口呆的女人给他按摩的时候,就会面临足以毁灭其职业生涯的社会后果与职场后果。在一个公正的体系中,这种虐待行为不会在数十年间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而他可以在这期间自由自在地玩弄一代又一代尚未成名的年轻女演员。韦恩斯坦的生活就像科斯比一样,不是一个悲惨可怜、身败名裂的故事,而是一个人逃脱这种可悲下场的故事。
   
   猎巫行动来了,但不是猎取你的生命。我们的目标是你们留下的传奇。身为哈维·韦恩斯坦要付出的代价,是他将不再是哈维·韦恩斯坦。司法制度对我们不利;我们没有体制内的权力;我们没有大量的金钱或总统职位;但我们有我们的故事,我们将会不断讲述这些故事。万圣节快乐。
   
   谢选骏指出:“万圣节”其实就是“鬼节”,在“万圣节快乐”的“祝福”声中,新的猎巫时代开始了。不过这是一次“逆向猎巫行动”,不是男人狩猎女巫,而是女人狩猎男巫。这些男巫,就是像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和现任总统这样“左拥右抱”的大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万圣节快乐。
(2017/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