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谢选骏: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21年前父母兄弟一夜被杀!台州“1号命案”最后一名嫌犯被抓》2017年9月21日报道:
   
   


   今天下午,台州椒江警方召开新闻通报会宣告,“1996.09.14”特大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
   
   1996年9月14日夜,台州椒江区洪家镇陶家洋村糕饼店发生一起致死3人的特大抢劫杀人案,遇害的是一家三口(68岁的房主戴某、60岁的房主太太及其27岁的小儿子)。
   
   案发后,台州、椒江两级公安机关全力侦查,迅速查清案件事实。当年11月5日,专案组在湖南省凤凰县吉信镇一棋牌室内抓获案犯吴某(已于1997年6月伏法),但主要犯罪嫌疑人罗某不知所踪。当年,省厅将罗某列为省督逃犯上网追缉。
   
   这些年来,台州椒江警方一直未放弃对罗某的追捕。
   
   9月19日下午16时,椒江专案组赶赴湖南凤凰将罗某抓获。今天下午3点多,椒江公安分局大院内,一名男子被押解着带下警车,该男子正是潜逃了21年之久的命案逃犯罗某。
   
   21年前我的父母兄弟一夜被杀
   
   昨天早上天刚亮,戴恩福独自走回两个月前拆了的老房子旧址。
   
   他在一堆乱石上站了片刻,给在上海做生意的二弟打电话:“回来一趟吧,凶手抓住了。”二弟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轻轻说了声“好”。
   
   21年前,就在他所站的位置——台州椒江区洪家街道陶家洋村,他们的父母、年轻的三弟,被厂里的两名工人残忍杀害,一名凶手很快到案,最后执行死刑,但另一人一直潜逃,直到今年的9月19日终于落网。他说,等二弟回来,他们要去父母和弟弟的坟头,告慰他们的亡魂,希望亲人安息。
   
   戴恩福最不想记起的,就是每年的9月14日,他的父母和弟弟,就是在这一天被杀的。
   
   如今距离案发整整21年了,可他还清楚记得那天是星期日,天亮以后,距离7公里外的路桥,会有一周一次的集市,当年27岁的弟弟戴建军在前一天就跟他说,天亮以后,两人一起去摆个摊。
   
   那时候的食品销路很少,一周一次的集市,是兄弟俩的蛋卷厂小赚一笔的好机会。
   
   9月14日晚饭后,戴建军跟哥哥说,他已经交代厂里的两名工人了,晚上要加夜班,多做几箱蛋卷。
   
   兄弟俩的厂房一前一后,各自的机器都在一直不停地运转着。
   
   戴恩福回忆起那个诡异的早上,他所看到的场景——
   
   第二天早上5点多,我去看弟弟的货装得怎么样了,推开虚掩着的大门,机器还在响,可厂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天还蒙蒙亮,我打着手电筒,在家门口四周找了一圈,早起的邻居们都说没见过弟弟。
   
   再回弟弟的厂房,天色已经大亮,我这才意识到厂房里不对劲:地上撒了好多面粉,好像特地为了盖住什么;机器旁边的纸箱也叠得很高:“我扫开地上的面粉,露出了一片红色,看着像血迹,就赶忙叫来自己厂里的伙计帮忙。变压器旁边摞了好几个空面粉袋,掀开一看,父母躺在下面,手上帮着绳子,嘴上被贴了胶布。再翻开机器旁的几个纸箱,弟弟被藏在里面,同样也被绑着手,贴着嘴。”
   
   他的脑子“嗡”的一下,最亲的三个人都被杀了!
   
   房子里还有弟媳妇!他跑到弟弟房间里,还好,弟媳妇还活着!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参与调查的刑警徐德文回忆,当时就认定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件,基本能确定嫌疑人就是厂里的工人,怎样找到人成了案件最关键的地方。
   
   戴恩福跟警察说,这两个工人招来才一个月左右,他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老家在湖南。并描述了这两个人的大致样貌。
   
   徐德文根据描述,发现其中一个人,很像曾经抓到过的一个小偷。根据法医在现场提取的痕迹,拿回去一比对,果然是!
   
   吴某,湖南人,曾经因为在菜市场偷肉,被徐德文抓过。一个多月后,吴某到案。但另一人的身份,成了谜。
   
   终于,在昨天下午3点,潜逃了21年的第二个嫌疑人落网。
   
   今天下午,台州椒江警方发布嫌疑人信息:罗某,43岁,湖南凤凰县人。他交代了那晚的作案过程——
   
   1996年的夏天,我跟着几个老乡来到椒江打工,到椒江之后,认识了吴某。
   我手头没钱,就跟着吴去偷过两次东西,其中一次是去偷了洪家一所幼儿园,将二楼办公室内的录像机、录音机等物盗走,卖了几块钱。
   
   后来,我们两人觉得应该去打工赚点钱。
   
   那年9月10日左右,我们在洪家劳务市场找工作,刚好遇见了前来招工的戴老板(注:戴老板,就是戴恩福的父亲),所干的工作就是到戴老板家中做鸡蛋卷。
   
   干了三四天后,吴跟我说,好像看到老板儿子(注:就是戴恩福的弟弟,戴建军)从银行取钱回来,就跟我商量去偷钱,计划先把人敲晕,再把人绑起来去偷。
   
   9月14日晚10点左右,我们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棍,把从楼上下来跟我们一起加班的戴建军敲晕,再用绳子把他绑起来,移到隔壁的变压器房,还摘下了他手上的金戒指。
   
   后来,我们发现戴建军死了,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把老板家里的人全部弄死后再找钱。
   等到第二天凌晨2点左右,戴建军的母亲下楼准备给我们做宵夜时,我们又用铁棍敲打她的脖子,再用绳子勒。她也死了。
   
   处理完尸体后,我们又上楼,谎称楼下活太多,让老板也下来帮忙。
   
   戴建军家是一幢三层民房,厂房就建在一楼的院子里,我和吴住厂房里,他和妻子住三楼,他父母住在二楼。
   
   等老板下楼后,我们也用铁棍把他打死,拿走了他脖子上的金项链。
   
   杀了三人之后,我们看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就放弃了杀害戴建军妻子的念想。
   
   在逃跑前,我们去了老板房间,找到300元钱现金。
   
   拿着钱和首饰,我们就逃了,一路辗转来到长沙,将抢到的金手链卖掉,得到2000多元,将钱平分,就分道扬镳。
   
   经审讯,罗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他交代,其案发后潜逃到广东深圳做电渡工约一年,后转至福建泉州、浙江温州瓯海等地务工约六年,期间学得模具注塑技术成为技术员。2006年5月上旬到温岭打工并以同村人“吴某松”名义办理暂住登记。此后,罗某在福建、浙江等地辗转多家企业打工,近年稳定在温岭新河某塑料厂内。
   
   这21年没有白等
   
   案发三天后,遇害者戴老板的外甥许小恩,替戴家操办这场悲痛的葬礼。
   
   “三口棺材,里面躺着一家三口,这个场面,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许小恩回忆,那天在场的所有亲戚,都是淌着泪的,戴建军的两个哥哥和新婚不到一年的妻子,哭瘫在地上起不来。
   
   葬礼上,到处都是哭声,喊声,许小恩也是含着泪,按照风俗艰难完成了葬礼。
   
   悲痛一直延续到现在,唯一能让戴家人感到宽慰的,是两个凶手都落网了,这21年,没有白等。
   
   从那以后,蛋卷厂的生意也停了,弟媳妇放弃了腹中的胎儿,改嫁。
   
   当年案发的厂房,在空置了21年后,两个月前因为工程需要已经被拆除。
   
   但是,那一份不忍回想起的记忆,会一直留在那里的。
   
   新技术比对发现逃犯
   
   据椒江警方今天下午通报——
   
   21年来,台州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始终将“1996.9.14”椒江特大抢劫杀人案作为“1号命案”积案开展攻坚,从未放弃对罗某的追捕。21年来,虽然分局几经人事更迭,但历任分局局长、刑侦大队长都多次带队赶赴湖南凤凰县开展工作,每逢中秋、春节等重要节日和罗家婚丧嫁娶等敏感日子都派员蹲守。期间,分局派员先后到广东、新疆、福建、湖南等省市查核线索,但一直未取得实质性突破。
   
   今年9月4日,省公安厅部署开展命案及重大社会影响案件积案攻坚专项行动,椒江因“1996.9.14”特大抢劫杀人案主要案犯罗云洪未归案被列为全省重点县市(全省重点县市共13个,均有一次杀死三人以上命案积案)。
   
   台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伍建利指示要求将“1996.9.14”椒江特大抢劫杀人置于优先位置,立即重启专案侦查,穷尽各种资源手段,掀起全市命案及重大社会影响案件积案攻坚专项行动的高潮。
   
   案件重启再侦后,由台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椒江区委常委、公安局长朱怀宏包案,全力开展追逃工作。
   
   潜逃的罗某到处打零工,为了逃避抓捕,他找人制作了假身份,到广东、福建等地,之后去了温岭一段时间,打了几个月的工,又换了一个地方。在潜逃中,罗某还遇到了一位心仪的女子,可他不敢与对方领证结婚。
   
   8月初,侦查人员在梳理案件的时候发现,2005年温岭警方曾处理过一个冒用假身份人员,此人的五官与在逃的罗某有些相似,为验证这一结果,办案民警展开大量侦查工作,查询到此人正是在逃的嫌疑人罗某。
   
   经过20多天的不懈努力,专案组对掌握的线索进行多途径查找,通过新科技手段比对,终于发现罗某的蛛丝马迹。原来这些年来,罗某为了躲避警方的追捕,一直使用假身份,而此时的罗某正躲在湖南老家。
   
   9月16日,椒江公安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董世虎亲自带队,赶赴湖南追捕。9月19日,在湖南湘西警方的协助下,在凤凰县沱江镇的一间民房附近抓获了在逃的罗某。
   
   谢选骏指出:杀人犯为何放独独过了戴家的儿媳,不惜留下活人的见证?戴家的儿媳事后有没有提供可靠的证词?她又为何杀掉戴家的遗腹子?看来这些事情,警方都没有认真追查,否则,这个案子也不会如此久拖未决长达二十一年。
(2017/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