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谢选骏文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谢选骏: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飞虫数量遽减 地球迈向生态末日?》(2017-10-20中时电子报)报道:
   
   看到飞虫就反射性地就想拿杀虫剂追杀吗?下次可能要想想再行动,科学家发现过去25年以来德国飞虫的数量减少了4分之3,担忧这表示全球生态正迈向末日。领导这个研究的学者奈梅亨大学(Radboud University)的Hans de Kroon说,飞虫数量以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快的速度减少是个警讯。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Sussex University)的教授Dave Goulson说,地球上的生物约有3分之2是昆虫,因此昆虫大量减少显示地球逐渐变得不适合大多生物居住,并且正迈向生态末日,倘若昆虫这类生物真的从地球上消失,其他一切有可能会分崩离析。
   
   这个飞虫剧减的发现,主要来自于几十位居住在德国的业余昆虫家,他们自1989年起就以相当严格的标准收集昆虫,并且在63种不同的自然保护设置特殊帐篷,捕捉并搜集1,500份标本。每个标本内涵的所有昆虫总重都经过测量后,发现在过去27年中德国昆虫数量每年减少76%,在夏天昆虫数量本应达到巅峰的时候,数量减少的状况更明显达82%。
   
   过去减少的现象多发生在特定昆虫身上,例如欧洲草原蝴蝶在过去数十年来数量减少了一半,但最近这个研究囊括所有飞行昆虫,以及比较少被研究的如黄蜂和苍蝇,因此更能显示昆虫数量减少的情况。
   
   奈梅亨大学的Caspar Hallmann说,这标本取自受保护的区域,因此更令人担忧,收集资料的业余昆虫学家也详细记录下地貌和植物。领导这些业余人士的德国Krefeld昆虫协会的Martin Sorg说,气候变化虽可解释昆虫数量在季节和每年间浮动的情况,但无法解释为何昆虫数量整体快速下滑。
   
   Goulson说这些昆虫的死因有可能是离开保护区、无法在农地找到食物,也可能是接触到化学杀虫剂,甚至是后两者结合。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9月时就警告,不应假设大规模使用杀虫剂是安全的,而且相关影响一直被忽略。
   
   科学家现在迫切希望进一步检视更多相关细节,也许其他不会飞的昆虫因较少离开保护区,所以数量并未剧减,小型和大型的昆虫受到的影响也可能不同。科学家也将会进一步分析德国业余昆虫学家搜集到的样本。
   
   在此同时De Kroon呼吁,民众应少做一些已知对昆虫有负面影响的事情,例如使用杀虫剂,以及避免让大量被花包围的农田消失的情况。
   
   谢选骏指出:如此看来,飞虫甚至蟑螂都是人民的大救星。如果没有对立面,自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没有人压迫,浑身就不自在了。这就是科学结论。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