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谢选骏: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话说“美国国家地理探索频道之黑手党十大帮规”深入报道了意大利黑手党“十大戒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JcERzU9SUI),大致如下:
   
   成员要宣誓效忠帮会,如果背叛帮会,他的血将会燃烧。


   
   成员必须通过第三人与帮会的朋友见面,不得自行介绍。
   
   必须尊重妻子。不得勾引朋友的妻子。
   
   保证与警察划清界限,不得与警察在一起。
   
   不得去酒吧和俱乐部。
   
   保证任何时候都能为组织效力,即使妻子临产,也不例外。
   
   必须尊重帮会作出的任命。
   
   当帮会的上级成员问问题时,必须说实话。
   
   如果金钱属于他人或者其他家族,那么就不能动那些钱。
   
   那些有近亲当警察的人,在帮会里有亲属的人,行为不当、没有道德观的人不得加入帮会。
   
   上述“十大戒律”读起来不错,冒充圣经十诫,其实用来控制组织成员。
   
   这些条款,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像什么呢?像《共产党党章》。
   
   话说“黑手党”,就是效忠于“科萨诺斯特拉”“我们的事业”的秘密组织,知道最近,黑手党鲜为人知的戒律才得以曝光,前黑手党成员首次解读统治他们罪恶世界的密码,以及黑手党如何沦为“美国之梦”的牺牲品。
   
   “我们的事业”是意大利黑手党组织三大派别之一,他们在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岛上独霸一方。这个臭名昭著的黑手党组织自1993年遭到意政府的大力清剿后,一度元气大伤。然而,经过10年的休整,该组织于2003年开始已经重新控制了西西里岛上所有的有组织犯罪活动。
   
   “我们的事业”是目前(指2009年)意大利黑手党三大派别中最强大的一派,其活动范围主要集中在意大利黑手党发源地西西里岛,堪称意大利黑手党家族中最有名的一个。
   
   20世纪80年代,“我们的事业”在“教父”萨尔瓦托雷·里纳的领导下,对他们视为“眼中钉”的警察、法官和政府官员大开杀戒,先后暗杀了一批有影响的政界要人,公开向意大利政府宣战。这一切不仅激起了民愤,也促使意政府以铁拳打击黑手党的气焰。1993年,里纳被捕,“我们的事业”自此遭到重创,元气大伤。
   
   里纳落网后,贝尔纳多·普罗文扎诺成了“我们的事业”的代理“家长”。在普罗文扎诺的经营下,“我们的事业”做出战略调整,再也没弄出什么火爆的“大场面”来激怒民众,而是处处保持低调,尽量采用隐蔽的犯罪手段赚钱。2006年4月11日,贝尔纳多·普罗文扎诺在西西里被捕。
   
   行为收取保护费
   
   收保护费可谓有组织犯罪的“老本行”,“我们的事业”黑手党在西西里征收“保护费”也有不少的年头。1991年,西西里一名商人因拒交高额保护费而被黑手党杀害。此案轰动一时,当地不少人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愤怒声讨黑手党。自那以后,“我们的事业”有所收敛,逐渐下调了“保护费”的“收费标准”。
   
   不过,“保护费”降价并未影响到黑手党的收入,因为黑手党扩大了收取“保护费”的范围。据意大利反黑官员介绍,西西里几乎所有人都要交“保护费”,只是每个人交的钱比过去少了。
   
   背后操纵
   
   过去,黑手党总是明目张胆地施加他们的影响力,千方百计让自己控制的公司中标。而“我们的事业”已深谙低调处理的妙处。他们往往会让那些“干净”的公司去投标,而把自己的影响力施加在企业中标之后。比如它会“建议”中标的公司去哪里购买水泥、到哪里购买推土机等。这样一来,黑手党虽然退出了招标“一线”,不再引人注目,但却靠着这种背后的影响力保证了“生意”照常运作,从卖水泥、卖推土机的企业那里继续赚钱。
   
   加强思想工作
   
   过去,黑手党为了赚钱,杀人真是不眨眼。“我们的事业”在调整战略后,杀的人比过去少多了。一方面,为了免遭政府的进一步打击,黑手党已不再像20世纪90年代初期那样嚣张,频频对反黑检察官、政治家、政府官员等人下手。另一方面,黑手党在对待打算背叛家族的自己人时也变得“手软”。
   
   意大利警方黑手党组织二号人物
   
   “教父”们如果听说某个手下心有不满、打算跟反黑部门合作时,一般不会再像过去那样立刻派出杀手处死这个“叛徒”及其家人,而是会立刻派一名“特使”去给这个人做“思想工作”,听他发发牢骚,试着挽留他。
   
   影响
   
   意大利一些长期致力于打击“我们的事业”的检察官认为,在里纳时代,“我们的事业”的所有决策都是里纳一人说了算;而在普罗文扎诺接管“我们的事业”后,普罗文扎诺更像一个董事会主席,在家族中推行了黑手党式的有限“民主”。与20世纪90年代初期“轰轰烈烈”的行为相比,“我们的事业”如今的确收敛了不少,但如果据此以为黑手党大势已去,那就大错特错了。反黑检察官认为,黑手党就像那些从撒哈拉沙漠吹来的遍布西西里岛的红色沙子一样,其影响仍然无处不在。
   
   其实,“我们的事业”追逐的并不仅仅是金钱,而是想要控制整个西西里。为此,他们把触角伸到社会的每一个层面,甚至通过帮助人们找工作或解决问题来把自己打扮成慈善家,努力把自己的存在变成西西里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在拉库利亚涉及的一起案件中,一名黑手党“变节成员”之子惨遭杀害后被扔入酸性液体池。
   
   2000年以来,意大利警方频出重拳打击西西里黑手党,并已成功抓获数名重要黑手党头目。2008年年底,意大利警方对“我们的事业”发起“斩首行动”,目的在于破坏其组织新一轮的领导者选举。
   
   黑手党头目落网
   
   2009年11月15日,据意大利《晚邮报》:意大利警方在西西里岛巴勒莫将黑手党组织“我们的事业”二号人物多梅尼卡·拉库利亚带入警察局。
   
   拉库利亚代号为“兽医”,是意大利臭名昭著的黑手党组织“我们的事业”第二大头目,被警方列为30位最危险的通缉犯之一。
   
   警方在拉库利亚藏身处发现了大量黑手党的文件,这些文件将对今后继续打击黑手党行动具有重要作用。意大利内政部长罗伯托·马罗尼说,拉库利亚的缉拿归案将对意大利黑手党组织造成重创。
   
   意大利黑手党
   
   在意大利像黑手党样的组织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它们区别于在不同的地区。直到20世纪50年代,意大利黑手党还主要集中在田园乡下,但自那以后便传播到了城市(例如巴勒莫)且随后变为集中了毒品、卖淫的更具国际性的组织。
   意大利黑手党以家庭为单位,主要以西西里为代表。在其他地区也有其他类似的组织,如那不勒斯的克莫拉等。
   
   在意大利法西斯专政期间,巴勒莫的区长切萨雷·莫里利用种种特殊势力抵制黑手党的活动。许多黑手党人在他的压制之下锒铛入狱,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远走他乡。但是事实上,西西里黑手党中的最关键的几个党魁都是法西斯组织MVSN中的成员。在MORI的行动中受到牵连的只是一些低层的犯罪嫌疑人而已。
   
   直到意大利在二战中投降后,黑手党的势力才得以壮大。然而在20世纪80、90年代,一系列的黑手党党派间的“帮派大战”中,不少声名显赫的黑手党党徒被谋杀。而新生代黑手党成员中,许多人倾向于将工作的重点置于高智商犯罪,而对传统的敲诈勒索不屑一顾。作为对此进展的反应,意大利新闻界惯用“La Cosa Nuova(新事物)”指代经过如上整建的组织。
   
   意大利三大黑手党派系分别为西西里的“我们的事业”、卡拉布里亚的“恩德朗盖塔”和那不勒斯的“卡莫拉”。专家估计,“我们的事业”约有5000名成员,“恩德朗盖塔”约有4000至8000多名成员,而“卡莫拉”约有3500多名成员。
   
   谢选骏指出:事实上,帮规也好,党章也罢,都是组织工具,表面上看,即可为善,也可作恶。但是,由于帮规和党章都高于国法或外于国法,所以为善的几率大大低于作恶。这是由于人性中的原罪所决定的。由于帮规和党章都在社会中划出了一个个小圈子,所以必定造成社会的分裂和动乱。而反过来,人性的贪婪,最后也会冲决一切破坏了法律的帮规和党章,“除了赚钱,他们什么都不相信了”,这就使得他们的组织陷入了失控状态,进而瓦解了。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