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徐水良文集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徐水良


   

2017-9-16~10-10日


   

   
   现在微信上全是周带鱼夫妇的光荣事迹,成为五毛和毛粪榜样。五毛毛粪很沾光呀。
   
   毛粪个个弱智,把毛魔大汉奸罪恶灵魂和滔天罪行隐藏,加以无限美化,毛粪全都深信不疑。
   相反,谁要恢复毛魔大汉奸的魔鬼真面目,毛粪就个个怒火冲天,声嘶力竭大叫那是造谣。
   
   因为毛粪从小吃毛粪长大,脑袋里全是毛屎。所以臭气冲天的毛屎,他们觉得奇香无比。相反,凡是奇香无比的东西,他们都认为臭气冲天。
   
   何勇军小毛粪很敬业呀,大陆深夜12点多你还为毛粪事业忙碌不已。不过,现在你是上床呼呼大睡的时间吧?
   
   小毛粪半夜起床还要上帖?敬业精神太厉害了呀!你们是计件工资制?别太卖命去见马克思,那样不值。
   
   =====
   
   何勇军小毛粪真敬业,昨晚大陆时间昨晚上12点多还在上贴,今早上4点半又起床上帖。奖金多吗?
   
   别太卖命,搞坏了身体,早日去见马克思,你那共产党的毛魔大汉奸的复辟梦想,就成灰,灰飞烟灭了。
   
   小毛粪你网评员这个工作,够辛苦。很同情!
   
   何勇军你是深夜一点多近二点发完帖睡觉,6点半起床再发帖,一天最多睡五小时?够敬业。悠着点,别搞坏身体,别提早到你家马克思和毛腊肉那里报到,还变成残疾鬼。你那个共产主义地狱中,可是实行集体劳动集体受罪,不劳动者不得食的。
   
   提醒你一点:你露马脚了!即使共舞台时区美国西部,你北京时区,你前一天最后发帖到接近凌晨2点,不是你说的一点多。所以,你最后睡觉时间应该最早2点多,不是一点多。我说的你睡觉4小时,时间没错。这是对你撒谎的一个小纠正。
   
   你撒谎露的比较大的马脚是:你前一天说那是你深夜起来上厕所发帖,但现在说漏嘴,承认你是深夜还没睡,还在发帖,不是深夜起来上厕所发帖。你撒谎,又不小心露马脚,自打耳光了吧?
   
   你记不清时间,但论坛有记录。你主要马脚是撒谎。撒谎深夜上厕所发帖,后又承认深夜没睡,自己忘记前一天的撒谎,不小心打了自己耳光。
   
   上帖你是凌晨三点多发帖可能真是上厕所。但这里记录时差12小时,把你前面撒谎的时区谎言,说我不会算时区的谎言,你自己又不小心戳穿了一次,又一次自己打自己耳光。
   
   你不是说一点多起夜吗?其实是近二点还没睡。而上帖近凌晨四点还在重视你说的“文盲”呢?近二点不就是一点多吗?
   
   你四点半起来,至少花几分钟看帖,在花几分钟发帖,说你凌晨四点半起床,实际时间只会更早,不会更迟。
   
   我当你老师,给你撒谎的小学生批改最简单的算术题呢?你撒谎原形毕露了吧?
   
   你记不清时间但论坛有记录。你主要马脚是撒谎。撒谎深夜上厕所发帖,后又承认深夜没睡。自己忘记前一天的撒谎,不小心打了自己耳光。
   
   =====
   
   你网警一说话,就说你们办案的行话。说网友刑讯逼供。这里是共舞台,不是你情报机构,没有刑具无法刑讯逼供。
   
   除了你情报机构,没有其他人会把共舞台发言说成刑讯逼供。这露出你情报机构马脚了。
   
   这里除了你从情报机构来的,那个会说共舞台刑讯逼供?小特,你的伪装技术有待提高。
   
   (通过网战,声东击西,何勇军上当,总算搞清楚何勇军的大致情况,这里总结一下:)
   
   看来,何勇军你与过去发现的几个特线一样,都是情报机构值夜班的低档工作人员。兼做网评员。晚上上班,十二点左右开始打盹谁觉,临晨四点左右再醒来,再上帖。这是你们的共同特点。
   
   尤其共舞台的几个特线网评员,包括百无聊赖(cwing),都是这个特点。不知是不是同一个单位的?
   
   郭文贵爆料掀起了抓特务新高潮,现在抓你们特线正是潮流,你特务再害怕污蔑反咬也没用。这个坛,多少网友公认你是特务,你顽固的特务表现引起多少网友公愤?
   
   今天你就打乱一贯作息时间,让你不得不辛苦辛苦,否则,你像百无聊赖一样,彻底暴露低档夜班五毛真面目。
   
   现在美东晚上8点,是何勇军他们下夜班回家谁觉时间了。等大陆傍晚这里早上再来,不知道我这个帖能不能打乱这类特线的规律。
   
   何勇军和百无聊赖(cwing)等,基本上原来都是大陆夜班时间上帖。也许我这个帖子后,你们为了掩盖,不得不更改时间了。
   
   何勇军,打乱你作息规律,抱歉。不过,就是想让你夜班回家睡不好觉。夜班网警小毛粪,请继续辛苦!
   
   上夜班忙活一头一尾,中间睡觉。白天睡俩小时,去炒股。这个夜班值班五毛工作真还不错。
   
   只是你蠢货上当,我让你为伪装不断撒谎,混头昏脑。最后才揭发你夜班值班低档五毛身份,你蠢货只配被捉弄。
   
   你这个白天到股票大厅,恰恰证明了你不是白天上班的职工,而是夜班低档值班员五毛的身份。用你自己的口佐证了这个身份。
   
   前天你上当暴露你的年龄没有我从事民运的年限长,你后来觉得不对,就修改了。但我已经有数了。你不过就是中共官方尤其是情报机构雇佣的低档年轻人而已。那网上毛粪,往往是年纪大的出土老文物,年轻人,不是官方或情报机构雇佣,不是网评员,不大可能有你这样的观点。
   
   继续在时差上撒谎?时差12小时。你非要多算两小时。而且,关键是你暴露夜班值班五毛,你永远造谣。那上海小特华开一朵信口就造谣裤裆藏十万美元笑料,你蠢货不断重复。现在你漫天造炒股赚钱的谣言。是你小特炒股送我钱了?
   
   我从来没有钱,穷光蛋一个,你小特再造一万个谣,也不能让别人相信我有钱。更不能让人相信我拿你特务机关的钱了。
   
   你们情报机构的特务,怎么全是卑鄙无耻,满口谎言,不断造谣的货色呢?
   
   堂堂国家机构及其特线,竟然只有撒谎造谣的本事。
   
   然而,你们越是造没有任何逻辑和可信度的谣言,只能越是暴露你们是中共情报机构特务执行你特务机构的造谣策略,并且只能从反面背书我是你们特务机构极度痛恨、漫天造谣围攻的真正的反共民主人士。
   
   帮朋友做股票就有钱了?那钱是朋友的钱。且中国股市亏本可能大于盈利可能,亏你小特还是做股票的,而且为了做股票长年累月值夜班的呢!为了执行你们情报机构的一贯策略造谣污蔑抹黑的策略,造起谣来就顾头不顾尾,尽出丑了。
   
   =====
   
   安魂曲:可笑!刘刚自己因虐待两位前妻而多次坐牢,居然煞有介事批判“侮辱女性”起来?!
   
   徐水良:符合逻辑,但需要证据。大批资深共特不得不暴露甚至赤膊上阵,这是郭文贵爆料的一个副产品。
   
   =====
   
   郭身边,也集中了以激进面目出现的这类特线骗子。如何利用郭爆料,又防止这些人钓鱼危害,是个大课题。
   
   郭粉中也有大批特线,他们的特点是无限吹郭文贵为救世主,来无限贬低中国民主运动整体。
   
   光靠爆料,没有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是无法推翻中共的。只有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及民主革命,才能推翻中共。所以,这是一批以表面激进来配合中共利益的特线,他们采取此种表面激进的办法,来贬低、打败甚至消灭志在推翻中共的中国广义民主运动及民主革命,帮中共把民主运动和民主革命的危险,消弭于无形。
   
   他们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误导、暗害郭文贵,败坏郭文贵的名声。
   
   另外一个大目的,就是上面说的钓鱼。这里有马甲“呃”等为他们辩护,掩盖他们钓鱼目的,他拼命主张民运公开性,并且说公开才能避免特务破坏,说民运没有秘密,所以不存在钓鱼。这些谬论,是双重谬论:
   
   第一,狭义民运圈的民运,从来是公开的,几乎没有秘密,但是,这能避免和防止中共特线破坏吗?是是恰恰相反,是被破坏得惨不忍睹。说公开才能避免破坏,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第二,钓鱼,根本不是钓狭义民运圈的民运人士,而是钓国内没有暴露的人和从事秘密工作的人。把它歪曲成钓民运人士,完全是为了帮助特线掩盖钓鱼目的。
   
   其实,郭文贵爆料事件,迫使中共两系,两大阵营特线,包括反郭拥郭两边特务大暴露,是大好事。
   
   =====
   
   有的朋友反共立场我清楚,但头脑一根筋,看不出两边都是大量特线。尤其对激进一翼特线,混在自己背后的特线,几乎没有认识。只认识以温和面目出现的那一翼的特线。
   
   =====
   
   章立凡这个国安部的勾践先生徒有其名,不脱愚蠢范畴。
   
   赞成对加瓦和夏业良的说法。但根据郭文贵的说法,章立凡是国安部的,而且是正规的勾践先生,不是非正规的一般人。
   
   ====
   
   何勇军,你和百无聊赖cwing一样,低档次夜班五毛身份被揭穿,就只能一造谣,二胡搅蛮缠。你二位中共情报机构低档特线夜班值班员兼职网评员,很可能就是同一个情报机构培训出来的。永远就是这一套低档特线五毛手段。一旦被揭穿真实身份,一旦被大家公认为特线,你们当然无法否定,于是就永远采取一漫天造谣,二胡搅蛮缠,三东拉西扯,四反诬反咬的办法来对付。
   
   劝你小特务悠着点,否则,中共垮台,你跟着殉葬。
   
   你不断五天十天停止上帖,要逃跑了?既然已暴露,又害怕中共垮台遭清算,赶快滚蛋,换个马甲换个面貌再来当你夜班新五毛。
   
   别忘了在到你们情报机构培训班提高提高造谣捣乱伪装等等各种技术,你那造谣捣乱伪装技术实在太蹩脚了,不断出丑自打耳光露马脚。
   
   另外,你装毛粪,名声实在太臭。下次你就装邓魔头属下的邓粪吧,那样你骗人的办法更多一点。
   
   学你榜样周带鱼,花十天时间,找一个王芳或李芳做你女主子,你就不用辛苦值夜班了。反正你上级玩剩下来的烂货丑货多得很。如果档次太低,你就将就一下,因为你的档次比她们还低。
   
   ====
   
   大家都来骂五毛,像我一样揭发何毛粪,让他没脸皮待下去,只好声称先逃跑十天。
   
   也许只好再换马甲再来。现在这个马甲可能就消失了。
   
   =====
   
   据我所知,刘晓波从来没参加过民主党。
   
   关于刘晓波,我从来不相信他。我的看法,79民运头号软骨头和89民运头号软骨头,按照中共情报机构运作规律,没有可能不强迫他们当线人。
   
   中共利用软骨头线人的特点,就是先让他们的软骨头发挥作用,帮中共说话作证。等到一定时候,就反过来,让他们扮演勇敢角色,他们勇敢表演,中共打压,花瓶线人民运大力吹捧造势,用双簧把他们塑造成民运英雄,甚至代表人物。到关键时刻再帮中共。
   
   七九前几名软骨头,八九前几名软骨头,都是这种规律。
   
   六四后,刘晓波因为软骨头帮中共解脱的行为,海内外都名声扫地。96年刘王双十宣言后,开始转型,开始塑造他英勇形象。
   
   有一大批人帮助他转型。包括起草08宪章,又甘当无名英雄的张祖桦。
   
   实际上,民运最著名的那些人,往往是中共打压,花瓶民运吹捧,海外媒体上当吹捧,吹起来的。相反,真正的反共民主人士,中共及其掌控海外中文媒体的特线,则全力封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