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文学博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在
·麻原札幌的罪恶一生
·教主自身不保,邪教“神力”何在?
·“全能神”在韩国遭批引发的思考
·“全能神”蛊惑人心的四种手段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法轮功”车祸神迹害死人
·大法弟子的死亡新说
·炒作“活摘”谣言彰显了“法轮功”的泼皮本性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三组数字”撕碎“活摘”谣言
·李洪志讲法祸害青少年
·“法轮功”“三退”闹剧难以为继
·面对邪教我们该做什么
·“全能神”邪教人员构成分析
·“全能神”很黄很暴力
·从心理学看邪教的需求层次陷阱
·邪教“全能神”如何进行组织控制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李主佛”你这个活阎罗,凭什么定人生死!
·除了打气和威胁,他还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地狱除名”
·今年法会李洪志再开“地狱除名“空头支票
·今年法会李洪志重弹“地狱除名”给弟子打气管用吗?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哪个是李大师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
·法轮功弟子迷途知反,李洪志已经对弟子控制力下降
·郭文贵捞钱黑幕之强迫交易、挪用资金。
·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挪用资金案提起公诉
·一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反华反共的 “活闹剧”
·二评法轮功“神韵演出”----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三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招摇撞骗的”发财树”
·四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神化自己的传教秀
·五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黔驴技穷的文化牌
·六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
·七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虚张声势的“造假术”
·八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频频遭遇的“滑铁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蚍蜉撼树的“白日梦”
·如何识别和判断邪教——试论认定邪教的量化标准
·“法轮功”反华信息战手法
·法轮功引发的宗教话题
·法轮功教义与西方伦理道德的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著名哲学家罗素曾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寻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是支配其一生的情感动力。其中爱情被排在了首位,这充分说明了爱情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对爱情的体悟也充分体现了不同人群的幸福感,那么,当爱情遇到“法轮功”时又是怎样一种状态呢?
     ——热恋的,忍痛割爱断情欲
     热恋中的男男女女无疑是情人节中的主角,“法轮功”组织中的热恋情人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为了加强精神控制,李洪志抛出了一系列“去情”邪说:“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练功人……突破这个关”;“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才能达到最高境界”等等。在这些邪说的蛊惑下,“法轮功”中的男女们不敢恋爱,那些已经热恋的恋人们也被这种谬论生生拆散。
     山东聊城的孔凡辉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名叫王娉娉,他们自高中毕业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只等着大学毕业就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但不幸的是王娉娉后来却在妈妈的影响下练起了“法轮功”,练功后她开始变得对自己的恋人不再热情,人也变得很少说话,脾气古怪,神神叨叨,身染重病却不肯就医,最终因为耽误治疗而病逝。“法轮功”不但将这对恋人的感情生生拆散,最终还令他们阴阳两隔。而在“法轮功”中,孔凡辉、王娉娉这样的悲剧至今恐怕还在上演。


     ——成家的,劳燕分飞变路人
     爱情的归宿无疑是婚姻,“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但在“法轮功”组织中因为“修炼”而劳燕分飞者却比比皆是。湖南华菱衡阳钢管集团职工、“法轮功”“练功点”辅导员张标,为了追求更高“层次”,抛下襁褓中的女儿,毅然与身体虚弱的妻子分手。最典型的一个案例是重庆市长寿区新市镇的“法轮功”练习者陈利华,她本来有一个平静幸福的家庭,但却因为练习“法轮功”导致三次婚姻破裂。她因为“练功”忽略家人的感受,不听丈夫的规劝,耽误农活与生意还与丈夫不断吵架,家庭矛盾增多,终至第一次婚姻破裂。开始第二段婚姻后,她继续痴迷“讲真相”、“做三件事”,而忽略对外乡丈夫的关怀,再次离婚;接下来的第三次婚姻她同样因为参与“法轮功”组织活动而夭折。俗话说“事不过三”,如果说一两次失败的婚姻存在偶然性的话,那么陈利华接连三次失败的婚姻无疑充分说明了“法轮功”对情侣的深深伤害。
   
     陈利华(左一)
     ——落单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情侣们最痛苦的两件事无外乎“生离”与“死别”,其中尤以“死别”最令情侣们肝肠寸断。在“法轮功”组织中因为相信“消业”而导致死亡者前赴后继,上自骨干高层,下至普通弟子,没有人能逃脱这个“死结”,一方的死去带来另一方的形单影只,随着“法轮功”信徒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情人节、七夕节这样的日子已经变成对这些人“伤害最深”的节日。典型的例子就是“法轮功”骨干李大勇,他们夫妻都是“精进”的弟子,他们为了支持“法轮功”组织甚至将自己的房款都捐献出来,但李大勇最终却于2014年因急性肝坏死病亡,其死后不但被“法轮功”秘不发丧,其妻子刘鸣鸣更是无人照料,只能 “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若无“法轮功”,李大勇不会被耽误病情而英年早逝,自家房款也不会稀里糊涂送给他人以至居无定所。对刘鸣鸣而言,“法轮功”组织带来的伤害既是精神上的,更是物质上的。
   
     李大勇照片
     ——荒淫的,同床异梦情义断
     荒淫、滥情是爱情的天敌,也是对情侣关系的最大冲击。有趣的是,“法轮功”组织虽然宣扬“去情说”,但其内部各种扭曲的“情事”却层出不穷,李洪志虽然吹嘘“法轮净土”,但却宣扬“双修”谬论对无良弟子进行纵容,这让“法轮功”组织中的情侣关系变得十分敏感和复杂。比如,网上就曾爆料日本“法轮功”“天国乐团”团长纪江与一女弟子“双修”的丑闻,纪江多次到该女家中整夜“研习大法”,不料此事被纪江妻子发现,吵闹至“法轮功”日本分部,并惊动“法轮功”高层。这样的“法轮功”夫妇即便是继续维系婚姻关系,恐怕也已经是同床异梦。无独有偶,香港“法轮功”高层简鸿章与多名女子有染被称之为“性加情中人”。近些年,在“法轮功”普通弟子中也发生了以河南辉县“法轮功”人员“双修”淫乱案,这一系列案件的背后,不但是一个个令人不耻的丑闻,更是一对对情侣感情的破碎和同床异梦。
   
     “双修”丑闻缠身的纪江
     可见“法轮功”伤人至深。 “法轮功”情侣何其苦,“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发帖者 蒲公英 时间: 下午5:53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BlogThis!
   共享给 Twitter
   共享给 Facebook
   分享到Pinterest
(2017/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