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文学博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在
·麻原札幌的罪恶一生
·教主自身不保,邪教“神力”何在?
·“全能神”在韩国遭批引发的思考
·“全能神”蛊惑人心的四种手段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法轮功”车祸神迹害死人
·大法弟子的死亡新说
·炒作“活摘”谣言彰显了“法轮功”的泼皮本性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三组数字”撕碎“活摘”谣言
·李洪志讲法祸害青少年
·“法轮功”“三退”闹剧难以为继
·面对邪教我们该做什么
·“全能神”邪教人员构成分析
·“全能神”很黄很暴力
·从心理学看邪教的需求层次陷阱
·邪教“全能神”如何进行组织控制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李主佛”你这个活阎罗,凭什么定人生死!
·除了打气和威胁,他还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地狱除名”
·今年法会李洪志再开“地狱除名“空头支票
·今年法会李洪志重弹“地狱除名”给弟子打气管用吗?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哪个是李大师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
·法轮功弟子迷途知反,李洪志已经对弟子控制力下降
·郭文贵捞钱黑幕之强迫交易、挪用资金。
·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挪用资金案提起公诉
·一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反华反共的 “活闹剧”
·二评法轮功“神韵演出”----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三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招摇撞骗的”发财树”
·四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神化自己的传教秀
·五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黔驴技穷的文化牌
·六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
·七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虚张声势的“造假术”
·八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频频遭遇的“滑铁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蚍蜉撼树的“白日梦”
·如何识别和判断邪教——试论认定邪教的量化标准
·“法轮功”反华信息战手法
·法轮功引发的宗教话题
·法轮功教义与西方伦理道德的冲突
·生命可贵吗?——法轮功引发的自杀杀人问题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
· 邪教“全能神”之邪恶表现在多方面
·上天狂送大礼给锅鬼,将郭文贵绳之以法 之日可待!
·李洪志对付老熟人的“三字经”
·李洪志的“语欲胜人病”
·关于李洪志的几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司马南:本老汉今天客串司马南,要访问一个大英雄,如果把他的那些事情拍成电视剧,比起电视剧《潜伏》里面余则成演的形象也不差,画面感也很像。比方说跟踪、卧底、苦口婆心、直指人心,讲道理,讲得周围的人不能不服,而且和敌人作面对面的斗争,在社会上帮助那些离家出走的,因为家庭成员遭遇到那些势力迫害的人破镜重圆,应该说这是大能耐,大功德,这是大英雄才能干的事情。这么一说,您是不是有一个愿望,特别想急切见到这个人呢?我请摄像机先给一个特写,看看这身高,这是一个巨人哪!刚才我一问身高多少,小伙子1米90,跟我这个1米50的比起来,那就绝对大个儿了。欢迎史兴旺先生。
     史兴旺:谢谢。
     司马南:你用简单的语言介绍一下自己,哪里人?学什么专业?现在干什么?
     史兴旺:我是河北邯郸人,一个自由职业者吧。

     司马南:自由职业者。
     史兴旺:对。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农民。
     司马南:小农民吧,你怎么能说老农民呢?
     史兴旺:对,另外现在是“邪教受害者之家”的站长。
     司马南:站长?
     史兴旺:嗯。
     司马南:电视剧《潜伏》当中,余则成只是一个副站长,现在我们面前的史兴旺先生居然是站长,叫“邪教受害者之家”这个网站的站长,这个网站原来有个大名,叫做“反‘全能神’同盟会”。
     史兴旺:是这样,原先是叫“反‘全能神’同盟会”,因为网站是为更多的邪教受害者服务,后来慢慢发现有其他的邪教受害者来网站求助。也是顺势而行吧,为更好的服务更多的邪教受害者,就改名“邪教受害者之家”。
     司马南:跟大家讲一讲,为什么要办这么一个网站?现在办网站的多了,在网上虚拟世界当中,很多人都把自己在现实生活当中不能够实现的,拿到网上去实现,你怎么会去搞一个反邪教的网站?
     史兴旺:我也是一个“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
     司马南:你怎么会成为“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像你这种人,一看这么洒脱,这么阳光,灿烂的一个小伙子,你会信这玩意吗?我觉得你不会信。
     史兴旺:我原先也是在北京打工,后来在回家的时候,发现妻子和她爸爸一直信这个。
     司马南:你说你妻子和老丈人俩人信“全能神”?
     史兴旺:嗯。
     司马南:发现是在哪年呢?
     史兴旺:发现是在2012年,在6月份左右吧。
     司马南:我还是感兴趣你媳妇加入“全能神”之后,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的?总得有个细节吧,2012年?
     史兴旺:就是说2012年3月份,我回来家一次,她没有在家,然后发现了比较异常。
     司马南:她不在家?
     史兴旺:嗯。
     司马南:几点钟回来的?
     史兴旺:八九点。
     司马南:八九点才回来,你没问她去哪儿了?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她就是说在接触这个,从翻包,看她写的一些东西,我在网上查一些资料。
     司马南:我经常怀疑我老婆,当然我绝对不敢翻包,翻包这事还了得,你翻包了?
     史兴旺:是,我翻了。
     司马南:你翻包发现什么了?
     史兴旺:一些小卡片,就是纸条,要到哪去给谁传,约好时间,几点几点去,还有就是一些内部通知。
     司马南:内部通知通常怎么写?什么内容啊很好奇,内部通知什么样啊?
     史兴旺:比如说上边的安排,或者说上边的通知,然后写上一些字,最后一些日期,像这样的A4纸。
     司马南:他们自己叫上边的,这词挺好啊。
     史兴旺:是。
     司马南:她生活方面有些其他的什么改变吗?
     史兴旺:比较冷漠。
     司马南:2012年,世界上各种各样的邪教都在传一个谣言,说“世界末日”。那你妻子信的这个,他们对“世界末日”的说法你了解吗?他们怎么说?
     史兴旺:他们就是说快来了。
     司马南: “神”快来了,“世界末日”快来了?
     史兴旺:来救他们来了,“世界末日”是到了,但是他们没事。
     司马南:那他们不解释,“神”平常在哪儿?
     史兴旺: “神”就在中国,他们是这样说的。
     司马南:那就是说“神”平时想在哪待着就在哪待着,但是“世界末日”一来他就上台了,站出来说带你们走。
     史兴旺: “谁信我带谁走,谁不信我一边去”,就是这么个意思。
     司马南:你妻子的原话怎么跟你说的,她怎么跟你讲的?
     史兴旺:就是说那几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事,其实那几天是最疯狂的。
     司马南:怎么个疯狂法?
     史兴旺:他们在2012年12月21号前一直在准备,每个村已经走上街头了,拿着条幅,拿着一些小册子。
     司马南:条幅上写什么?
     史兴旺:“全能神”来了,或者说老天爷下凡了,来拯救我们。
     司马南:这不是很滑稽嘛,如果“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还写条干吗呀?
     史兴旺:他们认为这样告诉更多人,让更多人去得救,其实他们内心是用好心去救人,他们往往却不知道,他们是在害人。
     司马南:这个很搞笑,我跟观众朋友说个有意思的事,就是关于“世界末日”之类的说法。世界上很多邪教都有此类的说法,但是说这个东西有个技巧。说“世界末日”的,如果知道太远,比如说一万年以后将出现“世界末日”,好多人就会想,一万年才来咱们现在该干吗干吗,你要是说来得太近,比如说2012年12月21号就来,如果22号一天一切都平常,这不自己就陷了嘛,就玩砸了嘛。所以说关于“世界末日”哪一天来,这件事是非常有技巧的,这就跟卖东西定价一样,3块9毛9,你听起来像3块多,他就不说4块,他说4块你心里上就觉得高了。因此关于“世界末日”的说法,世界上各个邪教、教派差不多都有此类的预言,但是“全能神”的预言说得时间太逼近,因此这就给“传教”的人带来一个道德上的挑战,你说瞎话,你撒谎,你说得根本没兑……我们问问小史,你媳妇他们2012年12月22号那天早晨反应什么样?
     史兴旺:我妻子就说,因为神还有很多人需要挽救,所以说就暂停。
     司马南:如此说来这个世界末日是“全能神”搞的?相当于一个人既是罪犯,又是警察,这边犯罪搞世界大劫难,这边往外拿人,往外救人。你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你媳妇的说法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是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的。
     史兴旺:其实那个时候我没有反对,是因为我一直在配合,去干扰我们村这个窝点,所以我没有反对,并且积极配合。
     司马南:你当时心里边你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你是想等着看他们世界末日那天没事儿,你看该收心了吧,该种地种地,该做饭做饭。
     史兴旺:其实2012年12月21号发生之后,没有多长时间,也有很多能够认清真相的信徒退出了,这是一个好事。
     司马南:这些人还有起码的理智、思维。
     史兴旺:我不跟你玩了,“全能神”我走了。
     司马南:你骗人。
     史兴旺:对。不过也有一些痴迷不悟的,因为“全能神”,也是后来我从妻子那边了解到,走是走,说明这些人没有诚心,他们内部是这样说的,你要是真是留下,才是神所要挑选或者是检验的这些子民。
     司马南:这就比较勉强了,这属于玩赖了,连基本道理都不讲,甭说现在的你,作为站长的你,作为当年2012年,那个时候的你,“全能神”最骗人的是什么?那时候你觉得它怎么骗人?
     史兴旺:我觉得“全能神”他这个名字挺好玩吧,就是带着这帮信徒在打一个虚拟游戏,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司马南:虚拟游戏这个词好,这是互联网时代的思维。
     史兴旺:你在游戏圈里边得到你想要的,能上天入地,能长生不老,应有尽有,只要你跟了他就可以,但是你别反对我,反对我是没有好下场的。
     司马南:观众朋友,我对邪教应该说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多少年来,跟踪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邪教,一些装神弄鬼的“大师”。在关于邪教教主的理论分析里面,我还从来没有听过关于虚拟游戏的说法。所以我们这个史兴旺,史站长高明,他从80后、90后互联网时代的互联网思维出发,你这一套不就是网游嘛,不断往里砸钱,砸钱的级别就能提高了,砸钱就能得富贵,砸钱你就能超度,这等于说给你一个虚拟的游戏,让你在里边玩,但是邪教教主是干嘛的,就是编游戏的人,就是在后台有支持,挑逗你们不断往里扔钱,骗你的人。
     司马南:网友因为对邪教传教这个事了解的少,所以对他的危害性认识不清楚。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麦当劳、肯德基,去一家饭馆吃饭的时候,旁边有个人过来给你搭讪,说信老天爷吗?马上世界就要末日了,你信这个东西就得福报,你不信这个东西你就很倒霉。如果有人这么跟你说,你什么反应?我想多数人都说我不信,自己吃饭就算了,陌生人不要说话吗?可是如果你血气方刚,“少说这个,信什么信呀,去去去”,对方可能就比较粗暴的态度对你,怎么个粗暴法,抓起来“你信不信,不信打死你”,你说“就不信”,不信就真打死,当场打死。这不是我编的,这是真事。2014年5月28号,在中国山东省招远县就发生过这么一档子“全能神”在公开场所,传教由于被传对象不信,几个“全能神”信徒当场将之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这些“全能神”的信徒,他们一个一个当时面目狰狞,恶魔,把这个吃饭的、一个莫名其妙、不认识他的人,当场活活打死,这样的恶性案件一时间震惊了全国,乃至在世界上也产生了影响,邪教的这种危害,让更多的人所认识到。而这个事情发生了,和我们这个小史当站长的时间前后差不多。小史,你对这个事怎么看?你当时听到这个事以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你跟你老婆讨论了这个事没有?
     史兴旺:讨论了。
     司马南:她说不信?
     史兴旺:对。
     司马南:她说这可能是政府编造的?
     史兴旺:对。
     司马南:那视频播放,网站随搜得出来,每个人都有名有姓的。
     史兴旺:但是即使他们相信这是打死人了,他们也会认为打吴某的这个人是一个背叛者,或者说是一个恶魔,或者说是一个被神抛弃的对象,不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是一帮假的“全能神”信徒,来诬陷他们,他们不会相信这是他们的信徒,或者他们的兄弟姊妹干这种事。
     司马南:观众朋友你觉不觉得这个很微妙,这样啊,像史站长,有觉悟的青年才俊,他看到这个“全能神”的事情,恶性案件,他很震惊。但是当他把这个想法与信“全能神”的妻子或者其他人交流的时候,那些人采取对政府信息不相信的态度。他们没有办法来反驳这些事实的时候,他们说这些人是被神抛弃的,我们不是这样的,他们是那样的。但是你知道这个造事的人,他到了公安机关里面还说她是恶魔,必须打死,你想这个脑子是不是搭错一根筋?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能让正常人的思维错乱。而另外一个当时参与打人的,作为“全能神”的信徒,她说被打死的那个人先用超自然的力量攻击他们,然后他们才上去把她当恶魔打死。邪教的危害就在于他破坏了现实的秩序,破坏了家庭,造成生命的伤害,而且把脑子搞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