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美国人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
文学博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在
·麻原札幌的罪恶一生
·教主自身不保,邪教“神力”何在?
·“全能神”在韩国遭批引发的思考
·“全能神”蛊惑人心的四种手段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法轮功”车祸神迹害死人
·大法弟子的死亡新说
·炒作“活摘”谣言彰显了“法轮功”的泼皮本性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三组数字”撕碎“活摘”谣言
·李洪志讲法祸害青少年
·“法轮功”“三退”闹剧难以为继
·面对邪教我们该做什么
·“全能神”邪教人员构成分析
·“全能神”很黄很暴力
·从心理学看邪教的需求层次陷阱
·邪教“全能神”如何进行组织控制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李主佛”你这个活阎罗,凭什么定人生死!
·除了打气和威胁,他还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地狱除名”
·今年法会李洪志再开“地狱除名“空头支票
·今年法会李洪志重弹“地狱除名”给弟子打气管用吗?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哪个是李大师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
·法轮功弟子迷途知反,李洪志已经对弟子控制力下降
·郭文贵捞钱黑幕之强迫交易、挪用资金。
·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挪用资金案提起公诉
·一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反华反共的 “活闹剧”
·二评法轮功“神韵演出”----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三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招摇撞骗的”发财树”
·四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神化自己的传教秀
·五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黔驴技穷的文化牌
·六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
·七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虚张声势的“造假术”
·八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频频遭遇的“滑铁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蚍蜉撼树的“白日梦”
·如何识别和判断邪教——试论认定邪教的量化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美国人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地邀请到了美国著名的邪教干预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先生,来就邪教干预方面的一些问题进行探讨。罗斯先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认知邪教的公众教育和干预邪教工作,也是为数千家庭和邪教受害者提供过咨询,帮助了一大批受害者摆脱了邪教的控制和侵害。2014年底,罗斯先生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面世之后,也是引发了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和强烈反响,被认为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反邪教专著。罗斯先生您好,我们知道您是从事邪教研究与干预工作也是非常多年了,您认为邪教有哪些特征?您是如何定义邪教的?
     罗斯先生:我认为一般的邪教来讲都会有三大特点,这三大特点构成了邪教的定义核心。我们这样一套三大特点的理论,基于一位叫罗伯特的美国心理学家的研究。他在哈佛大学的一份期刊上曾经发表一篇题为《邪教的形成》的文献,其中就提到了三大特点。第一大特点,就是在邪教当中一般都有一个富有人格魅力的领导人,他随着这个邪教内部的原则不断弱化,逐渐成为了这个邪教的崇拜对象。这会使邪教成员逐渐放弃自己的原则,而使得这样一个邪教成为个人崇拜的一个邪教组织。第二点,邪教一般会通过强制灌输或者是洗脑等方式,来弱化个人的人格,从而使得人们无法对自己的生活来做出自己的选择。通过这个过程,来实现对人的控制。第三点,邪教一般会对人产生威胁和危害,他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比方说对人身体进行剥削,对人使用暴力或者是其他形式犯罪,有时候还可能使人沦为邪教的奴隶以及劳动力。这三大核心界定邪教的三大特点。邪教有可能是宗教性质的,有可能是政治性质,也有可能是宣传某一种疗法或者是一种打坐或者冥想的方式。但是我们如何判定邪教,不是要看这个邪教的信仰,而是要看这个邪教的行为以及它的架构。
     主持人:罗斯先生,您书中也提到了“法轮功”,书的献词也是写“该书献给‘法轮功’自焚事件的受害人——郝惠君、陈果母女以及所有的邪教受害者”。我想请您谈一下您当时拜访陈果母女的经历,您认为这个惨剧跟“法轮功”有关系吗?
     罗斯先生:可以说那次访问是最令我感到悲伤的一次访问,那次访问是我去了开封市,看到了郝惠君母女俩。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次访问,而且我看到了郝惠君母女俩她们在那次自焚事件中所遭受到一切对身体上的伤害。郝惠君看上去已经大彻大悟了,而且她也已经能够以一种理性的思维来进行思考。她让我理解了在天安门事件中所发生的一切。一开始她非常不满,是因为天安门事件发生之后,美国以及中国的“法轮功”组织表示,郝惠君以及其他的自焚者不是“法轮功”成员,他们说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而这一切令郝惠君感到非常的不满,她让我转达给其他人这样一条信息,就是说她们是受到“法轮功”的指使,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都是“法轮功”所预谋的。在最后的时候,她还告诉我“法轮功”剥夺了她理性思考的能力,而她现在已经逐渐恢复了,能够理性思考的能力,但这是通过极为惨痛的付出重新得到的。她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非常悲哀,因为女儿是在她的影响下加入到了“法轮功”当中,她也希望我能够告诉那些受到“法轮功”影响的人,把她的话语传达给其他的人。


     主持人:邪教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各国都有邪教。您认为邪教为什么会存在?
     罗斯先生:我认为这个原因非常简单,作为邪教的头目,他们之所以制造出这些邪教,无非就是为了钱和权力。他们认为通过领导那些成员、操控那些成员,他们可以获得金钱和权力。有很多的邪教头目非常有钱,坐拥数百万的家产,住在大的别墅里。比方说“法轮功”头目李洪志,他就拥有数百万的房产,不仅仅是为自己添置了房产,还为自己的家人添置了房产。世界范围内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基本上都是为了图利,而且他们不惜牺牲良知伤害他人,而且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力从社会以及自己的邪教成员那里进行剥削。
     主持人:互联网的发展,也给邪教的发展和传播带来了很多改变。对于邪教干预来说,互联网的发展,会给我们带来哪些挑战?在互联网时代,防范邪教我们要采取哪些新的措施?
     罗斯先生:互联网确实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就是帮助邪教在网上进行成员招募,而且这样一个活动可以触及到地球上任何一个人,他们可以在网上发布一些视频,同时也可以通过网络大会的形式与成员进行沟通,也可以通过一些其他的社交手段与全体成员进行联络。所以作为家长,你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网上是在与谁进行沟通,如果是在与邪教沟通的话,那么他们在家中就可以进行。对这一点,家长可能并不知情。比方说现在的伊斯兰国,他们就是通过这样一种线上的形式,完成了对成员的招募。然后再将这些成员输送到叙利亚,在那里的营地对他们进行洗脑和灌输。一般来讲,这些邪教还主要通过在网上以一种欺骗的形式对人进行洗脑和招募。作为家长,作为个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必须要知道我们的孩子在网上做些什么。如果说我们的孩子与一些可疑的组织进行联系,那么作为家长,我们也应当及时知晓和干预。所以说互联网对我们的干预活动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因为我在进行干预的时候,这些被干预者身上可能有智能手机,可能有互联网,可能还有连着无线网络。在整个干预过程中,其他的邪教成员可能会要求这个干预活动停止或者是要求被干预人员立刻退出。所以在每次干预进行之前,我会要求被干预人员把智能手机交上来,把家里的无线网络关掉,切断互联网的链接,以此来进行进一步的干预。所以说网络既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说它是一件好事,是因为1996年我创办了邪教教育协会,这个协会的网站是Culteducation.com,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收录了各种各样邪教的数据,包括“法轮功”和“科学教派”等等。通过我这样一个数据库,年轻人可以了解到邪教的历史,所以说网络可以是一件好事,因为它可以为我们提供教育,可以防止邪教的传播,当然也可以被邪教所利用,来引诱更多的成员加入。
     主持人:罗斯先生,您为了研究邪教,也是多次来到中国。在您看来,中国在干预邪教工作方面,给您留下哪些比较深刻的印象?
     罗斯先生:我认为中国所采取的干预措施,是一种非常具有综合效应的干预方式。政府一方面帮助这些转化成员进一步理解邪教的历史,发现邪教存在的问题,特别是邪教的邪恶本质。为重要的是,中国帮助这些成员在加入邪教多年之后,能够重新回归生活。有一些人加入邪教之后,失去了工作、失去家人,也与主流社会发生了脱节。我在中国与很多的转化成员以及很多的帮教能手进行了接触,我发现他们一方面在脱离邪教的过程当中得到了帮助,另一方面在脱离邪教之后,他们的生活依旧能够享受到中国政府的帮助,让他们重新能够为社会做一些贡献。而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也提到,您在书专门提到了“法轮功”。“法轮功”建立起了很多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也是为了掩盖真相,还炮制了很多的谎言,比如中国人活摘“法轮功”的器官等等。到底美国人了解的“法轮功”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罗斯先生:我认为“法轮功”做出的这样一些论断或者这样一些主张,是毫无根据、一点也不客观的。就比方说活摘器官的这样一个说法,这些报道经常会被“法轮功”的一些相关媒体进行大肆宣传。但是现在来看,根本就没有任何客观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主张,一切都是口耳相传的而已。所以,美国人对于“法轮功”还是持一种怀疑的态度的。因为“法轮功”的许多主张都没有证据,我个人根本就不相信“法轮功”所做的这一切的表述和主张,就像是李洪志所称的自己能够隐形、能够穿墙、具有一系列超自然能力一样,对于这一切我都不相信。
     主持人:本期访谈就先进行到这里,我们非常感谢罗斯先生接受我们的采访,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2017/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