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何祚庥:我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文学博
·法轮功造谣的三种招数
·法轮功究竟让谁“圆满”了?
·惊奇的婚事
·李美歌婚期临近,新郎喜当爹!!
·李美歌大婚 新郎究竟是谁?
·“神韵台柱”李美歌要成婚了
·李美歌婚期临近婚纱照流出
·谢阳:没有刑讯逼供的行为 更没有遭到酷刑
·芦淑珍生前的牌友向世人诉说真实的故事……
·自私毒心肠的李洪志
·李洪志坑害的人
·芦淑珍的悲哀人生
·李洪志的坑母经历
·自私自利冷酷无情的李
·李洪志对母亲芦淑珍的精神伤害
·“宇宙主佛”李洪志母亲芦淑珍竟会病逝
·信誓旦旦的"主佛",生日确是伪造的!
·“朋友圈”点了李洪志的死穴
·写给“大师”一封信
·“生日”不过是李洪志的工具
·李洪志改生日“改”了什么?
·这个“生日”,李洪志会有啥愿望?
·李洪志为什么一再封锁弟子的死讯?
·揭秘李洪志的谎言和野心
·美国法轮功骨干赖善桃病亡
·海航集团创办人陈峰现身 驳斥郭文贵抹黑王歧山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当年竟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因病被批准保外就医 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近期被诊断患有肝癌
·刘晓波偏激的言论,曾被搞笑地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刘晓波以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煽动性文章
·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
·刘晓波曾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
·开封中院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审理直播
·youtube 直播庭审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审判长宣布庭前会议已明确的事项。
·郭文贵实际控制又一公司及高管职员骗贷等案开庭
·债主到郭文贵纽约住处讨债 高呼“郭文贵还钱”
·谢建生在郭文贵楼下:高呼“郭文贵还钱”示威(视频)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三)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二)
·郭文贵纽约住所遭债主围堵(一)
·郭文贵涉180亿债务纠纷 遭债主堵门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郭文贵控制河南裕达骗贷及票据案一审宣判 罚金1.5亿
·纽约市民聚集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控制的公司被罚3.95亿 可能破产
·郭文贵公司骗贷20亿 被判有罪
·郭文贵收买民运人士证据曝光
·郭文贵安排每天敲某人家的门
·郭文贵对待恩人、朋友、女助理的惯用手法:录音
·郭文贵的亲密关系
·郭文贵与女助理真情实录九
·郭文贵与男人的关系
·林志玲怒斥郭文贵 :爆料“子虚乌有、离谱至极”
·美国之音代表官方致信海航 与郭文贵撇清关系
·再揭“疯王”郭文贵底牌
·林志玲范冰冰许晴等女星起诉郭文贵
·纽约市民要求酒店驱赶通缉犯郭文贵
·纽约抗议民众说郭文贵是“大骗子”(视频)
·纽约华人8月19日继续声讨郭文贵
·郭文贵欠债还钱,8月25日,纽约华人继续声讨郭文贵
·女助理:盼郭文貴獸行受懲 情緒瀕崩潰 父母怕接境外電話
·郭文贵诈骗犯(922视频)
·郭文贵是大汉奸卖国贼(923视频)
·郭文贵是强奸犯通缉犯(925视频)
·“菩提功”害了他们
·邪教人员教育子女的奇葩事
·“法轮功”让爱情枯萎
·轻信“全能神”拒医把命丢
·这些钱“全能神”也不会放过
·女星范冰冰许晴杨澜围攻郭文贵
·郭文贵说假话的铁证
·郭文贵侵犯公民隐私权
·郭文贵将接受法律审判
·美国遣返郭文贵的十个理由
·郭文贵被制成通缉令扑克牌
·郭文贵:美国人全是骗子
·美国司法部长:政治庇护欺诈现象猖獗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背后的真相
·李洪志就是只“变色虫”
·被邪教扭曲的家庭关系
·李洪志要手机干啥
·从“三书”看“全能神”邪教的危害
·有“法轮功”背景夫妻打死幼女 腌制尸体藏冰柜
·纽约华人声讨郭文贵进入第77天(1016视频) 十月 16, 2017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征地骗迁
·郭文贵的“蓝金黄”之第二桶金:自肥,设局,黑社会,赶走港商台商巧抢占有
·郭文贵蓝金黄之八弟之死:坑爹坑弟坑朋友
·郭文贵蓝金黄之裕达四黄:层层设套俘获官员控制伙伴
·郭文贵“蓝金黄”之洗钱:如何把老板的钱变成自己的钱和豪车豪宅
·郭文贵爆料漏洞百出 所谓情妇照片竟取自台湾网红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不会相信“法轮功”
·车祸引发“法轮功”大地震 专访唯一被“圆满”的大活人
·何祚庥:我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美国人对“法轮功”持怀疑态度
·站长“余则成”与“全能神”的战争
·独家揭秘邪教“全能神”的真面目
·曹圣洁牧师:“门徒会”亵渎耶稣基督 基督教不能容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祚庥:我为什么要揭露“法轮功”


   司马南: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要讨论一个大事件,什么事件呢?中国突然冒出来一股势力,这股势力主要的标志是肚子里面有个东西,这个东西转圈。现在,我们所说的这样一股野蛮的、愚昧的、代表黑暗的势力,成了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股反动的力量。今天,我们要专门讨论一下这件事,回顾这件事儿当年是怎么发生的?为了帮助大家理解这件事情,我们今天请来了两位重要的嘉宾,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庆承瑞。二老跟大家打个招呼。
     何祚庥、庆承瑞:大家好。
     司马南:何先生,17年前,人家都说是您何祚庥院士把“法轮功”给闹出来的,说您写了一篇很短的文章。回顾一下当年的情形好吗?
     何祚庥:好,我来说一下。17年前那件事情,直接的动因是我在天津师范大学《青少年科技博览》写的一篇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其实在这个以前还有个原因,这个原因是当初为了谈气功的问题,在这篇文章以前,北京电视台来采访过我,我说了一句话:“练‘法轮功’有些人练出点问题”。因此“法轮功”就要求北京电视台赔礼道歉,这个事情是因为我有这么一句话而引起的,所以我觉得“法轮功”太过分了。等到天津师范大学的青少年杂志约稿让我写,我就说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为什么呢?练气功练的不好会出事儿,运动量小,青少年还是该跳跳蹦蹦,打球、踢足球、赛跑,我赞成这个。练气功这是老头、老太太做的,青少年去干这个干嘛。同时我讲了一下,练的不好会出现严重事故,会练出精神病出来。还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理论物理所就有一个研究生,练“法轮功”练出精神病来,很危险,送医院去抢救,我们的党委书记连夜把他送出去,都几乎要死的样子了,最后总算是回来了。为了帮助他,于是把他家里的父母都请来了,父母也赞成他不要练,给他做非常细致的工作,当时他听了父母(的话)回去了。二次又练“法轮功”,又再度走火入魔,又二次送他去抢救,又把他父母请过来,然后大家商量怎么对策。我就讲了这么一件事例。

     司马南:结果人家就不依不饶了。
     何祚庥:对。
     司马南:我在这儿补充一个背景,要不然很多观众朋友可能不太了解,其实“法轮功”在刚刚出现的时候,当时中国社会盛行所谓特异功能和各种各样气功,而且它出现的比较晚,说的那套理论又比较原始,形态比较粗糙甚至比较低级。何先生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的时候,对“法轮功”的危害所谈的内容,还是非常客气,说练这个功走火入魔,我们单位有个例子,还没有讲到其他。就在北京电视台那个节目,同一个节目当中我也是被采访的对象,我也谈了一些问题,但是我没有点“法轮功”的名字,因此他们对我就算客气一点。
     司马南: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法轮功”表现出了非常强的组织性,极其明确的目的性,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法轮功”和我们一直致力于揭露的那些装神弄鬼、一般的伪气功又不同了。庆承瑞你是参与了整个过程,我们请庆老跟我们讲讲,您当时感受到一些东西和发现的一些内容。
     庆承瑞:挺厉害的,就是“法轮功”的这个事情。当时“法轮功”的兴起当然有当时整个其他气功的衬托,因为当时五花八门的气功,就跟春天的各种花一样全都开出来了。所以练气功变成一个时髦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只是把“法轮功”当做是所有气功当中的一种。
     司马南:对。
     庆承瑞:但是不好,包括它有很多说法都是很荒谬的,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组织会闹的这么大。我给你们举一个例子,当时因为我们批评了“法轮功”,所以“法轮功”在科学院的一些信徒就组织起来,跑到我们家包围了我们家,跟我们去辩论,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防盗门,那个防盗门是铁的,所以他进不来,我们就隔着门跟“法轮功”的人对骂。
   
     司马南:“法轮大法”那个时候的功力还不能攻破防盗门。何先生,当时您怎么想这帮人?您那个时候的判断是什么?
     何祚庥:它就是采用逐步升级,所以当时这个问题不仅是我想到了,咱们那个于光远于老师他就说要闹事了,要闹大事了,早就跟我们说“法轮功”要闹事了。
     司马南:我觉得聊到这儿,我们要做一个关于于光远先生的背景介绍。于光远先生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两方面都皆有精深的研究,是著作等身的大学者,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中国反伪科学的斗争,如果说在江湖上是我们这些人和那些装神弄鬼的人直截了当做斗争,那么在理论建树方面,于光远先生则是我们的前辈,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想的武器。他最早关于特异功能那些问题质疑的文章,发表在《自然辩证法》杂志上,那些文章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有重要启示作用的。
     司马南:那个时候,全国各地只要是发表了任何对“法轮功”,他们认为不敬的文字,他们都采取围攻的办法。
     司马南:不但是围攻报社,而且对发文章的记者、编辑连同总编辑家里都采取今天的词儿叫人肉战术,线下人肉。这个办法应该说是很拙劣,但是常常有效,因为我们一般人是不愿意,因为那一种观念的争论,因为一个职业行为而去惹的家人添麻烦,但是幸好有一批人就不怕这个,何祚庥院士老两口就隔着防盗门跟他们辩论,那“法轮功”理屈词穷辩不过的时候,“法轮功”做了些什么事儿呢?何先生这事儿接下来升级又到了什么地步?
     何祚庥:(“法轮功”)要求党中央严厉惩办何祚庥,点名的,说我太坏了。为什么他们对我如此之反感呢?一个是因为我举了一个例子打痛了他们,就是说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还举了一个例子,就是“法轮功”说练了以后练的元神出壳,有一位工程师练了以后这个元神就钻到了炼钢炉里面去,他亲眼看到炼钢炉里面的成分,然后做出重大发明。
     司马南:这是谁啊?这是李洪志做报告的时候经常举的一个练“法轮功”有助于提高炼钢水平,然后为我国科技发展的例子?
     何祚庥:对了,我就跟他说了一堆俏皮话,我说他比孙悟空还厉害呢,孙悟空钻到了太上老君的炉子里,没有炼坏炼出火眼金睛。太上老君的炉是碳炉,800度。
     司马南:对。
     何祚庥:炼钢炉是1400度,我说这个这么厉害啊,比孙悟空还厉害啊。
     司马南:您这是直接让李洪志面子上挂不住了。
     庆承瑞:所以看起来就太难看了,就对我特别痛恨。
     司马南:我再举这样一个例子更滑稽,那便是“法轮功”发现美国有个通讯社叫美联社,美联社也有文章在写到中国带有迷信色彩的这样民间组织,在中国兴风作浪的时候,大概这个记者也没有“预见性”,所以那个记者对“法轮功”当时的作为也表示不敬,所以“法轮功”居然也去围了一些外国通讯社,连同美国的美联社。
     司马南:庆老,那段时间对您来说最深刻的有记忆的事件是什么?
     庆承瑞:他们就不停的打电话骚扰。有的跟我辩论,我也能够听的出来,其中有一些人实际就是一些受蒙蔽的信徒。我就问他这么一个问题,如果你家里有小孩,如果你让他整天练气功,也不去念书,他以后考大学怎么办?你会不会让你的孩子就这么练下去了?你管不管?他说那我听我孩子的,给他自由。我说是这样吗?他考不上大学你管不管?当然这个话他往下讲也讲不下去了。但是我的确很惊讶,就是说他们这个组织如此庞大,如此严密,因为他都不是个别的来,是一批一批的来,一波一波的来给我们打电话的。这个不久以后呢,我们两个人自己去旅游去,当时有人还担心,您这么出去碰见“法轮功”的人跟你们捣乱怎么办,结果我们发现沿途老百姓还是支持我们的,而且沿途老百姓都认得何祚庥,有的人还上来讲:你这个对“法轮功”的斗争很重要,我家里面那个老母亲就练“法轮功”,(我)急的没有办法,你的一些讲话对我很起作用,我去说服我家里面的人,叫他们别去练“法轮功”了。我们又在云南转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吧,碰到了各式各样的人都是支持我们的。所以我也感觉到,老百姓当中也不像他们讲的那样,有那么多人真正的信奉“法轮功”。
     司马南:你们很幸运,我是多次遭遇过这种麻烦事儿的,因为李洪志对的我政策和对何先生的政策不一样。最早李洪志刚出来的时候还没名,有人就跟我写信,说司马南老师您知道吗,我们东北有一个功力最高的大师叫李洪志,他是“法轮功”,说他那个法轮带着大家往高层次上走,功能最强。但是我们问他,他就说北京有个记者叫司马南,他揭露了很多大事,他就不敢说我,李洪志说你们注意啊,那个记者司马南他今年就得双目失明,明年汽车剪断他的双腿,这个人他说了很多人,他就是不敢说我。不是我不敢说他,是那个时候不知道他是谁,所以跟李洪志接火接的很早,但是那个时候说实话,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就是严重的低估了李洪志,这么一个当年在东北小剧团里面吹小号的,这么一个邪教鼓吹者的能量,我怎么也没想到他能鼓动这么多人,酿成这么大一个事件。
     司马南:那在这个时候应该说它的危害性逐渐的表现为对一些人的精神控制,也表现为一些意志力方面或者精神类型有点问题的人出现的情况。比方说有人挖开肚子找法轮,有的人自己老婆不练“法轮功”,他就对自己的老婆动手,还有的人甚至说这个人是我修炼过程当中的恶魔,把人杀了居然还能把尸体放到锅里去煮……就是这种案件,这类事件的特点它首先被洗脑了。思想被统摄了,而后他按照这套歪理邪说去侵犯了公民权利,所以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刑事犯罪,而是在邪教组织的蛊惑之下去残害别人,这种事情您当时听见说什么自焚啊,什么把尸体放在锅里煮的时候,您老人家是怎么想的?
     何祚庥:练的元神出壳。
     司马南:元神出壳对啊。
     何祚庥:可以腾云驾雾。这个危害非常大,为什么说腾云驾雾呢,他练着练着就迷糊了,迷糊以后自己就元神出壳了,就以为我真的腾云驾雾了,我就练出神通来了,所以最起码的练习,就是想看看我的神通怎么样,就从楼上跳下去,当时人家跟我报告先后有9起跳楼自杀,他不是跳楼自杀,他是觉得他可以腾云驾雾了,8个人死了,一个人伤了,从二层楼跳下去了,所以没死。
     司马南:练“法轮功”飞升的这个特异功能和万有引力定律,两个在一起对比,最后是万有引力战胜了特异功能,还是特异功能战胜了万有引力?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万有引力胜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