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文学博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日本邪教教主被处绞刑 奥姆真理教影响仍在
·麻原札幌的罪恶一生
·教主自身不保,邪教“神力”何在?
·“全能神”在韩国遭批引发的思考
·“全能神”蛊惑人心的四种手段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晒晒“全能神”邪教的内部机密
·“法轮功”车祸神迹害死人
·大法弟子的死亡新说
·炒作“活摘”谣言彰显了“法轮功”的泼皮本性
·李大师为什么要把弟子们从地狱中“除名”?
·“三组数字”撕碎“活摘”谣言
·李洪志讲法祸害青少年
·“法轮功”“三退”闹剧难以为继
·面对邪教我们该做什么
·“全能神”邪教人员构成分析
·“全能神”很黄很暴力
·从心理学看邪教的需求层次陷阱
·邪教“全能神”如何进行组织控制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李主佛”你这个活阎罗,凭什么定人生死!
·除了打气和威胁,他还给弟子们一个天大的“馅饼“—“地狱除名”
·今年法会李洪志再开“地狱除名“空头支票
·今年法会李洪志重弹“地狱除名”给弟子打气管用吗?
·李洪志抄袭《西游记》这个桥段,吴承恩很生气
·哪个是李大师空头支票中“最慷慨”的一次
·法轮功弟子迷途知反,李洪志已经对弟子控制力下降
·郭文贵捞钱黑幕之强迫交易、挪用资金。
·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挪用资金案提起公诉
·一评法轮功“神韵演出”——反华反共的 “活闹剧”
·二评法轮功“神韵演出”----乌合之众的“大杂烩”
·三评法轮功“神韵演出”----招摇撞骗的”发财树”
·四评法轮功“神韵演出”----神化自己的传教秀
·五评法轮功“神韵演出”----黔驴技穷的文化牌
·六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自娱自乐的“独角戏”
·七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虚张声势的“造假术”
·八评法轮功“神韵演出” ----频频遭遇的“滑铁卢”
·九评法轮功“神韵演出”----蚍蜉撼树的“白日梦”
·如何识别和判断邪教——试论认定邪教的量化标准
·“法轮功”反华信息战手法
·法轮功引发的宗教话题
·法轮功教义与西方伦理道德的冲突
·生命可贵吗?——法轮功引发的自杀杀人问题
·“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敛财工具
· 邪教“全能神”之邪恶表现在多方面
·上天狂送大礼给锅鬼,将郭文贵绳之以法 之日可待!
·李洪志对付老熟人的“三字经”
·李洪志的“语欲胜人病”
·关于李洪志的几个问题
·关于“法轮功”的三个主要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杂货店”的“金菩提上师”

   
    商品流通必须遵循物有所值的规则,否则交易就无法成功。可是,有个开“杂货店”的却每每喝出天价,并且还因此发了大财。这个人叫狄玉明,1965年2月15日出生于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西王孝村,论学历只是勉强混了个初中文凭。因为研发出一种特殊产品并开了多家“杂货店”,就使买卖越做越大,国内关门歇业跑到国外依靠洋人重操旧业。要探究其发财之道,还得从他研发的特殊产品说起——
   
     狄玉明拼凑的“立地成佛”照片
     奇怪店主炮制奇怪产品


     狄玉明研发的特殊产品叫“菩提功”,又称“菩提法门”、“大光明修持法”、“菩提中修”,上市时间为1991年。狄玉明宣称这是由西藏塔尔寺传出,融汉、藏多种宗教于一体的特殊气功功法,产品说明书有《金菩提禅师开示(系列)》、《金菩提禅师弘法系列》、《禅修与健康》、《菩提潜能开发(CD)》、《药师佛心咒》、《觉悟之眼看起落人生》、《袈裟》等。
     为让人相信“菩提功”确实是专家研发的高端产品,狄玉明先把自己包装成大唐名臣狄仁杰的后代,后又宣称自己是金佛转世,说什么“狄就是佛,佛就是狄”,将自己与观音菩萨并列,给自己披上“菩提大师”、“金菩提上师”、“金菩提禅师”的外衣,编造自己是“药师佛转世”。同时,狄玉明又在广告词中宣称“菩提功”为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凡修炼“菩提功”者,只要坚持看书、听录音、看录像,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开发遥诊、遥治、预测等特异功能,治愈各种疑难杂症,使瘫子走路、傻子清醒、癌症痊愈。
     俗话说“别看广告看疗效”,“菩提功”的修炼效果却与广告词大相径庭,从没听说过有谁因使用该产品而祛了病健了身,更没见过有谁修炼出特异功能,倒是有一百多人因坚信该产品的奇效而不幸身亡。最打脸的是狄玉明的父母分别于2000年和2003年身患癌症去世,享年也均为60多岁,当时的“金菩提上师”早已“功成名就”,为何就不能“遥诊”、“遥治”生身父母的“小疾微恙”?
     尽管该产品质量如此低劣,可号称“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却能够把“杂货店”做得风生水起,这就不能不说说该店主高深莫测的营销手段——
   
     菩提功布道书籍之一(封面)
     大话蒙人绑定痴迷“客户”
     为使“菩提功”这种怪异产品得以畅销,狄玉明着力打造固定消费群体,挖空心思绑定“客户”。他给自己的“杂货店”起了各种好听的名号,有的叫“报告会”、“传功班”,有的叫“组场治病”,给人的承诺也总是“逐人调理”。为让“客户”铁定相信他是个神,他说自己前世是佛,今生还是佛,走到哪里都有四大金刚抬轿、八大护卫跟从,还说“菩提功”是自己经过18年修行才创立出来的佛家上乘功法,对修炼者有强大的加持力,能迅速赐予修行者以成就,并言之凿凿的胡诌亲眼看见他的巫师从月亮上回来的荒诞故事。然而,塔尔寺十三世宗康活佛的一句话却让这般神话彻底穿帮,活佛说:“我们加持的就是物品,给人加持的就没有,都是骗人的。”
     1999年8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国家体育总局、民政部、公安部《关于加强健身气功活动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要求坚决取缔非法气功组织,自觉罪责难逃的狄玉明随即逃到加拿大并取得该国国籍,由“气功大师”自我升级为“金菩提上师”。之后,这个“金菩提上师”仍然不忘骗钱敛财,又成立了“加拿大菩提法门协会”,“杂货店”名号叫成了“法会”、“禅修班”,甚至还有的叫“青年领袖班”。他将一双贪婪的眼睛死死盯住国内高收入群体的钱袋子,利用各种手段引诱他们“进店一游”。
     无论“报告会”还是“法会”,狄“上师”都是为的一个“钱”字,所以,“传功”最精彩片段还在聚敛钱财上,而他的“杂货店”也就派上了大用场——
   
     “菩提功”“点灯”场景
     杂货商品打上虚幻“功力”
     狄玉明敛钱的方式既温柔又生猛,说温柔是让人觉得花钱买了好东西,说生猛是把“杂货”打上“功力”陡然爆出天价。“菩提功说明书”、录音、录像带是练功必备之物,信徒自然要花大价钱当“天音”请回家去;普通袋装茶叶被叫成带功茶,瓶装纯净水成了信息水,普通瓷瓶被叫成宝瓶。胡乱在纸上画出个“佛”字,拿到信徒面前就要5万元;他和老婆穿过的旧衣服也能卖钱,一件体恤衫就要20万元;他用过的海碗拍卖价30万元。2013年,来自唐山的一名女弟子就曾一次性“奉献”给狄玉明300万元,其中一条“师母”的项链就是80万元。
     “法会”上必先忽悠信徒“点灯”祈福,而“光明灯”价格不菲且不等,最低的500元,最贵的竟要16000元。为了进一步控制练习者,狄玉明还对每一名参加法会的人员亲自进行“灌顶”,每人赐予一个法号,要求所有人都一一对他顶礼膜拜,并收取拜师红包,红包有的1000元,有的5000元。所谓的“青年领袖班”、“法才班”虽然学期为半年,但学费却高达每人10万元。
     经过“金菩提上师”如此拆洗,“客户”基本上会被搜刮的钱袋空空,甚至负债而归。但是,这绝不是“上师”最厉害的“发功”,最厉害的却是——
   
     狄玉明手持树枝给信徒们“灌顶”
     “上师”害人不分男女老幼
     菩提的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然而,自封“金菩提上师”的狄玉明要的却是让更多的人处于痴迷状态。近年来,他在鼓吹“遥诊”、“遥治”功能的同时,又通过互联网对国内信徒进行“遥控”指挥,甚至把罪恶的黑手伸向青少年。2014年7月28日至8月3日,黑龙江省双鸭山、佳木斯、鹤岗的“菩提功”人员在双鸭山水泥厂附近一家个体煤场非法聚会,被双鸭山警方侦破。经查,活动组织者为双鸭山“菩提功”人员孟某。2014年7月3日至15日,儿子岳某曾受其鼓动赴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菩提功”举办的“青年领袖班”学习。此次聚会,孟某特别要求参加人员把孩子都带来学习“青年领袖班”的课程。在参加活动的45人中,竟有11名少年儿童。
     因痴迷“菩提功”而家败人亡者也屡见不鲜。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五组吴菊桂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信上了“菩提功”,一心想修炼出特异功能,不想越陷越深,导致精神失常,于2000年6月22日上午喝农药自杀,年仅46岁,死时手中还紧抱着狄玉明的画像;无独有偶,河北省任丘市庞许庄村张玉树的遭遇几乎是吴菊桂的翻版,他是于2009年5月上吊自杀的,死时也抱着狄玉明的画像。
     无数悲惨的故事控诉着“菩提功”的罪恶,“金菩提上师”绝无菩提之心,更无上师之德,他要的只是一个“金”字,这当是对狄玉明自封“法号”的最恰当的解读。
(2017/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