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覿
魏紫丹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50章【41、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苐一部第41、42章【33、3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44章【35、36】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运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丶46章【37、3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42章【33、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48章【39、4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致編輯(代序)【1】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第一章【2】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部第16、17章【10】
·¾赞同,1/4置疑——胡平先生反右派运动动机论之我见
· 大老粗与大老细 ——记文革中一段平常事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与老朋友们分享“学会睡觉”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雷鸣电闪(修改稿)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上篇)
·长恨歌兮,极右派青年周远鸿
· 论认识过程呈阶段性的原理 ——兼与邓晓芒教授探讨(下篇
·长痛歌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第三、四章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我高攀不上你吗?
·第五章 夸家乡
·第六、七章梁兄啊!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八、九章小船入大海: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 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 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第十六 我保留发言权
·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第十八章 专门要好人“重新做人”
·第十九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上)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第廿一章 这是改造机关 
·第廿二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廿三章 三顶帽子 
·第廿四章 “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第廿五章 是我害死了他
·第廿六章 相见時难别也难
·长痛歌(订正稿) 序:忍痛苦吟 “长痛歌”
·长痛歌(订正稿) 第一章 开篇明志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章 她, 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
·长痛歌(订正稿)第三章 他说,五年内不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四章 我高攀不上你吗?
·长痛歌(订正稿)第五章 夸家乡
·长痛歌(订正稿)第六章 梁兄啊!你是一头呆头鹅
·长痛歌(订正稿)第七章 她说,又不是在谈恋爱
·长痛歌(订正稿)第八章 小船入大海
·长痛歌(订正稿)第九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章 “是我爱上了他”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一章 好运、厄运,我们共命运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二章 你会成为优秀的共产党员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三章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长痛歌(订正稿)第十四章 刘校长啊!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五章 上课、挨斗两头忙
·长痛歌(订正稿) 第十六章 我保留发言权
·长痛歌()第十七章 龙蟠虎踞今胜昔 
·01811/weizidan2005/12
·2
·长痛歌(订正稿) 第二十章 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写于《实践论》發表80周年、反


    魏紫丹
      
    《实践论(论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知和行的关系)》和《矛盾论》,合称“两论”,一向被中共奉为中国革命的经典之作。时至今日,党中央、习近平仍在郑重其事地号召其党员、党干学习“两论”,並把它们吹捧成“定海神针”一似的。回想当年,解放后,人民日报重新公开发表它们的时候,我正在高中读书,像着了迷似的,抓紧课余时间一遍遍地阅读。今天,联系共产党对大陆统治的60多年,特别是我在反右派运动中被划右派之后进行思考,我发现共产党,特别是集中地表现在毛泽东身上,一桩桩、一件件阴险毒辣的阴谋、伤天害理的罪行,无不可以在“两论”中找到认识根源。特别是作为“两论”的综合发展、成为反右与文革的指导思想的《正处》(他们对《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的简称),三者合称“三论”,更被当作当今制定方针、政策的理论基础。他们这样做,是何等的健忘、荒谬、居心叵测啊!难道人们会忘记了正是在这样的方针、政策下,那些党内外上亿的的遭受残酷迫害、劳苦饥饿以致死亡的无辜者吗?土改中、镇反肃反中、三反五反中、整风反右中、大跃进反右倾中、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把大批量的“人民”打成了“敌人”。在文革中打刘邓走资派,甚至于把一个掏粪工时传祥都能打成工贼,这该算是发挥“正处”正能量的范例吧!更别说《正处》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从“四类分子”(地富反坏)发展成“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到文革时更壮大成“九类分子”(地富反坏右、特务、叛徒、走资派、外加臭老九)了。至今看来,有许多对毛泽东、共产党及其各代领导核心的錯误、罪恶进行批判,多是隔靴搔痒,即便涉及到这棵他们赖以安身立命、现在合称“三论”的斗争哲学之树,也只是在上面掠叶、折枝,小打小弄、都不是刨根究底,釜底抽薪。本文旨在从哲学根源上正本清源,把罪恶之树连根拔掉。
   

    《实践论》中所指出的“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也即它的本质特征:“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凡引自“三论”文本者,出处从略)
   
    上篇:评第一个“显著特点”
   
    第一个“显著特点”让我想起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一条毛氏原理:“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 第487页)现在我也来鹦鹉学舌:“为无产阶级服务,不知道无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共产党是为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在做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里,毛之下的第二人,原本是工运领袖的刘少奇,现在成了资产阶级司令部头子,当然刘一伙的人全属资产阶级了。那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该属于无产阶级了吧?可是你看,正统帅以下第二人,在宪法、党章上明文规定要接正统帅班的副统帅,都成“林彪反革命阴谋集团”的头子了。林彪对毛认识到:“全党是谁呢?现在成了毛泽东一个人了。一个人!他做事没有限度,凡事做绝了。绝了就是一点论,必有大恶果。恶果大了,就显露出来;恶果小了,还勉强压得住。”(《林彪眼中的毛泽东》见林彪、叶群日记。)冠以“无产阶级”头衔的文化大革命,他的领导小组组长陈伯达该是铁打的无产阶级了吧?也不,他是“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再从最下层的“卑贱者”里去找,习惯上,把手上有人屎的掏粪工当作是卑贱者(就是毛说“卑贱者最聪明”的卑贱者),如果他同时还是这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全国劳模,更可见他该是个“够格”的无产阶级了吧?这个人就是时传祥,工贼一名。资产阶级司令部总司令刘少奇跟他握过手,所以他就成了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资产阶级掏粪工。这样说来,在中国,别看那时有七、八亿人口,却只有“一个”无产阶级,除他毛泽东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果把“无产阶级”四个字置换为“毛泽东”三个字,就见真精神了。毛一命呜呼之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也只是在毛死后才成了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毛生前给他定的阶级属性是:“邓小平不懂马列,代表资产阶级”。有一种说法,就是把中国共产党称为“毛共”,这倒是反映了“全党成了毛泽东一个人”的实际情况;据此,就该把中国无产阶级也实至名归为“毛无”。为什么说《实践论》是反科学的呢?因为它的由立场来决定是非的第一个显著特点,就决定了它与科学是无法相容的, 它从根本上就是反科学的。这一点,国际知名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先生,有深切的认知:“现代科学的实证精神和方法并非仅仅与中共一两个政策相矛盾,而是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根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君临一切之上是难于共存的,所以,一批倾向自由主义的青年知识分子与共产党之间的离异,或迟或早是注定要发生的,反右运动只是加快了离异的进程。”(见“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研讨会”《发言纲要和作者简历》) 方先生之论,揭示了反右派运动的认识论原理。
   
    毛泽东对“三论”的核心价值(为无产阶级专政服务)别有用心地绝对化和走火入魔,和对核心概念(实践和矛盾)的神化和异化,这就导致:一般共产党人在认识和行动上宁左勿右;毛本人则以“阶级斗争为纲”,以售其奸。让我们先对第一个特点加以剖析:第一个“最显著的特点”,是公然申明为无产阶级服务,这是“三论”的灵魂。从客观存在到主观认识,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从认识到实践,及其逆过程,都有阶级性。阶级性是贯穿全过程的红线。把阶级性的学说提高到“无产阶级专政”,这是马克思的发明;如只承认阶级斗争,而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仍然不是马克思主义。认识和实践如脱离阶级性,就是不为无产阶级服务,就会是“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魂附于体,则会得出“阶级斗争为纲,其余都是目”的结论。这就是其核心价值之所在。谁阶级斗争的叫嚣尖锐刺耳,谁便是阶级觉悟高。例如在文革中,工宣队要教师贯彻“阶级斗争为纲”的最高指示;“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活学活用而得:“所以,要扫除一切非阶级的修正主义观点。就要从‘三角形内角和等于180度’几何定理中,分析出阶级斗争来。”现在你觉得滑稽可笑,成为笑料,可那时候却是郑重其事的。荒唐吗?如果说“荒唐”,荒唐不在工宣队,工宣队没有说错,只能说是《实践论》荒唐。你总不能说数学理论不是“各种思想”中的一种思想吧?据此,遵循《实践论》,你总不能说数学思想可以免打阶级烙印吧!其实呢,不仅数学,所有自然科学都没有阶级性。你说“万有引力定律”的阶级属性是什么?以毛本人为例,阶级说在《实践论》中就站不住脚,并且还要继续指出的,其中出现的其它错误,都不能说是由于毛的富农阶级出身,而只能说,其中之一是由于他个人的科学素质太差。这个使他立于必败之地的根本原因,在他的认识论中,是找不到答案的。而在皮亚杰(Jean Piaget 1896-1980)的“发生认知论”里却能得到合理的解释。因为毛上学的时候严重缺门,数理化知识一窍不通,这就形成他认知结构(皮氏术语叫做“图式schema”)的严重缺陷,无法正确地纳入此一新的命题(皮氏术语叫做“同化Assimilation”)以扩建图式。这就需要主体改变动作,补上缺陷,改建图式,以适应认知需要,这叫做“顺应(accommodation )” 。由于先天不足而又后天失调,所以他就成了一个科盲,只要一接触到自然科学的问题就出岔子。兹举小例子,从细微处见精神。人们论说哪门学科的时候,总是要用那门学科的学术用语,如上的“图式”、“同化”、“顺应”等,一般人说是“行话”,如果不用或用错,就算是说了“外行话”。他在《矛盾论》中有两处说:“对于某一现象的领域所特有的某种矛盾,就构成某一门科学的对象。例如,。。。。。。化学中的化分和化合”。在化学教科书中,只有化合、分解、置换、复分解这样的术语,没有人把生活用语“化分”当作化学术语用的。而当时他在前面引用的列宁的原话,却是这样说的:“在化学中,原子的化合和分解。”可见列宁比他内行。在文革中,那句有名的“吐故纳新”语录或最高指示,说要吸进“新鲜氧气”。这又是外行话,只能说新鲜空气,“氧”是化学元素,不分新旧,就像不能说“新鲜氢气”一样。如果联系到他在大跃进中瞎指挥的深翻土地、密植、土法炼钢,等等,就更能说明他对自然科学简直不识之无、太外行了。可他却硬说:“外行领导内行是个客观规律。”这就既无知又无耻了;他把辩证法变成诡辩术,由着他来信口雌黄。
   
    广为流传,众所周知:1958 年10 月,毛泽东来湖北视察,下榻在东湖客舍。李达求见蒙允后,便与毛谈起了哲学。李问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毛说:这个口号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也有两重性。一重性是讲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这是有道理的。另一重性,如果说想到的事都能做到,甚至马上就能做到,那就不科学了。
      
    李认为这个口号现在不能谈两重性,谈两重性,在现在的形势下就等于肯定这个口号。毛便问:肯定怎么样?否定又会怎么样?李说,肯定这个口号就是认为人的主观能动性是无限大,就是错误。他认为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离不开一定的条件。一个人要拚命,“以一当十”可以,最后总有个限制、总有寡不敌众的时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要有地形做条件,人的主观能动性不是无限大的。他继续问毛:主观能动性是不是无限大?毛直截回答:在一定条件下无限大。在场的梅白见李达慷慨激昂,对主席多有冒犯,就用自己的腿悄悄地碰了一下李达的腿,示意他适可而止。毛泽东看见了,冲着梅白说:“小梅,你不要搞小动作,你让他说,不划右派。”这里表现出毛的一个条件反射,只要你说实话,他就想到要划右派。
   
     争论到后来,梅白说:我们打电话让他们取消这个口号。可是李仍然说:口号取消,思想不取消还是不解决问题。现在人们不是胆子太小,而是太大了,头脑发烧。你脑子发热,达到39度高烧,下面就会发烧到40度、41度、42度,这样中国人民就要遭受大灾大难了。毛说: 你说我发烧,我看你也有些发烧了,也有华氏百把度的。还是我在成都会议说过的那句话,头脑要热又要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