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2017-10-30

   

   十九大开完了,习近平的风头也出足了。且无论国内民众的舆论,和国际社会的评价如何,毕竟习近平自以为它的目的达到了。

   在“依法治国”的嚎叫下,它当上了皇帝。从此之后,无论文臣武将,大小官吏,乃至天下黎民百姓,就都成了它的臣下了。一言九鼎、富有四海、天下的财富都归入习家仓库。试问中国大陆是谁的天下?习的回答已经是“朕既国家,国家既朕”,当然就是习包子的天下了。

   再从表面的现象分析,习大开历史倒车的倒行逆施,已经将颓败的中国大陆拉回到毛魔头的那二十七年。当上了皇帝的野心家似乎还想做个法家人物,但是小学的文化程度毕竟玩弄不了文字。习近平所嚎叫的法是那个“四个坚持”的极权法,所以习喊了33遍,仍然是字不达意。它心里想的是法制,因为它是凌驾于法的。

   “制”与“治”同音,但意思却完全不同。“法制”的英文是by law;“法治”的英文则是of law。也就是说,总统、总理也必须在法律框架下去管理国家。换句话说,一部体现人权至上精神的“法”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任何人或权力可以高过这个“法”。唯有人的良知可以高过这个“法”。但对于号称有八、九千万党棍的匪类们来说,良知已经距离它们太远太远了。

   两千五、六百年前,百家学说中确实有法家这个学派,其代表人物是商鞅和韩非子。以商鞅所制定的法为例,就是一部保障了统治者的欲望和权力,同时剥夺了百姓的一切权利和财产的法。例如,他的法取消了井田制,又强迫百姓去开荒。开出的荒地必须交官租,同时规定所有的田地归国家。还规定了一家如有两个男丁,就必须分家,然后按丁收税。如不分家就加倍收税。更规定了不得有三个人以上的聚会,以及离家外出必须要有介绍信等等。否则就都是违法。

   搞出制定法的人当然就高于他的法了。所以他经常去渭水河边,去欣赏那些犯了他的法而被杀的场景。最多的时候一天就处死七百多人,渭水都被染红了。至于秦国是否因此而强盛,我是不敢苟同的。但商鞅却是死在他自己制定的法下的。

   凡是读过韩非子论述的人应该知道,他对法的论述简直就是极权法的鼻祖,不仅束缚人们的行动,收缴人们的财产,更是严厉管制人们的思想和言论。他的法如果被采用,将比商鞅的法残酷几倍不止。幸亏秦国接受了商鞅法的教训,始终把他关在监狱里写作,最后被李斯毒死。

   即便是制定恶法的邪恶思想也有流毒。一千几百年后的两宋时期,新兴出个理学。这个学派的大儒虽然并没有立法,但却公开提出“灭人欲,顺天意”的口号。公然把儒道两家的人天合一的思想否定了,把人意与天意分家。不难想象,他们的天意当然就是指被称作天子的皇帝的意图了。

   这就是左倾的极端思想,完全背离了孔子的忠恕、中庸思想。到了临安的南宋时期,理学这学派就开始消失了。

   一百多年前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不少的人说老百姓除了剪掉了辫子仍过着他们的日子。言外之意,老百姓似乎并没受益。凡事都怕用心去想。当老百姓不再向当官的下跪时,中国人民就已经站起来了。当老百姓不再违心地说“皇上圣明,奴才该死”的时候,官民之间,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正在消失,人的尊严正在建立。

   虽说时间不长,袁世凯称帝仅83天就在全国人民一片声讨中下台了。张勋和康有为的复辟满清帝制的丑剧,还没敲锣就流产了。如果中国人对政治制度的改变真的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今天的中国人可能仍梳着辫子,三跪九叩地山呼“皇上圣明,奴才该死”;或者日语成了国语,中国人仍生活在大东亚共荣圈里。

   自以为当上了皇帝的习近平,在十九大一结束就跑去视察军队,又说了不少的“党指挥枪”、“军队必须忠于党”的废话。这一套反复上演的闹剧恐怕也只有习近平在听到别人向它表忠心时心花怒放。毛活着的时候军队里上至元帅下到士兵,哪个不是震耳欲聋地天天高喊忠于它。它一死就把它老婆判刑,把毛家人杀了的,还不就是叶剑英指挥军队干的?!原来热泪盈眶、声嘶力竭喊叫了十几年誓死忠于毛的全国军民,还不就立时欢欣鼓舞地拥护打到四人帮吗?

   除去愚夫愚妇,即便就是一个草民,又有谁心里没个是非好歹对错之分呢?无奈习近平似乎有很谦虚地把它发明的习思想,说成是“全党和全国人民智慧的结晶”。这话就要分开来说了。如果说成是匪类全党的经验总结,倒也是句实话。全体国民中又有几个人不知道共党历来的做法是杀人、抢劫的同时,还要拼命宣传它永远英明正确。

   习近平把这歌颂为它们的智慧结晶,无非是向外界宣布它不但继续如此做下去,而且将做得更加残忍,更加害民。因为不如此就再没有任何办法保政权了。如果把这个结晶也说成是全国人民的,则是共党在历来无数次地强奸民意后的再次强奸民意。

   毛泽东在进城当上皇帝后不久,就曾几次怀疑它的政权能否得到百分之三十国民的支持,并且亲口说:“如果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民拥护我们,那就很不错了。”在全体国民经历了合作化、公私合营、反右、大饥荒、四清和文革后,连毛带共党的全民拥护率恐怕万分之一都不足。在目前全国绝大多数民众面对谋生难和生存难的现状下,也只有习近平这样的蠢人敢奢谈“全国人民”。

   孔子说:“礼失则求诸野。”自古至今,只有政府昏蛋、愚蠢、腐败、不干好事的,每当这种礼崩乐坏的时期出现后,再想恢复礼义廉耻和仁义礼智信的社会风气,就只有去求诸民间百姓了。这就是我至今坚定不移地相信,大智、大德、大贤、大仁、大勇之士和拨乱反正、救民救国之士就在民间。而且这个群体的数量正在以月计、以日计地迅猛增长中。这正是习近平不敢知道更不愿相信,但却又是它恐惧政变、兵变和暗杀的心理所在。

   一个政权到了任何的民间风吹草动都会立时垮台的地步,做了土皇帝的习近平居然还志得意满,因为它相信军队忠于它。但它忘了,每个军人都是来自于民间。民间社会的不公,生计的艰难,共党狗官的巧取豪夺,百姓对这个政权的咒骂,以及复转军人难以维持生活而不得不最后变成了上访告状的冤民。谁该对如此恶劣的社会大环境负责,当然是习近平和它的政权了。那么,军人又凭什么要忠于习近平呢?

   一个频临灭亡的政权,还在一板一眼地演骗人的戏,也可算是不知耻已极。10月27日政治局开会,研究部署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好像十九大不但拼凑出个习思想,还开出个精神来,简直是笑话。既然说这是个笑话,那么首先就要弄清楚共党是个什么性质的政权。这倒无需引经据典地去判断共党的性质,六十多年共党在国内、国际的一切所做所为,早已被国际社会公认为邪恶流氓政权;国内的铲除共匪的呼声已出现二十多年了,而且越来越普遍。

   既然又是流氓又是匪类,当然就是邪恶的了。可笑之处就在于土匪恶棍居然也有精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网上有一篇文章揭露说,法国的《世界报》登出了一篇评论大陆的文章,文章的题目却是用中文写的《中国,强国崛起》。这让共党的喉舌既激动又欢腾,高喊世界“进入了中国世纪”。在读了文章的内容后,才知道是在讽刺习近平肆意专权,党权膨胀和严控社会等等内容。于是喉舌大忙了一天,赶紧将前一天敲锣打鼓放烟花庆祝的残迹收拾清理得丝毫不见。

   共党的这点小伎俩,国际社会早就看透了。如果说至今还有中国人看不透,甚至捧场欢呼的话,我们就只能把他们归类到无人格、无灵魂的捂毛、篾片中去。

   共党不知花了多少钱买通了朝鲜三胖子,所以十九大当天没有听到导弹或核武的爆炸声。但臭遍了世界的金家政权发给十九大的贺电,无疑是把习近平的政权与这个遭人恨的金政权划上了等号,同属于“小人难养也”之类。所以在十九大之前、之中及之后,中国大陆的东边和南边始终都有各国的海空军事演习。近日美国的三艘航空母舰也驶进了太平洋。曾叫嚣“不惜南海一战”的习近平,也只好忍气吞声地假装不知道没看见。

   让我们客观冷静地分析一下,就不得不承认习近平的这五年,是使中国大陆的外交关系处于最孤立、最恶劣的五年,更是向各国送礼最大、送钱最多且又既买不来好感又遭人家猜忌乃至恨的五年。习近平在国际社会的大出风头已成了昨日黄花。把头缩进壳子里,在国内当暴政的皇帝看上去依然风光,然而国门打开了三、四十年,再想关上是关不上了。

   普世价值的理念如同一阵春风、一股清流,已经进入了中国大陆,并且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清醒并接受了。所以我们可以说此时的中国民众已不是毛时期的中国民众可比了。这就如同满清的皇帝被推翻以后,袁世凯又想当皇帝,中国的民众就再也不认可了一样。毛皇帝的罪恶,习皇帝还想重演,就只能去问问中国民众是否同意了。

   再者,背负着共党的全部罪恶去当皇帝,且不提美梦转眼即逝,仅就站在被告席上时都无言自我辩解,不被判大罪又等什么呢?

(2017/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