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苏明张健评论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2017-10-11

   

   转眼间10月的上旬即将过去,习近平在为十九大发愁。好拍马屁的官方媒体吹嘘了一阵自他上台以来的所谓深化改革的巨大成就,其实是过眼空花一般,实在是乏善可陈。

   既然坐上了头把交椅,那就必须要有些与众不同之处,否则又拿什么去令人信服他呢?这对于太子党们来说,就是件天大的难事了。首先是家庭背景,也就是共党讲究的家庭出身问题。这帮太子党都不是出身于勤劳朴实的工农家庭,当然也不是出身于诗书世家,更是提不到名门贵族堪为楷模的家庭,他们的父辈都曾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大盗。所以在出身这一项上,虽然他们自豪地填上“老革命”,但他们十分清楚这个所谓的“老革命”,其实就是土匪。

   至于这帮“老革命”们究竟革了什么的命,这就说来话长了。简而言之一句话,那就是人世间所有的经历了千百年发明创造出来的一切,都是他们革除的目标。

   既然除旧,就要立新。确也难为共党了。共产主义失败在半个世纪前,各种名堂的社会主义却变成了制造人间贫穷的制度。所以当他们自鸣得意地宣称自己是打江山的“老革命”出身时,国人民众也就该明白,他们不过就是一帮土匪的后代。

   接下来就是填写个人履历了。他们都很高傲地填上哪年做什么官,哪年又提升到什么位置。国人民众经历了三代人的被整、被杀、被抢劫、被冤狱、乃至被饿死的六十多年,又焉能不知这帮太子党在抢劫民财,杀戳民命上,较之乃父们,只有过之而无不及。说得更明白些,哪一个太子党不是一路抢劫、贪腐、残害人命而升上今天这个高位的?习近平当然也不例外。

   上台伊始就被揭发有三亿多美元身家的习近平,五年后的今天又是多少身家?巴拿马文件中,习家族的名字赫然榜上,百万、千万身家的人是上不得榜的。所以说,伟大英明了五年的习近平至今不敢公布自己的家产,人格品行是也就大打了折扣。既然五年间钱还没捞足,风头也没出够,所以还要再趴在这个位置上五年,也就迫不得已地要自我表白一番政绩了。

   牧民于社区,无非是轻徭役、减赋税、省诉讼、兴利除弊。倒也不必爱民如子,只要不扰民,统治者既可垂拱而治,民间也不会有怨有愤。朝野两相安,虽说不上是国泰民安,至少民间可以自由谋生。显然这些不但都没出现,反而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崩溃的趋势越演越烈。

   就以股市的指数为例,这个指数不但是金融、经济的晴雨表,更是反应国人感受和对将来看好看坏的温度计。美国道琼斯指数升到两万两千六百点,英国升到七千五百点,加拿大升到一万五千七百点,法国升到五千三百点,德国升到一万九千九百点,日本已突破两万点,台湾升至一万两千点。

   有心人不妨查一下去年底到今年初上述这些国家的指数,便可发现他们的指数分别上涨了30%到50%。如再去查2008年金融风暴前的指数,就会发现今天的指数比十年前上涨了50%到70%。即便如此,各国央行行长们和经济学家们,仍在提醒各国政府不可轻言经济复苏,因为尚有诸多因素的问题足以影响经济。

   相比一下中国大陆地区的股市指数,那就惨不忍睹了。2007年11月上证综指涨到七千多点的高峰后,当月就下跌到三、四千点上。这十年来几次跌到两千点以下。习上台后说,股市会升到一万点,结果爬上五千点后又继续下跌,至今仍在三千点上下浮动。连续十年股市指数只跌不升,至今竟连金融风暴前的指数不但回不去,反而仍跌在50%到60%。然而强大、盛世、幸福、自豪、骄傲的嚎叫声铺天盖地。

   《易》曰:“枯杨生花,何可久也。”古圣先贤则说:“狂花生枯木,言威仪之富,荣华之盛,皆如狂花之发。”斯言是也。花无本,水无源,不过一昼夜,花枯水竭,又何来的强大和幸福?

   舜的父亲叫瞽父,与另一个儿子叫象的一起几次谋害舜。但舜能齐家并导恶向善,于是尧死后接位。这个“瞽”字本人原以为是是盲人、瞎子而言的。前不久翻看《古文观止》,才明白“人不学谓之瞽”的解释。想想近十几年见到来到海外的中国人,从他们的说话中似乎个个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又个个是硕士、博士的头衔,在谈话中却不难发现,他们之中极少有人听说过演绎法。至于实证的归纳法思维,这些人也懒得用功夫下实力去翻看资料,所以也同愚夫蠢妇、愤青、愤老、捂毛、篾片们一道高喊强大、幸福且又自豪嚎叫。悲哉!

   几千万“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加上满街跑的“博士”竟然都是瞽人,那么土匪出身只知杀和抢的习近平,对世事所知的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所谓的十九大,不过是土匪的代表们聚在一起商讨地盘利益再分配的事宜,又何其隆重到了军警宪特布满了大街小巷;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监视着家家户户;老掉牙的人人互相监督、互相告密的特务治国之办法又再使用,行人客商随时随地要受到搜身检查。所有这些现象都在告诉人们一个事实,那就是共党这个土匪政权已不仅仅是个不受欢迎的政权,而且是个人人喊打的遭人恨的政权。

   古人说,“刑罚妄加,群阴不附,则阳气腾之,滥灾妄起,虽兴师不能救。”十九大在一片肃杀的环境中,即便大锣大鼓地又胜利召开了,但是究竟想告诉国人什么呢?成就、胜利无论多么巨大,但国人既没看到,更没有感觉到。于是无论目标多么宏伟,口号多么响亮,对于国人中的麻木者仍是不肖一顾。但对于正义、道德、良知之士,则如同火上浇油,推翻土匪政权的计划和行动必将更加紧锣密鼓。

   不学无术导致毫无作为的习近平甚至还是个恬不知耻之徒。凭借着他听说过的马主义、亲身经历过的毛思想的暴政,再加上长期浸淫在土匪窝中,抄袭拼凑几句土匪的黑话,竟然变成了习主义、习思想。据说还要写进土匪章程中去。

   如果仅是一伙土匪自己内部定个章程倒也罢了,可是这伙土匪窃取并霸占了中国大陆公权力六十多年。这就是说,土匪任何章程的变化,虽说万变不离其宗,但对国人来说,则是土匪的暴政将越加残忍,残酷和毒辣。暴政的压力越大,必将造成国人反弹的力量也越大。土匪们隐隐约约或明显地知道自己的时日不长了,垂死前的最后挣扎是一定的。这倒也并不是为了它们的主义、思想舍身取义,而是为了匪属们的身家性命的所为。说到底,还是为了极端的个人私欲使然。所以无论是习主义还是习思想的罪恶之处就在这里。

   古人说,“夫理之所责者,合道也。事之所责者,济物也。”匪类们的理既不合乎道统,更谈不到济物利世,那么国人反对它,推翻它就是理所当然之事了。

   孔子曾经说:“吾未见刚者。”这个“刚者”,又该是什么样的人呢?佛经中做了注解,“有求皆苦,无欲则刚。”共党为了权欲,共匪为了各自一己之私欲,也苦熬苦撑了六十多年。这期间反倒启蒙了民智,激发出民间一大批的志士、贤人、侠士、处士们的拨乱反正,还朗朗乾坤于民志向和目的。东方的这只睡狮虽说醒得太晚,但毕竟醒过来了。

   当初的达摩大师东渡中国,就是因为看到了“震旦之国,有大乘气象”,于是来中国传佛学禅宗之法,终于把起源于印度的佛学,成功地形成了组成华夏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难道现在的中国人反不如两千年前的中国人?近一、两百年,来自西方的人文、哲学思想和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的思潮、理念,还不足以使中国人为了自身的权利而反戈一击吗?身心俱陷于牢笼中的人,终日载歌载舞高唱自豪、骄傲,不被人骂做猪狗也是奇事。尊严、人格、灵魂、精神俱失,如不是顽石,也是一秋之草木,无论如何也比猪狗的骂名好听一些。

   几千年中国的传统留下两句话是“至乐莫如读书,至要莫如教子。”读书是指读古圣先贤的书,用三教的名言、法言教子。有同胞自以为上了大学,学会了辩证唯物主义而自豪,真是被人骗了还不知上了什么当。现在的人信科学,学科学。殊不知科学救国、实业救国,早在一百多年前就曾形成过。然而一场甲午中日海战,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全军覆灭。有识之士终于明白了:器物的先进不如政治制度的先进。一个腐败的制度下,科学、实业、器物既不可能先进,更不可能改变制度的腐朽。

   所以古人才说,“只贵子见正,不贵子行履。”无非是要人们首先明白了正邪之分,然后才去行动的意思。历史上朝野都不乏实施三教合一的治国方式的宿儒大德,他们倡导的“儒行为基,道学为首,佛法为心”的方式,通常都形成了民丰物阜的盛世、治世。然而权贵者的贪婪私欲,和农民起义者的帝王思想,总是不能把人本和民权至上的理念放在首重的地位。这就是中国枉有几千年历史,却无历史进步的原因。

   且不提普世价值理念,因为想知道的人早就千方百计地知道了;不想知道的人,即便对着他的耳朵说,无奈他不想知道何。身为中国人,儒释道三教总该听说过吧?孔子倡导“躬自厚,而薄责于人”的忠恕之道。老子提倡“生而不有,为而不恃”的效法天地自然的观念。佛学的精义则是“首重布施,为世为人,济世利物”。

   如果真的以三教的这三句话作为童蒙养正、少年养性、成年养德的基本理念,又何至于使共匪篡政成功。更何至于让共匪疯狂祸国殃民六十多年,以至于一帮捂毛、篾片、猪狗为匪区的生活而自豪骄傲。

   不待外求,自家祖宗留下的遗产就足够我们去学、去用的了。何况普世理念已成大潮,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和脸面不去清除共匪,去建立一个以人为本、以民为本的政治制度呢?!

(2017/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