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圣灵光照中国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文/诺虹
   文/诺虹 OC福音
   
   秋夜,我独自穿行在瑞典的森林中。此时的夜幕,仿佛将树林涤染上看不见的神秘,把白天那缤纷鲜活、绚烂耀眼的红果金叶完全包裹起来。四周到处充满着花草、树叶散发出的丝丝甜香的气息。它们与泥土的味道混合着,使整座林子沉浸在朦胧、清凉、静谧、却又芬芳的空气中。
   


   我深深吮吸并且陶醉在这沁人心脾的温馨中……
   
   月光下的小夜曲
   
    “让爱像羽毛一样顺着,让羽毛像日子一样亮着。”
   
   这是瑞典著名基督徒诗人,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荣获者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TomasTranstromer,1931-2015)那首题为《当白昼变黑》的诗歌里的一句。
   
   为了进到诗人的意境中,我抬起头来寻觅黑暗中的白色羽毛。自然并不见飞舞的羽毛,却见一钩弯月正轻盈如羽地舞蹈着,她那闪亮的银色裙黛伴着点点繁星的光束在天地之间交相映辉。尽管是无言无语的风景,但月亮星宿之光,岂不是常常激发起人的旖丽遐思和饱满激情吗?
   
   的确,古往今来,有多少文人艺术家将这星月之光,绽放在他们的诗集、音乐、画与歌的浪漫经典之中……
   
   
   
   “对月当歌”
   
   是的,在我脑海中有不少关于月亮的歌,而被誉为中国西部歌王的王洛宾先生所谱写的《在银色的月光下》,虽脍炙人口,被赞为中国小夜曲,但非常遗憾的是,它的歌词却并非王洛宾原创的全部。今晚,我走在月光下的丛林,对月轻唱那完整的“小夜曲”时,那一份给予深情的温柔使我的心早为金色沙滩上的银白月光所融化。
   
   在那金色沙滩上 洒着银白月光
   
   寻找往事踪影 往事踪影迷茫(x2)
   
   
   
   往事踪影已迷茫 犹如幻梦一场
   
   背弃我的姑娘 你在何处躲藏(x2)
   
   
   
   找到山中老教堂 人们正在歌唱
   
   背弃我的姑娘 正挤在经坛旁(x2)
   
   
   
   当她看到我的马 眼睛那样惊慌
   
   手中烛火摇晃 烛泪滴在裙上(x2)
   
   
   
   飞吧飞吧我的马 箭一样的飞翔
   
   飞向无极宇宙 摆脱人世沧桑(x2)
   
    这五段歌词让我深有感触。与其说这是一首描写草原俊朗的青年男子在原野的月光中扬鞭策马去追寻失落爱情的故事,还不如说是一曲表达让人的心灵从对世间的爱情的苦苦寻觅,升华到寻求更高之爱的目标更准确些。
   
   
   背离上帝的爱
   
    一位哲人曾说:“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接近上帝——诗和音乐。”他说的还不完全。因为《圣经》早已宣告说:“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各书》1:17)
   
   王洛宾能够谱写出这首经久不衰的《在那银色的月光下》,是与他在人生最早的音符中曾沐浴过基督耶稣慈爱的雨露密不可分的。他的整个青少年时期,几乎是在赞美诗圣洁旋律的烘托下度过的。
   
   1913年12月28日,王洛宾出生于一个基督徒家庭。他的父亲王德祯在美国人开办的一所基督教堂任职。父亲做事时喜欢带着幼年的王洛宾,因此他从小就开始接触教会音乐。那些意境美好的赞美诗,启蒙并浸润着他的心灵;开启了他稚嫩的音乐爱好。
   
   1925年,他在教会中学正式接受洗礼,并加入了诗班。诗班主日献诗的经历,给王洛宾留下了难忘的印记。尽管他被人称为音乐信徒,但基督教音乐中留给他的不仅是神圣的宁静,或许他也曾被圣洁上帝的永恒光彩而深深感动过。
   
   据说,1939年王洛宾在改编俄罗斯民歌《在银色的月光下》时,就是因为怀念起参加教会唱诗班的日子,所以他才将熟悉的教堂、讲经坛、蜡烛微光、基督徒虔诚敬拜主的场景都编进了歌词中。
   
   这首歌最早是由他自己演唱的,有人说王洛宾的演唱仿佛是在倾诉一种情感:“世上何处去寻不变的爱情?去吧,去追逐天上的至高之处吧,那里存有真实超越的爱”!
   
   虽然我很钦佩王洛宾先生一生的音乐才华,但他却如同这首歌中所描绘的背弃爱情、远远抛开深爱着自己的恋人的那位姑娘一样,最终,他背离了月光之上的永恒上帝的真爱,无论是在音乐世界中、还是在爱情世界里,他都无法为自己的灵魂寻得一个安息之处。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为他感到惋惜!
   
   
   赞美上帝的永恒
   
    我再次仰望今晚的秋月,感到皎洁的月亮也正以她那柔和、婉约、含蓄的微笑注视着我,我被她深深感动,这是一种“地被联于天,天被带到地”的感动!正因这种感动,月光才在犹如浩瀚星空的中国文学史册上一直熠熠闪亮,无数名篇佳句,让历世历代的中国人,深信月亮之上一定有崇高之美的永恒存在!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
   
   这首唐朝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并不仅是月光之下一首浪漫的相思情诗,那“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的佳句,所反应的正是诗人面对千年明月时,已经强烈地感受到了宇宙长存、斗转星移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神迹!与其说春江江畔的妇人是在借月消解对远方丈夫的相思之情,还不如说是诗人想要上到月光里去寻找宇宙为什么亘古永存的奥秘!
   
   在我十八九岁的青春年代,常独自一人在家乡的江畔注视夜空中的月亮,以颂吟《春江花月夜》的诗句为美的享受。月亮虽然是沉寂的,但她的光辉却一道照耀在我灵魂深处、鼓励我跳出红色或灰色的生命羁绊,去寻找人生永恒信仰的明光!
   
   “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当我成为了基督徒之后,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节圣经经文是有多么伟大的感召力,因为“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夏花秋实、宇宙经纶”都在传扬造物主上帝荣美之名!在上帝所造的万事万物的面前,世间任何自认为最强大的无神论体系的势力也绝不可能摧毁中国人寻求、归向、敬拜创造之主上帝的道路。
   
   因为“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道书》3:11)
   
   应和着对上帝的思想与感恩,秋夜森林的景观变得那么清晰、明朗;我屏神凝息地一直与月亮星星同行着,没有任何飘渺惆怅;因为深信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是上帝奇妙之手的杰作,所以无论在世界的何地何方,日月星辰之光都像我的亲人那般陪伴在我的身旁。她们是我很大的安慰,每当和她们相遇,我的心中就要颂咏出这样见证、赞美上帝的永远诗章——
   
   “太阳还存,月亮还在,人要敬畏你,直到万代……在他的日子,义人要发旺,大有平安,好像月亮长存。”(《诗篇》72:5、7)
   
   “日头、月亮,你们要赞美他;放光的星宿,你们都要赞美他。天上的天和天上的水,你们都要赞美他。愿这些都赞美耶和华的名,因他一吩咐便都造成。他将这些立定,直到永永远远。他定了命,不能废去。”(《诗篇》148:3-6)
   
   
   
   
(2017/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