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瞰天下
[主页]->[新会员区]->[瞰天下]->[【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瞰天下
·【陨落的西方】西方竟有这么多金钱政治丑闻!
·【陨落的西方】政商现形记:资本主义那些事儿
·【陨落的西方】隐藏在西式民主画皮的,居然是……
·【陨落的西方】万万没想到,“资姓”主义下竟还有这样令人不齿的“污”闻…
·【陨落的西方】搅动印尼政坛几十年的美国公司自由港之谜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为何内外敌对势力总是输?从六十八年国史看中国
·【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香港人竟然是这样看大陆人的
·【自信中国】尔等宵小之辈为什么没法推翻中国?这就是答案!
·【自信中国】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打不垮我们?
·【自信中国】带路党的努力,为何最终只换来一声被欺骗的惊叫?
·【自信中国】连新疆都发展得这么好,谁还有理由对中国没信心?
·【自信中國】這樣的中國,你不自豪麼?
·【自信中国】想颠覆中国的那些小丑,奉劝你们先掂量掂量分量
·骄傲!“中国速度”跑出“自信中国”!
·假使你长着一颗龅牙,开心的时候也要笑一笑
·【自信中国】我是怎么从羡慕到自卑,再到自信的 ?
·【自信中国】点击中国“愈合力”——试问还有谁能承受这些“不能承受”的伤
·【自信中国】你知道为啥现在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吗?——就因为有我们这些兵!
·一段微信对话,彰显大国自信
·刘晓波对中国道路与西方模式的误判
·你走了,你的愿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了
·螳臂当车,挡不住种花家的辉煌——叛国者的挽歌
· 害死刘晓波的,正是他的“西方民主朋友”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对这个国家更有信心”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歪果仁说,如今离开中国就是在倒退
·【自信中国】动辄行推翻之实的西方人,请停止你们的傲慢!
·【自信中国】颠覆中国?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信中国】中国对印度的自信,到底来源于哪里?
·【自信中国】我强大的军队!我强大的国!
·【自信中国】战狼们,你们凭什么狂?
·自信中国说:细数风流,还看今朝
· 少看些所谓的“内部消息”多来中国看看
·郑永年:中共十九大前奏的大局面
·所謂“北戴河會議部分內容曝光”文章成色幾何?
·郭文贵是"习近平公开信"的操盘手 反习王并非只是反腐结怨
·【自信中国】我是怎么从羡慕到自卑,再到自信的?
·【自信中国】想颠覆中国的那些小丑,奉劝你们先掂量掂量分量
·【自信中国】这样的中国,你不自豪么?
·【自信中国】连新疆都发展得这么好,谁还有理由对中国没信心?
·【自信中国】为什么我们的敌人打不垮我们?
·【自信中国】带路党的努力,为何最终只换来一声被欺骗的惊叫?
·自信中国】尔等宵小之辈为什么没法推翻中国?这就是答案!
·【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自信中国说:细数风流,还看今朝
·【自信中国】为何内外敌对势力总是输?从六十八年国史看中国
·【自信中国】你知道为啥现在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吗?——就因为有我们这些兵!
·【自信中国】你走了,可是你的愿望,可能永远不会实现了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离开网络,走向现实,带你看中国人自信的来源
·【自信中国】希望和底线,为何中共政权坚不可摧的两个关键词!
·【自信中国】动辄行推翻之实的西方人,请停止你们的傲慢!
·【自信中国】歪果仁说,如今离开中国就是在倒退
·【自信中国】颠覆中国?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自信中国】骄傲!“中国速度”跑出“自信中国”!
·【自信中国】我强大的军队!我强大的国!
·【自信中国】点击中国“愈合力”——试问还有谁能承受这些“不能承受”的伤
·中共新一屆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這樣誕生的
·中共政治局常委是这样产生的
·李世默:两岸猿声啼不住,中国已达“新时代”
·张维为:中国选贤任能模式是如何超越西方模式的
·给美国人民的一封信
· 反性侵签名难回应,川普下架白宫请愿网
·正如班农所说,税改的胜利属于共和党建制派
·班农节外生枝引火烧身,但最难受的是川普
·坑苦了川普的不只是班农,还有塞申斯
·接班人还是掘墓人?班农要亲自竞选总统?
·班农有可能比郭强奸更早去坐牢
·把富豪郭强奸扔给川普,是Loser班农的复仇
·开掉班农之后的川普,在政治上成熟起来了
·川普会被弹劾么?
·川普的思维方式,郭强奸的悲惨下场
·川普的好日子不多了,他正在调整自己的身姿
·过气网红郭强奸还能骗到关注吗?
·郭强奸是时候跳楼了吗?
·川普怒怼朝鲜,是默认失败还是指桑骂槐?
·班农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为什么郭强奸和班农见面次数那么多?
·班农的信用已经破产,郭强奸的也是
·班农和伊万卡夫妇掰手腕儿,谁会赢?
·信息战里罗杰斯通的观点,八成是从我这里抄的!
·把川普惹毛之后,班农为什么会怂?
·班农再一次丢了工作,但他的厄运才刚刚开始
·郭强奸和班农,谁将先被送上电椅?
·国师班农犯事儿了,司法部长塞申斯能否独善其身?
·司法部长塞申斯会对班农和郭强奸动手吗?
·众叛亲离的班农还会闹出什么动静?
·班农会成为美国的崔顺实吗?
·川普为什么必须抛弃班农?
·班农为什么看上了郭强奸?
·班农是个殉道者还是倒霉蛋?
·班农还没被送进监狱,但川普已经有了大麻烦
·给班农的盖棺定论:他为什么得罪了川普?
·联邦政府关门,意味着川普就是下一个班农
·勿忘初心,能拉川普一把的只有民意
·关门风波三天即止,川普痛失翻盘机会
·川普有了新麻烦:美国当局开始调查郭强奸的另一个保护伞
·扎克伯格支持“台独”吗?为何在脸书上“统派”经常被禁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信中国】这些事实决定了,中国绝不会成为苏联!

作者:RX实验室
   前些年发生在西亚北非的大规模暴力冲突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吸引了足够的眼球,同时各种政变也让一些知识分子开始关注起来,更希望从中得到关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路径、方式和后果的种种思考。
   
   由此也衍伸出了一个话题,当今中国是否会发生政权更迭之类的情况。
   

   很多人说到政权更迭的时候会首先提到苏联,或者说认为苏联的道路可以成为政权更迭的首要选项,期盼中国最高层能够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
   
   不得不说,在众多政权更迭渠道中,这种方式可能是最为和平的,也是非暴力形式的,不失为一种上上的选择。但是很多人在提及苏联的时候,常常忽略四个苏联的特征。
   
   ?1.苏联在戈之前没有任期制老人政治风气盛行。
   
   苏联自列宁以来的历届领导人,除赫鲁晓夫、马林科夫是被政变下台,戈尔巴乔夫是辞职下台之外,其余领导人用通俗的话来说都是当最高领导人在任一直到逝世。
   
   
   ▲戈尔巴乔夫
   
   而戈尔巴乔夫之前的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上台时分别为68和73岁,这俩人体弱多病还没在任几年(前者2年后者1年)就去世了。最高领导人的过世,而新人尚未历练和考察完毕就匆匆上台,这就是戈尔巴乔夫上台的背景之一。
   
   ?2.最高层的决策制度。
   
   从列宁到最后的戈尔巴乔夫,苏联基本是元首决策制。即戈尔巴乔夫权力很大,基本是一人说了算。而且戈尔巴乔夫的运气还好在之前那些能够影响他决策的人已经逝世了,而剩下的要不就是他的同僚,要不就是发不出声的保守派(八一九事件就可以看出保守派的力量已经小到了让人扼腕的程度)。
   
   ?3.苏联是自上而下而非自下而上的改朝换代。
   
   也就是说其政权更迭的主要原因基本只能说是因为领导人个人的因素以及高层政治斗争的一个结果而已。
   
   当时苏联进行的对于是否保留苏联的全民公投中,有70%的苏联公民支持保留苏联即是此观点的佐证。(另:这个观点后面也会涉及到)
   
   
   ?4.军队的倒戈在苏联剧变中起到了一个关键性的作用。
   
   综上四点才真正的构成了苏联政权更迭成功的原因,缺一不可。
   
   民众在苏联剧变的作用可以说非常小,不同于东欧剧变,大多东欧国家的剧变中民众参与程度很高,但苏联的民众在苏联剧变中参与的程度相对来说低很多,苏联巨变中民众的作用打个比方来说就是在苏联剧变这个熊熊大火中投了一把小火,略微的助长了其火势。民众对于当时的苏联剧变历程多为围观甚至惋惜的态度。
   
   正如第三点而言,苏联的剧变总的来说是高层政治斗争的产物,而并非民怨积累反抗的产物。
   
   那么现在可以做一个对比。
   
   ‖1.中国目前有任期制(只能连任一次),甚至有不成文的严格年龄标准(七上八下),老人政治现在就更无从谈起。
   
   胡锦涛上台61岁,习近平上台是59岁。任期制这个制度化的设立和成型一个极为重要的影响是杜绝了老人政治带给民众的厌恶感(中东北非事变中大多数的根源在于老人政治引起了民众的厌恶和反感,人们期望改变)。
   
   
   
   同时,任期制同两党多党制的一个相同点在于:
   
   两党或多党制中,执政党的轮换可以带来向上的改变是两党制或多党制下人们对于政治保持信心的关键,而任期制的作用也在于此,其避免或减轻了目前我们国家执政制度下可能会带来的陈旧感。
   
   ‖2.中国目前高层为集体决策制,集体决策制的本质实际上是将党权由以前的个人转移到集体上。
   
   政治局核心常委是7-9人,外围委员为16人,加起来23-25人,在对于重大问题的决策中,总书记的实际意见只在其中占了一票(当然,其影响力可以影响不少票数),同时,最高领导层决策圈越大,那么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个人变革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
   
   
   
   ‖3.军队现在的政治思想教育已经深入到了连级单位。
   
   以军队作为突破口可能会越来越难,主要是中共从苏联剧变这一点猛然的意识到了必须狠抓军队的政治思想建设,保持其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举个例子,2012年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访美时,美方要求将中美两军对话提升至2+2级别,即外交部长加国防部长。陈炳德当时直接的响应是“不可能”,这是中方高级将领在美方这个要求上的首次公开明确表态。
   
   原因即在于美国颠覆他人政权最简单和有效的一个手段就是撺掇中下层军官造反,罗马尼亚如是,萨达姆的上台和下台如是,埃及也如是,而陈炳德当然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这一建议。
   
   实际上,在中方向美方提出的重要要求没有得到明确满意回答的情况下,中方不会按美方的想法,建立2+2会谈机制。连一个军事高层的2+2谈话都建立的如此困难。可见中共对于军队绝对领导权抓的有多么的紧。
   
   
   
   那么除了苏联的自上而下的政权更迭方式,现在西亚北非的情况大多是自下而上的方式的。大多是民众自发起来反抗之后军方倒戈导致国家政权变更,这也不失为一种方式。
   
   现在咱们来谈谈这个方面的可能性。
   
   其实,总结导致中东西亚政变以及暴力冲突的原因,无外乎以下几种:
   
   1.青年人比率过大,整个社会风气偏激进以及希望改变(根源);
   2.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失业率过高,很多人处于闲杂的状态(主要原因);
   3.老人政治(重要原因以及导火索);
   4.国家区域面积过小,容易串联和统一行动(重要原因);
   5.贪污腐败现象严重以及言论管制等其他不民主情况(次要原因以及导火索之一);
   6.外界的演变(其他原因)。
   
   之所以把贪污腐败现象以及言论官制列为其他原因而非主要或重要原因,是因为就日常表现来看,发展中国家的民众对于贪污腐败现象的容忍度远高于西方的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民众主要不能容忍腐败且停滞)。
   
   同时,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对于发生骚扰乃至暴力冲突和革命的可能性也做了一个百分比的计算标准(扔鞋指数),各因素权重如下:
   
   2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总人口的比例(35%)、领导人执政的年数(15%)、腐败情况(15%)、民主状况(15%)、人均GDP(10%)、新闻申查制度(5%)和25岁以下人的绝对人数(5%)。
   
   
   
   那么如果按这个权重比率来看的话,目前中国发生骚乱并影响政权更迭的几率并不大,中国目前只在民主程度、腐败程度和审查制度受到的诟病较多,而这三个加起来的比例只占了三分之一。
   
   首先来说老人政治这个因素,前面在关于苏联道路的也提及了。
   
   老人政治最大的恶果在于其执政者的长期执政极有可能引发民众对于其的厌恶感,特别是对于渴望改变的年轻人来说,老人政治长期不改变的弊端根本让他们难以忍受。
   
   而西方制度的精明之处在于其使民众相信“政治坐庄者的改变及轮换就会带来前进”,而西亚北非的执政者正是失败在此。纵然再伟大的建国或执政者,长期的坐庄都会令人生厌或者令其群众基础发生动摇。
   
   再说年轻人比例以及绝对人数这一因素。
   
   众所周知的是,年轻人都比较激进,并且期望改变。年轻人实际上想要的可能只是改变,对于他们而言,改变的意义永远并且远远大于一潭死水。
   
   即使这种改变可能会导致不好的结果,即使你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们这个结果很可能是同他们的意愿背道而驰,他们仍寄希望于改变,并且觉得自己能够让结果变得更好。很常见的两句话是“你都没做,你怎么知道结果是什么”以及“我相信我可以的”。
   
   如果再把年轻人的比例以及失业率结合起来看,这个问题也就更明了了。
   
   用一个词来概括:叫闲则生事,而且闲的人还是异常激进的青年群体。这也就是为什么常常会有村官政策、会有西部支教的工作,政府会不断的引进企业,其目的都指向控制失业率,提高就业率,防止“闲”这个状态的持久。
   
   接着说国土面积小的这个问题。
   
   这个不做过多的解释,对于中国这个国土面积超大,国家人口超多的人来说。如果说想要自下而上的革命,其串联的难度极大。
   
   中国共产党在内忧外患的、民怨极大,并且以蒋介石为首的统治集团四分五裂的时代,自下而上的革命尚且用了22年的时间,就可以预知这种革命方式的难度。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抗日给了当时的中国共产党苟延残喘的机会,如果没有日本入侵蒋介石可能就会消灭了共产党(长征阶段中国共产党确实面临着被消灭的极大可能)。
   
   但问题在于,对于蒋介石来说,将战争(包括抗日以及之前的围剿行动)这一本身可以利用胜利提高其威望和支持率的机会转化为对其政权的指责本身就是非正常的现象,更会让当时的民众产生一个政权外不能抵御入侵,内不能平定内乱,这样的政权自然会被人诟病甚至抛弃的观念。
   
   而对中共来说,以前的抗日胜利给他们加了分,而现在的战争照样能够给共产党加分。战争对于蒋介石来说是弊大于利,但对于共产党来说就是利大于弊了。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指望借共产党对外战争之时策反或革命成功未免有些幼稚和异想天开。
   
   另外,一般来说,随着国与民在技术上的差距越来越大,中美俄这样的地域大国和军事大国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被政权更迭的可能性将越来越低。只能说指望各国最高领导层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任务,但随着决策人的范围和数量的不断扩大,这种方式的可能性也将微乎其微。
   
   至于说贪污腐败以及外界演变的情况,这里暂时不作探讨。
   
   而且看中共的政策变化,其在过去的三十年算是做到了不偏不倚。
   
   从改革开放的初期偏向农村到八十年代中期之后逐渐开始转向城镇,再到两千年之后的回归农村,这使得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人都不同程度的获得了好处。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革命的来袭。
   
   就连近几年导致民怨极大的房价和物价上涨,房价是从05年才逐渐开始(英国《经济学人》数据:自2000年1季度以来一些国家房价的变化指数,棕色的为中国)。物价上涨是08年的时候开始的(在之前民众则享受了好几年低通胀的福利)。而对于这两个问题,中共以及政府已经开始大幅度的政策控制及着手解决了。
   
   
   
   论证完了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改朝换代的方式的可能性,再来说说革命(即上面提及的自下而上的形式)的结果。
   
   历史上众多革命的历程和结果表明,革命是埋葬旧制度创立新制度的一种重要方式,但革命的结果却多种多样,民主只是其中一种可能的结果。
   
   现代历史上尤其是殖民半殖民地国家的革命性质及成分异常复杂,专制复辟、军人独裁、神学政权都曾在历史上成为革命的结果,甚至会存在以民主为追求的革命最终走向了异端的情况。民主、自由的观念在中国已经深入人心,走一条中国自己的、稳健的民主发展之路,同样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基本政治认同。而中国今天的基本政治稳定,最大的塑造力的确在于民众对稳定的愿望,而非政府对于信息的限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