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無悔的青春]
刘佳音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無悔的青春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重慶市 小文

   』指純真無瑕的感情,用心來愛,用心去感覺,用心去體貼;『愛』裡沒有條件,沒有隔閡,沒有距離;『愛』裡沒有猜疑,『愛』裡沒有欺騙,沒有交易,沒有狡詐;『愛』裡沒有選擇,『愛』裡沒有任何摻雜。」(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純真無瑕的愛》)這首神話語詩歌曾陪伴我度過了痛苦而又漫長的七年零四個月的牢獄生活。中共政府雖剝奪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華,但我卻從全能神得到了最寶貴、最實際的真理,因此我無怨無悔!

   1996年,蒙神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通過讀神的話、聚會交通,我認定神的話中所說的都是真理,與這個邪惡世界上的任何知識、理論截然不同,全能神的話是最高的人生格言。更讓我感到高興的是,跟弟兄姊妹在一起可以單純敞開,暢所欲言,絲毫不用像與世人接觸時那樣防備猜測、爾虞我詐,我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舒心、快樂,我很喜歡這個大家庭。但是不久,我卻聽說信全能神是國家不允許的,這件事令我大惑不解,因為全能神的話語都是讓人敬拜神走人生正道,讓人做誠實人,若是人人都信了全能神,天下就太平了。我真搞不懂,信神是最正義的事業,中共政府為什麼要逼迫、反對,甚至抓捕信全能神的人呢?我心想:不管中共政府怎樣逼迫,社會輿論有多大,我既然認定這是一條人生的正道,就一定要走到底!

   此後,我開始在教會裡盡發送神話書籍的本分,我也知道在這樣一個抵擋神的國家中盡這個本分是非常危險的,隨時都有被抓的可能,但我更知道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為神花費盡本分是我的天職,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正當我滿懷信心與神配合時,2003年9月的一天,我在去給弟兄姊妹送神話書籍的途中被市國保局的人抓捕。

   在國保局,面對一次次的審訊,我不知該如何應對,就迫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求你加給我智慧,賜給我當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能為你站住見證。」那段時間,我天天呼求神,心裡一刻也不敢離開神,只求神加給我聰明智慧,使我能與惡警周旋。感謝神的看顧保守,每次審訊時,我不是吐口水,就是不停地打嗝,說不出話來……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橫下一條心:豁出去了!要頭一顆,要命一條,今天想讓我背叛神是絕對不可能的!當我立定心志,寧可豁出性命也不當猶大背叛神時,真是感謝神,神處處為我「開綠燈」,每次提審,神都保守我平安過關。雖然我什麼都沒說,但中共政府最終還是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給我判刑九年!當聽到法院的判決時,因著神的保守,我心裡並不難過,也不害怕他們,而是蔑視他們。那些人在上面宣判,我在下面小聲說:「這就是你中共政府抵擋神的證據!」後來,公檢人員專門來窺探我的態度,我很坦然地對他們說:「九年算什麼!到時候出來還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員,不信你就等著瞧!不過你要記住,這個案子曾經過你們的手!」我的態度讓他們很是吃驚,衝著我翹起大拇指連連說:「佩服!佩服!你比江姐還江姐!到時候出來再聚,我們請你!」此時,我覺得神得榮耀了,心裡很欣慰。那年被判刑時,我才三十一歲。

   中國的監獄就是人間地獄,漫長的牢獄生活讓我徹底看清了撒但慘無人道的真面目及其與神為敵的惡魔實質。中國的警察不是以法治人,而是以惡治人。在監獄裡,獄警不親自整人,而是慫恿犯人用暴力手段來管理其他犯人。惡警還通過各種方式來禁錮人的思想,比如,凡是進去的人都要穿上中共政府統一發的囚服,身上有特殊的編號,要剪他們要求的髮型,要穿他們允許穿的鞋子,要走他們讓你走的路線,要踱他們讓你踱的步伐。無論春夏秋冬,颳風下雨,或是酷日嚴寒,犯人都必須得按著他們的指揮行動,不能有自己的選擇;每天要求我們至少得集合報數十五次以上,為中共政府歌功頌德五次之多;還有政治任務,就是讓我們學習監獄法、憲法,每半年一次大考,目的是給我們洗腦,還要隨時對我們進行監規紀律的考試。獄警對犯人不僅在精神上施行折磨,在肉體上也毫無人性地進行摧殘:我每天必須做苦工十多個小時,而且是幾百人擠在一個狹小的廠房裡幹活。因人員多、空間小,而且到處都是嘈雜的機器聲,無論多健康的人在裡面待一段時間,身體都會受到嚴重的損傷。在我身後就是一台打鞋眼兒的大機器,每天不停地打眼兒,傳出令人難以忍受的轟鳴聲,幾年下來,我的聽力嚴重衰退,到現在還沒恢復。更殘害人的是,廠房裡灰塵多、污染大,經檢查,很多人都患有肺結核和咽炎。還有,因長時間坐在那裡幹活沒法活動,多數人都患有嚴重的痔瘡。中共政府把犯人當作賺錢的機器,絲毫不顧人的死活,讓人每天從早上一直幹到深夜,我常常累得疲憊不堪、體力不支。不僅如此,還得應對監獄裡各種隨時的抽查考試,外加每週的政治任務、勞動任務、獄中公開任務等等,所以,我每天都處於精神高度緊張的狀態之下,神經時刻繃得緊緊的,生怕稍不注意一個環節沒跟上,就要遭受獄警的處罰。在那種環境下,我要想平安無事地度過一天真的很不容易。

   剛開始服刑時,我受不了監獄裡這種殘酷的摧殘,各種高強度的勞動壓力、思想壓力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加上還要與形形色色的犯人接觸,並要忍受那些惡魔獄警和牢頭的打罵、侮辱……我經常被折磨得走投無路,幾度陷入絕望之中,尤其是一想到那九年的漫長刑期,我就感到一陣陣淒涼無助,不知哭過多少次,甚至也想一死了之來解脫這種痛苦。每當我陷入極度的悲傷快支撐不住時,我就迫切地禱告、呼求神,神的話就開啟、引導我:「現在還不能死,還得攥緊拳頭好好活下去,得為神活一回,人裡面有真理就有這個心志了,就再不想死了,當死亡威脅你時,你會說:『神哪,我不願意死,我還沒認識你呢!我還沒還報你愛呢!……我得把神見證好,我得還報神愛以後怎麼死都行了,那時我算活得滿足了,現在別人誰死我也不死,還得頑強地活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的話就像母親那溫柔的目光,安撫著我孤獨的心,又好像父親溫暖的雙手,拭去我臉上的淚水。立刻,一股暖流、一股力量在我心中湧動。雖然在黑暗的牢獄裡肉體要受痛苦,但尋死不是神的心意,不能見證神,還會成為撒但的笑料,九年後我若能活著走出這座魔鬼監獄就是一個見證。神的話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我在心裡暗立心志:不管前面有多少難處,我都要好好活下去,我要勇敢地活著,堅強地活著,一定要作好見證滿足神。

   長年累月超負荷的工作使我的身體日漸虛弱,在廠房裡坐久了就會出很多虛汗,痔瘡嚴重時隨時就會出血,由於嚴重貧血,我經常感到頭暈。但是在監獄裡看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獄警高興了就給我拿點廉價藥,不高興了就說我是想逃避勞動裝病,我只能忍受著病痛的折磨,有淚往肚裡嚥。我勞累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牢房,本想休息一下,可是我連睡個安穩覺的權利都沒有,要麼半夜被獄警叫去做事,要麼被獄警弄出來的噪音驚醒……我常常被他們玩弄得神魂顛倒、苦不堪言。此外,還要忍受獄警的非人待遇,我曾像難民一樣睡地板、走廊,甚至馬桶旁,我洗的衣服不是晾乾的,而是與犯人擠在一起焐乾的,特別是在冬天洗衣服,那是件最煩心的事,很多人因著長期穿潮濕的衣服得了關節炎。在這監獄裡,就是再健康的人,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變得呆傻遲鈍、體力不支,或者疾病纏身。我們常吃的菜是過季罷市的枯老黃菜葉,要想吃好一點的菜,就得買監獄裡的高價菜。在監獄裡,獄警雖然讓人學法,但那裡沒有法,那些獄警就是法,他們只要看哪個人不順眼,就可以隨意找個理由處置你,甚至可以無緣無故地體罰你。更可恨的是,他們把信全能神的人劃為政治犯,說我們比殺人放火的罪都重,所以他們特別仇視我,對我管得最嚴,折磨得最厲害。這種種惡行正是那些獨裁者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與神為敵的事實鐵證!經受著獄警的殘酷折磨,我心中常常義憤填膺、悲憤至極:我們信神、敬拜神到底觸犯了哪條法律?我們跟隨神走人生正道到底何罪之有?人是神手中的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經地義,中共政府有何理由橫加阻撓、百般迫害?明明是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處處與神作對,它卻給信全能神的人扣上反動的帽子而嚴加迫害、摧殘,企圖將跟隨全能神的人一網打盡、趕盡殺絕,這不是顛倒黑白、反動透頂嗎?它這樣瘋狂地對抗上天,與神敵對,最終必會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因為哪裡有敗壞哪裡就必有審判,哪裡有罪惡哪裡就必有刑罰,這是神所命定的天理天規,誰也逃脫不了。中共政府罪惡滔天,遭神毀滅是在劫難逃。正如神說:「對這個黑暗的社會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這罪大惡極的老古蛇身上,讓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讓它再坑害人,不容讓它的過去,不容讓它再欺騙人,歷代以來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它算清,神絕不放過這罪魁禍首,將它徹底滅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