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誓死忠心]
刘佳音
·谬论(22)有人说:“你们传道说神末世作工是来拣好的”
·谬论(23)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4)有人说:“圣经绝无人意掺杂”
·谬论(25)有人说:“我们不相信《话在肉身显现》”
·谬论(26)有人说:“你们信的全能神说‘我’怎么作工”
·谬论(27)有人说:“医病赶鬼”
·谬论(28)有人说:《话在肉身显现》中说:
·谬论(29)有人说:“现在传邪教的太多”
·谬论(30)有人说:“当初夏娃跟蛇一说话”
·谬论(31)有人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这班人背叛了主耶稣”
·谬论(32)有人说:“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也有理”
·谬论(33)有人说:“信全能神的这班人都是不务正业”
·谬论(34)有人说:“天使世人莫测经纶”
·谬论(35)有人说:“我们信主后,那灵进到我们里面”
·谬论(36)有人说:“我们都是六天干农活”
·谬论(37)有人说:“信徒听神父的,神父听主教的”
·谬论(38)有人说:“审判的工作是由圣母来作”
·谬论(39)有人说:“主耶稣再来肯定会来在以色列”
·谬论(40)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谬论(41)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
·谬论(42)有人说:“经上记着说‘新妇装饰整齐迎接新郎’”
——國度福音 經典神話選編——
·經歷神的作工才是真實信神
·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
·神 是 人 生 命 的 源 頭
·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
·「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當你看見耶穌祗w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你 真 是 信 神 的 人 嗎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
·對 神 現 時 作 工 的 認 識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一、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关于神名的真理
·关于道成肉身的真理
·关于恩典时代的得救与蒙拯救的真理
·什么是得洁净与圣洁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耶稣的救赎工作到底是不是结束时代的工作
·恩典时代的工作与国度时代的工作的关系
·只有一位真神,“三位一体的神”是错误的说法
·末后的基督就是审判的主,也是展开书卷的那一位
——生命进入的经历见证——
·我愿做一个顺服神要求的人
·写文章是我的本分
·《小真的故事》
·我愿脱下伪装做诚实人
·我维护与人的肉体关系太自私卑鄙
·经历刑罚审判我才懂得了“和谐配搭”
·人有撒但本性就会身不由己地作恶抵挡神
·“老好人”就是“黑心人”
·神的显明使我认识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大红龙毒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作工打揍 坑人害己
·只有神的刑罚审判才能变化我
·“明哲保身”的撒但毒素使我作恶太多
·我如此“将功赎罪”太卑鄙
·我再也不凭己意作工了
·经历中看到我消极防守的实行法太荒唐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脱离了情感的辖制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会顺服“写文章”这一要求
·没有爱神之心才是我走失败之路的根源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在大红龙的逼迫中体尝神的爱与智慧
·狂妄自大的本性使我触犯了神的性情
·我在刑罚审判中看到了神的爱
·神的审判刑罚使我的狂妄性情有了变化
·在神的刑罚审判中我看到了神的手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我才看见事奉神不追求真理太容易触犯神
·经历神的作工才能使我活出点人模样
·神的刑罚审判使我转变了多年的追求观点
·神的审判刑罚带我走上正路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经历惨痛失败才知敬畏神按原则作工太重要
·经历国度福音扩展看见神作工太智慧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我才看清自己抵挡神的本性
·借隐蔽灵修使我不对的追求观点得到了转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教會經歷見證 - 誓死忠心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世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


   

山東省 周旋

   2003年4月3日,我和一個姊妹去帶一新人,這個新人還沒定真,將我們舉報了,結果來了四個穿便衣的惡警氣勢洶洶地把我們兩人強行推到車上帶到派出所。一路上,我心裡異常緊張,因我身上帶著傳呼機還有部分教會的人員名單及一個筆記本。我很怕惡警發現這些東西,更怕弟兄姊妹給我打傳呼,所以,我一直迫切地向神禱告:「神哪,我該怎麼辦呢?求你給我開闢出路,不讓這些東西落入惡警手裡……」隨後,我把包裡的東西悄悄挪到腰裡,並說我肚子不好,要上廁所,惡警罵罵咧咧地說:「你他媽的就事多!」後在我再三要求下,他們讓一個女警看著我上廁所,等我一解腰帶,傳呼機從腰帶上掉了下來,我順手把它扔進了下水道,而放在腰裡的包因當時怕被女警發現,就沒敢扔下去,放在了旁邊的垃圾桶裡,本想到晚上再上廁所時扔到廁所裡,結果我再也沒能去那個廁所。過後,我扔在垃圾桶裡的包被惡警發現了。

   惡警們把我和姊妹關在屋子裡,讓我們脫光衣服搜了一遍,就連頭髮也捏一捏,看藏沒藏東西,搜完後,他們給我們戴上手銬並關在屋裡。到了晚上,惡警將我們分開嚴厲審訊,他們問我:「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來這裡的?來這裡幹什麼?住在什麼地方?你信什麼?和你一塊的叫什麼?」因對我的回答不滿意,惡警們氣洶洶地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不說實話有你好看的!說!你們的頭兒是誰?你是幹啥的?說了可以從輕處理。」當時我想:我又沒犯法、沒犯罪,警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因此,不管他們怎樣逼問,我都不回答,因我已立下心志:決不當猶大,決不出賣弟兄姊妹,更不出賣神家利益。他們見問不出什麼來,就氣急敗壞,對我一頓拳打腳踢,並惡狠狠地說:「讓你不說,給你點顏色看看,讓你開飛機!」隨即對我又是一陣猛烈的拳打腳踢。之後,他勒令我坐在地上,把我的手銬上,朝背後使勁反擰起來,後邊放上一個椅子,用繩子把我的手綁在椅子背上,然後用手使勁往下壓我的胳膊。頓時,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得我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聲。他們就這樣來回不停地折磨了我幾個小時,後來我實在承受不住渾身抽搐,他們看見後,說:「你別裝瘋賣傻了,你這兩下子我們領教過,你嚇唬誰呀?你認為這樣就放過你了?」他們見我繼續抽搐,一惡警說:「到廁所弄點屎來,放到她嘴裡,看她吃不吃。」他們就從廁所裡用棍子弄來一些屎,抹在了我的嘴裡讓我吃,我還是口吐白沫,他們看我還在抽搐,才把我從椅子上放了下來。我的渾身就像抽筋一樣疼痛難忍,我大聲叫喊,癱倒在地上,過了很長時間我的手和胳膊才聽使喚。惡魔怕我撞牆自殺,就給我戴上一個頭盔,隨後把我拖回小鐵屋。我一邊哭一邊向神禱告:「神啊,我的肉體太軟弱,願你保守我,不管撒但怎麼迫害,我死也不當猶大背叛你,不出賣弟兄姊妹和神家利益,我願為你站住見證來羞辱老撒但。」

   第三天,惡警們拿著我扔在垃圾桶裡的教會人員名單及筆記本來提審我。當看到這些東西時,我心裡特別難受,滿了自責、懊悔,我恨我自己太懦弱、太膽怯,當時沒有膽量把包扔在下水道裡,以至造成這樣嚴重的後果,我更恨自己不聽神家的安排,帶著這些東西盡本分,給教會帶來這麼大損失。我深知今天所受的這些苦都是我該受的,是神的刑罰審判臨到了我,我甘願接受,更願靠著神得勝撒但。這時我想起一首經歷詩歌:「我不去想以後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為天職,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禍,既然選擇了愛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後潛伏多大危險患難,不管眼前是多麼崎嶇坎坷,既然目標是神得榮之日,就將一切撇棄,努力向前。」(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前進在愛神的路上》)默默地哼唱著這首歌,我心裡又有了信心和力量。惡警們問我:「這些東西是你的嗎?你老實交代,我們不會虧待你,你是一個受害者,被人騙了,你信的是邪教,你信的神太渺茫了,天上不會掉餡餅的,還是共產黨好,你還得靠黨、靠政府,你有什麼難處到我們這裡來,我們幫你解決,你要想找工作我們也可以幫助你,你把你們裡面的事都交代了,這名單上的人你說說他們是幹啥的?家是哪裡的?你的上層是誰?」我識破了他們的謊言詭計,說:「這東西不是我的,我不知道。」他們見問不出什麼就原形畢露,猛一拳將我打倒在地,接著對我又是一頓暴打,並使勁把我戴著的手銬拽來拽去,手銬越拽越緊,都扎到了肉裡,痛得我哇哇大叫,惡警惡狠狠地說:「非讓你說出來,就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地讓你說!」最後,他們又把我的雙手反綁在椅子背上,讓我坐在地上,對我連打帶使勁往下壓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就像斷了似的撕心裂肺地疼,讓我難以忍受。惡警一邊折磨我一邊怒吼:「快說!」我斬釘截鐵地說:「我不知道!」「不說非打死你,你不說就別想活著出去,讓你在監獄裡蹲十年、二十年,一輩子你也別想出去了!」聽著這些話,我心裡閃過一個意念:要有坐穿牢底的心志,隨後我想起經歷詩歌:「把最甜的獻給神喲,把最苦的留自己,堅決站住神見證,不向撒但再屈服。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願看見神得榮日》)神的開啟使我剛強壯膽,有了受盡一切苦為神站見證的信心與決心。結果,惡警的陰謀沒有得逞,他們折磨我折磨得累了,就把我放下來送回鐵屋子裡。

   幾天下來,我被惡警們折磨得渾身無力,精神恍惚,兩隻手和胳膊也麻木了。面對這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特別害怕惡警再來提審我,一想到這些,我的心就不由得瑟瑟發抖,真不知他們還會用什麼樣的酷刑來折磨我,也不知這樣的審訊什麼時候才能結束。我只有在心裡不停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和力量,使我能為神站住見證,徹底讓撒但蒙羞失敗。

   惡警們見我始終不招供,便又聯合國保大隊、公安局的人一起來提審我。他們二十多人輪流值班,白天黑夜地加班對我進行刑訊逼供。這天又來了兩個國保大隊的惡警,他們曾提審過我一次,他們見我後先是「好言相勸」:「你若如實交代就放你出去並保證你的安全……只有共產黨能救你,神不能救你……」見我不吱聲,他氣急敗壞,罵罵咧咧地叫喊著讓我坐在地上,用皮鞋使勁踢我的雙腿,把我踢得疼痛難忍。有一惡警過來問他:「怎麼樣,說了沒有?」他說:「還挺硬的,怎麼打也不說。」那人惡狠狠地說:「再不說往死裡打!」那個惡警威脅道:「你說不說?不說非整死你!」我說:「我該說的都說了,不知道!」他氣得簡直像要瘋了似的,像野獸一樣咆哮起來,又對我猛一頓拳打腳踢,最後打累了,便找來一條指頭粗的長繩子,在手上纏了幾圈,對著我的臉翻來覆去地猛抽,邊抽邊說:「你不是信神嗎?你受這個苦,你的神怎麼不來救你?怎麼不來給你打開手銬?你的神在哪裡?」我咬緊牙關強忍著疼痛,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受這個苦是因我的悖逆,是我該受的,神你為了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今天他們就是打死我,我也決不當猶大,願你與我同在,保守我的心,我願豁出命來為你站住見證羞辱老撒但。」並想起經歷詩歌:「死何可惜不足為奇神旨勝一切。……神拯救我又交撒但這有神美意,我心永愛我的神。」(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還神一個愛》)我閉著眼睛任憑撒但瘋狂地折磨、毒打。那一刻,我好像忘記了疼痛……我不知這刑罰要到幾時,我不敢去想,我也想像不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刻不停地向神禱告、呼求。神的話也不斷地加給我信心:「不要怕這怕那,萬軍之全能神必與你同在,他作你們的後盾、作盾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又想到大紅龍只是個紙老虎,注定是神手中的敗將,它也在神的腳底下,神若不允許,死亡不會臨及我;若沒有神允許,我一根頭髮也不會落到地上,況且今天與神的苦有份,就必與神的甜有份。我還想起了《得勝大紅龍之歌》:「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神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神得勝之證據作神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強不動搖,因著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神的榮光。」神話的力量是無窮的,使我信心百倍,有了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等惡警打累了之後,他又問我:「說不說?」我堅定地說:「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惡警一聽沒招了,把繩子一扔,說:「你他媽的還真硬,十頭牛也拉不回來,你還真行,死也不說,你哪來那麼大的勁,那麼大的信心?你真是比劉胡蘭還劉胡蘭,比共產黨還共產黨!」聽著他的話,我如同看見了神在寶座上得勝了,看見撒但蒙羞了。我邊流淚邊從心裡向神發出讚美:神啊,靠著你的力量就能戰勝撒但惡魔!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你的全能、撒但的無能,撒但永遠是你的手下敗將,你不允許,撒但怎麼折磨也折磨不死我。這時神話又開啟我:「神的性情是萬物的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經歷大紅龍的殘酷迫害,我真實看到了神對我的愛和拯救,更體嘗到了神話的權柄與威力,沒有神話的步步引導,僅憑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勝過大紅龍的酷刑拷打,同時,也讓我看到了大紅龍丟盔卸甲、狼狽不堪的醜相,看透它慘無人道、草菅人命的惡魔實質而從心裡痛恨它、咒詛它,願徹底與它決裂,永遠跟隨基督、事奉基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