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儒家仁恕,但并不一味宽容。该宽则宽,该严就严,因人因地因时而制宜,宽严结合,宽猛相济。

   首先,儒家宽于过失而严于罪恶。罪过罪过,罪与过性质不同。罪是罪恶,罪行。过是过失,过错。过失属于道德问题,不妨有所宽容;罪行属于法律问题,必须法律解决,予以相应的惩罚。

   王道政治,德主刑辅,明德慎刑。慎刑是刑法适中,不罚无罪,不杀无辜,不是不罚不杀。刑罚轻重,因时而异。慎刑的表现之一就是“刑罚世轻世重”,刑罚要根据时代、社会情况确定轻重宽严。《周礼•秋官司寇》规定:“掌建邦之三典,以佐王刑邦国, 诘四方。一曰刑新国用轻典,二曰刑平国用中典,三曰刑乱国用重典。”

   对于法律解决不了、惩罚不了的罪恶,就要诉诸于武力征伐或私力报复。法律惩罚是义刑,个体复仇是义杀,武力征伐是义战。《尚书•甘誓》说“恭行天之罚”,《汤誓》说“致天之罚”,《泰誓上》说“旅天之罚”,《泰誓下》说“恭行天罚”,都是替天行道的征伐和义战。

   邪见必须受到批判,罪恶必须受到惩罚。君子厌恶三种人:邪恶者、助恶者和一味宽容邪恶者。对邪恶一味宽容,就是纵容,从轻说,是不负责任,是责任感、正义感和恻隐心匮乏的表现;从重说,是对人民和国家的犯罪。

   对邪说,文化人有责任依据正知正见批判之;对罪恶,政治人有责任通过义刑义战惩罚之;对于父母兄弟之仇,身为子女或兄弟者,有责任通过各种方式报复之。

   其次,对于过错,王道政治也并不一味宽容。请看《康诰》中的一段话:

   王曰:“呜呼!封,敬明乃罚。人有小罪,非眚,乃惟终自作不典,式尔,有厥罪小,乃不可不杀。乃有大罪,非终,乃惟眚灾,适尔,既道极厥辜,时乃不可杀。”

   大意是说,一个人罪过最小,如果屡教不改,不可不严惩;一个人因为偶然过失犯了大罪,酿成灾祸,依法适当处罚既可,不可刑杀。

   《康诰》是周公封康叔时作的文告。周公在平定三监和武庚所发动的叛乱后,封康叔于殷地。这个文告就是康叔上任之前,周公以摄政王的身份对他所作的训辞。这里,周公将明知故犯与过失犯罪区别对待。过失犯罪,可以从宽,明知故犯、屡教不改,即使小罪,也可从严。

   同时,对于过失错误,儒家又有“三宽三严”:宽于人而严于己,宽于民而严于官,宽于外而严于内。这“三宽三严”是儒家道德的特征,故适用于处理道德范畴的过失错误。

   另外,儒家严于恶行而宽于恶言。罪恶只有落实于行为,才是恶行罪行,才适合法律惩罚。至于邪言恶语、错误言论,属于非礼的范畴。官员非礼,轻则警告、降职,重则削职为民;民众非礼,政府无权惩罚。所以我说过,非礼是庶民的特权。法律不能罚及思想言论,无论其思想言论多么邪恶。这就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真义。

   或问:“对于错误言论,不能法律惩罚,那错误言论泛滥成灾怎么办?如此言论自由,岂非不负责任?”答:法律问题法律解决,言论问题言论解决。政府不仅要依法惩恶,更要开展以儒为本的文化启蒙、舆论引导和以身作则的道德教化,文化群体则应放淫辞、辟邪说和批判错误言论。2017-10-29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7/10/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