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批评]
东海一枭(余樟法)
·车宏年:将今年稿费捐助狱中朋友
·别把自己往耻辱柱上钉!----从华坛儒家封杀老枭说起
·岂有欺人东海君!(修正稿)
·我是一只老母鸡
·想找亮女么
·把天涯落日追回来----老枭的诗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
·最大的梦想
·做一颗流星也没什么不好
·垃圾时代(三首)
·廖国华:和一枭原玉
·《顶礼美眉,顶礼阴道》(修正稿)
·翟鹏举,请对准了开炮!
·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问(一)
·党啊你不用客套(五首)
·正气充天地,学行炳古今------为严正学君鼓与呼
·豪华人生,豪华大道
·弘儒家之人道,立千年之人极
·天下无妖(组诗)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湖湘先生:略谈儒佛二殊途兼评东海先生“此是乾坤万有基!”一文(一枭附言)
·乾坤大德曰生生----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二)
·《命运》(组诗)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年关》
·东海之道”的平等观
·“我仅仅是个得道者”
·“善统治恶”还是“恶统治善”?----关于人性问题答客难
·为社会避凶,向理想趋吉!-----关于“群龙无首”答“渭水垂钓客”的质难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放不下》
·《只要刑法中还有煽动罪》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維淵论熊十力:毒草生处,必有良药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为释迦牟尼一哭!
·若冰等:东海一枭《老母鸡》赏析
· 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食人虎》
·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赖立人:读东海一枭《老母鸡》
·老枭“之所以還活著,那是由於偶然”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野火:老枭,去弄一杆猎枪来吧!
·老狗: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好文共赏,一枭荐)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请高手破案
·《特殊尊重》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以儒为本旁通佛道,以中为体融摄西学
·《最后的夜晚》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批评

    论批评
   
   批评,批判,广义上是中性词,评论、评判、判断义。这里用其狭义,指对错误的思想或言行提出意见和批驳否定,批评与批判是近义词,批判只是较为严重的批评,故本文论批评,亦涵盖批判。
   
   一、破除一个误会


   国人习于乡愿乡讪、苟同苟异久矣,苟同则阿谀谄媚歌功颂德,苟异则诋毁诬蔑攻击中伤。所以,很多人将正常的批评也视为对人的不尊重。这是论批评之前必须破除的一个误会。
   
   文化人和政治家应该明白,虚赞虚夸、苟同苟誉乃是伪尊重,名为尊重,实为轻蔑。真语直言才是对人最好乃至最高的尊重。
   
   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孟子离娄上》)臣子能责难为之事于君,使其勉力而为,叫做恭敬;臣子能为君开陈善道,禁闭其邪心,叫做尊重;臣子认为吾君不能从善和有为,那是贼臣。
   
   责难于君,春秋责备贤者也;陈善闭邪,格君之心、导君于善也;吾君不能,认为自己的君王不能施仁政行王道,不可教也。可见儒家虽倡忠君,自有特色和特定要求。朱熹集注引范氏言:
   
   “人臣以难事责于君,使其君为尧舜之君者,尊君之大也;开陈善道以禁闭君之邪心,惟恐其君或陷于有过之地者,敬君之至也;谓其君不能行善道而不以告者,贼害其君之甚也。”
   
   这个标准也适用于师友之间。李二曲说:“责难陈善,不特事君宜尔,即事师交友亦然。”对待老师朋友也应该如此。世人多不喜听真话,不喜他人批评异议、纠误指正。殊不知,真话直说,责难陈善,意味着视对方为愿听真话的君子人,是对对方真正的尊重。
   
   二、非正常的批评
   批评有正常和不正常、健康和不健康之别。正常健康的批评,要符合两个条件,一是居心良善,与人为善;二是正确正义,如理如实,否则就非正常。《论语•阳货篇》记载: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孔子厌恶的人有:宣扬别人坏处的人,身居下位而诽谤上位的人,勇敢而无礼的人,果敢而不通事理的人。子贡厌恶的人有:剽窃而自以为聪明的人,不逊让而自以为勇敢的人,揭人之短而自以为正直的人。
   
   其中“称人之恶”、“居下流而讪上”、“讦以为直”都属于非正常批评。朱熹说:“称人恶,则无仁厚之意;下讪上,则无忠敬之心;勇无礼,则为乱;果而窒,则妄作。故夫子恶之。恶徼以下,子贡之言也。徼,伺察也。讦,谓攻发人之阴私。”(《孟子集注》)
   
   对于君主,责难闭邪,谓之恭敬。但如果对君主的批评不能如理如实,动机不是与君为善,那就非正常,就会沦为讪上沽名,讪君卖直。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形似而神异,性质迥然不同。两者的区别,不仅动机存心而已。君子五谏,犯颜为下。即使犯颜直谏,也尽量不让人知晓,君若听从,归功于君;君不听从,引身而去。这才是事君之道。而讪君卖直者有两大坏:一讪,不能实事求是;一卖,不能为君掩过,甚至为了成己之名,故意搞臭君上。
   
   《礼记•少仪》说:“为人臣下者,有谏而无讪,有亡而无疾,颂而无讇,谏而无骄。怠则张而相之,废则埽而更之,谓之社稷之役。”为人臣下,可以谏诤不可讪谤,可以躲避不可怀恨。赞扬君上的正确但不要谄媚,谏诤君上的错误但不要骄傲。君上怠惰就给他鼓励帮助,君上废政就给他扫除积弊更新气象。“社稷之役”就是孟子所说的社稷之臣。
   
   对于《少仪》所言事君之道,鄂尔泰《日讲礼记解义》解说:“为人臣下者,君有过则当谏争而无讪谤,谏不从则当逃去而无疾怨。将顺则颂而无謟,匡救则谏而无骄。君徳或怠,则必张大其志而助成之;君政或废,则必埽除其敝而更新之。此之谓社稷之役。盖以安社稷为悦者也。”
   
   很多人知道谄君邀宠、长君之恶可耻,但不知道讪上卖直、谤君沽名同样可耻。民国大量知识分子包括某些大师,对儒家和孔子肆意诬蔑攻击,对蒋先生亦恶意讪谤诋毁,不仅无礼不逊而已。所谓民国知识分子风骨,大多经不起检验。利口辩给,沽名钓誉,逢民之恶,讪君卖直,是不少名家的拿手好戏。
   
   孔孟称那种处处讨好别人的是乡愿,杨雄称那种处处诋毁讪谤别人的人为乡讪。这种人与乡愿,殊态同贼,居之似清高,行之似正义,众皆敬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中庸之道。百年来启蒙派就惯于乡讪,惯于堕政府之权威,毁领袖之名节,沽自己正直之美誉。
   
   启蒙派中流行一个观点:知识分子应该是永远的反对派。此言似是而非,与“凡事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异曲同工。民国知识分子喜欢讪君卖直,与此有关。无论对谁,针对任何政府政党,都应该站在公道、正义的立场上,该反对固当反对,该支持就应支持,惟道是从,岂能为反对而反对?
   
   三、慎于道德批评
   批评可分为两种:一种是道理批评,重在思想理论;一种是道德批评,侧重于行为品德。
   
   两种批评,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有时候可以双管齐下,例如,对于恶人恶势力,道理批评和道德批评具有一致性。有时候观点与品格虽有一定关联,但不涉及正邪善恶。有时候观点与品格并无关联,需要将两者严格地区别开来。例如程朱和陆王,观点不同而无关德性。
   
   对于儒门同道、儒家学者、老前辈和有功于儒家事业者,如果观点不同,可以异议辩异,也可以求同存异,一般不宜进行道德批判。若确有必要,也须慎之又慎、从宽从薄并有凭有据,铁证如山,以免误伤君子。
   
   对于君子,只能尊崇,不能毁伤。如果君子有过,思想之过,可以公开明批;道德之过,可以暗谏婉劝,任何时候都不能人身攻击。
   
   两种批评宽严有别:道理批评可从严,茧丝牛毛,辨析精微,关键处可以寸步不让;道德批评宜从宽,隐恶扬善,小德出入可也,与其洁不保其往。在此总原则下又有三个关于道德批评的分原则:
   
   其一、严于己而宽于人。律己、责己从严,待人责人从宽,对自己高标准,对他人低标准,对自己可以一点小过错都不放过,对他人只有大问题才予以批评。孔子说:“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论语卫灵公》)
   
   孔子又说:“仁之难成久矣,惟君子能之。是故君子不以其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所不能者愧人。”(《礼记表记篇》)意谓仁德难成很久了,唯君子能够成就仁德,因此君子不用自己的长项苛责别人,不用别人不能做到的讥笑别人。
   
   其二、严于官而宽于民。律官从严,春秋责备贤者;责民从宽,礼不下庶人。孔子说:“是故圣人之制行也,不制以己,使民有所劝勉愧耻,以行其言。”又说:“君子议道自己,而置法以民。”(《礼记表记篇》)意谓圣人制定行为标准,不以圣贤的标准来制定,而是使民众有所努力,知愧知耻,以实践其规定。君子论述道德从自己开始,制定法度从人民出发,以普通人所能实行的程度为标准。
   
   “君子不以其所能者病人,不以人之所不能者愧人”是君子个人修养,“圣人制行,不制以己”和“议道自己而置法以民”是政治道德,是恕道在政治领域的体现,与“礼不下庶人”一脉相承,体现了儒家政治对民众的宽厚。
   
   董仲舒说:“以自治之节治人,是居上不宽也;以治人之度自治,是为礼不敬也。为礼不敬,则伤行而民弗尊;居上不宽,则伤厚而民弗亲。弗亲则弗信,弗尊则弗敬。”这种做法恰好与《礼记表记篇》说的相反,责己从宽,责民从严。宽于己是为礼不敬,怠慢;严于民是居上不宽,苛刻。
   
   其三、严于内而宽于外。就家庭家族而言,对家人族人从严,对普通民众从宽;就国家民族而言,对本国本族从严,对异国异族从宽。先齐家后治国,就是先对家人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董仲舒说:“《春秋》刺上之过,而矜下之苦,小恶在外弗举,在我书而诽之。凡此者,以仁治人,义治我,躬自厚而薄责于外,此之谓也。”(《春秋繁露仁义法》)
   
   躬自厚而薄责于外,就是对内从严、对外从宽之意。《公羊传•成公十五年》说:“《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曷为以外内之词言之?言自近者始也。”王道最终目标是道援天下、天下大同,故“王者无外”,但王道之运行有一个由内向外不断扩展的过程,德教必须先近后远。
   
   以上三点是儒家道德的特征,也是道德批评的原则,是从“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这个恕道推开来的。恕道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政治。
   
   四、与儒友们共勉
   道理批评,可以原理不原迹,不问对方事功业绩,只论理论高低对错;道德批评则必须“重迹而轻理”,要有事实依据,不能悬空推理。
   
   例如,关于君子小人之辨,就有很多标准,有的标准不适宜用来对具体个人进行评判。王阳明说:“大人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学问》)论理绝对正确,用以衡量、评判某个具体人物,就大不宜,会涉嫌人身攻击。
   
   动辄将道理批评上升为道德批评和人身攻击,已成为一种流行病。东海对此深有体会。不仅西派北派道门佛门,儒门中人对我也时有误会攻击。因持主权在民论,就曾被一儒生斥为“孔孟之罪人”。这为我“学儒也会学傻”的高论提供了鲜活的证明。儒学重道德,但若悟道不深,执德不弘,也会疏于事理,所知成障。
   
   随着儒家逐步复兴,儒门中思想争鸣会越来越多,对同一事物会产生各种不同看法。例如,如何看待西方文明,如何对待日本、美国和外来宗教等等,必会人言人殊。如果动辄将观点争论上升为道德批判甚至人身攻击,那么,儒门将不成其为儒门,与诗圈武圈自由圈就没啥两样。
   
   各种圈子往往充斥着大量鸡毛蒜皮而又你死我活的矛盾争斗,将观点争鸣上升为道德批判是常态。如诗圈中有人将平水韵和新韵之争升级为正邪之争,有人认为“凡是不讲诗词的国学都是偏邪的伪国学,凡是不讲诗词的国学大师专家都是伪大师伪专家”云,皆可发一噱。我们当引以为戒。
   
   谨以此文自勉并与广大儒友共勉。2017-10-27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此文于2017年10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