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不同的学派宗派政治派别,对待无辜的态度不同,可以概括为三种。

   

   第一种态度是:纵可得天下,绝不杀无辜。这是儒家的态度。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公孙丑问,伯夷、伊尹与孔子相同否,孟子答以不同。但他们也有相同的地方。他们如果拥有百里之地而为君,都能让诸侯来朝,为天下之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所不为,这是他们相同的地方。

   

   荀子也有同样说法。荀子说:“挈国以呼礼义而无以害之,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然扶持心国,且若是其固也。”(《荀子•王霸》)

   

   儒家以民为本,强调仁民亲民保民,庶之富之教之,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绝不允许危害民众,杀害无辜。严禁杀害无辜,我称之为儒家十诫之一。(详见东海文章《儒家十诫》)这方面,自由主义政治也差堪仿佛。如美国,迫不得已用兵于外,也会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最崇高伟大的理由或理想,也不允许行一不义、杀一无辜。真正的崇高伟大是“四端”的充满,必然高度善良仁爱,必不可能滥杀无辜。

   

   当某个人某一股势力把屠刀指向无辜百姓的时候,它就与善良、和平绝了缘,更与伟大绝了缘,沦为乱人贼子了。“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这一句话,就是古今乱臣贼子无法飞跃的天堑。

   

   注意,误伤误杀与故意杀害是两回事。即使是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吊民伐罪以及针对暴恐主义的正义之战,也可能误伤无辜、误杀平民。这是一种无奈,不能因为有误伤就否定儒式革命和征伐的正义性。

   

   或问:“杀掉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另外数十人,你会如何选择?”我的回答是:应该千方百计救人,但不允许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绝不杀害无辜,这是基本前提。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杀一无辜而救天下,也不允许。这是伪问题。任何时候,天下都不需要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这是天理。

   

   对待无辜的第二种态度是:为了得天下,不惜杀无辜。

   

   为了利益,不顾道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成功,不惜害人;为了所谓的事业,不管民众的死活,甚至把老百姓乃至妇女儿童驱上战场。这是古今中外恶势力的一大共同点。

   

   马氏认为,罪恶是生产力和历史发展的必要。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不仅个体利益和生命,整个的阶级或民族也可以牺牲。(全集第26卷Ⅱ)故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牺牲整个阶级或民族被视为理所当然,却与“每个人的自由”和“整个人类的发展”南辕北辙。

   

   还有更加丧心病狂的,那就是第三种态度:为了得天下,专门杀无辜。

   

   这是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最大的特色。专门针对平民,故意杀害无辜,以此制造恐怖气氛,扩大其教派“威德”和政治影响。这不是一般的丧失四端之心,而是彻底断绝善根;不是一般的非人化禽兽化,而是完全恶魔化;不是一般的反人性反人道,而是极端反人类。

   

   这种人还有一种特点:毫不利己地损人,无利可图地作恶,无缘无故地害人,明显损人而不利己,纯粹以害人为快,以作恶为乐。这种恶特别可悲可耻不可思议,但它广泛存在于极权主义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之中。这种人如果有利可图,更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这种恶流行的地方,就是人间地狱。

   

   当然,是否无辜,宗教极端主义有其特殊标准。它们认为,没有信仰的卡费勒都有罪,信仰异教的“异教徒”更有罪。这样的标准,古今中外,独此一家,善恶颠倒,莫此为甚。因此,它们危害、迫害、杀害起“异教徒”和卡费勒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充满惩罪罚恶、建功立德的快乐感和荣誉感。

   

   对待无辜的态度,取决于背后政治和文化的品质。持第一种态度者,其政治和文化品质最高;第三种品质最坏,政治最恶,文化最邪。

   

   对邪文化、恶政治的支持帮助,就是支持它们对无辜的危害、迫害和杀害,就是帮助它们制造人道灾难和人间地狱。

   

   一些弱势群体以为,只要自己也加入邪恶势力,就可以不受它们的害了。这种想法错误而又幼稚。邪教徒恶势力对外人固然残忍成性,对自己人同样凶狠无情。内斗内讧自相残杀是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的共性和宿命。弱势群体加盟邪恶,最容易被当成炮灰和牺牲品,纵可暂时避免邪恶的迫害侵犯,也是饮鸩止渴。姑不论加盟其中,就要身不由己地帮凶作恶,自造恶业自种恶果。

   

   所有邪恶都是灾星,都意味着黑暗、苦难和灾祸。如果没有力量反抗和消灭它们,那就能躲多远躲多远。2017-10-22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儒家网

(2017/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