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十九大报告有不少闪光点。例如:坚决打击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活动;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要求脱真贫、真脱贫;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健全监督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等等,都很值得肯定。
   
   其中最值得称赞的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正如某文所说,新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时期能像当今这样,以国家至高权威推广弘扬中华文化!


   
   十九大报告比十八大好,比十六大、十七大更是好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儒眼相看,仍然不是真正的好,仍然问题重重,最大的问题是意识形态。
   
   十九大意识形态最大的特色是杂。
   
   首先,是马学原教旨与修正主义混杂在一起。请看:“我们党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云云,马列毛邓三科,排排坐吃果果。
   
   其次,是马学与中华文化混杂在一起,同时吸收了某些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和政治色彩。请看这一段:
   
   “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这说明,执政党仍然坚持马列主义,同时开始尊重中华文化,有所吸收西方文化。这就是方克立所说的“马魂,儒体,西用”。正如有人所调侃,十九大“封资修”俱全。封指传统文化,资指西方文明,修谓修正主义。
   
   马克思加秦始皇,一加即成,一拍即合。因为马列主义与商韩学说,精神相通,殊途而同归于邪恶。马克思加孔夫子及华盛顿,虽然意味着文明化的努力,但
   儒学、西学与马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大不同,正邪有别,性质相反,难以相加。把它们强拉横扯在一起,仿佛冰炭同炉,水火同器,日月同天,黑白同颜,正邪同道,善恶同门,人禽同室,华夷同台。
   
   意识形态贵纯而怕杂,即使都是正信正理正知正见,也不宜杂。例如,儒佛道都是正信正理,但相互之间有不少思想差异和矛盾,三家为人为政和处理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都有所不同,三家思想的正确性、正义性也有所不同。主张三教合一者,往往不伦不类无所适从。古来过于尊崇佛道的君主和儒家王朝,品格都不高。历代大儒多以辟佛道为己任。(详见东海《三教不可合一论》)
   
   儒佛道混杂,也还好说,毕竟都是正学,杂而不坏。如果杂入的是邪说,甚至以邪说为主,那就非常麻烦。儒学与马学,道德原则、价值标准、政治道路、制度模式无不大异和相反。儒马并尊,孔毛同拜,轻则忽正忽邪,时善时恶;重则心灾重重,精神分裂。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一样。
   
   思想文化场应该百花齐放多元化,但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作为主体文化,作为立国之本、立党之本和政治之魂,不能多元化,更不能优劣混杂、正邪交织,否则必然引起思想观念、价值标准的杂乱,导致政治和社会的混乱。像现在这样,
   古今中西杂成一堆,正邪善恶烩成一锅,必然是正人与奸人夹在一起,文明与野蛮挤成一团,光明与黑暗难解难分。杂,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特色。
   
   这是个史无前例的杂时代。
   
   报告说:“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我以为,更正确的说法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非正常的政治经济制度及非道德的官员群体之间的矛盾。
   
   然而,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官员群体的腐恶就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行政治经济制度就难以从根本上得到改良。怎么改都改不了党主制公有制的本质,改不了极权主义的本色。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儒家的真理正义就难以落到实处,西方的很多好东西就难以真正学到手。既然把马列毛放在第一位,原则问题当然要听它们的,关键时刻只能以它们为准。如此一来,十九大报告中许多美好的设想和承诺就有可能成为空中楼阁。
   
   报告中提及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这些概念都是有毒的。
   社会、集体、国家一旦主体化本位化,就会异化为压制自由、侵犯人权的东西。
   共产主义纯属物质主义的庸俗空想。在这些毒概念之下,各种中西正确的价值观的作用功效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沦为装饰品。例如,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都是似是而非的。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这些毒概念就如附骨之疽。
   
   习近平思想已与马列主义毛思想拉开很大距离,甚至有一定的原则性区别。可以说,习思想远超马列主义毛思想。但是,只要马列毛虚名在上,就是最大的名不正,政治就难以正常化,甚至存在人亡政息的可能和倒退逆行的危险。未能彻底摆脱马列毛的纠缠,是中国的不幸,也是历史的无奈。
   
   不可乐观,魔影依然重叠,因为马毛尚在;不必悲观,曙光已经初现,因为孔孟渐回。马毛是中国最大的问题,万恶之源;孔孟是中国最大的希望,万善之根。尊孔批马,弘儒去马,就是最根本的善善恶恶、扬善去恶、摧邪显正,是爱民爱国、立德立功最好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天晚上,东海第五号新浪微博“余东海五”被封杀。希望十九大之后,中共成立以来一以贯之的防民之口、防儒如贼的现象能够得到根本性改变。不许妄议的规定不妨施之于党员官员,不可用之于庶民,更不可用来作为封杀儒家真言正语、仁言义语的借口。
   
   一个人越仁厚就越宽容,越不在乎他人和民众妄议。相反,一个人越不好,就越怕别人说他不好,越喜欢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反过来也成立,越容不得批评异议,越是自证素质低下、品格卑劣和心胸狭隘。个人如此,学派、宗派、组织、社会同样如此。这段话本来是为“陕西咸阳市对作家李建华妄议银川作出处置”事件而写的,顺便送给执政党吧。
   
   尊重中华文化,首先要尊儒。要尊儒,至少不能剥夺儒家的言论自由。
   2017-10-18余东海于南宁,2017-10-20修订,首发于北京之春

此文于2017年10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