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2017/10/17

   今年的十月還未過去,卻有兩事與已往不同,堪可一記。

   一是突然有許多敘舊約會。舊同學、舊同事、舊學生紛紛約見面,這個月估計有十回之多,可稱應接不暇。這班朋友,(現在應可說是朋友了) 大部份已經退休了,但有一些舊同事和學生仍然‘人在江湖’。不過,可以理解的是,這三‘舊’能夠和願意出來見面,無論是退休的或是仍未退休的,都一律是生活上過得不錯或職業上幹得不錯的人,那些‘不如意者’是不會出來集體會見舊同事或同學的,因此這些聚會都是開心高興、嘻嘻哈哈、展示幸福的。

   另一事則並不令人愉快,雖然也不致讓我愁苦,便是不知為什麼,亦可能是巧合,所有要交的費用,都堆到十月來。在香港要交的費用,有些是每月交的,例如樓宇按揭、住所管理費、抹車費﹔有些是兩月一交的,例如電費、煤氣費﹔有些是三四個月交一次的,例如差餉、地稅、水費﹔有些是一年交一次的,例如車輛登記費、汽車保險、利得稅、薪俸稅。這些,一般都是分開不同的時間來,可是這個十月都全來探訪我了,真是不勝熱鬧之至。

   各種費用集中到來,要全數打發它們,不下需要十多二十萬元,不是小數。僥倖的是,我現在套句廣東俚語說,是“已經上了岸”,即不用在生活的惡風惡浪中泅泳,這個數目難不到我,完全沒有恐怕‘沒頂’的問題。這,我是要感恩的。

   我不由不回想到青壯年時期,那時在社會的大海中覓生活,確有相當的壓力。負擔最重的時候是我一個人工作,要養活一家四口,還要供樓。那時我長期做兩份工作,白天一份,晚上一份,還向報章投稿,以增加收入。這個情況維持了十年以上。

   我比較幸運的是,我有父母可以依靠,他們助我支付樓宇首期,而日後遇到開支很困難的時候也會施以援手。而事實上,他們助我買樓之後,五六年間我便可以自立,不再靠他們了。十年之後,我開始投資物業,此時我的銀根一直都扯得很緊,但靠著穩健理財,總算平安渡過大海,到達彼岸。

   另一點我也是幸運的,或像我這一批上世紀七十年代早期大學畢業的人幸運的,是終我們的職業生涯,從來沒有擔心失業。從這時開始直至九七主權回歸,有二三十年是港英政府大力擴展社會服務的年代,加上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大批高資格人士移民,我們留在香港這批‘移不得’的人,有很多的黃金就業機會。即使沒有什麼野心的人,在中學謀一份教職,也是非常容易的事,而香港教師薪酬高,足可養妻活兒,並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這一批當時‘移不得’的人,像我,後來也移民了。

   這些優秀的條件和環境,在九七之後全沒有了,因為九七一開始,便發生亞洲金融危機,連累了香港,香港經濟岌岌可危,到了2003年沙士達到高峰。除了一批仍享有舊工作條件的人外,新入職的已沒有什麼金飯碗和鐵飯碗了。工作穩定性沒有保證,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個威脅。此所以香港人,特別是新一代,怨氣這麼重,社會的戾氣也這麼大。

   從這個角度看,筆者是時代的幸運兒。

(2017/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