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严家祺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嚴家祺: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资本主义?
·江澤民給中國造成的四大禍害
·嚴家祺:這樣的人民!這樣的黨!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中国传统文化的五大糟粕
·转贴新编毛泽东语录
·胡錦濤的青年時代和掌權時代
·習近平用三年時間推翻了胡錦濤的共產黨
·對陶斯亮文章引文的一點修正
·中國『權貴資本』的『三個代表』
·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中国政治发展的「鐘型曲線」
·
當代中國政治 達賴喇嘛
·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葬我于高山上兮,望我西藏
·青藏高原仍在隆起
·1996年達賴喇嘛談他希望到五台山朝聖
·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达赖喇嘛和西藏文化圈(2009-8-16)
·《浴火袈裟》序
·達賴喇嘛:心中有大愛
·輓聯配空椅大華府公祭劉曉波
·
當代中國政治 两岸关系
·
·两岸关系9篇文章(1989.1-2015.12)
·论台海两岸『协同外交』的前景
·和平加联邦,统一全中国
·联邦加和平,统一全中国
·北京向全世界宣布『一个中国 两个政府』
·北京用行动支持蔡英文当选
·吳敦義將帶國民黨重執政
·
當代中國政治 香港問題
·
·嚴家祺:預測『佔中運動』後果
·有限制、有競爭的普選
· 香港普選是中國民主化的第一步
·嚴家祺:香港普選:智慧出民主
·香港『提委』選舉需體現『普選』精神
·嚴家祺談《白皮書》
·致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的公開信
·香港『街頭政治』壓倒了『代議政治』
·北京6·18投票的兩大收穫
·20年前文章:香港的今天和明天
·严家祺: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
《文革十年史》
·
·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北大文革亲历者文集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苹果日报》:人性并未泯灭,乌云镶着金边
·站不完的队, 流不完的泪——学部“文革”三大派
·《苹果日报》:《文革大串联》火车上拥挤的情景
·《苹果日报》文章:“学部”文革的最初景象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追求卓越创造辉煌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zxd8555 [订阅][手机订阅
    (2015-02-15 07:30:53)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阅读严家其的这本《首脑论》(以下简称《首》),起初只是为了完成课程作业。不过从后来看,《首》一书若是当作闲暇之时的读物,倒也充满了不少吸引人之处。之前很少接触过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政治学社会学著作,包括译作和专著。这来源于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即学术如同科技发展一般,会在短时期内发生更新换代。直到最近一段时间连续阅览严家其、王绳祖以及数位学者在那个年代的几部作品后,竟大有今不如昔之感。九十年代后的作品不论在内容结构、分析范式、学科穿插及著书态度等方面,远不及它之前的十年。不过,这不属于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本文的主要目的在于,从政治心理学的视角谈谈《首》的一些亮点,并给出自己的解读。
   从宏观层面看,首脑的心理形成来自两个方向上的建构,早年(就职前)的个人经历以及所处的职位环境(就职后)影响。《首》的前四章主要介绍了首脑职位的权力性质以及更迭规则环境,这些客观存在的要素看似与首脑心理缺少直接关联,实质上不然。首脑权力的双向效用在于,既能为首脑本人所掌控,也能反向建构首脑自身的心理模式。对这一观点有力的证明,在本书第一章讨论关于首脑的八个权力级时,出现了随着职位权力的递减而首脑性格相应变化的现象。作为绝对权势的神权君主政体与专制君主政体中的首脑人物,由于对抗性力量的缺乏和权势悬距的巨大差异(权力场的失衡),更多表现为残暴凶恶的行为特征以及诡谲多疑的心理状态。在一类首脑更迭规则(专制性)下,首脑非正常性下台的几率会比二类首脑更迭规则(民主性)的高出许多。也即是说,首脑一旦失去权力,其失去的可能不仅仅是荣耀,甚至还有包括自己在内最高权力集团的整体生命。所以,为了捍卫权力及其延伸品(生命),不论专制首脑个人的品性有所差异,阴谋、猜疑与杀戮都是与生存直接关联的行为和思维惯式,故而在这种惯式之上建立的心理状态必然是相对变态的。正如严家其在该部分所列举的教皇英诺森三世、苏莱曼一世、秦始皇、路易十四和索布扎二世,无不拥有过度杀戮与独断专横的特征性人格。可以认为早年的心理性格影响其暴烈行政,但亦不能否认持续的过激行为也会一定程度地加深其暴虐心理惯性,这是一个反复自我肯定和认证的过程。这些首脑心理惯式的形成,都无法逃脱制度环境强加于其的影响。结构建构了他们自身,因为自其成为首脑的事实之前,结构便已存在。不过首脑也能对结构产生或者加固或者消解的作用。
   相反的是,二类更迭规则下从四级权力到八级权力的首脑,就会更多层次体现为与前者不太相同的心理状态。在这类规则中,首脑的权力大多是受到限制的,而且首脑非正常下野(乃至不正常死亡)的概率相对而言就低了很多。较有限的权力与较安全的政治环境,易于使首脑更表现为一种相对平和与谦逊的心理状态,他们猜忌的心理会被制度有效地限制和削弱(限期任职和下野福利等等),会更懂得如何与他人进行沟通的合作(有时候亦是无奈使然)。无论如何,至少在二类规则下,执政的首脑能够更多地将精力转向国家治理而不是权力争夺上,其公共精神更有可能击溃其牵扯到个人得失的恐惧感。
   如果说前四章着重于讨论制度大环境对首脑心理的建构,那么后面的几章则更多从首脑的职位小环境与私人环境进行切入。首脑的心理,并不单纯指其处于首脑职位上时所拥有的心理模式,还包括影响其成为首脑与卸职后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心理活动,这些才能共同构成首脑完整的心理基础。比如在第四章与第五章的链接部分对“权力阶梯”的讨论中,严家其就谈到了首脑们早年私人经历的影响。他认为:“早期阶段是从出生到踏入政界的阶段。这一阶段是首脑任务的性格形成期,家庭、职业队今后的政治行为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然后,在登上权力顶峰之前,还存在一个“踏入政界”的阶段,作者形容其为“一生转折点”。严认为:“许多人在踏入政界时,最初担任的是一般性的职务,然而这些后来成为首脑的任务在青年时代做出从政的抉择,是一件需要信心、勇气和判断力的事。”在取得首脑资格的过程中,自信、意志和果决都是必要的品格能力。
   另外 ,严也发现,“在这些首脑人物身上,人们可以发现一根‘心理支柱’,即对成为首脑的坚不可摧的自信心。”。“林肯在担任总统前,长期以来有一种极为强烈的要胜过他人的欲望。林肯的朋友威廉·赫恩登形容林肯是一个完全被自己的抱负所吞没的人。他一心想成为总统正是林肯在竞选中获胜的原因之一。英国首相迪斯累利青年时代就梦想成为伟人,希望自己能够像荷马、凯撒、莎士比亚、拿破仑那样举世闻名。他在内心深处有着一股不可抑制的傲气和强烈的领袖欲。为了成为领袖,迪斯累利用各种办法为登上首相宝座而努力。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任首相前,为了追逐权力,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生命力。有人说,田中角荣简直是个狂人,他那种权力欲像风魔一样通过肉体显现出来。”从这些首脑人物早年的心理状态可以看出,对权力与荣耀的向往构成了他们追逐首脑地位的原始动力,这也是其在首脑职位上能够持续保持权力欲念的延伸部分。
   

首脑的“孤独” 感和刻意保持距离


   本书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个部分,是关于首脑“孤独”特性的讨论。这种孤独感的来源存在于数个方面。严认为,“对于首脑来说,他的地位的维持不仅依靠武力、掌权层和公众的认可,而且依靠首脑在重大问题上决策的正确性与可行性。”决策属于首脑的权力,同样其关键性的职责。很多决策过程在形成预案的阶段,会汇集智囊提供的诸多决策必要信息。但决策过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能由个人终结。首脑的决策不仅关系其政治生涯,也关系国家社会的整体福利,其决策所造成的风险往往必须由他作为主要的载体进行承担,而信息提供者(智囊或者副职)相对而言则不会遭到太大的指责和成本损失。如此一来,首脑本身就很容易发展出信息提供者因负责逃脱的可能而在信息供给过程中存在懈怠或者造反意图的既定逻辑,故而对除自身之外的人抱有不同程度的怀疑。这种怀疑随着首脑权力越大越为集中而愈加明显与扩大化。但不论权力的悬距有多大差别,作为拥有相近人性的首脑们都会或多或少因这种距离感而产生孤独的意象。孤独或许是一种心理状态,也可能是决策者自我生产的环境。在某些环境下,孤独能排除干扰与纷争,使首脑处于一种更清醒与无畏的状态。当然,这并不包括其信息收集与处理的过程。
   除了决策过程必然产生的“孤独”外,某种程度上首脑也必须与他人刻意保持距离,这是属于统治权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首脑个人来说,在被他人揣摩心理的同时,也需要运用心理术来维持与强化自己的权威。严是如此描述的:“首脑还必须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和他的同事、下属保持一定的距离,使这些人无法熟悉亲近首脑本人,而自然形成一种首脑人物高于他人的心理形象。戴高乐认为,没有神秘感就没有威望可言。因为对一个人太熟悉了就不能产生尊敬。一切宗教都有神龛,而任何人在他的仆人眼中都不是一个英雄。因此,无论是运筹帷幄,还是举止处世,都要包含某些别人揣摩不到的东西,使他们感到迷惑、激动并引起他们的好奇与注意。”几千年来,许许多多的首脑人物早就采用“首脑神化”与“个人崇拜”的方法来造成首脑人物与众不同的社会心理。也就是说,与领袖的交往距离越近,就能够有更大的可能看到其平凡甚至龌龊的一面,从而影响到领袖本身特意塑造的完美个人形象。或许在这一点上,民主国家的首脑们也不遑多让。
   而作为统治术重要的部分,心理学的运用并不只存在于首脑个人刻意拉开的距离感这一个方面。在现代公民社会中,随着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在主要发达国家民众都是政治生活重要的组成部分,对国家政治有深刻的影响效能。准确把握与有效影响民众心理动态也成为了各国首脑必修的课程,若是运用得当还能强化首脑本人的施政。严家其列举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的例子:“1967年,埃及再通以色列的六天战争中遭到失败,埃及人民对纳赛尔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纳赛尔通过电视宣布辞职,并由一直与他矛盾尖锐的副总统毛希丁继任。而纳塞尔在这样做之前,并没有将事情告知自己选中的继承人和毛希丁。在纳赛尔宣布这一消息几分钟后,成千上外的开罗市民涌向总统官邸,请求他继续担任总统,毛希丁则赶到纳赛尔家中拒绝担任。纳赛尔随即同意毛希丁通过开罗电视台发表拒绝接任总统的声明,却又阻止了电台播放毛希丁的声明……。”毫无疑问,纳赛尔运用心理学的权术,将自己在人民心理中塑造成一个被背叛而应得同情的形象,而毛希丁反而被描绘为一个落井下石的小人,这样从而一举扭转了纳赛尔自身在民意中不断下降的地位。数月后,毛希丁就辞去了副总统的职务。可见,纳赛尔十分聪明地抓住了自己和民众之间信息不对称的优势,运用民众好猜疑的心理制造了政治假象,从而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势。这是一个首脑运用心理学影响舆论非常经典的例子。
   当然《首》一书还有很多地方能够和心理学进行学科联系,本文只是选取几个自己感兴趣的点略加讨论。严家其的《首脑论》给我最大的印象,在于他使用了精致的分析范式与生动的实例展现“首脑”不为人所知的另面,尤其在描述首脑人物特有并且复杂的心理体系时,严的交叉学科造诣可见一斑。作为应用数学和理论物理的专家,严家其在研究社会学方面着实有非同一般的视角和方法。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民主转型的第一波浪潮中,能够在最前沿参与这一过程也给了严特殊的材料优势。
   回到本书,《首》最后也没有固守于其理解。它认为,不论各国国情与历史发展存在多少差异,这些国家的首脑们都会带有某些因职位而形成的近似人格,亦不会完全丧失其获取职位前已经凝固的人性。正如那些流芳百世的首脑们,也会存在为人所不齿的一面(残暴驱逐黑人的林肯);而有些遗臭万年的领袖们,在某些时刻他们也会展现出平凡的人格(喜欢画画的希特勒)。《首脑论》至少警示了我们:将“好人”描绘得天花乱坠完美无缺又把“坏人”弄得奇臭无比永不翻身,这些过度塑造性质的运动其实并不适合这个正不断迈向宽容、理解与价值多元化的现代社会。正如俾斯麦所说,政治永远是门次好的艺术。人与政治一样,与完美永世绝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