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谢选骏文集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谢选骏: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网文《揭秘朱元璋为何不把皇位传给“武将”朱棣》说:
   朱标传说为马皇后亲生。朱元璋一登上皇位,就给马皇后吃了颗“定心丸”,册立13岁的朱标为皇太子,即未来的国家领导人,也算是对得起这位相濡以沫的奇女子。朱元璋聘请浙江名士宋濂等人为太子的老师,希望将朱标培养成合格的接班人。
   精心培养25年之后,朱标已经38岁,继承父亲大位的能力是有了,可是朱标的身体熬不住。1392年1月,朱标从陕西视察回来后,身上长了个大肉瘤,折磨得寝食难安,异常痛苦。朱标的长子朱雄英10年前已经死了,伺候父亲全靠次子朱允炆。
   


   朱允炆年仅14岁,日夜守在父亲身边,至少也算是1392年度“感动中国”的孝子人物。他是个偏脑袋,朱元璋给他起了个“半边月”的绰号。朱允炆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在知识分子中间长大,知识渊博,而且以德服人。但他性格仁柔,心太软,脸不厚,心不黑。
   
   但朱标还是不幸早逝。对于勤恳的老皇帝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大事件,不是普通的丧子之痛——接班人没有了,整个帝国的命运怎么办?那么多大将手握重兵,怎么节制?这件事折磨着老皇帝,居然28天没有上朝。
   
   朱允炆将3个年幼的弟弟照顾得十分周到,这一切朱元璋都看在眼里。
   
   朱元璋不得不重新选择继承人。周王、晋王、燕王等都有野心。秦王荒唐成性,是一摊扶不上墙的烂泥,还差点儿被废了王号。晋王外表残暴,违法乱纪,然而本质上是个胆小鬼。鲁王是个天大的蠢货,为长命百岁,乱吃丹药,把眼睛吃瞎了。其他的王子有的杀人犯罪,有的沉溺酒色,稍微几个成器的,却是舞文弄墨、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艺术家。
   
   老皇帝一声长叹
   
   现在,只剩下四子、燕王朱棣和朱标次子朱允炆PK了。
   
   朱元璋对朱允炆抱着一种复杂的感情,对他仁柔的性格又喜又忧:他柔弱的肩膀,能担负得起治理国家的重任吗?这么仁柔,跟个兔子似的,多么大的缺陷啊。做皇帝,必须有狮子、老虎的硬汉性格,否则必定会被政坛上的狮子、老虎吃掉。
   
   朱元璋就立储问题,曾经悄悄征询过大臣的意见。他问翰林学士刘三吾:“太子死了,皇长孙(朱允炆)年幼不懂事。治理国家必须选对人,我想让燕王接班怎么样?”
   
   刘三吾是知识分子,你问他谁当储君,他当然只推荐自己的同类。他头摇得像拨浪鼓:“立燕王绝对不行!如果立燕王,那么秦王、晋王怎么办?皇长孙朱允炆四海归心,大家都拥护他,您可以安心睡大觉。”
   
   文官们拥护朱允炆,因为他是文人,是大孝子又是大好人,上台后能实行文明德化之治,而不是军事化的高压独裁。朱元璋的统治太过猛烈,官员暗地叫苦,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长久下去没人吃得消,国家客观上需要一位阴柔、仁爱的皇帝,让人民歇歇脚、喘口气。
   
   朱允炆非常有孝道。而在争夺皇位的斗争中,“孝”就是夺取皇位继承权的秘密武器。所以,朱允炆一定要将“孝”进行到底。
   
   朱元璋欣赏四子朱棣的“武”
   
   对于第四子朱棣,朱元璋确实非常欣赏,尤其欣赏他的“武”,这是朱允炆不具备的特殊优势。
   
   朱棣是闻着战争的硝烟味长大的,1360年4月17日出生于南京,正是陈友谅大举进攻南京的那一年。他11岁封燕王,17岁迎娶徐达的长女,20岁就藩北平。朱棣的才能不在朱元璋之下,弯弓射大雕不在话下,尤其喜欢打仗,智谋过人,知道怎么打胜仗。作为罕见的勇士和智慧人物,朱棣可谓一代“战神”。现在他33岁,正当青春年少。
   
   论才能和胸襟,朱棣都胜过朱允炆。一次,大家在宫里看赛马。朱元璋出上联:“风吹马尾千条线。”朱允炆没有打仗经验,所见不过平凡琐事,憋足劲想出“雨打羊毛一片毡”,软绵绵的,没什么味道。而朱棣见过世面,巧对“日照龙鳞万点金”,气魄宏大,朱元璋听了非常高兴。
   
   燕王朱棣就藩北平,以他为众藩王之首,与宁王、晋王、肃王、秦王等沿长城一线封国,为天子守边,抵御北方蒙古人的侵犯,号称塞王。朱元璋允许他们拥有3000人的护卫,最多的可以达到1.9万人。燕王、晋王、秦王势力最强,多次奉诏攻打蒙古,即使傅友德、蓝玉这样的大将也要听塞王指挥。尤其是燕王朱棣,负有控制北部门户的重任,能够直接指挥的军队多达30万人,军中大小事自己裁决,只有天大的事才向朱元璋汇报。
   
   1390年,一场战斗使年仅30岁的朱棣威名远扬。那年元旦刚过,朱元璋命令燕王和晋王分兵合击,打垮元代丞相咬住、平章乃儿不花。
   
   朱棣首先派出几股哨兵四出侦查,摸清乃儿不花的确切位置。3月,天下大雪,千里荒原上银装素裹,车马辎重行进十分困难,士兵们冻得直打哆嗦。将领们请求燕王安营扎寨,等大风雪过后再想办法。
   
   朱棣说:“战机就摆在你们眼前,你们怎么看不见呢?这正是出奇制胜的大好时机!”命令大军顶风冒雪,快速而进。大军出现在乃儿不花面前时,他竟然还在帐篷里烤火。
   
   朱棣围而不歼,派乃儿不花的好朋友、降将观童劝降。乃儿不花知道是鸡蛋碰石头,只好请降。朱棣摆酒设宴,酒喝得十分爽,令乃儿不花感动得眼泪哗哗的,主动要求劝降咬住。
   
   朱棣第一次大规模出征,兵不血刃就大获全胜,让朱元璋非常高兴,赏赐宝钞100万锭,夸赞朱棣:扫清沙漠里的蒙古人,就全靠你了!
   
   而另一路晋王,生性怯懦,一踏上当年成吉思汗征战的土地,就两腿发虚,走一走停一停,不敢深入蒙古腹地,连个兔子都打不到。
   
   朱棣的血统带来麻烦
   
   朱棣和朱元璋是同类,雄才大略,各方面能力都比朱允炆杰出,更适合当皇帝。但是,血统却给他带来了大麻烦。他真的是龙子吗?
   
   江山当然只能交给亲生骨肉坐,必须是纯种的龙种,就是说是马皇后所生。嫡长子继承制在中国延续几千年,朱元璋跳不出这个框框。
   
   朱棣可能不是马皇后生的,所以朱元璋不会选朱棣接班。
   
   朱棣可能是一个妃子生的,或许这个妃子还是少数民族。有可能是高丽人,究竟是北方高丽民族,还是来自朝鲜半岛,很多人都弄不清楚。也有人称朱棣的妈妈是元顺帝的妃子,甚至可能是蒙古人。
   
   根据管理宗庙祭祀、礼乐的官方机构太常寺的记载(现已丢失),淑妃李某生了朱标、秦王和晋王,跟马皇后没什么事儿。而另外一个妃子生了朱棣,这个妃子就是石页妃。
   
   朱棣称帝后纂改《太祖实录》,把能得到的资料全部纂改,拼命证明自己就是马皇后生的,还拿出很多证据证明他当皇帝是合法的,证明朱元璋有意传皇位给他。
   
   而朝鲜的一条史料足以戳穿朱棣的谎言。1389年,朝鲜使臣权近等人在北平拜谒燕王,回国后写了一本《奉使录》。里面说,他到北京燕府去见燕王,可是很不凑巧,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日,是燕王妈妈的忌日,燕王不见客人。马皇后是八月初十去世的,所以说朱棣不是马皇后亲生。
   
   朱元璋艰难决定:立16岁的朱允炆为皇太孙
   
   只有嫡长子继承皇位,大家才拥护。朱棣不是马皇后的亲儿子,所以经过权衡,朱元璋作了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立16岁的朱允炆为皇太孙。这让朱棣十分窝火,十分不服气。一次,他用手拍拍皇长孙朱允炆的背,讥讽地说:“没想到我侄儿还能有今天的荣耀啊!”这一情景,恰好被朱元璋看见,厉声责问朱棣:怎敢对皇长孙如此无礼?朱允炆急忙打圆场,才没让朱棣十分难堪。
   
   立皇太孙的第二年,朱元璋还是担心朱允炆太文弱,压不住阵脚,管不住军队,于是开始大杀功臣,蓝玉、胡惟庸集团先后被清洗。
   
   用历史的眼光来看,朱元璋当初的选择是个错误。如果选朱棣当皇帝,就不会出现后来历时4年的内战。但历史不相信道德,也不相信眼泪,它只相信实力。朱棣发动战争,将朱允炆赶下台取而代之。为抹杀篡权的形象,防止天下人心不稳,朱棣拼命说谎,证明自己就是马皇后的亲儿子。指“马”为母,万不得已……
   
   谢选骏指出:这篇文章的作者和朱元璋惺惺相惜,但其实朱元璋是一头蠢驴。因为按照这篇文章自己的说法,朱元璋出上联“风吹马尾千条线”,朱棣却对“日照龙鳞万点金”,无异于自闭为龙,而把他老爹朱元璋比作了马,可是朱元璋听了还非常高兴,可见朱元璋的智力比马都不如,最多相当于驴头。不信大家看看朱元璋的画像,他长得真的像一个怪胎。果然,负尽了天下人的朱元璋最后被自己的儿子给算计了,自命龙头的野蛮人朱棣,在他爹死后骑马打进首都,灭了蠢驴朱元璋的嫡系。
   
   这大约也是一种宿命,因为朱元璋的皇后姓马,马驴交配自然只能产下骡子。呜呼哀哉。难怪明朝的特产是东厂的太监。
   

此文于2017年09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