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谢选骏文集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谢选骏: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为何俄罗斯令美国人恐惧和困惑?》(2017年8月24日纽约时报)报道:
   
   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一名男子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画像前走过。


   
   美国人一直执着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而这有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克里姆林宫吞并克里米亚半岛、武力干涉叙利亚、干扰他国大选——这些也许可以帮助解释美国人对俄罗斯感到警惕的部分原因。但不能解释为什么美国的自由派更为俄罗斯感到恼火,而非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地缘政治野心,或者激进伊斯兰教徒的全球意识形态挑战,又或者拥有核武器的朝鲜的疯狂表现。
   
   俄罗斯的人口在减少,现代化进程遭遇阻碍。它的经济过度依赖出口自然资源。它的人口接受大学教育的比例数一数二,但在工业化国家中的劳动生产率最低。虽然普京是一位强悍冷酷的领导者,在国内拥有民众的支持,在国外拥有名人地位,但俄罗斯体制腐败,运行不畅:俄罗斯官僚花费大量精力内斗,争夺金钱和权力,无暇协作。普京之后的俄罗斯的未来无人知晓——不管那一天何时到来。
   
   难道不是仅在两年前,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称俄罗斯是“地区大国”?难道不是甚至在今天,大部分专家都认为,虽然俄罗斯是一个具有侵略性的军事强国,有意制衡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但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崛起大国”?正如美国著名史学家斯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去年在《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写的,“五百年来,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特点就是超过该国实力范畴的雄心大志。”现在依然如此。
   但尽管如此,美国人依然对俄罗斯感到困惑和恐惧。仅仅是因为对自由派美国来说,“俄罗斯”是“唐纳德·特朗普”的代号吗?
   
   和这个时代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一样,我们可以从俄罗斯的古典文学中找出解释。比如,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的小说《双重人格》(The Double)。小说讲述了一个政府职员在遇到自己的幽灵——一个长相和言谈都和他相似,但却表现出了备受煎熬的主人公所没有的魅力和自信的人——后,最终住进了精神病院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幽灵把主人公逼疯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外貌相近,还因为他让主人公意识到不喜欢自己的什么地方。今天的美国和俄罗斯就是这样。
   
   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苏联都令西方人心惶惶。这部分是因为它实在太不一样了。苏联表面上没有神,没有私人财产,没有多元政治。只有在对抗共产主义时战败,美国才会被苏联化。而相比之下,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令美国人感到害怕是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和俄罗斯应该非常不一样,但俄罗斯出现的很多病症,在美国也能找到。让自由主义的美国不安的,不是俄罗斯会统治世界,根本不是。美国民众的恐惧是,不管自由派是否完全意识到了,美国已经开始变得像俄罗斯了。
   
   过去20年里,克里姆林宫试图通过指责外国干涉,来为自己的问题和失败辩解。现在,美国正在做同样的事。美国的自由派不喜欢的一切——特朗普的当选、世界民主化进程的倒退和美国实力的衰落——都被视作是普京的阴谋造成的。
   
   对美国的自由派来说,俄罗斯是威权主义统治在民主国家的体制框架内正常运转的骇人案例。这种想法是合理的。俄罗斯的“可控民主”(managed democracy)生动地表明,可以重新设计起初是把公民从不负责任的统治者的冲动中解放出来的制度和做法,以便有效地剥夺公民的权利(甚至是在允许他们选举的同时)。
   
   俄罗斯也代表着政治在精英阶层完全脱离民众时可能会呈现的面貌。届时,社会不仅高度不公平,而且不平等现象日渐加剧会成为常态,少数非常富有并且在政治上不受控制的统治者无需使用很多暴力,就能够保住权力。享有特权的少许人无需主导或控制其他公民,完全可以忽略他们,就像面对无关重要的恼人飞虫一样。
   
   美国的工薪阶层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开始意识到,尽管美国经济和俄罗斯经济大不相同,但硅谷领导的科技革命或许会在将来促使西方社会偏向威权主义政治,就像丰富的自然资源使普京的政权成为现实。机器人——和后苏联时代的民众一样——对民主不感兴趣。
   
   在很多年里,美国民众看俄罗斯和它的社会及政治问题时,都认为这个国家停留在过去,也许有一天会发展成一个像美国这样的现代国家。但这已经不再是流行的态度了。现在,无论是否意识到了,很多美国人担心他们在看俄罗斯时,看到的是未来。最令人不安的是,这也可能是他们的未来。
   
   谢选骏指出:鼠目寸光的《纽约时报》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美国人一直执着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即使克里姆林宫吞并克里米亚半岛、武力干涉叙利亚、干扰他国大选……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美国的自由派更对俄罗斯感到恼火,而非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地缘政治野心,或者激进伊斯兰教徒的全球意识形态挑战,又或者拥有核武器的朝鲜的疯狂表现……在我看来,《纽约时报》的鼠目寸光,是因为它的作者编辑和读者群落,都没有读过中国的《战国策》,因此不懂战国时代的成功秘诀在于“远交近攻”,而当前的美俄关系,恰恰属于远交近攻的范例。进一步的注释:美国虽和俄罗斯差别巨大,但是相比中国、朝鲜、伊斯兰教徒,美俄还是更为接近,所以按照“远交近攻”的原则,美国必须先拿下俄罗斯,然后才有可能逐一拿下伊斯兰世界和中国、朝鲜……那么,在“伊斯兰世界”和“中国、朝鲜”这两组之中
   。美国和哪一组更为接近?显然,是和伊斯兰世界一组更为接近。这不仅因为文化(欧洲与中东同源;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多处重叠)相近,种族也相近(多属高加索人种)。因此,按照这一远近顺序,美国大致会最后面对中国问题。就像秦楚两国彼此都是最后面对的,在此之前,双方首先需要消除“中间国家的障碍”这一缓冲的灰色地带。
(2017/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