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谢选骏文集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谢选骏: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为何俄罗斯令美国人恐惧和困惑?》(2017年8月24日纽约时报)报道:
   
   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一名男子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画像前走过。


   
   美国人一直执着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而这有些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克里姆林宫吞并克里米亚半岛、武力干涉叙利亚、干扰他国大选——这些也许可以帮助解释美国人对俄罗斯感到警惕的部分原因。但不能解释为什么美国的自由派更为俄罗斯感到恼火,而非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地缘政治野心,或者激进伊斯兰教徒的全球意识形态挑战,又或者拥有核武器的朝鲜的疯狂表现。
   
   俄罗斯的人口在减少,现代化进程遭遇阻碍。它的经济过度依赖出口自然资源。它的人口接受大学教育的比例数一数二,但在工业化国家中的劳动生产率最低。虽然普京是一位强悍冷酷的领导者,在国内拥有民众的支持,在国外拥有名人地位,但俄罗斯体制腐败,运行不畅:俄罗斯官僚花费大量精力内斗,争夺金钱和权力,无暇协作。普京之后的俄罗斯的未来无人知晓——不管那一天何时到来。
   
   难道不是仅在两年前,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称俄罗斯是“地区大国”?难道不是甚至在今天,大部分专家都认为,虽然俄罗斯是一个具有侵略性的军事强国,有意制衡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但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崛起大国”?正如美国著名史学家斯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去年在《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上写的,“五百年来,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特点就是超过该国实力范畴的雄心大志。”现在依然如此。
   但尽管如此,美国人依然对俄罗斯感到困惑和恐惧。仅仅是因为对自由派美国来说,“俄罗斯”是“唐纳德·特朗普”的代号吗?
   
   和这个时代面临的很多重大问题一样,我们可以从俄罗斯的古典文学中找出解释。比如,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y)的小说《双重人格》(The Double)。小说讲述了一个政府职员在遇到自己的幽灵——一个长相和言谈都和他相似,但却表现出了备受煎熬的主人公所没有的魅力和自信的人——后,最终住进了精神病院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幽灵把主人公逼疯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外貌相近,还因为他让主人公意识到不喜欢自己的什么地方。今天的美国和俄罗斯就是这样。
   
   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苏联都令西方人心惶惶。这部分是因为它实在太不一样了。苏联表面上没有神,没有私人财产,没有多元政治。只有在对抗共产主义时战败,美国才会被苏联化。而相比之下,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令美国人感到害怕是因为他们知道美国和俄罗斯应该非常不一样,但俄罗斯出现的很多病症,在美国也能找到。让自由主义的美国不安的,不是俄罗斯会统治世界,根本不是。美国民众的恐惧是,不管自由派是否完全意识到了,美国已经开始变得像俄罗斯了。
   
   过去20年里,克里姆林宫试图通过指责外国干涉,来为自己的问题和失败辩解。现在,美国正在做同样的事。美国的自由派不喜欢的一切——特朗普的当选、世界民主化进程的倒退和美国实力的衰落——都被视作是普京的阴谋造成的。
   
   对美国的自由派来说,俄罗斯是威权主义统治在民主国家的体制框架内正常运转的骇人案例。这种想法是合理的。俄罗斯的“可控民主”(managed democracy)生动地表明,可以重新设计起初是把公民从不负责任的统治者的冲动中解放出来的制度和做法,以便有效地剥夺公民的权利(甚至是在允许他们选举的同时)。
   
   俄罗斯也代表着政治在精英阶层完全脱离民众时可能会呈现的面貌。届时,社会不仅高度不公平,而且不平等现象日渐加剧会成为常态,少数非常富有并且在政治上不受控制的统治者无需使用很多暴力,就能够保住权力。享有特权的少许人无需主导或控制其他公民,完全可以忽略他们,就像面对无关重要的恼人飞虫一样。
   
   美国的工薪阶层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开始意识到,尽管美国经济和俄罗斯经济大不相同,但硅谷领导的科技革命或许会在将来促使西方社会偏向威权主义政治,就像丰富的自然资源使普京的政权成为现实。机器人——和后苏联时代的民众一样——对民主不感兴趣。
   
   在很多年里,美国民众看俄罗斯和它的社会及政治问题时,都认为这个国家停留在过去,也许有一天会发展成一个像美国这样的现代国家。但这已经不再是流行的态度了。现在,无论是否意识到了,很多美国人担心他们在看俄罗斯时,看到的是未来。最令人不安的是,这也可能是他们的未来。
   
   谢选骏指出:鼠目寸光的《纽约时报》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美国人一直执着于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领导下的俄罗斯?即使克里姆林宫吞并克里米亚半岛、武力干涉叙利亚、干扰他国大选……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美国的自由派更对俄罗斯感到恼火,而非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地缘政治野心,或者激进伊斯兰教徒的全球意识形态挑战,又或者拥有核武器的朝鲜的疯狂表现……在我看来,《纽约时报》的鼠目寸光,是因为它的作者编辑和读者群落,都没有读过中国的《战国策》,因此不懂战国时代的成功秘诀在于“远交近攻”,而当前的美俄关系,恰恰属于远交近攻的范例。进一步的注释:美国虽和俄罗斯差别巨大,但是相比中国、朝鲜、伊斯兰教徒,美俄还是更为接近,所以按照“远交近攻”的原则,美国必须先拿下俄罗斯,然后才有可能逐一拿下伊斯兰世界和中国、朝鲜……那么,在“伊斯兰世界”和“中国、朝鲜”这两组之中
   。美国和哪一组更为接近?显然,是和伊斯兰世界一组更为接近。这不仅因为文化(欧洲与中东同源;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多处重叠)相近,种族也相近(多属高加索人种)。因此,按照这一远近顺序,美国大致会最后面对中国问题。就像秦楚两国彼此都是最后面对的,在此之前,双方首先需要消除“中间国家的障碍”这一缓冲的灰色地带。
(2017/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