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谢选骏文集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谢选骏: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麻生太郎称希特勒屠杀动机是好的但结果不好》(2017年8月31日法广RFI呢喃)报道:
   
   8月29日,日本副相兼财长麻生太郎称:“谈到政治,结果很重要。比如希特勒,他的动机是好的,但杀了几百万人,不是个负责的好政治家”。此话被认为是在给纳粹洗地。


   
   麻生太郎此话是在8月29日自民党麻生派会议上说出的,引发一片谴责。周三,麻生太郎不得不出面解释:“如果你们看一下我整体的发言,就知道我对希特勒的看法是非常否定性的,他的动机也是非常错误的。我用希特勒举例子,不恰当。”麻生太郎早在2013年便曾经使用纳粹做例子,建议日本应该从纳粹德国那里找灵感,去修改宪法。
   
   今年七月,为纪念二战犹太人而设立的西蒙·维森塔尔中心人权组织称“有关纳粹的大屠杀,日本精英界有必要接受教育”。此评论针对的是日本央行一名负责人称赞希特勒经济政策的言论。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再次证实,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连翻案都要学习德国。但是麻生太郎学习希特勒也不到位,因为希特勒作为四分之一犹太人,为了出人头地不惜扮演反犹主义、建立犹太灭绝营,麻生太郎要是学会了这一手段,就应多多消灭一些亲日汉奸或旅日韩国人,而不是一天到晚去靖国神社崇拜鬼子庙,这样只会把日本自己搞的越来越孤立。当然,希特勒的这一“坑害同胞”的手段也是年轻时期在德国共产主义小组里,从布尔什维克那里学来的。
(2017/09/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