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
谢选骏文集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谢选骏: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一)

   网文《是白房子!不是白宫!普通美国人对皇权的敏感》说,我有一位美国朋友叫布雷德,多年以前曾携家在中国的一所专科学校教英语口语课。按布雷德自己的说法,他们属于很普通的美国家庭。据我的观察他们的确也没有什么财产,因为孩子多,生活甚至还常常有些拮据。
   布雷德懂点汉语,我懂点英语,他希望通过跟中国人交谈提高自己的汉语水平,我也希望能与他交谈提高英语水平,同时我还想通过与他的近距离接触,能够比较深入地了解普通美国人的日常生活。我们彼此常常用汉英混杂的方式交流。
   有一次我们在聊天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谈到了白宫这个词。他就问白宫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白宫就是white house,美国的总统府。因为布雷德懂得house的中文意思是房子,于是他说那应当是白房子啊,怎么是白宫呢?我说宫是宫殿的意思,英文是palace,中文习惯把国家首脑办公的地方翻译得好听些,所以就把white house翻译成了白宫。他马上敏感起来,立即说:“no,no,那不是palace,white house就是白房子”。他认为白宫这个词是翻译错了,宫殿是皇帝住的,美国没有皇帝。总统只是人们选出来为社会服务的,完全不同于皇帝。white house不是white palace。随后还给在座的解释了一大通有关总统和皇帝有很大区别的道理。今天似乎还记得,他当时特别强调说,总统是可以罢免的,皇帝就不能。
   而对我来说,当时感触极大的是,一个普通的美国人,居然会对有关皇权的内容如此在乎,甚至不能容忍一个英文词汇在翻译方面的变通。而我们自己却因生活在有着悠久皇权统治历史的国度中,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不少人还十分追求与皇权有关的名号,在命名什么的时候,总想要加上龙、帝、庭、皇、殿、宫等等的字眼。
   这就是在两种社会文化中人们的崇拜对象不同所造成的。在我们,大抵总是希望谋取个人或家族的最大权势,光宗耀祖,也更荣耀自己。这其中,当然最大的荣耀就是能够跟皇权皇族什么的扯上关系了,而且最好有一日能够成就帝业,荣登龙庭坐了天下。而在美国社会中,人们普遍认为在上帝面前人都是平等的,他们不能容忍有人独掌大权成了皇帝,可以为所欲为地利用公共权力侵犯他人。因而处处设防,处处突击,限制和制约公共权力,防止公权被任何私人所掌控,使得公共权力就只能为公众服务才行,所以皇帝梦在美国就不容易做得成。连布雷德这样的美国“草民”都对皇权如此敏感,不容糊弄,谁还能登上龙庭呢?而且,不仅如此了,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各级政府官员也都被限制得死死的,绝不可能为所欲为,山吃海喝,独霸一方,颐指气使地当老百姓的什么父母官。
   
   (二)
   网文《对美国“总统”及各“州”的曲解》说,误译,不只是认识错误,也是客观理想。那些名词所代表的东西,是中国上下几千年没有的东西,本需求造字,却用既有名词,必然导致误译。如此以来,关于古代社会的许多名词都需求重译,如citizen不是与私民绝对立的“公民”,如果不造字,似乎就只能译成“参与之民”,freedom和liberty不是由着本人的“自在”,而是“不压榨也不受压榨”和“群己权界”,right不是以权谋利之“权利”,而是“道德”(这就有必要重新检省中国本有之道德),justice不是不容私或分私之“公正”,而是“遵照规则之游戏/生活”。
   美国有没有“总统”,这难道也是一个成绩吗?是的,这的确是个成绩。在美国的政治法律词汇中,其实并没有“总统”这一概念。中国人之所以说美国有“总统”,其实是误译形成的。类似的误译还有“白宫”、“国务卿”、“州”,等等。
   一、美国没有“总而统治之”的“校长”
   美国法律中有两个重要职务都叫做President,一个是掌管合众国行政事务,另一个是掌管一个大学的行政事务,习气上,担任这两种事务的人也被称为 President。鸦片和平以来,大清帝国的翻译家们将这个President翻译成“总统”和“校长”——“总而统治之的校长”,这种翻译给人的感觉是: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是可以对整个国家的立法事务、行政事务、司法事务以及50个成员国的一切事务虚行“总而统治之”的“校长”,和中国的皇帝差不多。这种翻译对中国是有不良影响的。
   既然美国有“总统”,可以“总而统治之”,那么我袁世凯、我蒋介石为什么就不能“总而统治之”呢?既然美国的“总而统治之”的人同时又是美国人民的“校长”,那么我袁世凯、我蒋介石为什么就不能当全国人民的“校长”呢?于是,有人称蒋介石为“校长”,有人称蒋介石为“总统”,他都乐意接受。
   然而,President真的具有“总而统治之的校长”的含义吗?不然,其实践含义就是“掌管”或“掌管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总统”、“校长”。
   上个世纪末,当时的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克林顿先生由于性丑闻遭到国会弹劾,有些中国人议论说:“这个克林顿当的是什么鸟'总统’,搞个把美女还受审讯,这样的'总统’算什么'总统’?当这样的'总统’有啥意思?”其实,人家本来就不是“总统”嘛,人家不过是个掌管人(President),就像我们的电视节目掌管人一样。如果克林顿果真如中国人理解的那样是一个可以对全国人民和各种事务进行“总而统治之”的“校长”,搞个把美女当然不会遭到弹劾。
   从袁世凯到蒋介石,中国历届“总统”总是不情愿接受议会监督,总是不允许司法独立和旧事自在,缘由当然是多方面的,然而,他们将President理解为 “总统”不能不是缘由之一。既然我是“总统”,我就理所当然的该当对议会、对法院、对旧事言论“总而统治之”,不然,我还是“总统”吗?
   五四运动期间,人们还将President翻译成“大总统”,将当时的美国掌管人威尔逊先生称为“威大总统”。这表明,当时的中国人以己度人,将美国的国家掌管人President当作袁世凯一类的“大”独裁者看待了。
   中国古代官办大学的担任人称为“祭酒”,他们很清楚本人的地位,不过是和老师、先生一同窗习的人,只不过在祭祀的时分本人要带个头,要掌管一下祭祀仪式,要洒酒祭圣贤罢了。所以,祭酒们不会成为贪官污吏,更不会成为学匪学霸,由于他们的权力有限。古代民办大学的领导人仅仅称为夫子,如孔丘就称为孔夫子,夫子就是“文明打工者”的意思。所以,民办大学的担任人更不会把本人看成官僚。
   自从将President翻译成可以对教师、先生“总而统治之”的“大学校长”当前,无论是官办大学还是民办大学,其担任人的心态和古代的祭酒、夫子就大不一样了,俨然以“长”自居,以“官”自居,谁还会将本人看成“文明打工者”呢?谁还会将本人看成“师生洒酒祭圣贤的掌管人”呢?
   中国大学教师们梦寐以求的教授治校(或者教代会治校)的制度,在把President当作“一校之长”能够“总而统之”的文明环境里是根本不能完成的。
   
   二、强加给美国的民主符号——“白宫”
   美国有一所著名的建筑,叫做White House,是美利坚合众国地方政府办公的地方,也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掌管人(President)的住所。
   为什么这座白色建筑要叫White House而不叫White Palace呢?这在政治上和法律上是有考究的。根据美国宪法,合众国的President是国家事务的掌管人,是行政事务的担任人,虽然享有最高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地位,但他是由人民选举产生,要对人民担任,并受议会、法院和旧事言论严厉监督的公务人员,与历史上掌握一切国家权力、鱼肉人民而不受人民监督的民主帝王是有根本性区别的。因此,他的住所理所当然地也要和帝王们的住一切严厉的区别。美国人当年为国家掌管人的白色府第命名的时分,不运用White Palace而运用White House就是出于这种考虑。美国人知道,Palace是帝王居住的地方,House是民众居住的地方。掌管人不是帝王,所以白颜色的President 的府第只能叫White House,而不能叫 White Palace。
   其实,中国人比美国人更讲究“宫”和“屋”的区别和界限,甚至是世界上最讲究“宫”和“屋”区别和界限的人。在中国,只要帝王之家,只要帝王及其直系亲属的住宅才能称为××宫。如北京的故宫、乾清宫、坤宁宫、储秀宫、翊坤宫、雍和宫、以及十三陵的地下皇宫,西安的阿房宫、大明宫、长乐宫、未央宫、兴庆宫、建章宫、南京的明故宫、大行宫、朝天宫、天妃宫,沈阳故宫,等等。官员和老百姓住的地方是不能称为××宫的,否则就是犯上作乱了。
   除了帝王之家可以叫××宫之外,还有神仙住的地方也可以称为××宫,由于皇帝是天子,神仙是皇上在天上的亲属。如天宫(玉皇大帝的住所,孙悟空搞打砸抢的地方)、地宫、龙宫、月宫,等等。
   供奉神仙的地方有时也可以称为××宫,如青岛崂山的太清宫、上清宫、太平宫以及台北的指南宫,等等,但是,这必须获得御封才行。青岛崂山的太清宫、上清宫、太平宫是北宋开国皇帝命名的,台北的指南宫是由满清皇帝赐封的。
   因此,将美利坚合众国掌管人的府第——白屋(白房子)翻译成“白色宫廷”、“白宫”是完全错误的。
   但是,中国人(尤其是满清王朝的领导人)不喜欢美利坚合众国掌管人的平民地位,他们觉得堂堂的国家掌管人居住的地方也和老百姓居住的地方一样叫House,怎样能表现出上下尊卑?让中国普通老百姓知道了,岂不要学坏、变坏?不是都要犯上作乱吗?
   满清皇帝及其臣子们没有英国君臣的本事。英国国王及其臣子不喜欢美国的民主,可以派军队烧毁那个White House,满清君臣没有本事派遣远征军征伐那个厌恶的美利坚合众国,就只能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民主实行意淫了:于是,他们根本不理会美国人本人的意图,完全是以帝王之心度掌管人之腹,以臣民之心度公民之腹,以民主之心度共和之腹,以独裁之心度民主之腹,将一个民主、独裁、罪恶的符号——“白宫”——强加给 White House,强加给美国人民,让你跟我在政治上保持高度分歧。于是,大清帝国不费一枪一弹就降服了美国。这是一种特殊的精神成功法——翻译降服法。
   可见,将美利坚合众国的President的住所——White House翻译为“白宫”,对于中国人民是欺骗,对于美国人民是凌辱。
   辛亥革命废除了帝制,建立了民国,帝王不再是领导,领导不再是帝王,孙中山在南京的府第(办公室兼住宅)就只能称为“总统府”,而不叫“××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