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谢选骏文集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中国“旅游黑帮”让俄罗斯“旅游黑帮”红眼
·上帝要俄罗斯变成开放社会
·普京落选就去当收割人头的司机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谢选骏: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最早用于道教的“清真”是怎么演化为中国伊斯兰教专用语汇的》(长平侯卫青 2017-07-03)说:
   
   了解中国伊斯兰教的相关历史,便于更好的与党和国家一起,对伊斯兰教去极端化,与诸君共勉。

   
   一、“清真”一词在中国文化当中的本意
   
   “清真”,在中国汉语里原作纯洁、洁净、质朴、清廉或清雅自然的意思。明代以前,“清真”一词应用范围广泛,用来形容人物、植物、品德、文学作品等。
   
   晋朝永嘉四年(公元310年)《高僧传》中描述龟兹人佛图澄的才华时这样说到:“少出家,清真务学,诵经数百万言,善解经义。”
   
   南朝刘义庆(公元403--444年)的《世说新语·赏誉》:“山公举阮咸为吏部郎,目曰: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
   
   唐代诗人李白在《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厓山居》中写道:“我家仙翁爱清真,才雄草圣凌古人,欲卧鸣皋绝世尘。”、“韩生信英彦,裴子含清真”、“右军本清真”、“垂衣贵清真”等诗句。
   
   唐代姚合《寄石书院僧》诗有“不会门外地,斋戒得“清真”的诗句。
   
   宋代陆游《园中赏梅》:“阅尽千葩百卉春,此花风味独清真”。
   
   宋代著名诗人黄庭坚的作品中也有“二宗性清真,俱抱岁寒节。”的诗句。
   
   宋代著名词人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人)著有词集《清真集》二十四卷,另有《清真杂著》三卷。
   
   二、道教是最早将“清真”运用在寺院名字上的
   
   道教寺院用“清真”命名,最早可追溯到公元500年前后。
   
   陕西高陵清真观,俗传西魏文帝郊游过观并敕建,现已无存。宋时的宋构在游览清真观后,写有《清真观二首》,其一:三原过尽见秦川,风物鲜明二月天。边北十程回首望,塞云深处是乌延。其二:一别长安三十日,边州行尽厌红尘。渭桥举首心欢喜,重见南山似故人。
   
   江苏茅山清真观,据元刘大彬《茅山志》记载:为北宋政和年间(1111—1118)道士吴德清结庵以待云水之众;徽宗赐额清真观。昔时农历每岁三月十八,四方道众云集此处,礼谒三茅真君,人称“鹤会”,后渐被废弃。
   
   江苏昆山清真观,始建于南宋乾道七年(公元1171年) ,终毁于民国二十六年,原址位于会仙桥东(今环北路与亭林路交界),占地六十亩。
   
   河南济源中王村清真观,始建年代无考,元朝中统二年(1261年)、明嘉靖四年(公元1525年)重修。现存玉皇殿1座,坐北朝南,面阔三间,进深三间,悬山灰瓦顶,檐下施斗拱,保存尚好。有明代重修碑记2通。
   
   河南济源中王村清真观
   
   陕西扶风清真观,据观内《大元重修清真观记》和《大明重修清真观记》两通石碑记载,始建于元朝中统元年(公元1260年)至五年,系在宋代故址上建成的。元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明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重修。 观内玉清殿保存较完好。
   
   河南许昌清真观,据观内明清古碑记载,清真观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十四年(公元1287年),元末遭兵患被毁,明朝正统癸亥年(公元1443年)复兴重修,现仅存玉皇殿、真武殿两座明代建筑。
   
   河南许昌清真观
   
   其他“清真”观不再一一列举。
   
   三、在佛教、犹太教、景教中也有使用“清真”一词的情况
   
   佛教的阿弥陀经赞文中有“传闻净刹甚清真(阿弥陀佛)”、“我常自叹苦精勤 希闻无上法清真”等经文。
   
   明弘治二年(1489)重修的河南开封犹太教堂名为“清真寺”。
   梁廷楠《耶稣教难入中国说》道:《景教碑》一曰“常然真寂”,再曰“戢隐真威”,三曰“亭午升真”,四曰“真常之道”,五曰“占青云而载真”。其以真立教,最为明晰。而今之清真寺,人称之曰回回堂,其自称则曰真教寺。
   
   四、伊斯兰教在中国的旧称
   
   伊斯兰教在中国早期有过多种称呼。
   
   唐朝时期,杜环《经行记》中记述:“摩邻国,在〈孛夂〉萨罗国西南,渡大碛行二千里至其国。……诸国陆行之所经也,胡则一种,法有数般。有大食法,……其大食法者,以弟子亲戚而作判典,纵有微过,不至相累。不食猪、狗、驴、马等肉,不拜国王、父母之尊,不信鬼神,祀天而已。其俗每七日一假,不买卖,不出纳,唯饮酒谑浪终日。”
   
   宋朝时期,赵汝适《诸蕃志》中记述:“白达国,系大食诸国之一都会。……国人相尚以好雪布缠头,及为衣服。七日一次削发、剪爪甲,一日五次礼拜天,遵大食教度。以佛之子孙,故诸国归敬焉。 ”
   
   元朝时期,王恽在《玉堂嘉话》中曾记录“宋克温说”云:“回鹘,今外五(按即畏兀儿);回纥,今回回。”其实回纥、回鹘在唐代原本是一个概念,只不过使用先后有别。到了宋辽金时代,“回纥”及其另译“回回”被用来专指中亚人。而回鹘则继续指西迁的那一部分回鹘人,即后来的畏兀儿人。“回纥”(回回)从指回鹘人转为指中亚人,元朝延续了这一叫法,但伊斯兰教的称谓没有查到相关史料,推测应该是延续唐宋时期的叫法。
   
   明朝初期,随郑和下西洋的马欢在其所著《瀛涯胜览》中,对今南洋、西亚的一些国家宗教民俗进行描述时,多次出现“国中大半皆奉回回教门”、“国王国人皆奉回回教门”、“婚丧之礼悉遵回回教规”等语,为首次用“回回教门”称伊斯兰教。明嘉靖年间(1522~1566),郎瑛著《七修类稿》(卷18)中简称为“回回教”。
   
   明末清初,有两种称呼,一为“清真教”,来源于“清真寺”,第五部分会有详细论述;一为“天方教”,来源于当时称阿拉伯国家为“天方国”。
   
   清末民初至建国,一般被称为“回教”,建国后定名为“伊斯兰教”,不再做引证。
   
   题外话:不难看出,唐宋时期基本都是对中亚伊斯兰教国家的描述,虽然唐宋时期,的确有阿拉伯地区伊斯兰教徒来中国经商,并在广州福建等沿海地区聚居建过清真寺,但要知道伊斯兰教是以家庭传教和教内通婚的,且在当时交通的限制下,其群体数量及影响力实在可以忽略不计,这从唐宋时期基本没有国内伊斯兰教活动的史料文字也可侧面印证,而早期长时间的伊斯兰教传播基本都是通过武力征服进行,由此可知,根据唐高宗永徽二年阿拉伯国家曾派使者来中国,就说伊斯兰教是自唐高宗永徽二年始传入中国的,实在是胡说八道、牵强附会,中亚人(并非全部是伊斯兰教信徒)于元朝时期才大量随军进入中国,而伊斯兰教在中国真正形成广泛的传播,应该是在元末明初,基于此番论述无关主题,故不再做过多详证。
   
   五、伊斯兰教寺庙在中国的旧称
   
   伊斯兰教寺庙早期并无统一名称,各叫各的,但应该是受到汉地佛教寺庙命名的影响,多以吉祥的神兽或词语命名。
   
   如广州狮子寺(唐,中式)、杭州凤凰寺(唐,中式) 、泉州麒麟寺(北宋,波斯风格)、 扬州仙鹤寺(南宋,中式)、青州真教寺(元,中式)、 西安清修寺(明,中式)、南京有净觉寺(明,中式)、北京普寿寺(年代不详,中式)等等。
   
   也有叫礼拜寺的,如河北定州礼拜寺(元,中式)、北京牛街礼拜寺(北宋,中式)、南京三山街礼拜寺(明,中式)、甘肃徽县东关礼拜寺(明,中式)等。
   
   建于明朝正统十二年至十三年(1447—1448)的北京东四清真寺(中式),是用“清真”寺命名的首开先河者。据景泰年间(1450——1457)陈循撰《敕赐清真寺兴造碑记》中记载:“清真寺初名礼拜寺,……寺成,蒙恩赐额曰清真寺。”伊斯兰教自此也被称为“清真教”。皇帝对该寺的赐额命名,对当时的各族伊斯兰教宗教徒影响很大,很多伊斯兰教寺庙开始以“清真寺”命名。直到清朝以后,叫“清真寺”的渐多,叫“礼拜寺”或其他名称的渐少。
   
   北京东四清真寺
   
   建国后,伊斯兰教寺庙就全部叫做“清真寺”了。请注意一点,建国前的伊斯兰教寺庙98%以上皆为中式风格建筑。
   
   六、“清真”完成成为伊斯兰教宗教语汇的演化
   
   清末民初的伊斯兰教宗教餐馆多数标以“回回”以示区分。
   
   标示“回回”的伊斯兰教宗教餐馆
   
   清末民初后期,伊斯兰教宗教徒将“清真”一词也逐步用到伊斯兰教宗教餐馆作为标识。
   
   标示“清真”的伊斯兰教宗教餐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清真”开始逐步用于肉源类、油脂及含有肉油脂的深加工食品的认证,被冠以“清真”食品,包含了浓厚的宗教含义,第一层含义是不含有猪肉、血等伊斯兰教教法中禁忌的食物源,第二层含义是伊斯兰教教法许可食用的动物如牛羊等,宰杀时是按照伊斯兰教的宗教仪式进行的,即动物头朝向麦加方向,持刀的伊斯兰教宗教徒需念诵伊斯兰教相关经文,一刀切断四管(气管、食管、两根经脉管),第三层含义是不包含未按伊斯兰教宗教仪式进行宰杀的动物(伊斯兰教法许可食用)的肉、油脂等。
   
   自此后,“清真”一词彻底完成由普通语汇到伊斯兰教宗教语汇的演化,被中国伊斯兰教用在三个方面,其一是伊斯兰教寺庙,被称作“清真寺”;其二是伊斯兰教宗教餐厅,被称作“清真餐厅”;其三是仅限于肉源类、油脂及含有肉油脂的食品,被称作“清真食品”。
   
   谢选骏指出:作者忘记总结了,“清真寺”、“清真餐厅”、“清真食品”这三个方面,都来自于“清真教”。而“清真”本来并非伊斯兰教(回教)术语。所以,从原教旨的角度看,“清真寺”、“清真餐厅”、“清真食品”还是应该叫做“回教(伊斯兰教)寺”、“回教(伊斯兰教)餐厅”、“回教(伊斯兰教)食品”。否则,很容易被误认为“清洁寺”、“清洁餐厅”、“清洁食品”。
   
   附录文献
   
   《“清真”这个词语原来就是道教的,本与蛔教扯不上任何关系》 (2011-01-07以下文字言辞激烈之处,不代表本博主个人意见)说:
   
   “清真”这个词语原来就是道教的,本与伊斯兰教扯不上任何关系,所以建议全国道教团体以集体诉讼的方式,剥夺伊斯兰教这个外来户对该词语的使用权!!
   
   “清真”,在中国汉语里原作纯洁、洁净、质朴、清廉或清雅自然的意思。明代以前,“清真”一词应用范围广泛,用来形容人物、植物、品德、文学作品等。在宗教方面,佛教、景教、道教、犹太教等都有使用“清真”一词的记载。
   
   最早使用“清真”一词的记载可追溯到一千六百多年前的晋朝,晋永嘉四年(公元310年)《高僧传》中描述龟兹人佛图澄的才华时这样说到:“少出家,清真务学,诵经数百万言,善解经义。”
   
   南朝刘义庆(公元403--444年)的《世说新语·赏誉》:“山公举阮咸为吏部郎,目曰: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
   
   唐代诗人李白在《鸣皋歌奉饯从翁清归五厓山居》中写道:“我家仙翁爱清真,才雄草圣凌古人,欲卧鸣皋绝世尘。”、“韩生信英彦,裴子含清真”、“右军本清真”、“垂衣贵清真”等诗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